在非洲一百二十八

作者:wlr谷石  于 2016-8-10 15:2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关键词:非洲

几天以后,我带着张翻和负责一号矿工程的两个下属赶到周红兵的工地。下车的时候,正看见周红兵从仓库里出来,满头满脸的灰土。

“李经理,您来了!”他不自然地笑着迎上来。

“嗯,来看看工程情况,基本结束了吧?”

“最后还有一点墙面和地面要处理,很快就结束了……您屋里坐。”

“不了,你和他们把工程进度的具体数据核对一下,我四处转转。”虽然已经来过几次,但以前都是由李同力陪着,这次我自己过来,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别扭。

“那好,李经理,我去和技术人员核对数据。您在这吃晚饭吧,我们早点开饭。”

“不用不用,谢谢你!”我摆手拒绝。

一号矿的规模不算大,一栋办公的两层小楼,后面跟着七八排住房,左侧是有三四个篮球场大小的硬质水泥地面,紧接着的是一座两层楼高的厂房。我站在办公楼边的阴影里四处观望片刻,弄不清楚这个场地的用处,转身走进办公楼查看里面的情况。

办公楼已全部完工,房间的门都敞开着,还有少许油漆和未干水泥的味道,但所有地方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连卫生间的设备都擦得闪亮。我在里面挨个房间查看,心想李同力确实没看错人,这个工程果然做得非常认真。

大约半个小时后,周红兵从临时宿舍出来,眯着眼穿过强烈的阳光走过来,脸上不自然地微笑着对我说:“李经理,数据对完了,没有问题,您还有其他吩咐吗?”

“哦,那个……”和他面对面,我也感觉有些紧,一时想不起来该说些什么,“以后不要叫我经理,和其他人一样,就叫小李。”

“是是……”他依然尽力保持着微笑,眨着眼睛看向地面,似乎也在努力寻找着其他话题。

“那个……这片场地是干什么用的?”我终于想出一句话。

“这里是粉碎场,我也不大清楚具体干什么,图上这样标注的,应该是……粉碎什么东西的吧?”

“哦。”我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没什么问题我走了。”

“还是在这吃饭吧,您好不容易来一趟,吃了饭再走。”

“不用客气,你们的伙食费也是有数的。我刚才在办公楼里转了转,质量很好。还有事,得赶回去。”我边说边往车那边走。周红兵跟在后面一个劲的表示感谢。

晚上回到东方饭店,厨房里灯火通明,崔茜正在门外和小强玩,各拽住绳子的一头拼命拉扯,谁也抢不过谁,好远就能听见笑声。我走过去,崔茜先松了绳子。

“姐,当家的回来了,开饭吧。”她转身对着里面的影倩说。

“呵呵!晚上吃什么?还要等我回来才开始。”

“凉面,下好以后不能放太长时间,所以我和姐姐等着你,他们都吃过了。”

“好好好!”我拍拍小强,为崔茜开门,跟着进屋,“热天吃凉面,痛快!”

“洗手洗脸,”影倩在里面说,“等会把凉开水端出来,在冰柜里。”

“好的!我的包不干净,你也再洗洗手。”崔茜把包接过去,我跟在旁边提醒她。

凉面做好,影倩刚坐下,基德正好过来找苏静娥,我们顺势邀他一起尝尝。一开始基德推辞,说已吃过晚饭,后来实在忍不住面香的诱惑,坐下盛了一大碗。

“吃完不要坐着,拿了东西走回营房,不许坐车。”苏静娥见他用筷子费劲,递过去一把叉子,同时绷着脸命令。

“嗯嗯,好的,我让司机把车开回去。”基德老实地点点头,我忍不住笑起来。

“先生,你不知道,”苏静娥递给影倩一杯茶,“他现在有些胖,一天到晚坐在办公室里,很少活动。本来晚上不应该吃那么多的。”

“我的错,我的错,”我对苏静娥举手示意。

“谢夫,”基德抬起头,“她说得对,我最近也感觉体力有些下降,要加强锻炼。……主要是这个面条闻着太香了,我实在忍不住。”

“呵呵,谢谢!”影倩笑起来,“下次你吃饭前来个电话,问问这边吃什么,想吃就直接过来。立强,两个孩子要回来,我不放心他们自己乘飞机,要派人去接一下,你看派基德两口子去一趟行不行?”

“行!”我点点头,“基德能走得开吗?”

“能,谢夫,我可以安排好。”

“嗯,等一下……”我停下手里的动作,“先不急接孩子,这次算给你们补一个蜜月旅行,我来出钱。”我看看影倩崔茜。

“我也要去!”崔茜喊起来。

“可以!”我点点头。

“好!那就这么定了,你们三个去,回去准备一下,最近就出发。”影倩说。

回到卧室,崔茜笑眯眯地走进来坐下,把手放在我的膝盖上,“亲爱的,谢谢你让我去旅行!”

“不客气!”我腾出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很兴奋吧?”

“是的,可我不打算去。吃饭的时候没仔细考虑,随口就说出来了。”

“嗯?为什么?”我转过来看着她,“这里有我和你姐,也花不了多少钱,去吧。”

“……还是不去了,我们三个应该一起去,不能丢下你们。”

“这次恐怕不行,影倩不去,就是因为不想见戴维。再说,这边也不是能完全脱得开手,总得有人在。”

“我知道,所以这次我不去,下次找个机会我们一起去,那样才能有一个美好的旅行。”

“好姑娘!”我用双手搂住她。

“谢谢!”她甜甜地笑着,“我去给姐姐打电话,告诉她我不去了。哦,对了,杰夫要我们抽时间过去,和他的同事见见面,讨论一下公司的标志。”

“行,明天你过去。”

“你不去吗,有其他安排?”

“我不想见他,他说的那些话我不同意。”

“这有什么?不同意见很正常,除非你觉得他很讨厌。”

“嗯……也不能完全这么说。”

“那好吧,”崔茜撅着嘴失望地看看我,“你不高兴,我就自己去吧。”

“好好,我去我去,”我看着她的样子,于心不忍,“这下高兴了吧?笑一个。”

“谢谢!”崔茜亲我一下站起来,“我去洗衣服,你的我也拿走了。”

第二天下午,我们赶到杰夫的办公室。他很热情,忙着让座上茶,我则时时提着小心,防着他抓我说话的漏洞,后来想想也无所谓,就算说错了话,又能把我怎样?索性放松下来。

杰夫邀来的同事叫理查德,是个有些不修边幅的中年人,典型图西人的长脸,略尖的下巴。在获得崔茜的同意后,他点起一根烟,拿着个本子记录我们的想法,有时还直接画两笔。后来不知怎么的话题转到各种艺术流派,他就开始大谈古希腊的梁柱、古罗马拱门,文艺复兴、巴洛克等等。一开始我挺感兴趣,后来礼貌地保持着耐心,最后茶凉人疲,只想着如何尽快结束谈话。

“理查德先生,”我趁着他说话的间隙赶紧开口,“关于公司的标志,我突然有一个想法,请您指教。我们是做建筑的公司,稳定可靠是最重要的品质,所以,我提议就用一个稍稍扁平的蓝色立方体作为标志,您看怎样?”

“艺术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可以衡量,所以指教谈不上。从历史来看,任何试图建立统一标准的努力都是徒劳而……”

“您说得很对!”我一看情况不妙,赶紧打断他,“那具体到我的想法,您看可以吗?”

“应该可以再增加一些艺术的成分,您知道的,建筑不仅仅有实用性,还应该有艺术性,所以我觉得需要再仔细考虑一下。”

“这样,改成蓝色扁平的六棱柱,增加一些光影的变化,这样行吗?”我进一步提议。

“嗯……还是再让我想想,过几天给你们我的方案,好吗?”理查德摸着下巴。

“好的,非常感谢!”崔茜回答,“前面我已经告诉了杰夫先生我们打算的设计费用,您可以接受吗?”

“没问题,谢谢你们!”理查德点点头,“我下午还有课,只能先行告辞了,很高兴和你们交谈,再见!”

理查德走后,杰夫重新续上茶,然后看着我说:“李,你的文章怎么样了?我这边已经收到四篇,你什么时候能完成?”

“什么文章?”

“就是那天聚会时的提到的文章啊,关于是否应该实行类似美国的民主制度的观点。”

“哦,我……我忘记了,抱歉!我就不写了,你把别人的发表吧。”

“嗯……我还是想要你的意见,”杰夫沉默片刻,抬起头看着我,“因为那天只有你一人提出明确的反对意见。既然是讨论,就应该有各种意见。我可以再等一段时间,文章不用很长,也不必过分考虑用词,观点和理由说清楚就可以。你看可以吗?”

“……行!”我豁出去了,用力点点头,“给我四五天时间,一定交给你。”

“谢谢,这样太好了!”杰夫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来对我伸出手,“感谢你的帮忙,我等着您的大作。”

回去的路上,我开始考虑文章。崔茜说了几句话,见我有些心不在焉,拉拉安全带转身笑眯眯地看着我,“哎,你在想什么?”

“嗯,”我跟着长长的车流从主道缓缓接近十字路口,前面一连过去四五辆车,我停下来对次道等候的司机挥挥手,示意他先过,“我在考虑文章怎么写。”

“哈哈,我猜就是这事。我看很简单,把想说的写清楚就行。”

“说得容易!法语不是我的母语,虽然已经能够做基本的交流,真要写文章,还是有难度。”

“没关系,先写出来,然后让杰夫给你改改。”

“他怎么会给我改文章!”

“怎么不会?至少能指出一些基本语法上的错误,他向你约稿,当然会帮忙。”

“呵呵,对对!约稿,约稿。”次道走了四五辆车后自动停下,我一边笑着一边起步,“总编向我约稿,感觉很得意。”

“那当然,我的男人是很优秀的。哎,你刚才那样是跟谁学的?”

“什么?”

“就是主动停下来,让次道的车走。”

“这还用学?看别人做一次不就知道了,要不然高峰期次道会越堵越长。你和你哥开车不都是这样的吗?”

“是啊,”崔茜看看我,“不过你以前好象没让过,现在开车,越来越潇洒了。”

“以前那是不知道,我也是有一次高峰时堵在次道上,开的是大车,坐得高,看着前面主道和次道互相谦让学会的,不过这样开车的确感觉挺好,你们白人这个习惯的确不错。”

“你做得也不错啊,好习惯大家都应该学。”

“嗯,说得对!”我点点头,“不过也有不好的,刚才理查德讲罗马发明拱形结构,我记得中国很早就有了,好像是宋朝就有拱桥,回去查查,到底是罗马早还是中国早,如果他错了,我要纠正他,这个事关国家荣誉。”

“没有那么严重吧?”

“嗯,不能马虎。”我摇摇头,“中国被西方人欺负了一百多年,该争的一定要争。”

“什么?我不懂。……要是罗马更早怎么办。”

“嗯……那时候交通和交流都不方便,即使罗马更早,中国的拱桥也是独自发明的。”

“记错了也没关系,谁都可能犯错。”崔茜转脸看着我。

“还没查清楚呢,你怎么知道我错了?就算错了,事关国家荣誉,哪能轻易承认!”

“我是说假如。”

“假如也不行,国家荣誉高于一切。还有一件事,下次最好不要先提出我们打算的费用,让对方知道我们的打算,比如这件事,应该让理查德先提出他想要多少钱。这次他一下子就接受我们提的价格,我感觉可能给高了,但又不好再改口降价,很被动。”

崔茜不再说话,望着路边湖面的景色,直到我在停车场拉好手刹,她才突然转过来,“李,刚才你在开车,为了安全,我不想和你争论。在我看来,一个人的诚实比什么国家荣誉更重要。”

“什么啊?”我发觉崔茜可能生气了,赶紧笑着说,“不就是个拱桥吗,为了国家的利益……小事情。”

“这怎么是小事情,诚实比国家利益更重要,谎言换来的荣誉,毫无价值!”

“好好好!说谎不好!……可是你想想,没有国家利益,哪有个人利益?”我也生气了,转身下车,没想到崔茜的动作更快,砰地一声摔上车门径自走了。

“吵架了是吧?别着急回去,等我一下。”吃过晚饭以后,我正在不知所措地喝茶,影倩走过来低声吩咐,然后转身走进里面。

片刻之后,她从里间出来,坐在我旁边,“下午回来我就发现小丫头神色有些不对,做饭的时候特意把她也叫过去,果然如此。”

“也没什么大事,只是话没说到一块去。”我拉过她的手。

“不能这样说,他们很看重诚实。不过我听起来不是什么大事,你没说谎,只是不想承认错误?”

“唉……我说拱桥可能中国人更早发明,要回来查一查,事关国家荣誉。她说如果罗马人更早怎么办?……就这样,话跟话,恼了。”

“呵呵!这小丫头心直口快。你也是没心没肺,一家人争这个有意思吗?”

“对对!我的错。……小丫头怎么说?”

“她还能怎么说?”影倩白我一眼,“把事情讲了一遍,说你不认错,后来我就问她:个人的诚实比国家荣誉重要,那么自己的爱人与诚实哪个更重要?这两个事情能不能同时都拥有?她就明白了。”

“聪明,谢谢你!”我竖起大拇指。

“少贫嘴,等会去和她说说话。她说什么你听着就行,别再吵起来。”

“好的,明白明白。”

崔茜在湖滨村自己的卧室里,站在拉开门的柜子前收拾衣服。我蹭进去,双手紧张地把包挡在身前,“崔茜,那个……我来道歉的……,对不起!”

“没关系!”崔茜转身走过来,抬头看着我的眼睛,“李立强,我爱你!”

我迎着她的目光,突然激动了,什么国家荣誉,先放一边,今天就做个自私的人,“我知道,我也爱你。你说得对,诚实比国家荣誉更重要。”

“谢谢!”她美丽地笑着,接过我手里的包,“去楼顶等我,一起坐一会。”

楼顶上的夜空干净而安详,湖面无风,月稍斜挂。崔茜拿着两个杯子和饮料,款款走来,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呵呵,上课还提供饮料,真好!”

“谁说要给你上课了?我们一起聊聊而已。”她在月光下微笑,“亲爱的,很多时候,不能只关注一件事,那会错过其他很多美好的经历。同时,也要保持开放的胸怀,很多事情可能不只一种思考方式。”

“你很像一个哲人,说得好!”我称赞道。

“谢谢!这是别人说的,我觉得有道理。其实你爱读书,但是有些事好象没有仔细思考就下结论,比如国家荣誉高于一切。”

“是是。”我心里不能同意她的说法,但也不想再吵架,只能点点头。

“这只是我的感觉,你可以不赞同,但咱们别吵架,好吗?下午我也不够冷静,不应该摔门,对不起!”她抓住我的手。

“没关系,其实下午咱俩个没吵架,只不过是意见不同,说话声大了一些,你说对吧?”我笑着冲她眨眨眼。

“对啊!”崔茜砰地拍一下我的腿,“我们没吵架,我去打电话给姐姐,免得她担心。”说完转身下楼。

我靠在椅背上松了口气,想象着崔茜打电话的情景和影倩接到电话后的微笑。片刻以后,崔茜返回,手上拎着一个的食盒。

“这是干嘛?”我过去接过来。

“课间休息的的茶歇。”她笑着开玩笑,“姐姐让苏静娥送过来的,怕我晚饭没吃饱。”

“哦,她真细心。”我打开盖子开始摆放,“把苏静娥也叫上来一起。”

“不用,现在是我们的二人时间。”崔茜拿起一块蛋糕咬了一口,“你又在看《阿甘正传》?昨天我发现录像带放在机器上面。”

“是,是前天晚上看的,睡不着。”

“我怎么不知道。”

“你睡着了,睡的象……一只小猪,我两次起来,你都不知道。”我笑着比划了一下。

“是啊,我真的一点都没察觉。”崔茜也跟着笑,“大概是你在旁边,可以睡得很安心。”

“嗯嗯,谢谢你的夸奖!”我心里得意,“那个阿甘真是好运气,打仗的时候帮助战友撤退也能得奖章;打乒乓球能参与中美建交;跑得快进橄榄球队,还能大学毕业并被总统接见。最有意思的是经营捕虾船,遭遇风暴以后竟然发了财!太能扯了,让人不敢相信。”

“呵呵,也有人认为阿甘虽然不聪明,但他的执着很让人感动,尤其是跑步那一段。还有,跑步的时候有人给他一件T恤擦脸,一下子擦出一个流行的图案,很好玩!”

“这样拍电影,有点胡闹。”我给她的杯子里续上饮料,“没别的意思,我觉得电影应该教育人,这样胡扯,除了让人觉得可笑,没别的用处……不过,我也希望做生意的时候有他那样的好运气。”

“我觉得挺好啊,都感动得落泪了。有时间你再多看几遍,真的挺好的。”崔茜认真地看着我。

“哦……行,其实我这次还是没有全看完,大概是文化差异吧,有时间我再看看。还有,一号矿快完工了,我想给那里的中国工人送些猪肉和啤酒饮料过去,你看行吗?”

“我们不是一直都按时付钱吗?”崔茜有些不解,“不过你要觉得应该,就按你的意思办,没问题。”

“好的,……主要是他们那边条件太艰苦,前些天才刚刚通自来水,再说工程质量和进度都不错,也要鼓励一下,马上还有二三四号,主要都是这些人。”

“行,没问题!”崔茜点点头,“你的文章怎么样,什么时候开始写?”

“明天就动笔,尽快完成。”

“好啊,我等着在报纸上拜读你的大作。”她说。

“呵呵,还不知道能写成什么样呢。”

“一定能写好,你行的!”崔茜热情地鼓励我。

我的文章在三天以后经过反复修改才完成,送到杰夫那时他却不在,只好交给他的下属,回办公室忐忑地等待。下午上班后不久,杰夫打来电话,告诉我文章写得挺好,只是有几处不适合用在书面上的词需要修改。我又匆匆赶去编辑部仔细修改一遍,杰夫重新审阅满意后,隔天就已经见报。

我拿着报纸,一个人在办公室里仔细读了几遍,心里得意而兴奋,每次有人进来请示工作,都故意把报纸平铺在桌子上,希望他能看到我的文章,结果一连进来四五个人都没反应。我有些失望地靠在椅背上,影倩崔茜去了城郊,准备买一块地专门为东方饭店和湖滨村种植蔬菜,已经出发一个多小时,到现在还没回来。

我把报纸转过来平铺在桌面上,文字向着进门的方向,然后站起来踱到窗前看看湖面,又返身去泡一杯茶,等不及水凉,又跑到外间冲一杯咖啡,接着看看表,离午饭的时间还早,又跑去厨房找出两块蛋糕,返身看见小强耷拉着舌头跟在身后,又去生鲜冰柜里拿出块带肉的骨头扔给它,站在树下一直看它吃完。

影倩崔茜总算回来了,从敞开的办公室门外传来两人上楼的脚步声。我立刻坐正,把报纸的角度调整精确,随便拉过一份文件放在面前。

小强晃着尾巴迎到门口,影倩崔茜摸摸它的头并排坐在沙发上,“哎呦,堵车把人急死了!现在的车真多,比打仗前多出两倍都不止。”崔西边说边站起来拿过一个空杯子,把我的茶一分两半,递过一杯给姐姐。

“谢谢!堵了半个小时多,小丫头急死了。”影倩补充。

“哦……那个,那个地看得怎么样?”我的注意力全在报纸上,崔茜过来倒水时,我屏住呼吸,心都不跳了,可惜这丫头粗枝大叶,根本没看见。

“还得再斟酌一下。你怎么回事,早饭没吃饱?”影倩看见桌上碟子里剩下的一块多蛋糕。

“不是,吃着玩的。”

“你的文章发表了?”崔茜过来拿蛋糕,总算注意到报纸,“你怎么不早说,写得不好我们也不会笑话你。”崔茜放下碟子,双手举着报纸,一边找我的文章一边走过去和影倩一起看。

“这份留下来作纪念,再让基德顺便买几份回来大家都看看。”崔茜一脸得意,话没说完,人已经跑到门外,又忽然停住,“高兴得糊涂了,这里不就有电话。”

影倩笑着看她和基德通完电话,把蛋糕推到她面前,“先堵上你的嘴,今天晚上加菜,庆祝李的文章发表。”然后又转向我,“游艇还打不打算买了?”

“买,当然买,我一直在研究着,准备买大一些的,可以很多人一起乘船出去玩。”

“好,这样孩子们回来也能一起去,这事交给你和崔茜,我就不管了。”

“一定按时完成任务!”崔茜笑着对影倩敬了个礼,又对我说,“亲爱的,你有没有给杰夫打电话表示感谢?”

“哦,没有,我马上打。”

杰夫很忙,通话中间两次被打断。他告诉我这一期的讨论反响很大,从一早开始发行到现在,已经接到许多表达感想的电话。这让他有了再讨论一期的想法,希望我能再次投稿,把自己的的想法表达得更深入、更详细一些。我没想到结果会这么好,一边答应杰夫的要求,一边把报纸拿起来细看,忽然发现一个出问题,为什么明确表达反对意见的只有一篇文章?我在思考片刻后恍然大悟,怪不得这家伙一定要我写文章,还帮着修改,原来私底下藏着阴谋。这下可好,整版的讨论文章,只有我一个孤零零地反对,所有赞成的人都会集中火力攻击我。我又把报纸整个仔细读一遍,确认没有观点一致的文章,心里已经非常生气,不停地在办公室里绕圈子。这小子太坏了!太坏了!装作热情地约稿,实则是对我的诋毁,这明显是报复,而且还让人无法发作。报纸上找不到直接攻击我的文字,却明明白白地把我摆在那里,任何人只要赞成西方的民主制度,需要攻击的目标就非常地明显而突出。

上当了,上当了!被这小子耍得团团转,还喜滋滋的不明所以!还要让我继续投稿,呸!一次不行,还要彻底把我打得不能翻身,太坏了,太坏了!

崔茜拿着地图和几份文件进来,看见我的表情有些吃惊,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把刚才的发现和想法说了一遍,她瞪大眼睛看着我,使劲摇摇头,然后说:“我不这么想,杰夫不会想出这种阴谋。”

“这不奇怪,他这个阴谋隐藏得很完美,所以谁都没有察觉,太坏了!”

“怎么了?”影倩从门外进来,“什么太坏了?”

我把刚才的事又讲一遍,然后急切地等待着影倩的反应。

“应该不是阴谋吧,你想想,如果他有这样的想法,直接不发表文章岂不是更彻底?何必发出来,还要让你再投稿?再说,让你发出来,如果要指出你的错误,后面加个评论,不是更有针对性?我觉得不像。”影倩摇摇头。

“你们还没明白,这正是所谓的资本主义民主阴险邪恶……欺骗性所在。他让你说话,然后抓住你的错误,用所有的力量攻击你的观点。这次投稿他其实没抓住把柄,我反复修改了很多次,用好几天的时间来完善论点、论据和论证过程,他实在找不到打击我的着力点,所以干脆直接发出来,让我放松警惕,还假惺惺地帮着修改一下。如果我不明就里,再次投稿,很可能在得意的情况下给他留下把柄,所以我根本不会再次投稿,看他怎么办!见鬼!见鬼!”

“亲爱的,”崔茜走过来,定定地看了我片刻,“你太紧张了,坐下歇一会,放松一下,好吗?”

“没事没事,我没事。”我被她拉到椅子旁坐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不小心就上当了,真是阴险邪恶!”

“没什么大不了的,”影倩也走过来,“反正你也不打算再写文章,不理他就是了,别生气,听话!”

“嗯,好吧。”我左右看看她们,一手拉住一个,“谢谢你们!说得对,如果生气,正好让他达到了目的。”

虽然很不甘心,我还是只得把先这事放下,没再联系杰夫,可是几天后他反而来找我了。

这天上午刚刚上班,杰夫就打来电话问能不能见个面,说是受总统的委托有事找我。我本不想理他,但一听是总统委托,就不好再推辞,同时也很好奇,总统会有么事,还要委托给他?

杰夫准时赶到,还像以前那样热情地握手,接着告诉我,总统请他做国家文化建设项目的总策划和执行总监。

我有些迷茫地看着杰夫兴奋的脸和上下开合的嘴,好一会才大概弄明白事情的缘由。总统在看了《要塞》发起的讨论及知道引起的反响以后,决定编制国家文化建设总体规划,请杰夫出任总编。规划完成并经总统批准后,由杰夫出任总监,负责规划的具体实施。

“李,这个规划分近中远三期,时间跨度二十五年。我现在要请你作历史部分中战争专题的主编,你是否愿意?”

“嗯……这个吗,”我的脑子开始飞速旋转,搜索着他隐藏在表面下的各种阴谋,“具体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主要是前一段和胡图人的那场战争,你是亲身经历,又在指挥中枢,而且这是迪恩先生特别提出的优先项目,要把这段历史记录下来。我的初步打算是请尽量多的亲历者写文章讲诉自己的战争经历,最后遴选有代表性的结集出版……”

他不停地讲着自己的种种打算,我脸上嘴上应付着,心里却在快速地考虑着各种因素和可能的陷阱及应对方案。

“这样吧,您知道的,很多事情我不方便露面,再说我的法语水平也有限,其他人写的可以帮您看看,我自己的部分可以请总统先生指派一个当时共事的参谋来帮我写成文章,您看如何?”

“嗯……”杰夫明显有些失望,“我理解您的顾虑……您看这样行不行:我给您挑选一组人,其中一个任主编,他们负责文章的初步审核,比如检查语法错误一类的事,您负责总体的把握,时间地点事件是否有疏漏或错误等等。迪恩总统还要求对重要事件作出分析评论,我想战争方面的评论最好由您提供主要意见……至于是否给您派人写文章,这个我向总统去争取,尽快给您答复。”

“好的,谢谢……哦,具体的细节我还要再斟酌一下。”我怕有什么没考虑到的地方,我故意留个口子。

“好的,非常感谢,打扰您了!”杰夫站起来和我握手,“那个,沙龙还在正常举办,希望有时间您能再次光临。”

“哦,好的好的,谢谢!”

杰夫走后不久,莫佳娜又打来电话,通知我下午三点半总统有请,要亲自和我谈谈国家文化建设项目。

我提前半个小时来到总统府,莫佳娜还在忙,把我安排在一个小会议室等待。片刻之后,她笑盈盈地匆匆走进来,带人端来茶点。

“李,你今天到早了,我还有个客人没走,稍等。”

“谢谢!是提前太多了,大概要讲什么内容你知道吗?”我追问。

“关于文化建设规划的事,还有就是给你一张通行证,一辆能直接进出总统府的专车,等会细谈,失陪!”

“哦,谢谢!”我有些意外,然后得意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喝茶,想像着专车应该是什么样子。

半个多小时后,莫佳娜陪着总统进来。我起身问好,迪恩热情地和我击掌握手,然后拉着我坐下,“李,最近怎么样?”

“很好,谢谢总统先生关心!”

“不必客气,一切顺利就好。您发表在报纸上的文章我仔细看了,很好!上午杰夫先生来电汇报工作进展,我才知道他邀您加入。其实我本来的打算是最后再请您对相关的稿件帮忙审核一下,不过既然他认为您现在就应该到位,我也绝对支持,所以临时安排这次会面。他转达了您的要求,人员不成问题,我专门给你配备一个小组,所有人你都认识。通行证和专车由莫佳娜小姐向您具体交待。我现在太忙,只能少赔了,有什么事告诉莫佳娜。……别急着走,总统府刚刚完成重新装修,让她陪您参观一下。失陪了,抱歉!”

他语速虽然不快,但却一口气说完,而且话语中夹杂许多不常用的生僻词,听得我一知半解,只能点头回应,最后说声谢谢,起身送他离开。

“好了,尊敬的总统先生走了,我们可以随便一点。”莫佳娜热情地笑着,目光让人感觉有些热,“你瘦了,最近很忙?我去了三次都没碰到你。”

“嗯,哦,最近很忙,我……原来的那家中国公司还有些事要我做……那个,我知道你去过,很不巧,我都出去了。”

“嗯,下次我再去,就一直等到吃完饭再离开,这样一定能见到你。”她认真地说,“刚才迪恩先生下命令了,让你不要着急离开,先尝尝这些茶点,我在陪你出去看看,从现在一直到下班,我的时间都是你的。”

她的话语有些暧昧,目光一刻都没离开过我,本来就十分悦耳的法语发音,加上温柔的嗓音,更加让人不自在。我根本没想到见总统还要应付这样的局面,一时完全不知所措,只好随便端起一块糕点,不知其味地胡乱嚼着。

“嗯,味道不错!”我想转移话题并打破尴尬的沉默,同时引开她执着的目光。

“喜欢就把它吃完,你最近确实瘦了。”

“呵呵,最近经常游泳,所以瘦了一些,谢谢关心!”我不自在地笑笑。

“湖滨村有游泳池,我能不能去游泳?”

“啊,嗯,可以,东方饭店也有。”我知道她的意思,但无法拒绝,“崔西小姐和曲女士经常提起你。”

“太好了!谢谢你!我也喜欢游泳。”她兴奋起来,“你说我穿什么颜色的泳衣合适?”

“嗯……这个我可不懂,这个……”

“那就蓝色吧,你喜欢蓝色,我也喜欢。”

我有点冒汗,心想不能再这样下去,“领我去参观一下总统府吧。”

“好,你再喝口茶。”她站起来,伸手拿起一个纸文件袋递过来,“这里面是车钥匙和通行证。”

出门以后,莫佳娜主动而自然地靠过来挽住我的手臂,两个人沿着总统府里的林荫道慢慢地游览。

“我们沿小径走好不好,我散步的时候喜欢走小路。”

“还是走主干道吧,我这是第一次参观总统府……”小路太僻静,我有点不放心。

“好吧,听你的。”她又靠近一些,胸部碰到我的手臂,弄得我不得不往外晃了一下。

总统府内的路面和草坪全部重新铺装,一些地方还留有未完成的细节,原来角落里的枯枝败叶和垃圾旧物已全部清除,院子焕然一新,整洁干净。

“这样整修一下好多了,外墙好象也重新粉刷了。”我没话找话,向四处看着。

“嗯,大部分外墙都重新粉刷了一遍。室内的装修改动更大,我们刚才说话的会议室几天前才完工。”莫佳娜声音不大,在室外更显得娇柔。

“我说怎么有一点味道,原来是刚刚完工。”

“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我称赞道。

“有点装饰过度了,总统喜欢巴洛克风格,其实用不着那么繁复和庞大。”

“各人有各人的喜好,总统府吗,也不能太简单。”

“嗯,也是。”她点点头,“那边是车队的停车场,给你的专车就在那里,我们过去。”

专车是一辆中型巴士,内部经过改装,有冰箱、影视系统、沙发和一张略宽大的、能折叠收放的单人床。我站在车厢里,有点不知所措。

“总统临时下的命令,所以这不是新车,但只用了不到两个月,基本还是新的,怎么样?”莫佳娜问。

“很好很好,谢谢你和总统先生!这个礼物有点太重了。”

“您不必客气,总统先生没把您当成一般的朋友,所以直接把自己的车调给您使用。按规定这辆车配有两名专职司机,有专门的维护人员。现在交给您使用,情况有些改变。我考虑可以这样:您可以自己配司机,也可以用总统府原来的司机,让他们每天到湖滨村上班……”

“不用不用,”我赶紧摇手打断她,“这车我亲自开,不用配司机。”

“那怎么行?总统给您配专车,不是让您亲自当司机。”

“呵呵,对对,我来安排司机,不麻烦你。”

“那好,您就自己安排司机,加油的发票收好,我会定期派人把车开去保养,同时把加油的钱报销。这辆车的车牌具有最高特殊通行权,警察、军队和政府各级部门都会给与最大便利和帮助。您以后来总统府就用这辆车,车上如果只有您、崔西小姐、曲女士和司机,可以不下车直接开进停车场,然后用这个通行证,只有到办公楼里才要接受安全岗的检查。”

“好的,谢谢!”

“你今天怎么回去?两辆车。”莫佳娜突然歪头笑着问我。

“嗯,这个……我回去把崔茜接过来……”

“那多麻烦,我给你当司机好吗?不过我只能开轿车。”

“那样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把车给你开回去,你请我吃晚饭,然后再把我送回来,好不好?”

“呵呵!”我笑起来,事已至此,只能这样,“行,很荣幸您能帮忙并共进晚餐。”

回到湖边以后,影倩崔茜有些意外,赶紧重新安排晚饭,但莫佳娜却很随和,执意要求不需特意准备,影倩最后还是加了三个菜。晚饭以后送走莫佳娜,我拉着两人到山顶的平台坐下。

“最近几件事变化太快,我反应慢,脑子有点乱,得静下来仔细想一下,这辆车怎么用合适?”我率先开口。

“看来你想错了,这不是个阴谋,杰夫确实看重你。”崔茜说。

“你不笨啊!平时反应很快的,为什么这么谦虚?”影倩笑着。

“杰夫这件事……怎么说呢?有点看不懂,总统又给这么大的礼遇,……有点奇怪。”

“都已经开回来,留着就是了,用不着想那么多。”崔茜显得无所谓。

“收下是肯定的,不过以后使用要小心,不要谁都能开出去。”影倩建议。

“对对对!要限制使用,除了我们三个,其他人不准用,免得惹麻烦。”我点头同意。

“我们也少用,除非要去总统府,这车开出去太招摇,听见了吗?……说话啊!”她碰碰走神的崔茜。

“啊……对对。”崔茜点点头。

“走神了,想什么呢?”影倩问。

“我在想游艇的事,还想买一架飞机。”

“飞机的事先放一放,……我认为合适的时候再买,你不要自己决定,安全是最重要的。”我把话接过来。

“哦,好的。”崔茜点点头。

“嗯……你们知道的,”我决定讲讲莫佳娜,“今天下午是总统要见我,但他太忙,只能匆忙地说几句,具体事情都是让莫佳娜办的。迪恩让她带我参观刚刚整修的总统府,我只在院子里转了转,然后她说……她说想到湖滨村来游泳,我答应了。我是一个人开车去的,没办法把两辆车同时开回来,她说她来开小车,要我请吃饭,我答应了。还有……她说吃完饭要送她回去,我答应了。还有……你们笑什么?”

“李立强同学,你在背课文吗?”

“呵呵,怕你们多心,越说越紧张。”我抓抓头。

“干嘛紧张?我们相信你,对吧?姐姐。”

“嗯,我们相信你的人品,”影倩点点头,“你答应过我们,我们相信你说过的话。只是别让莫佳娜误会你的意思,这事我们不好和她讲。”

“姐姐,这事我们也可以讲,如果立强不好开口,我们可以替他和莫佳娜小姐说,这很正常,没关系。”

“不要不要,”我赶紧摆摆手,“她也没有明确的表示,现在不能明讲。……再说,莫佳娜很热情,帮我们很大的忙,最好别得罪她。”

“行,我们相信你。”影倩看看崔茜,“这事你自己全权处理,为难的时候我们出面。下去吧,我和崔西还有事要做。”

“什么事?是不是又在琢磨什么好吃的。”

“哎呀,你猜得真准!”崔茜嘴快,忍不住立刻揭晓答案,“我和姐姐在试着做茄盒。”

“馋鬼!就想到吃。”影倩也笑起来,“你总是说茄盒茄盒,我给你妈打了电话,想试试。”

“你给我妈打电话?!我怎么不知道,讲些什么?”

“还能怎么讲?我说是你的朋友……你妈问了一大堆问题。”影倩脸红了。

“呵呵,民以食为天吗,我等不及要尝尝了,同去同去,我来帮忙。”我赶紧站起来和她们一起下山。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8-10 22:38
您写得实在是好,平平淡淡的叙述,但每个人的性格特点都在这平淡中鲜明地凸现出来,大手笔。
6 回复 南沙2 2016-8-11 15:13
又多了个黑珍珠
2 回复 wlr谷石 2016-8-11 17:08
徐福男儿: 您写得实在是好,平平淡淡的叙述,但每个人的性格特点都在这平淡中鲜明地凸现出来,大手笔。
谢谢您的评论!
很得意!
大手笔真的不敢当,有真实的经历做基础,我主要就是增删改查。
谢谢夸奖!
谷石
3 回复 wlr谷石 2016-8-11 17:10
南沙2: 又多了个黑珍珠
谢谢回复!
是啊,又多了一位。
请看我怎么闪转腾挪,周旋于众美女之间:》
谢谢!
谷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87 [2014/09]
  13. 在非洲3 [2014/07]
  14. 在非洲17 [2014/07]
  15. 在非洲15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1. 在非洲101 [2015/04]
  22. 在非洲51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在非洲24 [2014/07]
  25. 在非洲50 [2014/07]
  26.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2 11: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