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一百三十四

作者:wlr谷石  于 2017-2-5 13: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关键词:非洲

警察大院和疗养院及学校四天后一起举行开工仪式,我一早就爬起来洗簌吃饭,提前半个小时赶到工地。李同力正指挥人完成最后的准备工作,见我出现立刻走过来。

“怎么没开车?”他问。

“没几步路,坐车容易把衣服弄皱。等会崔西开车过来,她今天是深蓝公司的代表。你吃早饭了吗?”

“没有,仪式结束连午饭一起吃吧。”

“不吃早饭不好,我让东方饭店送些点心过来,看看有什么,这边有多少人?”我看向他身后的棚子。

“中国人有十一个,你就别麻烦了。”

“不麻烦!有什么就吃什么,让崔西派人送过来。”我拿起手机。

拉莫的手下先带着警卫人员赶到,半个多小时后托德在拉莫的陪同下抵达。两人下车后,李同力、我和崔西赶紧迎上去和总理握手。轮到拉莫时,他却没有立即接住我伸出的手,反而首先挺胸立正站好,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弄得周围的人都惊异地看过来。

“呵呵,好了好了!”我红着脸赶紧上前把他的手拽下来。

鼓队开始轰隆隆地响起来,总理和省公司派来的领导握手后坐定,李同力看看一切就绪,也过来坐在我旁边。

“谢谢你帮忙,这三个项目绝大部分被我们拿到了。”他拍拍我说。

“别乱客气!学校的主楼还是被欧洲的设计公司拿去了。”

“那有什么!”他毫不在乎,“施工不还是我们,也不能全被我们拿走。这几个工程加起来是目前这个国家有史以来最大的项目,当然也是公司在海外的最大项目,真得好好谢谢你。”

“别客气!”我摆摆手,“你去把那些领导都伺候好,我在这偷会儿懒。”

“一起去,你也是领导啊!”他笑着。

“行了,快去吧!”我推他一把。

领导们照例开始讲话,我坐在阴影里正看着工地上整齐地排成一排,刚刚买来的八辆崭新的雷诺自卸车出神,身后突然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回头看时,一个警官正慌慌张张地从车里跳下来,门都没关就匆匆跑向拉莫的秘书,急促地汇报着情况。

我离得稍远,没听清全部内容,大意是有人硬闯警察的外围岗哨。秘书转身进去讲了几句,拉莫皱着眉头站起来走到棚子外边,扭头四处看看,叫过另一个警官下命令,那人点点头,随着来人上车快速掉头离去。

“怎么了?”我在拉莫回来的路上拦住他问。

“哦,谢夫,没什么。托德先生的外甥本来也要参加这个仪式,结果迟到,警戒的岗哨不让他进,吵起来了,我刚刚找到一个认识的人去把他带进来。”

“哦,那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情。”

“是的谢夫,马上到我讲话了,您也回去坐吧。”

“好好!”我赶紧点点头,“你忙你的去。”

片刻之后,一辆装饰得花里胡哨的轿跑拉着烟尘驶来,在后面嘎吱停住。托德的外甥勒莱一身跳眼的浅色西装从驾驶室里仰着下巴出来,脸上还带着余怒,在随后赶到的警官引导下走进主席台的棚子。

托德已讲完话回到座位,只是抬眼看看勒莱,没说什么。

仪式很快结束,李同力穿梭在中外方的贵宾之间,自如而热络地和每个人谈笑着。这家伙的交际能力真是不俗,经常出入使馆和经参处,同样也是这个国家很多部门的座上宾,这次借着警察的项目,自然和拉莫也熟悉了,两个人用法语夹杂着当地土话热烈地交谈着。

托德在一群人的簇拥下走向自己的车,远远地向我点点头,然后上车离开。举行仪式的小广场上随着总理车队的离去渐渐变得空旷,拉莫也过来和我握手后离去,只留下两个人指挥着警卫人员有序地整队上车撤离。

李同力送走所有的中外方贵宾后,从一个皮卡车的后座上拎出几瓶饮料分给还在收拾现场的人,拿着剩下的两瓶向我和崔西走来。

“崔西女士,辛苦了!喝瓶可乐吧。”他把瓶子交到右手,用左手拿起子撬开一瓶。

“谢谢!”崔西双手接过去。

“我不要,”我摆摆手,“在车里放的时间太长,都温了。”

“知道你喜欢喝凉的,”李同力没理我,仍然撬开瓶盖,“我让他们用冰块镇着的,刚刚送过来的。”

“呵呵,谢谢!”

“找个阴凉地方坐,太阳晒死人。”李同力转身把我们向棚子里让。

“那个,谢谢李先生!你们去吧,我先回去。给你准备中午饭,拿你的外套和领带给我,脸上都出汗了。”崔西说。

“哦。”我脱下外套,又接过崔西递来的手帕。

“崔西小姐的中文说得真好!”李同力笑着夸道,“发音很准。”

“谢谢!”崔西微微笑着,“那我先告辞,再见!”

“进展不错嘛!”崔西上车走后,李同力转向我,“都知道给你拿衣服做饭了。老实交代,还发生过什么事?”

“呵呵,还行。”我笑笑。

“既然这样,中午就不请你吃饭了。最近几个矿山的施工都很紧张,我跑来跑去,有一段时间没和你好好讲话了,有几件事王总特意要我问问你的意思。”

“哦,行,什么事?”

李同力从上衣兜里掏出一个薄薄的小本子,又把外套脱掉,仔细地套挂在旁边的椅背上。

“哎!没女人在身边,可怜啊!外套都没人拿。”

“啊?嘿嘿!”我有些意外,然后不好意思地笑笑,“嫂子还好吧?”

“很好!我走了以后她就回自己家住,天天被父母宠着,又回到出嫁以前的状态。前一段时间还打电话过来要给你介绍个女朋友,粮食局副局长的女儿,刚刚工作一年,学的是财会,怎么样,考虑一下?”

“呵呵,你这个大哥,可不能拿小弟寻开心。”

“哈哈,放心吧!我早就想好理由了,不过没有完全回绝,先挂着。万一你愿意重新考虑国内的女孩,只要说一声,我立刻就能把这事情再接上。”

“还是明确告诉嫂子算了吧……这边的情况你也知道。”我感觉有些不妥。

“那怎么行!”他瞪大眼睛,“你这边的情况绝对不能让国内知道,你嫂子我一个字都没说。你自己也要注意保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使馆和经参处都不要知道,工地上的中国人我也不会告诉他们。老弟,你这事要是传出去,肯定有很多人眼红。中国人,哼!架梯子的少,拆台的可有的是!”

“嗯嗯,我知道,除了你,没别人知道。”我点点头。

“连我,你都不要多说!”他重新抬起眼看着我,“回去提醒一下崔西小姐,刚才那种亲密的举动,很容易引起猜测。人都是有弱点的,万一哪天我被严刑拷打,那就只能说实话。”

“哈哈!行,没问题,到时候你就老实交代,把我的情况都说出去。”

“呵呵!言归正传,齐工走以后,公司办事处主任的位置一直空着,我想过让你接任,但考虑你很烦张明远,作办事处主任必须和他打交道,再加上一个次要的原因是你不懂土建,所以就没提出来,有什么事我都主动承担了,但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人事上总要有个明确的说法,所以我准备提议王总下一个正式的任命通知,让我兼任办事处主任,你还是副主任,行不行?”

“你来你来!”他的话音未落,我就赶紧赞同。提到张明远就头疼,总是见面还不要了我的命,“你是学这个专业的,完全有能力胜任。我可不想和他打交道,有时间还不如多拿几个工程,咱们多赚些钱。”

“是啊是啊!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他笑着点点头,“还有,快过年了,今年的形势很好,王总准备发一个集装箱,是过年的物资,一部分我们自己用的,一部分送礼。你需要些什么?告诉我,一起发过来。”

“我们自己……我不缺什么,不用了,谢谢!”我想起影倩这边也得从国内采购些过年的东西,差点说漏嘴。

“嗯,没什么特殊需要,那我就看着办了,到时候肯定有你一份。”他低头翻翻本子,“关于这个项目的人员安排。目前有个困难,周红兵在三四号矿的工地上回不来,这边的工作先安排其他人,就在首都,离得近,我会经常过来检查。如果一切顺利,等这里的土方工程完成以后,估计他那边也可以下山了,到时候再重新调配一下,你看行不行?”

“行行,没问题!关键是保证质量……周红兵他们很幸苦,过年的时候应该好好慰问一下。”

“这个建议很好!”李同力从包里掏出一支签字笔,认真地记在本子上,弄的我有些不自在,“还有在国内的家属,我到时候建议王总都要表示一下。他过年也会来,嗯……我觉得不需要瞒着你,过年后会再来一批人,有三个是公司的同事,我现在急着要把办事处主任人选固定下来,有一个原因就是尽量避免再出现齐工的情况:公司内部不团结,自己人之间互相争斗。”

“啊,对对!”我完全明白了他要立刻确定办事处主任并想自己担任这个职务的意图,“我支持你。”

“谢谢,谢谢!”他合上本子,认真地和我握握手,“老弟,我们互相配合,一定没问题!”

“一定一定!”我用力点点头,远远地看见一辆车驶来,“我先走了。”

“着急了?”

“呵呵,不是。你还有什么指示?”

“托德总理的那个住宅区项目怎么样了?好久没动静。”

“哦,对!你不说我倒忘了。那天遇见他还谈到这事,也没详细说,只是说让我稍等,你放心,这个工程肯定是我们的。”

“那就好,你帮忙盯紧点,那个工程也不小。还有一件小事:医疗中心的监理要换人,据说还去过中国,到时候你也过来一起开个会,大家认识一下,顺便当翻译。那个张翻不太行,专业术语不懂也就算了,前两天我问他十五怎么写,他竟然忘了。”

“好,行!我现在也还是公司的员工,领导发话,一定完成任务。”

“呵呵!赶紧走吧,美国女孩要等急了,我收拾收拾也回去。”李同力亲热地拍我一下。

崔西派了一辆车来接,见我进门赶紧打开空调,从冰箱里拿出一杯马拉酷加。

“有话可以回来再说,看看你头上的汗,赶快把衣服换下来!”她边说边把T恤递给我。

“没事!中国人的医学认为出汗可以把体内的废物排出来,我去洗澡。”

“哎,亲爱的,你说姐姐下午会不会来电话?”我刚刚用水打湿头发,崔西就跟过来隔着浴室的门说话。

“一定会的。再过两天就要开庭,估计她也快要可以回来了。”我把透气的百叶窗推开一些。

“不知道那个戴维会怎么样,要判几年。”

“不知道,不过听你姐的口气,很不乐观。”

“戴维也是的,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控制不住情绪,下手太狠了,伤人致残,这下可好……”

我停下手上的动作,心里一凉。戴维要是知道我和影倩的事,会不会……

“说话啊!怎么了?”崔西等不到我的回应,在门外询问。

“嗯,”我回过神来,“洗脸呢,不能讲话。晚上托德他们的聚会准备得怎么样了?”

“没问题。浴巾在我这,总是忘。”

“送进来。”

“不行!上次送进去,被你拉着一起……,姐姐进来正好碰见,太尴尬了!”

“呵呵!谁让你不把门锁上?姐姐不在,进来!等会儿你不帮我擦背了?”

“不行!”崔西仍然拒绝,“等会你到门边来,我在门外给你洗,不然头发是湿的,脸也红红的,别人看见会猜出来……晚上给你。”

“你越来越像个中国女孩。”

“你不喜欢吗?”

“喜欢!美国女孩,中国女孩,我都喜欢。”

“谢谢!”她隔着门笑起来,“哦,你的痒痒挠我收起来了。”

“哦,好久不用,我都不知道那放哪了,收起来干吗?”

“你不是说过,用痒痒挠的男人,身边肯定没有好女人吗?”

“我说过吗?……想不起来了。”

“哦,记错了,姐姐说的。她说你的背上出油多,每次都要认真洗,不然会很痒。你自己看不见,容易洗不干净,所以一定要仔细帮你洗背。”

“对,是这样,不过你小心,姐姐这样的说法会得罪很多女士。”

“我才不管。好了没有?出来我给你擦背。”

“好了。”我拿起香皂走到门边。小丫头仔细抹上肥皂后竖起指尖开始用力刮擦。我弓腰享受着她的指甲刮过每一寸皮肤,忽然心里感动,情不自禁抓住她的手。

“哎呀!”崔茜大笑一声向后跳开,“你这个坏蛋!说好了不准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赶紧正色道歉,“我只是……很感动,谢谢你!”

“哦,吓我一跳。”她见我一本正经,脸上现出微笑,“下午不许游泳,留着体力晚上陪我,关门吧,走了。”

“下午要准备接待托德和拉莫他们,哪有时间去……哎哎,浴巾!”我叫住她,赶紧从门里伸出去一只手,“崔小马虎!”

下午的准备工作很顺利,这边和拉莫派来的警卫人员都是熟门熟路。崔西让公司的人提前四十分钟下班,我也早早就把专题小组的人放走。

晚上六点,满天的晚霞依然还在。参加的人渐渐到达,除了西点、拉莫、亨特,其他都是围城期间托德指挥部的参谋和副官。好久不见,大家都兴奋地过来向我和崔西敬礼,然后围在周围聚成一团,弄得我有些应接不暇。

托德最后赶到,穿着随意,亲热地和每个人打招呼,然后一起进入大厅。

看看时间差不多,人也到齐,拉莫用一个汤匙敲敲杯子,大厅里安静下来,托德站起来看看大家,开始讲话。

“今天蒙李先生的盛情邀请,大家在这里聚会,都是熟人,没必要客套,大家随意,下面请嘉岗金萨讲话。”

掌声响起,我一边往前走,一边脸红起来,“各位晚上好!很荣幸各位的光临,自从战争结束以来,各位都分散到全国的重要岗位,很难有时间再相聚,但在战火纷纷的那段时间建立起来的友情却不会被忘记。今天有些人带来自己的女伴,有人在战后组建了幸福的家庭……我和崔西很高兴认识这些美丽的女士们……那个……这些先生们都经历过残酷的战争……”

我突然有些走神,决定离开下午打好的腹稿,讲些别的。

“我现在正和一个专题小组撰写战争时期的记录,你们很多人已经收到通知,汇报战争期间的经历,我想……在回忆战争经历和阅读其他资料的时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战争太残酷了!它……它太残酷了!我想……以后不论遇到什么情况,不到完全没有办法,千万不要再引起战争。”

我停下来喘口气,听着自己的心跳,等待其他人的反应。

听众们似乎没明白过来,只是继续认真地看着我。

“好吧。让我把话再说明白一些:我反对政变!不到实在没有办法,不要再打仗了!这个国家刚刚稳定下来,刚刚开始有钱,打仗会把这一切都毁灭。大家一起过舒适富裕的生活,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为什么要改变呢?现在,稳定,对这个国家是最重要的!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也希望在这个稳定而美丽的国家多多赚钱,经常和你们这些——我亲爱的朋友们聚会。”

众人笑起来,纷纷开始鼓掌。我大大地松一口气,笑着抬抬手,“今天的食物很丰富,保证大家都能尽兴……哦,还有一件事,我的深蓝公司正在扩大规模,需要文秘、财务、建筑方面的人才……还想招一些办事员,各位有合适的亲戚朋友,可以推荐过来,待遇优厚。谢谢大家!”

“什么都躲不过你的眼睛。”讲话结束以后,托德端着杯子靠近我,“的确有人提议发动政变,但被我们几个否定了。目前看,还没有这个必要。不过迪恩如果不留余地,未来的事情不好讲。”

“嗯,明白。”我点点头,“必要的时候,可以想办法提醒他一下。”

“勒莱能不能在你的公司工作?如果他回来。”托德问。

“行啊!”我抬眼看着他,“如果他愿意,我很欢迎。他是学建筑的,正好需要这样的人才。”

“那太好了!谢谢你!”托德握住我的手,“他原本想留在欧洲,不过先在你的公司里干一段时间也能获得些经验。”

“哦,是这样。行啊!欢迎!说不定以后我在欧洲开分公司,可以直接把他派过去。”

“好的!谢谢!”托德笑容满面。

“谢夫您好!”西点带着一个军官过来向我敬礼,打断和托德的谈话。

“哦,您好!请称呼我托尼。”我赶紧转过身和他握手,“请问您是……”

“雷蒙,炮兵参谋,西点的手下。”

“哦,我知道你!”我再次握紧他的手,“敌人的五支重机枪被你三炮全部击毁……后来……后来有一个支撑点高地,你用四门炮封锁阵地前沿七个小时,敌人很多次进攻都被迅速瓦解,守阵地的步兵好多次基本都没开火。厉害厉害!很荣幸认识你。”

“谢谢谢夫夸奖!摧毁重机枪的战斗也有运气,对方阵地设置不合理,离得很近。”雷蒙憨憨地笑着,有些紧张,“七个小时那次主要是您的方法很高明,我们是三组人员轮换操作,射击速度始终没有变慢,还有简化前方FO的指引流程,很多人一学就会,那次就是一个步兵的业余观察员报的数据。”

“嗯嗯,谢谢!不过你的训练和指挥也很优秀,火力的反应速度、准确率和持续时间都是一流的。”我竖起大拇指。

“呵呵,这是我最得力的助手之一,后来巷战时屁股上挨了一枪,差点被打死。”西点笑着插话。

“现在全好了吧?”我转脸关心地问。

“好了,报告谢夫,完全没有问题。主要因为我没经过步兵战术的训练,转移阵地时屁股抬得太高了。”

“好好!”我差点没忍住笑喷出来,“很荣幸见到你!”

“这是我们黑人的特点,屁股都比较翘。女人有这样的屁股很性感。男人这样,到战场上,目标很明显。”西点眯起一只眼睛,比划出射击姿势。

“哈哈!”我大笑出来。这个西点,在下属面前怎么也没个正经。

“炮兵部队要扩编,我准备升他的官,做专门负责训练的副手。这次到首都来,问他有什么心愿,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想见见你。”西点进一步解释。

“谢夫,其实围城的时候远远地见过您,那时候没机会打招呼,这次特地请求长官带我过来,就是要当面向您表达敬意,见到您非常荣幸!”雷蒙热情而真诚地看着我。

“哦,谢谢谢谢……”他这样说,反而弄得我有些不自然,一时想不出下面该说些什么,“那个……我为什么还没有看到你的战斗经过的报告?这样,今天正好你的领导也在,我代你请示一下:西点先生,能不能给他安排点时间尽快完成报告,我还想请他亲自到战争专题小组来讲讲经过,以后我怕他可能会很忙,没有时间。”

“可以,我这没问题。”西点点头,“雷蒙,你自己怎么想?”

“是!谢夫,我一定尽快完成。”雷蒙说。

“呵呵!谢谢你们二位!”我微笑着,“不过别太着急,一定要把细节尽量多地回忆起来。”

“好的,谢夫。”

“行了,”西点拍拍他的肩头,“你去挑些好吃的吧!注意保密,不要到处去炫耀见过嘉岗金萨。”

“是,明白!”雷蒙挺胸立正,然后放下饮料,再次用双手和我相握。

“托德把勒莱当自己儿子一样。”雷蒙离开后,西点看看远处的总理,“不过我不大喜欢这小子,有些狂妄。”

“哦,那个……年轻人多少都有些缺点,没关系!”我愣了一会才明白他是说托德的外甥。

“我和托德讲过,要时常提醒,不过作用不大。如果到你这工作,多教教他。”

“好,没问题……你怎么也改成喝饮料了?”

“呵呵,我可不想再喝醉了。”西点看看手里的杯子,“我跟你说,前些天在营区旁边的山里打猎,好多野兔,打了半天,一只都没打到,那时我就跟西蒙说,要是你在,晚上我们肯定能吃上烤兔子肉。”

“呵呵!你这个笨蛋,整日就知道炮,给你杆枪就玩不转了。不如用炮往山坡上来个覆盖,都不用烤了,直接吃热的。”

“去你的!”西点轻轻敲我一拳,“那不全都炸碎了,连兔毛都没了,尽瞎说。要是有把霰弹枪就好了。”

“去买一支吗!要不我送你。”

“不要!现在枪支管理很严格,军队都是枪弹分离,集中存放,仓库的钥匙不同人管理,需要打靶都得师一级长官审批,报总司令部备案。每个允许随身配枪的人都得仔细保管,如果丢失会很麻烦。我已经有配枪,再多一支更麻烦。”

“这倒没听说,万一有突发情况怎么办?”我皱起眉头。

“你这里当然不会这样!我反对管这么严,一旦有情况,只有逃跑。”西点摇摇头,“一九四一年德国入侵苏联时就是这样,有支部队没有武器,又找不到上级,只能强行砸开武器库。其实,斯大林是害怕,怕军队成建制的造反。”

“嗯,对,那时候斯大林在搞大清洗,好像杀了很多军官,你也对历史感兴趣?”

“嗯,其实我是研究战例时读到的。现在这个总统,把枪管得这么严,表面上说是为了改善治安,实际上是因为怕政变,战争期间民间遗留很多武器,很难短时间收缴完,但这些武器基本上不可能集中使用,不会威胁到他本人,至于其他人的安全,他是不会管的。”

“哦,是这样啊……”讲来讲去,又讲到这个。我不想搀和这些事,正好崔西带着总理夫人和几位女士过来打招呼,我趁机对西点说声抱歉,然后赶紧离开。

聚会结束时,崔西和我在门口送客,西点拉住我的手没有松开,停顿片刻后说:“李,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放心,不是实在没办法,不会再打仗。”

“那就好那就好!”我频频点头,再次用力握紧他的手。

影倩、苏静娥和基德终于要带着孩子们回来了!崔西提前几天就开始一惊一乍的,自言自语地叨咕着姐姐是个干净人,要把房间和院子打扫好。白天带着卡雅到处收拾,晚上说着说着话突然从床上坐起来——又想起工具房还没整理。

我心里也很高兴,愉快地陪着崔西手忙脚乱,嘲笑她完全没有了运作公司时的从容与镇定。小丫头顾不上理我,检查完卫生又打电话给法航的办事处,询问影倩的航班落地前最后一次供餐的供应时间以确定是否需要准备饭,半夜躺在被窝里又改主意,怕飞机上的食物不好吃,决定第二天的午饭提前做好。就这样,我俩半睡半醒地胡乱对付到天刚蒙蒙亮,崔西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墙上的钟,然后摸摸我的下巴,不由分说把被子掀开,赶着我去洗簌剃须。

从洗漱间出来,门边的矮凳上已放好我的干净衣服。

“怎么,今天不用穿西装打领带?”我看看衣服,故意逗她。

“赶快到外间去吃饭,然后再刷一遍牙。接姐姐打领带干吗?”崔西正忙着收拾自己,头都没回。

我嘿嘿一笑,转身去外面吃早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4 回复 南沙2 2017-2-5 21:07
安定和谐赚大钱
5 回复 wlr谷石 2017-2-13 23:38
南沙2: 安定和谐赚大钱
是啊,那时候赚钱的优先级很高!
谢谢!
谷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87 [2014/09]
  13. 在非洲3 [2014/07]
  14. 在非洲17 [2014/07]
  15. 在非洲15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1. 在非洲101 [2015/04]
  22. 在非洲51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在非洲24 [2014/07]
  25. 在非洲50 [2014/07]
  26.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2 22: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