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一百三十八

作者:wlr谷石  于 2017-6-13 00: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6评论

卡姆打的同学就是那个日记曾经被老师当成法语范文的胖子。上课时不老实,拽前面女孩新编的小辫子,结果被女孩翻了白眼。下课后心有不甘,又用火柴烧女孩的头发,卡姆出面制止,几言不和,胖子推倒女孩,接着被卡姆一顿暴揍。
听卡姆讲完,我心里有了底气,但还没等开口,那女士已经嚷嚷着这些都是胡说八道,她儿子不会欺负女同学。
“你说的都是实情吗?我会去学校问问老师和那位女同学。”我要把情况坐实,于是郑重地对卡姆说。
“可以。您下午就可以去问当时在场的数学老师,后来还有两位不认识的老师。”卡姆看着我的眼睛,毫不犹豫。
“嗯,你去吧,下午不要迟到。”我点点头让他离开。
“他不能走!”胖女士叫起来。
“夫人,”我转回身,“他是孤儿,我是他的监护人,有什么事情,我来承担。”
“不行!不许走!”她不依不饶。
“夫人,您没有这个权力。”我绷起脸说,“即使有法律责任,也不是您来执行,即便您的先生是市长。”
“好好好!等我先生赶到,让你们知道我的权力。”她狠狠地点点头,回身一下子坐在沙发上。
看来今天还是要把那只枪拿出来,我无奈地转过身看看静娥,正想说话,那边沙发上的又开始骂人了。
我皱皱眉头,回身看着她说:“夫人,您不觉得这样骂人很没礼貌吗?”
“你才是没礼貌!”她立刻喊起来,“你算老几?敢对我这样,还放走那个小混蛋,你也是个混蛋……”
我吸一口气,放平心态,决定好好纠缠一下,于是面带微笑,默不作声地听她不间断地骂了十多分钟。
“夫人,”趁她骂累了,停下喘气的片刻,我再次开口,“您真是没礼貌,而且……依我看,您才是真正的混蛋!”
“你才是混蛋!”女人又开始斗志昂扬,“你一家都是混蛋!只有你们这样的混蛋才能培养出那样的小混蛋……”
我再次抬手制止涨红着脸准备回话的影倩崔西,仍然沉默地看着她,直到对方第二次停下来。
“您这样的女士真是无赖,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是令人鄙夷。”我再次刺激,不让其有时间喘气。
“你才是无赖,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卑鄙的人……”那女人再次启动,连身体都跟着嗓音一起颤抖,但很快就语不成句,音量越来越小。
“你这样粗鄙的女士真是丢人,自己的孩子做坏事,还敢到这里来放肆,你心里怎么想的?难道不知道羞耻吗?”我紧跟着她停顿的间隙,决不给休整的机会。
“你……你……混蛋……”对方已经筋疲力竭,只能含混不清地吐出几个单词,两行眼泪无声地流下来。
这一来我倒愣住了,正不知如何是好,莫嘉娜、基德以及几个警察出现在门外。
基德带着几个下属要进来,被莫嘉娜伸手拦住。两人交谈几句,基德点点头,走到那位女士面前。
“夫人,您好!”他摘下帽子,“我是负责这里治安的警察,我叫基德。”
“警察怎么样?”对方翻翻白眼,坐在原处昂起头没动,“我犯法了吗?”
“是的,您这样到别人家里吵闹,我们警察有权处理。”基德点点头。
“那好,抓我啊!看以后你们怎么收场!”
“我决定不抓您,但请您移步,跟我到对面的楼里去看看,然后再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办。好吗?”基德伸手请她。
女士眨眨眼,依然昂头看着窗外,没搭理基德。
“夫人,请您移步。”基德的下属忍不住上前一步。
这是要唱哪一出戏?我一头雾水,愣在中间不知怎么回事。
“夫人,”莫嘉娜走进来,“我建议您还是去看看。警察并没说要逮捕您,虽然他们可以这样做。再说只是过去看看,如果您愿意,还可以回来继续……您不是害怕吧?我相信警察不会对您怎么样,有这么多人在场,可以……”
“有什么可怕的?”女人立刻站起来,“看就看,前面带路!”
“你这是要干吗?”我看着他们的背影,和影倩崔西一起走到莫嘉娜旁边。
“让她去看看照片啊!”莫嘉娜狡黠地笑笑。
“哦,聪明!”我由衷地称赞道。
“莫嘉娜,谢谢你!”影倩道谢,“你来有事吗?”
“哦,对,到那边坐吧,你吃饭没有。”我也反应过来。
“还没有。”莫嘉娜也不客气,“我就是来看看你们这中午有什么好吃的,没想到碰上这事。”
“那正好,今天中午是西餐,很快就能开饭。静娥,到收银台和小峰说一声,这边没事了,等会我就过去……再告诉基德,事情办完都留下吃饭。”影倩吩咐道。
“下午不上班。”落座之后,我才记起今天是星期六。
“是啊,你很久没和我见面了。”莫嘉娜绷着脸,目光热烈地盯着我。
“哦哦……”影倩崔西就在隔壁,佣人们进进出出,我不知道如何回应。
“总统府你去得越来越少,所以我就来看看你。”莫嘉娜继续顺着自己思路往下讲。
“哦,是啊,忙。”我赶紧接话,“总统先生还好吧?”
“挺好。”莫嘉娜简短地回答,然后不再说话,仍然继续看着我。
“那个……今天天气不错……你也还好吧。”被她看得实在难受,我好不容易挤出一句问候,然后不待她说话,就赶紧继续,“前面几次你过来,我都不在……那个,影倩崔西她们都告诉我了,那个……”
基德领着下属回来,总算打破这要命的尴尬。
“谢夫,她走了,估计以后不会再有事。”基德立正站着,低着头向我汇报。
“哦,好的。”我本能地想站起来,但看看他身后的几个下属,最终还是坐着没动,“谢谢你!带你的手下去吃午饭吧,辛苦了!”
“好的,谢夫,谢谢您!”基德也不多话,转身带着人离去。
崔西进来,看见基德正带着人出去,赶紧问事情的结果,听我说不知道,立刻又跳起来去追基德。
影倩进来坐好,对莫嘉娜表示欢迎,又回头看看门外笑出声来的小丫头。
“她怎么会直接闯进客厅?”莫嘉娜指指门外,示意说的是刚才胡闹的那位女士,影倩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你们不想知道她看过照片以后的情形吗?”崔西回来坐好,等姐姐刚讲完,就迫不及待地开口,“整个人都晕了!”小丫头夸张地向上翻着白眼,把我们都逗笑,“被基德他们架出去的,一路上嘴里还在叨咕着对不起。”
“好了,小丫头。”影倩含笑拍拍意犹未尽的崔西,“这事过去了,吃饭吧。”
“夫人,下午安排人去医院看看。”我反应过来,“把医疗费给她,再给些钱,毕竟把人打伤了。”
“嗯,你说得对!”影倩点点头。
“还要去学校一趟,”莫嘉娜插话,“我办这事。”
“那怎么好意思!”影倩说,“不能再麻烦您。”
“没关系,教育部门的人我认识很多。下午不上班,你们去也找不到人,两点半以后开始打电话。”
饭后我和影倩崔西陪着莫嘉娜喝茶聊了一会,然后告辞去找李同力。
“好啊!还是我们干。”李同力听我说完要买地盖楼后立刻一拍大腿。
“那当然,”我笑着,“怎么可能再去找别的公司?我不懂建筑,而且那片地方基本什么都没有,所以先来问你。先要把道路、水电……排水等等搞好,不然没法盖楼。”
“说得对,你考虑得很周全,这些都是政府的事。”他点点头,“还要考虑的是原来居民的迁移……”
“那里早就没几个人了,这个我去找政府部门,你不用担心。”
“那太好了!”李同力松口气,“有政府支持,能省去很多麻烦。那个道路工程,能不能也争取过来,交给顺通公司?排水工程吗……中国公司没有能做这个的,再说排水非常重要,一定要做好,所以还是请欧洲公司吧。”
“好的,这些应该都没问题,我们一步一步来,你看还有什么?”我点头。
“地质报告,这个得找外国公司,我们也做不了。”
“现在就要考虑地质报告吗?是不是太着急了?”
“呵呵!”他笑起来,“是有点早,不过也不能拖太晚,这很重要。地图留给我,再仔细看看,我写一个东西给你,把所有要准备的事都列出来。”
“这样吧,我这边把买地的事确定以后,请你和公司的其他技术人员开个会,把所有要考虑的问题都列出来,一个一个落实。”
“说得非常对!你马上就要变成建筑行业的专业人员了,以后可不许抢我饭碗啊!”
“哈哈,不会不会!”他的称赞让我很舒服,“我先走了,开车去那个地方看看。”
“……我跟你去。”李同力站起来。
“那太好了!说走就走。”
李同力和我开车绕着那片地方看了一圈,又在富人区的山坡上找到一个咖啡馆俯瞰整个区域,直到下午五点才在医疗中心工地门口分手。
开车回湖边的路上,我越想越对这个买地的决定觉得得意,李同力也一直对这事赞不绝口,虽然我几次想说最初提出这个想法的是加霍来,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回到东方饭店时,天空中已有些许的暮色。三个孩子和一条狗在山坡上围成圈研究着什么,影倩崔西苏静娥在收银台忙碌着,看见我的车进来,静娥立刻走进小厨房去。
“回来了,亲爱的!”崔西跑出来接过我手里的包,“累了吧,赶紧去洗洗,马上开饭。”
“哦,不累。”我笑着回应,看见大厅里有不少客人,“去帮帮你姐姐,我不饿,等你们忙好再吃饭不迟,我找孩子们玩去。”
山坡上,三个孩子低头盯着地面,小强在外面进不去,急得头贴着地硬往里拱,又不停地被苏茜的小胖手推开,只好绕着外围摇着尾巴转圈。
我漫步走过去,小强先迎过来,然后面对我的卡姆也站起来,“先生您好!”
“嗯,您好!”我点头回应,“下午在学校……没什么事吧?”
“下午不上学。”
“哦,对对!”我这才又想起来今天是星期六,“尽量不要和同学打架……不过,上午你做得还是有一些理由。”
“好的,先生。”卡姆不是很明白我的意思,但还是顺从地点点头。
“叔叔叔叔!”苏茜在我和卡姆对话时就迫不及待跑到我面前,现在总算有机会说话了,“快来看,地上好多蚂蚁打架,很多!”
“哈!是吗?”我被她认真而急迫的表情逗笑,也蹲下来往地上看。
两窝蚂蚁激战正酣,一个凳子大小的地面上已经变了颜色。无数蚁兵正钳头夹尾,拼命厮杀,双方的援兵也不断赶来,在战场的两边形成粗细断续的褐色虚线。战斗区域内的蚂蚁形成无数个小圈,被围在中间的一个蜷曲身体,死死咬住正面的敌人,而敌人的同伴则聚在周边,围攻中间的那一个。
有些区域战斗已结束,许多蚂蚁正搬运着同伴或敌人地尸体,浑然不觉旁边一脚远的地方仍是你死我活的战场。
我蹲得腿有些麻,于是重新站起来。一阵恍惚之中,孩子们的声音渐渐远离,我仿佛突然变得微小,沉入千军万马的战场中。
小时候很喜欢看蚂蚁打仗,甚至因此迟到被老师罚站。今天再看,想到如果自己也是其中一只,身处充满着死亡与绝望气息的战场,我会有怎样的感觉或惊心动魄的经历?会注意到半空中人类的目光和他们的表情吗?会看到天上渐渐绚烂的晚霞,看到远处翠绿的群山、辽阔的湖面和已经亮起的,家的灯光吗?会想到除了自己誓死保卫的那块被称为家园的土地之外,不远处还有无线广阔美好的世界吗?
静娥上来说晚饭已准备好,我把自己从这奇怪的思绪中拽出来,跟着孩子们一起下山。
影倩等在餐厅门口,认真地看看我。
“有事?”我感觉她有些不同。
“嗯,先吃饭,吃完饭跟你讲。”
“这么严肃,现在就讲吧,要不然没心思吃饭。”
“什么啊?又不是坏事,吃完饭再讲。”影倩白我一眼,带着孩子们去洗手。
“晚上吃什么?”我跟着她们进门,转身拐到小厨房,“我来帮忙。”
“谢谢!不用。”崔西笑嘻嘻地看着我,“马上开始。”
“没事。”我端起最重的汤锅往外走。
晚餐是中西合璧,我蘸着浓汤吃了一块法棍,又吞下两个肉包子,最后扫光一盘蔬果沙拉。
“饱了。”端起一杯水,把身体靠在椅背上,我擦擦嘴看着她们。
“跟你讲件事,”影倩崔西同时抬头看我,“下午我们商量了件事,想请莫嘉娜过来做管家。”
“啊?!”我毫无准备,不知道说什么,“……她不是在总统那里做秘书吗?”
“是她先提出来的。”崔西也已吃完,“她说象下午这种事情根本不应该……不需要我们来处理,管家就可以处理,所以她想来当管家。”
“哦……”我看看苏静娥,“那个……让我想一想,等会到湖边谈。”
“莫嘉娜在迪恩那干得好好的,为什么想要辞职?”我先到湖边,等影倩崔西走近,不等她们站稳就开口问道。
“这个她没说,只是提出来想过来做管家。”影倩边说边指挥静娥把饮料放下。
“静娥,你别介意,我想莫嘉娜小姐不是故意的,她应该没有说你不称职的意思。”我转向苏静娥。
“不会的,先生,下午我没有一直在场,一开始就是夫人接待的那个女士。”
“哦,那就好。”我点点头,看着她退下离开。
“嗯,你们都知道的……那个,莫嘉娜对我……”我晃着一只手,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我们知道,莫嘉娜喜欢你。”崔西嘴快,直接点明,“不过,我们相信她不会这样找借口,也相信你。”
“莫嘉娜也没瞒着我们,”影倩接上话题,“她以前说过很欣赏你,但这次我们相信她的确是想换个工作。”
“哦……”我点点头,心里有些失望。
“她的建议我们也觉得有道理。”影倩继续,“真正的贵族家庭……或者说富贵的人家,管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位,不是有个人每天指挥着打扫卫生、洗菜做饭就行了,还有许多外面的社交活动需要安排。静娥虽然做得很好,但处理外面的事显然不擅长,所以莫嘉娜想来做这份工作。”
“哦,这个不太懂。”我低下头仔细考虑,觉得确实有些道理。以前只知道管家帮着地主老爷做坏事,其实是根本不了解情况,“这样说,很像私人秘书。”
“不是私人秘书!”影倩立刻否定,“她服务的是整个家庭,不是你一个人。”
“对对,是这样。”我立刻明白影倩的意思,那些最私人的事情,除了她们两个,谁都不能碰,“要有明确的界限。”
“我们准备这样分工,”崔西说,“苏静娥负责两个庄园的饮食、清洁,房屋整理等等,基本还是原来的事情;公司和项目主要还是你我;影倩姐姐和俊峰先生还是主要东方饭店;莫嘉娜主要对外,负责我们的社交活动安排。”
“嗯……这里面似乎有重叠。”我支起下巴凝神思索,“比如公司日常也有商务活动,也是社交活动。”
“要不然这样,莫嘉娜负责所有可以让她安排的社交活动。”影倩看着我。
“嗯,先这样定一个大致的范围,现在这个家业越来越大,事情越来越多,越来越烦杂,后面慢慢再详细安排。”我点点头。
“好,我去照看孩子们,崔西早点回去,明天又有一堆事。”影倩站起来,“莫嘉娜让她圣诞节后上班。……还有你,今天在我这边,……别再走错了。”
崔西笑起来,我也跟着傻乐,影倩却红着脸扭身走了。

“想不到你们会同意莫嘉娜的建议。”晚上刚进屋,我就握住影倩的手说。
“她说得有道理,当然要同意。”影倩坐到镜子前解开头发,“你可别乱想啊!要是敢和她发生什么事,我们绝不原谅!”
“是是是,崔西跟我讲过了,你们放心,我对她没想法。”
“为什么?”影倩转过来,“她不讨人喜欢吗?”
“人……当然是好人,可是也不能是个好姑娘就喜欢吧?再说我对你们有过承诺,男人说话得算数。”
“我可告诉你,要说一点都不担心那是假话,但我们选择相信你。”
“是是!”我把她拽到身边抱住,“对莫嘉娜,我只是欣赏……和尊重。”
“唉……”影倩叹口气,身体软下来靠在我胸前,“既然选择和你在一起,就要为你,为这个家多想想……当然也是为自己。”
“嗯,我知道你的心。”我吻着她的头发。
影倩扬起脸,温柔地搂住我的脖子,把嘴唇迎上来吻了一会,然后轻声说:“先去洗个澡,好吗?”
“唉!”我假装失望地松开她,“好的,好的,真是麻烦!”
“快去吧!”影倩笑着,站起来钻到腋下把我拱进洗澡间,“搓背的时候叫我。”
顾不上关门,忙着调好水温,我赶紧把身上打湿,然后胡乱抹上沐浴液,正准备喊影倩,门外忽然传来两个孩子的声音,还夹杂着苏茜的哭腔。影倩走出去,在外屋和孩子们说了几句,然后一阵脚步声渐渐远去。
我慢慢地把满身乱七八糟的泡沫冲干净,擦干头发裹上浴巾走出来。屋里的的灯还亮着,影倩和我的睡衣整齐地挂在床头,一瓶冰镇的马拉酷加放在桌上,瓶身已挂满冷凝的水珠,在灯光下晶莹剔透地亮着。
这两个小魔头,偏偏赶在这个时候吵架。我无奈地笑笑,把饮料放回冰箱,又探头看看灯火阑珊的庭院,穿上衣服踱出门外。
东方饭店大厅的灯已差不多全关了,外面院子里还有七八个晚班的佣人在慢悠悠地收尾。内院亮着的灯要多一些,但并不刺眼。战争结束后,影倩陆续在院子里加了一些灯,让夜晚的院子不再显得沉黯,但又恰到好处地在游泳池和沙滩边留出空白,晴朗的时候能看见湖光月色。
我停在游泳池边注视片刻平静的湖面,又转过身看着灯影闪烁的院子,在微凉而清新的夜风中舒展身体。一直跟在后面的小强见我没有离开的意思,有些无聊地凑近旁边的灌木丛嗅嗅。
“哎!你怎么知道我会从这边走?”安顿好两个孩子的影倩手里拎着个东西走过来,发现我后有些惊喜。
“呵呵!我就知道你会走这边,这里比较暗,怕你害怕。”
“有什么怕的。”她靠到我身边,“院子里住着这么多人,还有……小强。”
“主要是有我在。”
“臭美!谁管你在不在。”她推我一下,顺势把手伸进我的臂弯。
“手里是什么?”我边带着她往回走边问。
“灯笼,”她抬手给我看看,“两个孩子都想要这个,结果抢坏了,回去看看能不能糊上。”
“这种灯笼不是有好几个吗?”我接过来放到眼前看看,“干嘛非要抢这个?”
“何止几个,总共有四十个,上个集装箱发来的。谁知道他们怎么搞得,都想要这个。”
“小孩子,都看着别人手里的东西好,正常。”我抓住灯笼的骨架仔细看,“不太好修,骨架都断了。”
“不好修就不要了。”影倩两只手环住我的胳膊,“你倒是挺理解他们,不过灯笼的事小,抢东西的习惯可不好,要认真教育。”
“我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所以理解他们,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注意引导,不会长成坏人的。”
“嗯,我们到湖边走走。”影倩提议。
“行,本来急得很,被两个小家伙一打岔,得缓一下。”
“什么啊!就知道那个事……”影倩打我一下。
“很正常嘛!”我毫不隐晦地笑着,“知道阳春白雪,也要想着下里巴人。做爱是人的本能,何况身边有这样的一个美人,两边都不能耽误。”
“行了,说不过你,到此为止。”她晃晃我的胳膊,“在这坐会,说说你小时候的事。”
“你冷不冷?”我边坐下边问。
“不冷。”影倩很自然地坐到我腿上,把重新盘起的头发又打开,用手抓着披到我肩上,然后躺进我的颈窝,“说吧。”
“说什么啊?”我思索着,“差不多都彻底交待完了,……只有尿床的事没讲过。”
影倩在我怀里颤动着咯咯笑起来,“那就讲讲尿床的事。”
“啊?……讲点别的吧,我下午和孩子们一起看蚂蚁打仗。”
“那有什么好看的。”她有些不以为然。
“嗯……我小时候非常喜欢看,现在已很久没看过了,今天再仔细看看,想到很多。其实,人类的战争也是一种自然现象,不过现在人类手里的武器杀伤力太大了,比蚂蚁的战争可怕得多,……所以,也许人类该反思一下,是不是还需要战争?是不是等人类的战争已毁灭了世界,然后再去后悔。还有就是我们不应该象蚂蚁那样狭隘,挪个地方再建一个窝,说不定比原来的更好。怎么样,这些想法很聪明吧?也很先进……高尚!”我得意地拍拍她。
“什么啊!反对战争的思想很早就有。孔子那时代就有仁爱、非攻,你晚了几千年,还先进高尚。”
“这个是我自己想的,古人有是古人的,我可是根据自己的经历,经过认真思考得出的这个结论。”
“好好好,算你聪明!”影倩用哄孩子的语气笑着说,“不过先进和高尚可不能随便说。”
“嗯,有道理……不过我觉得就算在别人后面想到,也不能说没有意义,至少不是别人说什么自己就信什么,不是盲目跟随。出来这段时间,感觉很多事情不对劲,可能上当了。”
“哈!聪明人也会上当。”她坐起来看着我。
“呵呵!”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以前是没有仔细想过,一旦经历过些事情,回头再仔细想想,谁也骗不了我。那个,你们的新庄园方案怎么样了,这几天忙忘了。”
“亏你还想得起来,”影倩不满意地看看我,又靠回怀里,“弄得好像和你无关似得。这次满足你的愿望,建一个带大厅的房子。”
“那要花不少钱。”
“不同的情况,不同的生活方式。现在钱不是问题,这个国家现在有钱了,再像以前那样简单没有必要,就像现在需要莫嘉娜来当管家一样,我可提醒你,别忘了以前说过的话。”
“嗯,知道。你放心,我对她没想法。”
“年前恐怕来不及,只能大概确定,一月中旬我要去南非和其它几个国家的分公司看看,转一圈回来就要过年了,你陪不陪我去?”
“好啊!”我点点头,“正好可以四处看看。”
“嗯,算你有良心。”她调整一下姿势,“我和小峰一起,你留下陪崔西,都走了,谁来管家,顺便可以和他好好谈谈。”
“哦,也有道理……”我觉得这时说话要小心些,免得让她不高兴,所以只是顺着她的意思微微点头。
一阵风自湖面吹来,影倩更深地缩进我怀里,扭头看着湖面,沉默片刻,缓缓地吐出一口气,轻轻地重新开口说:“夜凉如水,风过似歌。”我没有再回答,被她的声音带入深沉平静的夜色中。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睡到很晚才起床。影倩崔西不知道跑哪去了,曲俊峰也不在,只剩下苏静娥指挥人在整理大门内的停车场,见我出来立刻把早餐端进餐厅。
随便吃完早饭以后,我带着小强懒洋洋地在院中踱步。今天不上班,佣人们大部分都集中在东方饭店的营业区域,里面很安静,阳光明亮而无声地洒在绿色的大树、灌木和草坪上,无人照看的喷淋系统不断变换着花样向空中喷洒五彩斑斓的细碎水珠。
手机铃响,影倩打过来告诉我不要出去,她马上和崔西就回来,大家一起再细化一下新庄园的方案。刚挂掉电话,铃声又起,约翰逊问我在不在家,要过来拜访,虽然他客气的措辞和突然来访让人有些奇怪,但我还是告诉他在东方饭店,随时可以过来。
影倩崔西先回来,刚说几句话,约翰逊也到了。
“他来干什么?”崔西有点不悦。
“来看看我们,别这样,总不能把他赶出去吧。”我一边向约翰逊招手,一边安慰小丫头。
“你和他聊吧,我和姐姐走了。”
“哎哎,打个招呼再走。”我提醒崔西。
两个人和约翰逊简单问候一下就借故起身离开。约翰逊满脸灿烂的笑容,重新面对我缓缓坐下,“谢夫!好久没来了,特意来看看您。”
“是啊,好久不见!”我笑着回答,示意他喝茶。
“嗯!”约翰逊浅浅地品了一口,“我现在对茶叶越来越有兴趣了,中国人真是聪明,不知道怎么会发现树叶还可以喝,而且对身体有益。”
“是啊是啊!”我点点头,“我当初也不喜欢喝茶,后来因为经常喝,逐渐开始喜欢。其实在中国,茶是一种文化,从种植、加工、泡制到品尝都有很多的文化内涵。”
“想不到这事还有如此多的学问,谢夫您的知识真是渊博,怪不得很会打仗。”
“呵呵,谢谢!”我对他的变化有点不自在,“其实战争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中国人有个说法:了解军事,并不是因为喜欢战争。”
“是啊是啊!”他忙不迭点头把话接过去,“如果不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不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谁都不会选择战争。”
“嗯?!”他的第二个理由让我有点意外,“第一点我同意。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不如说是为了自己,为了被围在孟拉维城中的每个人自己的生命。”
“对对!不过这和国家与人民的利益是等同的。”
“不对,围城的胡图人也是这个国家的一部分,虽然他们当时是……对立的一面。在我看来,国家包括构成它的土地、天空、水域和人民,不能因为一个国家范围内的人民相互对立,就说某方不是这个国家的一部分。比如一家的两个兄弟打架,即使他们不把对方当成兄弟,在其他人看来,这两人还是有血缘关系,还是属于一个家庭。”
“对对!您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约翰逊又频频点头,“听说美国大使要请您到家里做客?”
“是这样,我、夫人、崔西一起去。你怎么知道的?”
“听一个朋友说的,还有杰夫夫妇……”他脸上带着微笑,放慢语速,一直看着我。
“哦,是吗?”我稍感意外,“还有谁?”
“其他的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总共只有十一二位。这事大家都在议论,很羡慕您能成为他家的客人。”
“是吗?就是一个圣诞节前的聚会,有那么重要吗?还要你这个情报部门的长官亲自来打听。”
“呵呵!”他眨眨眼低下头移开目光,“我只是很为您能成为美国大使的座上宾骄傲,不是工作。”
“应该没什么大事,”我端起茶杯,“杰夫和我们都不是外交人员,估计只是随便聊聊。”
“对对,应该只是私人朋友间的聚会,真想有机会和您一起去。”他重新看着我,停顿片刻,“这次给您带来几样东西,请您到停车场看看。”
“什么东西?”我这才注意到停车场里多出一辆厢式货车。
“您还是先跟我去看看,这东西很难弄到,您一定喜欢。”他神秘地笑着。
我只好站起来随着约翰逊走到货车后面,随从打开货厢门的锁。约翰逊冲他们点点头,两个人只把门拉开窄窄的一条缝,然后就转身离开。
“谢夫,您看。”约翰逊亲自上前把门开得更大一些。
昏暗的车厢被光线照亮一部分,两整根尖端润白,中间褐黄的巨大象牙被固定在木架子上。
“哎呦,这么大的……的……的象牙!”我吓一跳,惊讶得嘴都合不拢了,情不自禁地用汉语惊叹道。
“您说什么?”约翰逊迷糊一下,随即明白过来,“这是真的象牙,成年的非洲大象,我知道中国人都喜欢象牙,所以特地送给您。您看,还有一大段上好的乌木,也是非常难得。看见这些东西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送给您。”
“你等一等,等一等。”我摇晃了一下,稍微清醒过来,眼睛却还舍不得离开车厢,“象牙贸易是非法的……”
“谢夫,”约翰逊仍然不慌不忙地笑着,“这不是生意,是我送给您的,是罚没的物品。”
“那也不行!”我愈加坚决,也完全醒过来,“绝对不可以,谢谢你的好意,我不能收。”
“谢夫,您放心,绝对不会有麻烦!”
“谢谢你,不行!”我再次坚定地摇摇头。他和迪恩走得很近,又好久不来,今天突然出现,不知道有何意图,最好还是保持距离。
“您看……”约翰逊楞了一下,面露尴尬,摊开双手,“是不是我太唐突了,没有事先询问您的意见?您知道的,我对您非常尊敬和崇拜,也觉得是亲密的朋友和首长,所以……对不起!谢夫,我没把事情办好。”
“不是不是!”我赶紧摆摆手,“乌木可以留下,象牙实在不能收。”我再次抬眼向车厢里看看,象牙末端的空洞里仿佛依然残留着干枯的血肉,然后费劲地咽下一口唾沫。
“您看……”他仍然不死心。
“对不起!今天不留你了,回去吧。这东西摆在院子里,我怕……我心里不安。谢谢你的好意!”
约翰逊有些无奈,但也只好指挥随从卸下乌木,然后告辞。
我等到几辆车驶出大门,长出一口气后,才发现自己一直暗中咬着后槽牙,下巴两侧异常地酸痛。
“走了?”影倩走过来,“中午不留下吃饭?”
“嗯,走了。”我扶住她的手臂,低下头往回走。
“怎么了?这乌木要干嘛?手上都是汗,”她看着我的脸,“吵架了?”
“没有,他送来两根整象牙,我没要。”
“真的!”影倩惊讶地停下脚步。
“真的。”我松开她的手,比划出小脸盆的大小,“这么粗,很长,末端是空心的,整根的。”
“那你……”影倩也有些喘不过气来,“他……”
“我不能要,他和迪恩一伙,好久没来,不知道想干什么。”
“哦,哦……”她目光闪烁,有些走神。
“走吧,饭好了吗?”
“嗯嗯,走吧。”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7-6-13 06:53
罚没象牙当礼品,后面还有文章,期待ing。
4 回复 秋收冬藏 2017-6-13 10:48
拒收象牙,好人~
3 回复 wlr谷石 2017-6-22 21:09
徐福男儿: 罚没象牙当礼品,后面还有文章,期待ing。
约翰逊的确是有所图,不过当时只是有些警觉。
敬请期待下文。
谢谢支持!
谷石
2 回复 wlr谷石 2017-6-22 21:11
秋收冬藏: 拒收象牙,好人~
说实话,主要还是怕他有别的目的,至于是不是因为要做好人,不敢确定,但心底里的确非常希望能是个好人。
谢谢您的鼓励!
谷石
4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7-10-4 00:17
今天把你一年的文章读完了,这样的速度,还不要退休了才读完呀?急死人了!

干粉丝寄语~
5 回复 南沙2 2018-2-27 00:10
山雨欲来风满楼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87 [2014/09]
  13. 在非洲3 [2014/07]
  14. 在非洲17 [2014/07]
  15. 在非洲15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1. 在非洲101 [2015/04]
  22. 在非洲51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在非洲24 [2014/07]
  25. 在非洲50 [2014/07]
  26.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9: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