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一百四十

作者:wlr谷石  于 2017-8-17 21:0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3评论

图西的指挥官终于挺不住了,抖着手抓起电话,直接告诉营指挥所540弃守,随后扔掉话筒,边喊边就近钻入交通壕。其他人听到命令立刻乱成一团,没命一样的向后跑。好在雷蒙的炮弹及时落下,营里的迫击炮也加入支援,暂时减缓了胡图人的速度,部队才得以及时逃脱,不过手榴弹发射器来不及带走,射手们只好引爆剩余的弹药,炸毁了阵地。
守卫部队一撤,雷蒙失去目标参数,立刻联络相邻阵地,试图恢复指引,但距离太远,暗夜之中看不清楚,只好根据推断逐步修正弹着,用最大射速形成拦阻火力。
撤下来的图西人到达633阵地,负责的营部参谋立刻询问情况,这时候才有人想起来没有按计划炸毁交通壕入口。此时的540阵地上已弹雨纷飞,火箭弹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参谋要求立刻派人回去引爆交通壕口的炸药,但所有人都往后躲,谁也不敢去,于是他只好作罢,命令撤下来的部队指定部分兵力紧急封堵并加强工事,严密控制交通壕的出口。
胡图人在540上折腾半天,终于全部占领阵地。此时周围的战斗还在激烈地进行,雷蒙立刻转移火力去支援其它阵地,633的营部参谋为查看540的情况,呼叫营属迫击炮调整参数打了发照明弹,山头被照亮的时候哨兵突然惊叫起来,下面的山谷中有一支部队正在行进!指挥官呆愣片刻,立刻命令开火。顿时枪声大作,山下扑倒一片,但却并未发生混乱,没人惊慌失措,胡图人迅速就近寻找掩体,机枪瞬间打响,与山顶展开对射,伤员的呼喊声也很快沉寂。迫击炮弹落在山谷中时,照明弹熄灭,双方随即停止射击。图西人在阵地上立起耳朵听着下面的动静,随时准备向发出声响的地方射击。
山谷中只留下炮弹爆炸的轰响,偶尔有受伤者的惨叫响起,引来一阵弹雨,但旋即变得安静如初。
“太邪恶了!”西点趁着雷蒙说话的间隙开口,“同样是……那位……胡图人事先就命令带队的军官:隐蔽行动时,如果有人受伤不许喊叫,用毛巾堵住嘴,实在不行就枪毙。战后在山谷里发现十几具尸体,除了其他创伤,每个人的太阳穴都有一个手枪的弹洞,伤口周围有近距离开枪造成的发射药灼伤……真是非常邪恶!”
我不安地垂下目光,这个命令是王文革下的,多份各自独立的审俘记录都说是他下的命令。西点显然是为了照顾我,才没有直接点出。这个在国内当过兵,并时常把从军经历挂在嘴边的人,怎么会下这种命令!?为什么我在军营长大的这些年没有感觉到这样的邪恶?虽然不曾是个军人,但我却非常自豪自己的这段军营成长经历,难道是我错了?
山谷中的胡图人迅速消失,等到第四颗照明弹升起时,阵地下面已经没有了活动的身影。图西人惊魂未定,还是对着山谷一通乱打,直到下一颗照明弹渐渐熄灭,枪声才慢慢平息。
前线沉静下来,指挥部里却已经忙开了锅,人来人往的匆忙之间,各种情况源源不断地汇总过来,在桌子上铺开一大片。负责记录命令的三名参谋悬笔纸上,屏息凝神,随时准备。
托德和西点在沙盘前一动不动盯着战区,偶尔移动目光扫视一下其他区域。
要不要支援?这是一直盘旋在他们心中的问题。
早在防御态势基本稳定之后,我到处去看地形的同时,就与托德和西点一直在讨论防守中的应变问题,几乎为每一个支撑点阵地都制定出具体的支援计划,包括战斗前的预备支援;战斗中的支援;战斗暂停时的支援;战斗结束后的支援,对每一种情况下兵力兵器的移动路线、效率都进行过实测,并且对不同的支援内容进行不同时间、季节、地形、敌情等条件的细分,尽量考虑到所有的情况。这其中最困难的是支援时机的把握,当时的形势是胡图人有明显的战争资源优势,可以在包围圈的任意一点选择突破,甚至可以同时选择数点进行攻击,而图西必须用有限的兵力坚持尽量长的时间,以待局势变化。如果对每一次胡图的攻击作战都作出及时的支援反映,很可能顾此失彼、疲于奔命,最后是处处支援反而处处被动,不能在胡图人的主要突击地段或最危险最需要的地方投入决定性的兵力兵器。所以这个问题曾经引起我最深入的思考,也和托德与西点进行过最详细的讨论。
犹豫再三,托德咬牙放下准备打给我的电话,郑重地看看西点,然后对参谋说:“按原来加冈金萨制定的指导计划办。命令支援部队的两个连起床做好准备,但不要出营房,随时听候命令;其他的部队只把情况通报给连级主官,士兵照常睡觉。先不要把李叫醒,他昨晚十一点多才走。”
“嗯,对!”西点赞同地点头,“炮兵也先不动,让城西阵地的人员全部准备好,一旦有命令,立刻行动。另外,告诉后勤,炮弹要及时补充,不许出现没弹药的情况……就这样,执行吧,发布命令!”
几乎和指挥部下达命令的同时,633阵地的平静被打破,进攻又开始了。
胡图当然不会错过交通壕,不过显然谋划过如何用它对633发动攻击。他们并没有直接经交通壕运动兵力,从近处跳出来冲向阵地,而是利用对方观察不到的540东坡和邻近刚刚占领的两个高地秘密地下山集结,然后趁着照明弹的间隙和540山顶兵力的佯动隐蔽前出至633下面的山谷,接着故意从侧对633的540西南坡发动攻击吸引图西的注意力。图西人上当,立刻调整部署,重火力开始转移阵地。胡图人见有机可趁,立刻秘密进入交通壕摸到前沿,突然跳起来向第一道战壕冲击。
图西猝不及防,瞬时有些混乱,但胡图人忽略了一个细节:交通壕是有折弯的,虽然有顶盖可以隐藏,却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展开足够的兵力形成压倒性优势。几个第一批跳出来的人虽然把图西士兵吓得不轻,但被消灭或压制以后,后续部队的行踪随即暴露,跟着出来的人立刻被交叉射来的子弹打成筛子,剩下的只好继续顺着交通壕移动。图西人居高临下,七八支自动步枪顺着交通壕的走向一路扫下去,泥土和木板搭成的顶盖挡不住子弹,打得里面的人不停地哀嚎。
偷袭再次失败,胡图的后续部队不再进入交通壕,直接开始正面强攻,但反应过来的图西人没再给他们机会,迫击炮弹先砸了下来,接着雷蒙的炮火也加入,胡图人只爬到半山腰就已经损失大部,不得不停止攻击。雷蒙暂停射击,换上另一组炮手,然后突然对着540打出四组齐射,在山顶指挥攻击的胡图团长被弹片打瞎了一只眼睛,正在等待命令的部队也伤亡不小。
双方再次进入对峙,山谷中不知不觉升起雾气,天快亮了。
经过小半夜的鏖战,图西这边总共伤亡失踪四十七人,放弃五个阵地。胡图参与攻击的四个连已经失去战斗力。图西和胡图双方都以为一切应该到此为止了,没想到王文革却下令其他四个阵地修筑工事固守,剩余所有部队趁雾运动到540两侧和背坡集结,倾尽全力,采用连续冲击的方式,再次进攻633高地。
这次胡图人拼出血本,同时也吸取上次攻击失利的教训。首先派出部队利用雾气秘密前出,但保持在安全的距离外,保证不被山上的图西人发现,同时在540山顶和633半坡上的交通壕里架起二十几挺机枪。第一批向上冲的部队既不呐喊也不开枪,以最快的速度在团团雾气中奋力向上攀登,直到双方近在咫尺,才在一瞬间扣动扳机,边冲边以最快的速度射完弹匣中的所有子弹。以此同时,跟在后面的人不停地向前扔手榴弹,也不管会不会炸到自己人,哪里有枪口的火光就投向哪里。
图西人被打蒙了,正对被攻击方向的第一道战壕很快几乎全部失守。胡图人跳入工事,换上弹夹与第二道战壕里的人开始对射。此时胡图所有的轻重机枪突然打响,也是集中火力射击有枪口焰的地方,图西剩余的机枪很快就全部沉默,其他人也吓得再不敢抬头。
几个远处的胡图重机枪组抬高枪口开始超越射击,曳光弹拉着亮线越过山谷,从空中落下来,砸在阵地上砰砰作响,图西人瞬间又死伤了几个,蹲在战壕里也不安全,只能蜷缩在前壁与壕底的角落里保命。633的FO就在这时候被打死,雷蒙一下子失去目标指引,弹着点开始散乱,火力密度明显下降,阵地上只剩下手雷抛射器在独立支撑。
趁着对方火力减弱,胡图人开始投入后续部队,虽然阵地上还看不清楚,但在渐渐散开的雾中时隐时现蠕动着的大片黑影和偶尔的金属碰撞声已表明一切。图西的防守开始动摇,有人已经悄悄地向交通壕口移动。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有个经过培训的图西族士兵冲到阵亡的FO身边抓起话筒,声嘶力竭地向雷蒙报出网格区块的编号,那正是架在半山坡的交通壕里对阵地威胁最大的几支机枪的位置。
报方位声音很大,嘶哑、颤抖而惶恐,惊得焦急中的雷蒙呆愣片刻,然后阵地上两发炮弹先后而落,刺耳的机枪射击声戛然而止。
近在咫尺,面对面的射击突然消失了,战场似乎瞬间时空凝固,其他的枪声变成静夜中偶尔的虫鸣,连攻守双方的思维也停顿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图西的指挥官,他突然起身端枪向下打了个长点射,然后缩回去开始高声怒骂,喝令士兵继续抵抗。
图西这边恢复士气,胡图那边却陷入困境。后退必死,有几个不要命的站起来继续向前冲击,立刻被打成大块的碎肉,其余的人只好横着向两边爬,希望移动到火力弱的地方躲避或迂回攻击,这样反而造成两侧的人员过于密集,被随后砸下来的炮弹成片地伤亡。进退不能,躲也无处躲,山坡上的胡图人彻底崩溃,一些人不顾死活地还想往上冲,毫无意外被立即消灭,剩下的利用炮火间隙继续向左右两侧移动,逃离战场不知去向。
晨风和升起的太阳逐渐驱散雾气,弹痕斑驳的山顶和山坡显露出来。图西人瞪着血红的眼睛扫视狼藉的战场,随时准备再次厮杀,而胡图人的进攻却已经彻底停止了。
我推开资料,挺直身体长出一口气,看看沙盘,又转向雷蒙,“谢谢您,雷蒙先生!请问有谁知道那些擅自逃离战场的胡图人怎么样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雷蒙摇摇头。
“我看未必有好结果。”西点插话,“据我所知,胡图人对这种不顾伤亡的战术非常痛恨,有人拿枪指着后背时,不得不听命令,一旦稍有松动,立刻崩溃。也不奇怪,他们参加战斗,不是为了找死,谁都想以后有个更好的生活,打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杰夫在报上发表的关于民族和解的文章起到很大的作用,胡图人都在互相传,后来为此还枪毙了十几个人,但激起更大的不满,反而传得更广,根本禁不住。最后溃败时,很多胡图人都在非常默契地做一件事,杀死他们的军官,尤其是政策宣导员。”
“雷蒙先生,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您能不能讲讲这次战斗中最让你难以抉择的事情?”我转向雷蒙。
“是……我想,就是在支援633时,另一个阵地受到攻击,频繁呼叫炮火支援,但我没答应。后来他一直哀求,我实在没办法,打电话给西点,请他求托德先生下命令让那个人的部队先撤下来,但从此他再也不理我了,他……像我兄弟一样,可是我不能。”
“哦……”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明白他拒绝支援的理由,更理解他当时的感受,“一边是兄弟,一边是整个战局,非常为难,非常令人难过!”
“谢谢谢夫!”雷蒙的上身抖动了一下,低下头看着桌面。
“这人后来怎么样了?”我稍停片刻,还是忍不住好奇心。
“很好!”西点接过话题,“胡图攻入城区之后,我们曾命令外围的支撑点出击,他那个阵地上的指挥官带全部主力攻击胡图人后侧,只给他留下一个连守阵地,没想到胡图人趁着主力离开,立刻对阵地发起攻击,他收缩兵力于主峰,顽强战斗,直到胡图人最后溃败,期间曾经带领属下与胡图白刃格斗……”
“他叫什么名字,现在在哪?”我忍不住打断西点,敬佩和豪气充盈胸膛。
“萨利,”雷蒙抬起头,“现在是亨特先生的下属。他不是懦夫,小时候我们和别人打架时他总是冲在最前面……我也打不过他,”
众人轰的一声笑起来,打断雷蒙下面的话,我也没忍住。
雷蒙跟着笑起来,会议室的气氛轻松了很多。崔茜悄悄推门进来,先看看我,然后把一盘茶点放在桌子上。
“好好,谢谢崔西小姐!加冈金萨,歇一会吧?喝口茶再继续。”
我点点头站起来,崔茜回头看看门外,卡雅和佣人们立刻鱼贯而入,把茶水和点心摆到长条桌上。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2 回复 曾经以为的凝视 2017-8-22 20:37
现在写到一半了吗?
3 回复 wlr谷石 2017-9-3 08:55
曾经以为的凝视: 现在写到一半了吗?
谢谢您的关心!!!
我觉得可以把这个系列分为三部分,目前应该是第二部分接近尾声,第三部分已渐渐开始。
谢谢您!
谷石
4 回复 南沙2 2018-2-27 00:47
王文革成功的话跑不了你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1 [2014/07]
  2. 在非洲8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各位新年好! [2018/02]
  8. 傻子 [2014/07]
  9. 在非洲九十六 [2015/02]
  10. 在非洲4 [2014/07]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87 [2014/09]
  13. 在非洲3 [2014/07]
  14. 在非洲17 [2014/07]
  15. 在非洲15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1. 在非洲101 [2015/04]
  22. 在非洲51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在非洲24 [2014/07]
  25. 在非洲50 [2014/07]
  26.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7: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