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一百三十六

作者:wlr谷石  于 2017-2-13 23: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关键词:非洲

下午和战争专题小组的人开会,我告诉他们准备请雷蒙过来讲解战斗经过的计划,布置人手开始准备地图和沙盘又讨论了最近的进展和遇到的问题,回到东方饭店时天还大亮着,崔茜告诉我加霍来送来一块很大的紫锂辉石,很漂亮,问应该摆在什么地方?我对宝石之类的事情不感兴趣,让她和姐姐商量着定,就摆在东方饭店。说完这些刚要走,又被崔茜叫住,告诉我加霍来也要去看看海鲜的行情,问去莫桑比克采购的事怎么安排?我让她和斯特林商量,跟着超市的人一起就行。
事情说完,崔茜仍然看着我,“你今天心情不好,怎么慌慌张张的?”
“啊,有吗?,”我摇摇头,“西点来电话,说大后天出差到首都,想要过来聚会,顺便把杰夫也请来,听听他研究中国历史的心得。……心里有些乱,对不起!”
“没关系,那很好啊,正好办个聚会,我来替你通知西点和拉莫他们,大后天什么时间?”
“哦,我忘了问,你联系西点和杰夫确定时间吧。谢谢!”
“好的,……你不必担心,杰夫应该没有恶意。”
“哦,明白。”我点点头,“真是见鬼了!怎么会有点慌张,莫名其妙!”
“哈哈,头一次听说你见杰夫会紧张。”
“是啊,真奇怪。”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也许因为我不是很了解中国的历史吧?”
两天以后的下午,众人准时在湖滨村小会客室聚齐。影倩先和大家问候一番,然后杰夫开讲。
“我最近主要读的是《史记》,不过因为时间较零碎,所以先挑吸引我的章节看。各位让我讲,那就讲讲读过的部分和初步的感觉。”
他停下来看我一眼,“这些只是我个人的初步观点,各位可以反对、质疑、批评,但请不要人身攻击,更不要发怒,我们应该理性地讨论……”
我把腿悄悄地收紧,这小子被打以后学精了,先给做个框框,然后自己就可以肆无忌惮地胡说八道了,看样子今天要好好动动脑筋,真后悔以前读书太少,还答应影倩崔茜不轻易动手,这下可好!
杰夫拿出书,又翻开一个大笔记本,上面的字写得密密麻麻,“我今天主要讲《刺客列传》,这里面主要有曹沫、专诸、豫让、聂政和荆轲,我先讲讲他们的故事……”
所有人都认真地听着,我也看着桌面聚精会神,仔细搜寻着他讲话中的纰漏。
各人的事迹讲完以后,杰夫合上书,目光转到笔记本上,“说说我的想法:这些人根本不把自己的生命当回事。”
我的腿抖一下,批驳的话几乎冲口而出,但还是努力忍住了。先不着急,看看他后面怎么解释。
“以前上学时,曾学习过一些中国历史,后来没有再仔细研究。现在看来,中国的文化里有一种漠视个体生命的倾向。为了正义,为了国家,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不论所谓的‘正义’和‘国家’是否值得用生命去维护。在我看来,任何‘正义’和‘国家’,都必须珍惜每一个个体的生命,不能以任何理由和借口强迫或蛊惑人们献出生命,这是一个合理的‘正义’或‘国家’存在的基础……”
我兴奋起来,心里开始暗笑,一是因为错误明显;二是说到正义和国家,已经不完全是历史的范畴,有了反驳他的空间。
“杰夫先生,”为了显得优雅和从容,我待他所有的话讲完以后才慢慢挺直身体,缓缓开口,“一个国家和大家公认的正义,显然是需要维护的,因为它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而且必然有反对的。当然,能够用不流血的方式去维护国家和正义那是最好的途径,但很多时候这只是美好的愿望。比如二战时英国的张伯伦政府,还有当时中国的……那个蒋介石……先生领导的政府,他们面对德国和已经开始侵略中国的日本,都是采取不抵抗的办法,结果怎么样?都是助长了敌人的……信心,最后还是要靠流血。所以您的观点显然是不正确的。”
“我认真读过二战前后德国的历史,”我的话音未落,杰夫已经开口,“希特勒的统治集团编造出种族优越,国家社会主义等等理论,加上他们的确实现了经济增长,就业增加,德国当时的民众是支持那个政府和相信这些理论的。他们也认为当时的国家和政府很好,理论很正确,值得维护,可是结果也很明显——一场伤亡巨大的世界战争!”
杰夫停顿片刻,抬眼看看我,放慢语速,“如果国家的统治者,通过限制言论,用谎言和谬论制造貌似很正确的‘正义’,很可能会使它的民众集体犯错,甚至犯罪!二战末期日本不也是要一亿玉碎吗?一种理论……一种制度或国家……这么说吧,一种理论、制度、国家这样类似的事物,如果需要用人的生命去维护,它的目的绝对很可疑!”
“不能这么说!”西点说话了,“美国也有类似的说法,要用生命去捍卫美国的价值观和制度。只不过各种意见的讨论很充分,不像二战时的德国那样,而且美国政府和议会对战争的态度非常谨慎,每次都是在和平的范围内尽最大努力,非常珍惜人的生命,最后才会动用武力……决定是否参战的各种限制因素非常多,我没有全面了解,但从我学到的炮兵战术和其他的战争知识来看,美国的文化绝对重视生命,包括自己的和别人的,甚至是敌人的生命,所以美国军队参与的战争绝大多数是正义的……我有点跑题了,谢谢!”
美国侵略别人的战争还少吗?我几乎要跳起来对他怒吼了。但是想想不行,不能把西点推到对方阵营去。
“嗯,我的这个说法可能不严谨……应该这样说:一个理论、制度或政权,如果用自己控制的舆论工具,公开宣扬用生命去保卫这个理论、制度或政权,通过限制言论、制造谎言,散播仇恨……等等类似的手段……”杰夫停下来,盯着笔记本皱眉仔细思考片刻,“这个结论可能不严谨,反正出现这样的情况我都觉得很可疑……越说越乱了,谢谢!”
大家笑起来,我也舒展开眉头。这小子不经仔细思考,妄下结论,当场现眼了!
“中国历史很长,各种事件和说法很多,所以我建议您多看看再下结论。”我趁热打铁,“当然,不正确的也有,但仅凭一部《史记》的《刺客列传》就下结论,有点轻率。”
“您说得对!”杰夫点点头,“我还知道一个故事叫赵氏孤儿,那里面宣扬的也是对生命的轻视,为了就别人的孩子就把自己的孩子害死,违反人性,这种宣传非常恶毒。还有为什么要杀死不懂事的孩子?中国的文化中有极其血腥却又隐藏在华丽外表下的恶毒说教。”
“你……你带领学生游行,造成伤亡,难道不是隐藏在华丽外表下的恶毒?”我彻底急了,虽然直接提及个人可能不礼貌,但这时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杰夫一愣,嘴唇抖了几下,目光黯淡下来,“学生伤亡我很痛心,也很后悔,那次我的确错了,您说得很对。不过,我的错误不是发动游行,而是对金的残忍没有清晰的认识,想不到他竟然如此崇信血腥和暴力……我很后悔,也有责任……我……”他声音暗哑,眼含泪光停下来,却并没有低头。
想不到赢得如此容易,我反而有点慌张,一时愣住,其他人可能没料到这个转变,也都沉默着。
“我……我并没有指责您个人的意思,”见他这样,我有些不忍心,“只是不愿意看到有人无谓地失去生命……”
“是这样是这样,我理解。”杰夫低下头,“其实上次在夫人这里避难时,您的观点就让我很受启发。我现在读《史记》就是依照这样的观点:生命是最重要的!任何无视生命宝贵的宣传都是错的或有另外目的。”
我心里又开始有些窝火,想不到这家伙还要顺杆爬!但我是今天聚会的主人,影倩崔茜和基德都在场,西点和下属雷蒙也在座,弄得太激烈肯定不合适,所以只能暂时沉默,调整呼吸,运气压住心火,等待其他人讨论的间隙,开口转移话题。
“像《史记》一样,中国历史上有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比如唐朝的诗歌、宋朝的……那个,我不知道怎么说,还有元朝的戏剧和明朝清朝的小说,都很有意思。不过小说和戏剧翻译成法语容易些,我估计诗歌比较难,因为可能有韵律的问题。”
“我知道几首中国的诗。”杰夫已恢复过来,“床的前面铺撒着明亮的月光,仿佛是一层晶莹的冰花。不过很可惜,我还没机会见到冰雪。哦,还有一首,黄河远远地奔流上白云之间,一座孤独的城市伫立在高耸的群山之中,描述的画面很美。”
“李,能不能用汉语给我们朗诵一下?谢谢!”西点提议。
“呵呵!我没学过朗诵,不过可以为各位背一下……请注意发音的规律性,每结束一句我会竖起一根手指,第一首是李白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
两首诗念完,雷蒙突然兴奋地睁大眼睛,“谢夫,您能再来一遍吗?我似乎感觉到一些特点,每句话的最后似乎……发音似乎都有规律。”
“很棒!你的感觉很敏锐。”我对他竖起大拇指,接着又重复一遍。

临近晚餐时,拉莫和夫人,提姆夫妇以及杰夫的妻子也赶到了。聚会中多出几位女士,气氛立刻变得温馨,影倩是回来后第一次和她们见面,所以几个人轻声笑语说个没完。女士们聊得热闹,男士们自然礼貌地微笑着倾听,反而不大讲话了。
我又渴又饿,一边胡乱地点头,微笑着听她们讲话,一边默默地用土豆泥和牛排填饱肚子,刚刚抬起头,静娥已经重新盛好一碗浓汤放在我面前。
“谢谢!”我侧身笑着点点头,伸手从桌上拿起一片切开的法棍在浸入汤里。
西点坐在旁边,笑着看我把面包咽下,“你知道这次我来首都是什么事吗?”
“不知道。接收中国来的装备?这么快就到了?”
“不是,迪恩想让托德改任副总统。”
“哦……那总理谁来担任?”
“你吃完了吗?我们外面谈。”西点看看外面的露台。
“没有总理了,以后不再设这个职位。总理原来的职责由副总统负责,就是托德还是负责原来的事情。”走出门外,未等我开口,西点已经继续。
“哦……”我没明白怎么回事。
“我的职位也有变动,马上就任炮兵学校校长,雷蒙跟着我,做主管训练和教学的参谋;拉莫留任;亨特到一个后勤部门任长官。”
“这样的话……等于你们都离开了作战部队。”我似乎感觉到什么。
“没错,就是削弱我们这些人的实力。托德改任副总统后,职权范围虽然没变,但职位名称的含义已很明显,迪恩是最高权力者,是总统,托德低一级是副总统。”西点进一步解释。
“你们答应了?”
“答应了。”西点有些无奈地点点头,“主要是因为勒莱,前些天这小子在酒吧因为件小事和人打架。他把对方为首的那个人眉骨打破了,当时只是流血,警察到了以后双方和解,没想到三天后那人死亡,法医鉴定是因为打击造成的脑出血。迪恩知道这件事后拿勒莱的性命要挟托德,接受这些职位的变动,就可以让勒莱不判死刑。”
“怎么会这样?!”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怪不得迪恩前几天送地又送游艇,是不是也因为这个?”
“应该是,他可能怕你碍事,想拉住你。他送,你就收下,这也是你该得的。”
“可是可是……”托德被迫接受改任,我又收下迪恩这么大的礼物,但却毫无办法。
“没关系,没关系。”西点拍拍我的手臂安慰道,“拉莫本来也要离任,但经过我们的争取,迪恩没再坚持。这下好了,托德,拉莫,亨特和你我都在首都,见面很容易。”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事情这样下去恐怕不是好兆头。”
“再看看吧,”西点有些无奈,“就像你说的,生命最宝贵,不到实在不行,最好不要战争。回去吧,已经上甜点了。”
晚餐即将结束,西点和我都有些心不在焉。有人提议杰夫讲几句结束语,他沉默片刻站起来,“很荣幸今天能和大家讨论中国的历史!我读历史,不仅仅是要臧否,那不是主要目的。前人有前人的生活环境,不可用今天的标准去要求先人。我是通过历史观察了解人性,并以此分析今天的社会现象和制度或者以更长的历史为基础去了解一个民族。”
他停顿片刻转向我,“其实也应该感谢李先生,他的出现引起我对中国现在和过去的兴趣,让我认识了一个与西方完全不同的文化历史体系。很显然,今天我们有不同的观点,而且都未能说服对方,我依然认为中国的历史文化中很可能缺乏对生命的尊重。至于为什么会这样,目前还没有非常确定的答案,但现象却已经足够明显……”
我盯着桌面,心里依然想着西点刚才讲的话,懒得再和杰夫纠缠,只在脸上保持着礼节性的微笑,期盼着他早点消失。
晚上八点半,众人起身告辞。我们三个在停车场看着最后一辆车离去,然后转身往回走。影倩接到托德夫人的电话,边讲边走,稍稍落后,崔茜则缠着我再给她背诗。
我心里燥燥的,但抵不过小丫头的一再要求,随口开始背诵,“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不好意思,最后两句忘了。”
“再来一首。”崔茜抱着我的胳膊。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这个刚才说过了吧?杰夫提到的那诗。”
“哦哦……对,”我停下来想了想,“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叹,壮怀激烈!”我的声音越来越大,仿佛要喷发心中的烦闷,“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背错了……怎么了?”影倩赶上来,看着我的脸。
“没事没事。”我摇摇头,“……有点烦。刚才西点说他要调职,到新成立的炮兵学校当校长,托德改任副总统。迪恩开始削弱托德这边的权力,因为他侄子勒莱最近打死了人,拿这个要挟托德。”
我把西点的话告诉她们,两人默默地听着,好长时间都没开口。
“原来是这样,看来迪恩是经过谋划的……在这坐会。”影倩指指不远处的石凳,“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帮忙。”
“西点也这么说。”我点点头,“不过迪恩似乎还没有到与托德敌对的态度,看看事态的发展再说。哦,对了,明天派人去订几份报纸,以后晚饭时把小餐厅的电视打开看看当地新闻。”
“别着急,别着急。”崔茜坐在旁边试图安慰我。
“刚才你的脸色,我以为要和小丫头吵架了,吓人一跳。”影倩说。
“不会不会,”我一手拉着一个,“怎么会对你们发火?你们是我的家人,不关你们的事。”
“嗯,有进步,不会找人乱撒气了,很好!”影倩笑起来。
“我怎么会乱找人发脾气?有什么情绪要自己找办法消解,向无关的亲人发脾气,非常无能……还有自私。”
“吹牛!”影倩反驳,“打仗前那次……”她似乎感觉不合适,话到半截停住。
“哦哦,那次确实不对,是我的错。”
“不是故意的,都过去了。”影倩拍拍我的手背。
“嗯,知道知道,以后不会再犯那样的错误。”我也握握她的手。
“姐姐,他有进步,我们应该吻他一下。”小丫头插嘴说。
“好啊!我先来!”影倩凑过来。
“不要!”崔茜笑着反对,“我是妹妹,你应该让着我,我先!”
两个人抢得互不相让,我知道她们的心思,无奈而感动地笑笑,把两个人搂进怀里,“谢谢谢谢,谢谢你们!”
湖面上微凉的晚风吹过来掠过我们,又拨弄得树叶沙沙轻响。三人都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没有月光,只泛着点点星辉的水面。
过了几分钟,我已完全平静下来,想起下午和杰夫辩论的情形,心中不免有些得意,“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杰夫今天的讲话也让人很烦,不过我用了一些技巧,控制住情绪,让他多讲,言多必失,然后抓住要害一招制敌。呵呵……大像希形,大音希声。”
“我觉得杰夫和你不是敌人。”崔茜说。
“你那些只是术,大像希形,大音希声,因为……因为它们其中有道。真正的道理不需要华丽技巧做外表的装饰,它本身就有说服力。”影倩跟着说。
“哦,对对!我们进屋吧,蚊子太多!”我呆怔片刻,站起来拉着两人往大厅走。
“哎,其实我今天听着杰夫的讲话一开始也有些不高兴。”走到门口,影倩突然停住转身面对我,“但你今天没有动手,表现得很有风度。”
“呵呵!我知道我知道,以后不会再动手,我要用口才制服……用‘道’说服他。”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4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7-2-14 09:08
中国历史上: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还有贞妇陪葬等等例子,舍己命救人等宣传,就是不尊重个人生命。我们曾经身在这样的文化中被毒害而不知道。
3 回复 南沙2 2017-2-15 01:39
尽量维持一团和气,形成均势,你的好日子才能长久
4 回复 wlr谷石 2017-3-10 22:12
ChineseInvest88: 中国历史上: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还有贞妇陪葬等等例子,舍己命救人等宣传,就是不尊重个人生命。我们曾经身在这样的文化中被毒害而不知道。
是啊是啊!您说得对!
谢谢支持!
谷石
4 回复 wlr谷石 2017-3-10 22:13
南沙2: 尽量维持一团和气,形成均势,你的好日子才能长久
没错!
当时我就是这样想的,但……
且听后续。
谢谢支持!
谷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87 [2014/09]
  13. 在非洲3 [2014/07]
  14. 在非洲17 [2014/07]
  15. 在非洲15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1. 在非洲101 [2015/04]
  22. 在非洲51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在非洲24 [2014/07]
  25. 在非洲50 [2014/07]
  26.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16: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