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一百二十九

作者:wlr谷石  于 2016-8-11 17: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1评论

战争专题小组很快成立,迪恩调来五个人,都是以前指挥部里认识的参谋,其中两个还是专门负责文字情报和材料处理的专职参谋。我们把办公地点设在湖滨村,这样就可以两边的事都不耽误。三天后杰夫召集会议,讨论具体的写作计划,初步决定先收集整理战争期间的所有资料,然后按时间顺序列出提纲,整个框架搭建起来以后,再填充内容。同时,所有战争期间的军官和有突出表现的士兵都要写文章,讲诉自己的经历。杰夫还另外安排一些人员收集围城期间普通百姓的经历并准备另外结集成书。
计划呈报总统以后,迪恩很快给予批示,除了几点具体的建议以外,特别提醒我们要注意保密。我重新召集会议讨论保密的细节,最后决定将所有文章和资料分成保密和非保密两个版本。
计划拟定之后,其他人开始各忙各的,因为各种资料的整理需要一段时间,我倒反而清闲下来。深蓝公司这边有崔茜影倩,莫佳娜也常常来帮忙,我反倒不用,也不好太多地参与,所以就趁着有空翻阅以前的审俘记录为后面的工作做准备,同时开始研究查阅各种游艇的资料。
这天下午刚上班不久,李同力打来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能不能帮忙去东农公司把机修工刘师傅接到医疗中心工地,这边的搅拌机出了故障,工地上所有的车都出去了,只能找我帮忙。我立刻答应下来,放下电话以后才发现,会开车的除了我和崔茜在家,其他人都不在,只能我去跑一趟。
东农的农场上也是一片繁忙,正赶上收割水稻,一片金黄的田地里有四五台收割机正在慢慢移动,旁边跟着来回穿梭的卡车。刘师傅穿一身沾满油迹的工作服,正在院子里指挥着几个当地工人摆弄一台机器,见我的车过来,愣了一下。
“你是临河公司的小李吗?”
“是的,刘师傅,李经理让我来接你的,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好好好!你等一下,”他向四周望望,“我拿些东西。”
刘师傅换了一身衣服,拎着工具箱很快回来。我拉开后排的车门,让他坐进去,然后绕回前面的驾驶座。
“小李,这是奔驰多少?”刘师傅坐在车里四处看看,突然大声问我。
“哦,奔驰一千。”
“好车,好车!”他继续四处观看,我关窗打开空调,启步前行,“这车是自动档的吧?”
“是是。”我忙着绕开宿舍区院子里各种废弃的机械和杂物,只能简单回答。
“小马!”刘师傅突然冲着窗外大喊一声,我看看后视镜,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
刘师傅两手乱摸,激动地抖着嘴唇,望着车外不停地眨眼。我楞了一下,他终于找到办法把车窗降下来,“小马小马,我到临河公司去办事。”我丢掉油门,把车向左靠靠,免得有障碍物碰到他伸出窗外的上半身。招呼完小马,我刚要加速,又碰上离着路边十几米,站在食堂门口的厨师,招呼完厨师,他又对开着卡车回来的张三李四拼命地挥手呼喊。我终于明白过来,干脆把车窗全降下来,以不到二十公里的速度在院子里慢慢晃,一直等到出门好远,看看不会再碰上谁,刘师傅也满足地坐稳了,我才关上窗户加速。
医疗中心工地上人很多,但没有搅拌机和震动泵的轰鸣声。李同力等在停车场,见车停稳立刻迎上来接过刘师傅的箱子,陪着他走向搅拌机。我跟着他们到搅拌机旁边看了一会,又回到车里坐下,过了片刻,李同力拿着两瓶雪碧走过来。
“辛苦你了,谢谢!”他挤眉弄眼地笑着,把饮料递过来。
“呵呵,谢谢!毛病大不大?如果修理的时间长,我想办法去借一台。”我笑起来。
“要换一个齿轮,问题不大,刘师傅带了备件过来。你中午在这吃饭吧,和我一起陪着刘师傅。”
“不了,别跟我客气,一会就走,有事再打电话。”
“应该没事了,马上就有车回来。齐工早上非要用车,等一会都不行。”李同力摇摇头,“这老头子最近越来越不讲理了,前几天半夜给我打电话,很小的一件事,和王总讲了两回,又跟我啰嗦半天,真没办法。”
“他年纪大了,应该是记忆力退化。”
“讲话也开始颠三倒四,我前天向王总汇报工作,谈到他的情况。王总很担心他的身体,如果在这里出问题,公司会很麻烦,所以打算让他回国。”
“也是,这里的医疗条件太差,还好有中国医疗队。”我点点头。
“他们的主要人员和设备都在孟拉维,离得太远,又都是山路,老头血压高,万一出事,根本来不及。王总那天委婉地问他愿不愿意回去,老头子立刻很紧张,不停地道歉检讨,说自己工作没干好……对不起毛主席。”
“呵呵!”我吃了一惊,忍不住笑起来,“这样看问题挺严重的,还是劝他回国的好。”
“是啊,可怎么劝是个大问题,如果让他以为对他的工作不满意,甚至认为是在整他,那就很可能出事。老头血压高,一直在吃药。”李同力有些无奈,“所以我想和你商量一下,看看用什么方式最妥当。”
“这个……”我有点不想参与这种事,但李同力的目光又让人无法拒绝,“搞不好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让我仔细想想。”
“这事不能急,要慢慢想一个好办法。”他点点头,看看大门,“有车回来了,你回去吧,约个时间咱们再出来坐坐。”
“好好!”我打着火,掉头后挥挥手,返回湖边。

回到东方饭店,影倩和苏静娥在,两人正商量着什么,我打声招呼,到冰箱里拿出一杯凉开水,咕咚咕咚灌下去然后转身就走。
“哎,你回来。”影倩冲我招招手,“晚上基德回来吃完饭。”
“哦,好啊!”我回来坐下,“这家伙升官以后常常见不着面了,很晚才回来,很早就走。……要不要我命令他以后不许迟到早退?”我笑着问苏静娥。
“先生,他现在忙,刚刚上任,很多事要处理,每晚还要先检查这边的值班情况后再回来。”苏静娥解释。
“知道知道,”我笑笑,“开玩笑的,你别在意,我知道他最近挺辛苦,今晚加两个他爱吃的菜。”
“谢谢先生!”苏静娥笑道,“他也说过,好几天都没和先生讲过话了,今天争取按时下班。”
“想不到他会这样忙。”我摇摇头,“还是要注意身体,他以前很瘦,现在好多了,但还是要注意休息。”
“谢谢先生关心!”苏静娥回答。
“你开车干嘛去了?给你买了双鞋,要试一下。”影倩问。
“去东农接机修工刘师傅,李同力那边搅拌机坏了。那个刘师傅很好玩,大概从来没坐过这么好的车,坐在车里遇上谁都打招呼,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他……”
“不许这样说,瞧不起人!”影倩打断我。
“哦,对对,不该在背后说人坏话。”我点点头,“鞋呢?”
“崔西拿去了,放在衣帽间里,等你回来试,你去办公室看看,她应该还没走。”
“好的,我走了。”
基德在天擦黑时穿着制服回来,有些腼腆地快步走到我面前,“谢夫。”
“呵呵,警官大人,这套制服真帅!怎么没见过。”我开起玩笑。
“刚刚换装,这是新款的制服,我也是第二次穿。”基德笔挺地立正站着。
“这套制服确实很帅,坐下啊!”我指指椅子,“要不去把制服换了,我感觉你穿着这一身不自在。”
“不用谢夫,吃完饭我还要去查岗,穿便装不好。谢夫,总统先生给您的专车很棒,听说里面也很豪华,我想上去看看。”
“嗯?停院子里好几天了……你回来太晚。专车的钥匙在谁那里?给基德,让他进去看看。”我问一起进来的三个女人。
“在我这,先生。”苏静娥回答。
“哦,给基德,让他看看。”我知道没有指示她绝不会把钥匙给别人,所以明确地下命令。
“好的,先生。”苏静娥点头,然后跟着影倩崔西走去里间。
“基德,还有一件事,上次我答应约翰逊大家一起吃饭,你、拉莫、约翰逊都来,你看合适吗?”
“行,没问题,谢谢谢夫!……您还是先问问约翰逊,我和拉莫没问题。”基德回答。
“约翰逊也没问题,当年都是一起的好朋友。”
“不是,谢夫……是这样,自从约翰逊调去情报部门后,渐渐不大和我们来往了……”他欲言又止。
“是吗?你们发生矛盾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我很奇怪。
“没有,以前我们常常一起聊天,气氛很融洽,您知道的,我们很早以前就认识,尤其是拉莫和他,是多年的老朋友。他调任以后,和我们说话时越来越严肃,后来就常常不露面了。我感觉到他的变化,但觉得没什么,拉莫有些不快……毕竟他们认识时间更长。”
“可能是他的工作性质决定的,他从来不和我说工作上的细节。上次马旦的那件事,还是总统说过后,我才知道一些情况。你们也别怪他,大家一起聊天的时候,一个不注意就可能把工作中保密的事情说出来。你和苏静娥的蜜月旅行准备得怎么样了,请好假了吗?”
“安排好了,主要是刚刚上任,需要把事情梳理一下,估计再过两个星期就能出发……谢谢您和夫人。”
“吃饭了。你最应该谢谢我,是我出的钱。”影倩端着一个小锅进屋,听见基德的话,笑着开玩笑,“这身制服真帅!”
“谢谢夫人!”基德站起来帮忙布菜。
“今天中西餐都有,自己选择。”影倩看看桌面,“哎呦,忘记了,国内刚刚发来一箱咸鸭蛋,我去拿。”
“好啊!”我欢呼起来。
“就知道你喜欢,”影倩把一个盘子放在桌上,“少吃点,咸。”
“嗯嗯!”我答应着用手拨去蛋壳,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大口。
“咸!”影倩笑着喝道,然后转身去接响起的电话。
电话是李同力从医院打来,齐工发高烧在办事处晕倒,被看门人发现并送到医院。他问我认不认识人,可以给齐工换一个单独的病房。我吓了一跳,赶紧找人,然后急急忙忙赶到医院。
齐工已经换到急诊大厅旁边一个没有门的单间中,李同力和四五个人守在旁边。
“这是医院的院长。”他见我过来,先伸手介绍旁边的一位穿白大褂的当地人。
“您好院长!请问情况怎么样?哦,我是托尼.李,病人的同事。”
“您好,李先生,我是霍华德。”他和我握手,“病人是上感,血压很高,已经给药,正在密切观察。”他拿起一张化验表格,一项一项详细解释。我竖起耳朵仔细听,同时回想着小时候生病时妈妈叨咕的白血球红血球之类的术语。
霍华德院长说完化验的情况,又详细地讲了一遍治疗方案。我是越听越糊涂,但还是认真听他说完并表示感谢。院长说完后告辞,我感觉屋子里人太多,空气不好,让李同力把大家都叫出来,坐在外边的长椅上。
“大夫讲的我听不大懂,”我对李同力说,“最好给中国医疗队打个电话,看他们能不能派个人过来看一下。”
“对对对!我有点急昏头了,这就去,你在这帮我看一会。”
“好的,告诉他们,齐工应该就是感冒,体温已经开始下降,三十八度二,但血压很高,人有点昏昏沉沉的。”我看看屋里满头白发,闭着眼睛的齐工,“这里用不着太多人,你们都没吃饭吧?留我一个在这里就行了,其他人先回去,等会派人换我,晚上要有人陪床。”
“好的!”李同力点头,又看看其他人,“只留下你一个人不行,翟斌也留下,等会我过来换你们。”
“行,你们赶紧回去吧。”我伸手推他,“别忘了告诉医疗队齐工的血压。”
其他人离开,我又到屋里看看闭着双眼的齐工,然后回到外面的长椅上坐下。
“抽一根?”两个人沉默很久,翟斌凑过来递给我一根烟。
“这里不能抽烟!”我皱着眉头,“……你到外面去抽,那里可以。”
“哦,好的!那你先看一会。”翟斌摆脱了尴尬,起身走向大门。
急诊大厅里很安静,我无所事事地四处看看,正要站起来走两步,屋里的齐工突然发出呻吟,我吓了一跳,赶紧回到屋内,老头子依然紧闭双眼,嘴里有气无力地哼哼着。
“齐工你怎么了?”我看看输液瓶又看看他的脸。
“……难受……”他仍然闭着眼,喉头乱响,一股褐黄色的液体突然从嘴里竖直向上喷出来,溅得到处都是。
“哎呦!”我惊得向后一跳,胸腹内一阵鼓胀,差点跟着也吐出来,费了好大的劲才憋住。齐工嘴里又连续涌出几股粘稠的黑褐色液体,顺着面颊而下,浸湿了枕头和床单。
我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干什么。老头子吐完,突然声息全无,紧闭着眼睛象死过去一样。我掉头跑到外面,喊了两声医生护士,根本无人应答,本想到办公室去找人,但又感觉不妥,就我一个人在这,万一呕吐物堵住呼吸道,等叫来医生护士就晚了。我犹豫片刻,咬着牙返回屋里,抖着手把齐工的头歪向一边,用一根手指掰开他的嘴,将里面的呕吐物抠出来,同时注意着有没有呼吸。
还好,齐工虽然没睁开眼睛,但呼吸正常。我忍住恶心弄干净他的嘴,然后又捏了捏鼻子,正在为难怎么清理床铺,一回头正看见李同力和周红兵带着几个人走进来。
“这是怎么了?”他皱着眉头问,其他几个人掩住口鼻。
“突然吐了,我已经清理过呼吸道,赶紧派人去叫医生。”我一边说一边张着手出门去找水龙头,李同力也转身跟到屋外。
“我给医疗队打过电话了,他们说最好不要送到山上,那边海拔高,路上来回奔波,对病人不好。王队长说首都这边他们有一个别墅,也有一些设备,我们可以把齐工移到那里,这里环境不好,南边拐角那张床上面是一个死人,脸被白布盖着……再说语言也不通。”
“移到医疗队的别墅也好,什么时候过去?”
“王队长说她会连夜下山。我想等会看看医生怎么说,如果可以,今晚就过去。”李同力看看跟着张翻赶来的医生,“你先去洗手,我问问医生的意见。”
洗手回来,医生却已经离开,我皱皱眉头,走到李同力身边问结果 。
“搬,我已经让张翻去办出院手续。”李同力一边说一边带着我向外走,“我去打电话,有件事要麻烦你,工地上只有卡车和小车,你那里有没有面包车,让齐工可以半躺着。”
“有有,……我回去开过来,你们得等一会。”
“让司机跑一趟不就行了,还要你亲自去开?”
“嗯啊,这辆车有些特殊,还是我开比较好。”
“行,你去吧,王队长今晚连夜下山,反正现在过去她也不在。我去打电话,路上小心,慢点!”
回到湖滨村,影倩她们都不在,我直接跳上专车开回到医院。李同力上车后很吃惊,但也没说什么,指挥人把齐工扶到床上,老头子这时稍稍清醒了一点,含糊不清的问周围的人要去哪里。
车开出医院驶上大路,依然没有人出声,李同力突然轻咳一声,“谢夫李,你这辆车是借来的吧?这是谁的车?”
“哦……”我略一沉吟,明白了他的意思,“那个……我和这个国家的警察……头子那个那个的司机很熟,临时借来的。”
“呵呵!警察头子。”一个木工笑起来,“你这是书上的话,好久没人这么说了。”
“他在专心开车,顾不得想怎么讲话。”李同力给我打掩护,“都别说话了,让他专心开车。”
把齐工放到医疗队的别墅,我又把人送回工地,然后才赶回湖滨村,两个女人看见进门的灯光立刻迎出来。
“出什么事了?现在才回来,还把这辆车开去。”影倩问。
“齐工病了,感冒,血压很高晕倒了。李同力和我把他从当地医院移到医疗队的别墅,为了让他能躺着,我用了这辆车。”我一边关门锁车,一边解释。
“齐工怎么样?”
“应该没什么大问题,离开医院前血压和体温都开始下降,人也慢慢清醒。哦,王阿姨正在连夜下山,明天我再去看看,如果有时间,请她过来吃顿饭。”
“行,你提前打个电话过来,我们准备一下。”影倩回答,“从医院回来,赶快去洗洗手,要不要让给你再弄些吃的。”
“不要,没胃口。齐工吐了,我怕呕吐物堵住呼吸道,用手……”话讲到半截,我实在忍不住了,停下脚步弯腰冲向路边的灌木丛,哗地一声把涌到嗓子眼里的晚饭都喷了出去。
“哎呀!这是怎么了?”影倩崔茜惊慌失措,赶上来不断拍我的背。我连续吐了三次,才把肚子里的东西交待干净,但已经累得直不起腰来,只好用双手撑住膝盖。
“哦……奶奶的!这个老头子,真是要命!”呻吟着摇摇头,我挡开影倩崔茜的手,“好了,不要拍了,震得眼花。”
“怎么了这是?吓死我们了。”影倩用手帕擦擦我的嘴角。崔茜一直努力地架着我的胳膊。
“别提了,老头子吐得一头一脸,我用手把他嘴里的东西抠出来的,恶心死了,不讲了。”我看着她们难受的表情摆摆手。
“我让静娥给你准备一些吃的,不然夜里会饿。”崔茜说。
“……好吧,不过现在吃不下,我自己去拿几块蛋糕就行,都十点多了,别再麻烦她。”
“我去拿。”崔茜说完先跑了,剩下我和影倩。
“没想到这辆车第一次用在这了。”影倩边走边说。
“怎么了?舍不得。”我问。
“我是那样的人吗?”她歪头看看我,“只是看你平时对齐工烦得没鼻子没脸的……”
“人命关天,……上楼吧。”
第二天还没等我去看王阿姨,她已经赶到湖滨村。我睡得迷迷糊糊被崔西摇醒,看看外面已日上三杆。
“王阿姨来了,赶紧起来!”
“嗯?糟糕!睡过了。本来想过去看她的,这事闹得,马上好马上好!”我开始手忙脚乱地起床。
王阿姨有些疲惫,但目光依然明亮而柔和,盯着我打量了一会才开口,“昨晚你也吐了,没什么其他症状吧?”
“没有。主要是恶心的,齐工先吐的,现在就是饿。您吃早饭了吗?”
“吃过了。以后不管多忙,尽量按时吃饭。我给影倩打电话,听说你也吐了,安排好那边的事就过来看看你。”
“哦,谢谢阿姨!齐工怎么样,要紧吗?”我问。
“感冒,血压体温都控制住了,再就是精神压力大,老年人,怕死,很正常。没事我走了,回去看着,抽空休息一会。”阿姨站起来。
“您就在这休息吧。”我和影倩一起说,“给您找个房间,中午一起吃饭。”
“呵呵,谢谢!”她笑起来,“还是回去看着,不过中午可以过来吃饭,你们来接我。”
“好的好的,”我跟着她往外走,“十一点半,我准时到。”

“现在是公司经理了,比原来胖些,要注意体重,你们两个也是。”中午坐在饭桌上,阿姨打量着我和影倩崔西说。
“是的,阿姨。最近一段时间总是坐着,活动量小,影倩做的饭也好吃,不知不觉就胖了。”我点头附和。
“多活动,你这里有游泳池,可以经常游游泳,每天给自己规定一个距离,坚持下去。”
“是的,阿姨,我现在已经开始每天游泳,一定坚持。”
“我听说要安排齐工回国?”阿姨转了话题。
“嗯……是的,阿姨。您先别和齐工说这事。公司现在非常担心他的健康出问题,这里虽然有中国医疗队,但和国内比还是有差距,再说环境太差,不利于恢复身体。”
“谁说的!”阿姨瞪大了眼睛,“我们来的人都是骨干力量,设备和药品都是国内最先进的。”
“不是阿姨,我的意思是距离远,没办法及时救治。”我赶紧改口,“上次那个急性阑尾炎,要是第二天才出发,肯定就耽误了,还有就是这里的环境不好。”
“这个你说得对,距离是远,不过环境可不差,青山绿水,空气清新。我到这一段时间,颈椎病好多了。国内那些大中城市,环境比这里差多了,只不过指名道姓的报道不多,你不知道罢了。我有许多同行朋友都在私下议论,这几年癌症的发病率在上升,大家都觉得和环境污染有关,但没有大规模调查的数据来证明,当官的也不支持这种调查,所以只能怀疑,私底下这么议论。”
“您有颈椎病?”影倩插话。
“是啊,在国内时,案头的工作比较多,再说环境不好,不常出去走动,所以颈椎出了问题。现在很喜欢出去散步,边走边扭脖子,明显好多了,症状几乎消失。小李,你从事电脑工作,特别要注意颈椎,别长时间坐着不动。”
“好的,谢谢阿姨关心!您尝尝影倩和崔西炒的菜。”
午饭以后,影倩崔西一左一右,扶着王阿姨的胳膊陪她在湖滨村和东方饭店转了一圈,最后在山顶的树荫下坐着聊天,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才送她回去。送王阿姨走后,我又开始困倦,坐在办公室里哈欠连天,索性关上门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了。
再睁开眼时,崔西不知什么时候已坐在我身边。
“嗯,睡着了,到吃饭时间了?”我抹着脸,迷迷糊糊地问。
“没有,我过来看看你,敲门没人理我,估计你是睡着了。”
“嗯,午饭以后就困得要命。王阿姨在,不好意思丢下你们去睡觉。你们困不困?去躺一会儿。我睡好了,有什么事我来处理。”
“不用,我们都不累。有件事和你商量,我准备任命伊娜为财务主管,你看怎么样?”
“没问题,你看着办。”我点点头,“伊娜这小姑娘确实不错,工作很认真,就是有点慢。”
“把事情做好是关键,慢一点没什么。”
“嗯,对,以后熟练了,自然就会快一些。”我坐起来。
“还有,姐姐让提醒你,抓紧时间安排请约翰逊和拉莫他们过来聚会,过几天基德就走了。”
“对……这样吧,就安排在基德出发的前一天,也算给他们践行,明天开始通知。走,跟我去看看你姐在忙什么。”我站起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2 回复 南沙2 2016-8-12 16:23
刘师傅坐了好车怕没人看见,有人报上写了文章也想多些人知道
1 回复 曾经以为的凝视 2016-8-13 09:39
谷石兄,您的第一篇是2014/07,现在两年了。我们等得好辛苦。
2 回复 wlr谷石 2016-8-15 01:34
南沙2: 刘师傅坐了好车怕没人看见,有人报上写了文章也想多些人知道
是啊是啊!
事情不同,其实都一样。
谢谢回复!
谷石
1 回复 wlr谷石 2016-8-15 01:46
曾经以为的凝视: 谷石兄,您的第一篇是2014/07,现在两年了。我们等得好辛苦。
是的是的,我知道各位喜欢的朋友等得都很辛苦,真是非常抱歉!!!
我是业余写作,时间有限,这次能比较快地发两章,还是因为刚刚有一次长途旅行,在途中写了不少字。其实平时也坚持每天写一点,但进度的确很慢,有时一天只能写一句话,真是急死了!
目前生意上正在向一个更高的目标努力。弟兄姐妹们跟着我,虽然不存在退休问题,但总要在他们老得干不动的时候给予对得起自己良心和他们多年努力的一个保障,希望早日实现,能让我多些时间写字。
谢谢您和所有朋友的宽容和支持!!!
谢谢!
谷石
0 回复 曾经以为的凝视 2016-8-15 02:50
完全理解,写作非常花精力和时间。希望你生意顺利,你和你弟兄姐妹们都生活无忧。小说大家可以慢慢等。这样也好,有个盼头。别介意。
1 回复 wlr谷石 2016-8-17 10:34
曾经以为的凝视: 完全理解,写作非常花精力和时间。希望你生意顺利,你和你弟兄姐妹们都生活无忧。小说大家可以慢慢等。这样也好,有个盼头。别介意。
哪里哪里,感激您的支持还来不及,怎么会介意。
也不好意思总是这么慢,所以一定会抓紧时间。
谢谢!
谷石
0 回复 曾经以为的凝视 2016-8-19 04:23
wlr谷石: 哪里哪里,感激您的支持还来不及,怎么会介意。
也不好意思总是这么慢,所以一定会抓紧时间。
谢谢!
谷石
谢谢谷石!
2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6-8-20 06:56
王阿姨什么时候知道你,倩影,崔西的关系?是否一年半载前说的故事我忘了?还是你忘了交代?
倩影什么时候同她的法定丈夫摊牌你们的关系呢?期待那一集的故事。
她的法定丈夫居然不太不过来,他住哪儿?平常是哪位太太侍候他呢?那两个娃的妈妈是谁呢?

加油!祝福你的全家!
超级忠实粉丝!
0 回复 wlr谷石 2016-8-21 06:00
ChineseInvest88: 王阿姨什么时候知道你,倩影,崔西的关系?是否一年半载前说的故事我忘了?还是你忘了交代?
倩影什么时候同她的法定丈夫摊牌你们的关系呢?期待那一集的故事。
这个说来话可长了……
简单回复您一下吧。
1.王阿姨在围城前我和影倩就去看过她,围城期间认识了崔西,也感觉我参与到战争之中,前面都有交代。
2.影倩和法定丈夫(戴维)摊牌还没写到。
3.戴维常年在欧洲生活,曾经回来过一次,不过是在我和影倩的关系有实质性进展之前;戴维很会赚钱,身边不缺女人,不过年纪大了……;两个娃是前一任的中国妻子所生,那位女士已卷款回国,后面还有一点她的事。
以上已写过的内容都散布在各个章节中,具体章节我一下子也找不全(章节数都是随写随定)。
谢谢您这位超级忠实粉丝!真的让我很得意,也亚历山大。
谷石
0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6-8-21 09:07
wlr谷石: 这个说来话可长了……
简单回复您一下吧。
1.王阿姨在围城前我和影倩就去看过她,围城期间认识了崔西,也感觉我参与到战争之中,前面都有交代。
2.影倩和法定丈
王阿姨猜出你和倩影的关系和战争关系有提到,但是崔西没提,这次来好像她都知情了,故事有跳跃性。

戴维整个战争时期都不在国内,也不叫倩影去欧洲?他居然有过中国妻子?他与中国有生意往来?他与倩影怎么认识结婚的也交待的朦胧~

可惜倩影弟弟始终不原谅你,但愿后来情况有所改善~

祝福!
铁丝
1 回复 wlr谷石 2016-8-23 20:47
ChineseInvest88: 王阿姨猜出你和倩影的关系和战争关系有提到,但是崔西没提,这次来好像她都知情了,故事有跳跃性。

戴维整个战争时期都不在国内,也不叫倩影去欧洲?他居然有过
首先谢谢您的提问!
1.崔西驾机飞到被包围的城市中试图救我,因此认识了医疗队王阿姨。
2.戴维让影倩去欧洲,但影倩不去;前任妻子卷款回国后,戴维利用去参加广交会的机会认识了影倩,然后结婚。
前面都讲过,可能时间太长,您忘记了。
谢谢!
谷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87 [2014/09]
  13. 在非洲3 [2014/07]
  14. 在非洲17 [2014/07]
  15. 在非洲15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1. 在非洲101 [2015/04]
  22. 在非洲51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在非洲24 [2014/07]
  25. 在非洲50 [2014/07]
  26.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2 18:3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