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洲一百四十三

作者:wlr谷石  于 2017-11-6 21:2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0评论

您好谢夫,抱歉这么晚还打扰您!”拉莫很快接起电话,“上午您是不是拿枪指着一个开车的人?”
“是,这家伙太无礼,差点撞上……怎么,他报案了?”我问。
“嗯,是这样的,谢夫。”拉莫声音变小,似乎有些犹豫,“我还是过去和您面谈吧。”
“不用不用。”我赶紧阻止他,“这么晚了,别再跑来跑去。你说吧,是不是要逮捕我?我过去找你。”
“不是,谢夫,没那么严重。您是特批持枪,也没有造成后果……只是有人报案,警察就要调查,所以我打电话向您询问情况。”
“哦,好的。”我向冻结在水里的崔茜摆摆手,“你是不是要做一份笔录?”
“是的,谢夫。现在太晚了,我明天去找您做笔录。”
“不用,你等我一下,我现在就过去。”
“不要不要,谢夫,还是我明天去找您。”
“这样吧,警察就应该按法律程序办案。你告诉我找谁,明天上午十点,准时到……你别说了,就这样定下来……嗯,我记住了,没关系没关系!给您添麻烦了,对不起!……好,再见。”
“明天你要去警察局?”小丫头已经靠过来。
“是,只是去做个笔录,讲一下情况。”
“我去告诉姐姐。”她哗啦一声窜上岸,披上浴巾,来不及穿鞋,撒腿就跑。

第二天上午,影倩崔西一直跟到警察局院子里。停好车后又一再叮嘱:如果有问题就高声呼喊,她们会立刻冲进去。我看着两个女人认真的表情,既感动又无奈,只能满口答应。
警察非常恭敬,首先告诉我拉莫已经两次郑重地指示他们一定要把事情办好,随后警局的两个负责人开始做询问笔录。我看看周围笔直正坐的七八个警察,感觉怎么不像是在做笔录,倒似是在给他们开会。
片刻以后,拉莫带着下属匆匆赶来打断流程,所有人赶紧站起来敬礼。等重新坐下,我把允许持枪的相关证件递给那警察,他立刻起立,双手接住,匆匆扫了一眼,仿佛上面的内容让人很害怕,马上就跳到下个问题。
“安德鲁,”拉莫打断他,“你应该先验证证件真伪,然后再提问。”
“对对!”我频频点头,“拉莫先生提示得对!不必紧张,虽然你们的首长已经特别指示过,但他没有说要改变规则,所以请按规定的流程办。”
“是是,谢夫。”办事的警察重新拿起证件。
被我用枪指着的那个司机并没有说实话。他告诉警察只是因为刹车稍微急了一些,引起跟在后面的我不满,下车理论时他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没有立刻道歉,然后我就掏出枪来指着他。
我很愤怒,但忍住没有发作。因为警察只是按程序调查,并没有采信任何一方的陈诉。
事情讲完以后,房间里一时陷入沉默,拉莫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我深吸一口气,决定不让他为难,“拉莫先生,现在看来,两个人的口供完全不一致。这样吧,你们现在就逮捕我,然后,按程序提起诉讼,我和那家伙法庭上见。”
“逮捕您……”为首的警察看看拉莫,“目前没有必要,只是现阶段请您不要离境,以便属下们继续办案。您看可以吗?”
“没问题!”我大松一口气,“这样说,如果没有其他问题,我现在可以走了?”
“是的李先生,请您在这签字,谢谢您的配合!”
“不客气!今天麻烦你们了,各位再见!”我站起来向所有人点点头转身往外走,拉莫立刻趋前引导。
“谢夫,”出门走到外面没人的地方,拉莫跟在后面开口,“最好不要上法庭,您不是不愿公开自己吗?”
“嗯,有道理。”我在院子边停住,向正在走来影倩崔茜点点头,“可这个案子怎么办?”
“我相信您说的是事实。”拉莫抬起头面对我,“警察会想办法找到目击证人……”
“不用找,我就是证人,当时我也在车上。”影倩走过来,听见拉莫的话立刻表态。
“你做证人不行,毕竟我们俩……是朋友。”我摇摇头。
“夫人您好!”拉莫转身问候,“感谢您愿意作证,可是我觉得最好还是不要诉讼,谢夫他不想公开……您可以申请不公开的庭审。”
“我又没说谎,为什么要秘密……你的意思是可以不暴露我的身份。”
“是的,谢夫。”他点点头,“不过我觉得还是先由警察调查。按您说的情况看,他有欺骗的嫌疑。”
“你调查你的。那家伙这样撒谎,是对我的侮辱,就算警察的最终结论是不追究我的责任,我也要告他诽谤。”我看看影倩崔茜,又重新面对拉莫,“这次我很不冷静,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
“不不谢夫!您不必客气,我只是按法律规定办事……不过,您以后还是不要轻易把枪拿出来。”
“是是,您说得对。”我心里不安,双手拉住他,“谢谢您的提醒!”
“不敢当,谢夫!”拉莫赶紧躬下身体,“您回去吧,有消息我会随时向您汇报。”
“好的,辛苦了!”
拉莫送我们的车门边,然后一直立正看着车子驶出警察局。
“后座上那两个东西是准备要干什么?”车子驶出一段距离,我趁等红灯的时候转头问后面的两个女人。
“警察要是再敢胡来,我们就冲进去救你。”崔茜先反应过来。
“你们两个女人啊!”我心里很感动,“有事立刻打电话找人,怎么能想着先端枪冲进去,伤了自己怎么办?拉莫是你们叫来的?”
“没有,他自己来的。”崔茜摇头。
“等我们找到人,你早被打坏了。”影倩说。
“呵呵,两个好女人!”我心里又感又愧,一个不冷静,造成这么大的麻烦,要是这两个人真的出点什么事,到哪去找后悔药啊!
“哎,你说,”小丫头从后面拍拍我,“如果真出事,应该怎么打进去?”
“你还当真了!?”我看看后视镜。
“想一下不行吗?”影倩瞪我一眼。
“嗯……这样,两人前后错开占位,先用自动步枪扫射,形成压制火力。然后一人警戒,一人拿手枪进去救人。”
“基本正确!”崔茜笑着,“应该先用汉语大喊卧倒,然后再开枪,姐姐在后面用长枪,我在前面用乌兹补空隙。长枪换弹夹时我来保证火力持续,然后姐姐利用警车前部的掩护占据走廊出口控制,我拿手枪进入……可惜没带手雷……”
“我的姑奶奶们!你们是要端了这个警察局吗?”我忍不住笑着惊呼。
“什么?”崔西没听懂,影倩笑起来,“别胡扯了,我连打枪都不会。你真的打算告他?”
“是,不论他告不告我,我都要告他,这个国家应该也有类似的造谣诽谤罪。”
“唉,回想起来我也是疏忽了,昨晚跟你讲拉莫有事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可能和这个有关。”影倩叹口气。
“什么啊?!”我看看后视镜,“怪不得小丫头说你有很多‘圣人条款’,谁能总是想得那么周全……”
“他只是没和警察说实话,能算诽谤吗?”影倩打断我。
“……不知道,我也不懂,就算不是诽谤,也是危险的驾驶行为,找个律师问问,超市不是有法律顾问吗,找斯特林问问。”
“对!给他一个教训。”崔茜说。

我们堵在市区里的时候,接到莫佳娜电话说要到湖滨村,游艇即将到达,她要过来接洽相关事宜。
回到湖边,莫佳娜已在会客室等我们,听说要找律师,也立刻推荐了几个。这一来倒弄得我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在警察局头脑一热决定起诉,但具体应该怎么办却没有打算。莫佳娜见我毫无详虑,也就抛开此事,直接切入主题:游艇在湖对岸邻国的船厂组装完成,99英尺,一套主人房,三套客房,三个船员房间,最高航速25节,燃油舱2800升,水舱700升,续航时间十四小时。
两天以后的下午,我们站在码头上。三个孩子迫不及待,一直举着望远镜盯着天地线处刚刚显现的两个白点。莫佳娜带来三位接船的官员,本来迪恩的意思是总统府统一负责两艘船的驾驶、管理和维护,但我不愿意让他过多地介入,所以请来提姆帮忙。提姆不仅懂船艇的维护,而且有驾驶证书,正好可以在负责维护的同时教我们驾船。
“这下那辆油罐车可以派上用场了吧?”影倩放下望远镜问我。
“应该是,我也不懂,反正是迪恩派人管加油。”我跑了大半天的工地,有些站累了,脱了鞋拽掉袜子坐在码头上。
湖面上有些风,波浪时不时轻拍码头下面的柱子,发出泊泊的声响。两个小白点渐渐变大,在十公里外分航,后面的一艘拐向港口,前面的继续行驶直向我们而来。船身主色调是白色,半腰从头至尾一道宽阔的蓝色彩条,高高的白色硬顶上是旋转着的导航雷达,下面是四边通透的观景台。
游艇减速靠过来,码头立刻显得又矮又短。船员们拉出舷梯搭到岸边,三个孩子未等梯子放稳就准备上船,被我伸胳膊拦住,“就知道你们会等不及。所有人都听好,脚底下一定要踩稳,如果掉到船和码头之间,船身又正好荡过来把人挤到轮胎上,我就不用再费事救人了,明白吗!”
新船成了所有人的兴奋点,晚饭时影倩好不容易才把孩子们哄到饭桌边,刚吃完饭三个人又跑到船上去了。莫佳娜没留下,提姆饭后又返回船上给大家讲解。我把船上的灯打开,上上下下又看完一遍后下来站在码头上,默默地看着灯火通明的游艇,心里满是骄傲和喜悦。
约翰逊匆匆赶来,大赞游艇漂亮豪华,又提议应该把新庄园中一条汇入湖中的小河挖深拓宽,做一个容纳游艇的港池,这样就不用再怕雨季的大风大浪。我点头赞同,想着明天请李同力也过来看看,顺便把这个想法告诉他。
几个孩子一直在船上流连到九点半,死活不肯回去,非要睡在上面,影倩只好陪着他们。提姆接通岸电,又仔细检查过系缆和碰垫后才告辞。
我站在岸边有些犹豫,和崔西一起回去,怕船上的人不安全;不回去,等于少陪崔茜一天。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小丫头从舱里钻出来向我挥手。
“干吗?”我仰头问。
“上来啊!”
“你不回去了?”
“回去干吗?我已让卡雅把铺盖送过来,今天我们住客房,陪着姐姐。”
“哦,对,好主意!”我笑着走向舷梯。
苏静娥和卡雅先后过来送被褥。苏静娥没上过船,站在岸边无论如何不肯踏上舷梯一步。影倩崔西不由分说,连说带笑,一前一后生拉硬拽把她捉到船上,弄得苏静娥惊叫连连。
“好了好了,”我笑着对进了船舱还抓着舱壁上的救生圈不敢撒手的苏静娥说,“都已经上来了,走两步试试,很安全,没事!”
“先生,麻烦你给基德打电话,他一会就回来,让他背我下去。”苏静娥依然惊魂未定,说话都带着颤音。
“你自己不是有……好好,我来打,你去参观一下吧。”
苏静娥扶着墙挪进卧室,指挥佣人们把房间收拾好,基德及时赶到,好奇地在船上转了一圈后和我一起把苏静娥慢慢扶回岸边。
“你们今天有点过份。”其他人离开,影倩崔茜好不容易把兴奋的孩子们哄睡着,三人到客厅坐下后,我对着两人笑,“看把苏静娥吓得。”
“是有点过份。”影倩捋捋头发也笑,“一高兴就忘乎所以了。”
“没事,”崔茜毫不在意,“苏静娥也很高兴,一开始吓得不敢动,后来自己还各处去转了转。”
“你们也洗洗澡,去客房休息吧,我在对门。”影倩指指外面的客房。
“好,”我点头,“你们先去洗澡,我四处看看,保证安全。”我顺手抄起沙发上厚厚的随船资料册,站起来往外走。
外面夜风徐徐,月朗星稀。我一时理不出头绪,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只好先下到码头上,从头到尾把船看一遍,然后再上去看看缆绳碰垫是否牢靠,又回到岸边查看缆绳的另一端,起身时抬眼看见远处黑洞洞的湖面,更觉得约翰逊开凿港池的提议有道理:这样灯火通明地停在广阔的湖面边上,太显眼了。
崔茜跑出来,站在舱门口默默地盯着我。
“你洗完了?”我走过舷梯来到她身边,“进去,外面风大,别着凉,马上就好。”
“还有什么?提姆是个很认真的人。”
“我知道。还得再检查一下连接岸上水电的管线,看看接头是否锁紧,马上就来。”
“快点,我等你。”她暧昧一笑,转身消失在舱口。
我在配电舱检查完电缆接头,刚刚出来就听见一声狗叫,小强在码头上仰头看着我,急得身体来回摇摆。
“哈!差点把你忘了,这里这里。”我走到舷梯边,招手让它上来,小强犹豫一刹那,然后飞快地蹿上来。
“好狗!”我拍拍它毛茸茸的脖子,轻轻提着项圈把狗拉进船舱。
“小强,过来。”崔茜已经光着身子钻进被窝,看见狗又跳下床拍拍它的头。
“把睡衣穿上,让……呵呵,小强都看见了。”话说一半,我感觉不对劲,笑起来。
“那有什么?”崔茜并不在意,又回到床上,“让它自己去玩吧,我们得抓紧时间。”
“是啊,都十二点多了,明天还要去找李同力。”我脱掉上衣和鞋袜走进洗澡间,笑听外面崔茜和小强说话,告诉它要把发型弄得漂亮些,这样才能吸引女孩。
洗完出来,小强已卧在床边,趴在地上对我慵懒地晃晃尾巴。
“你和它说什么?”我笑着问,“准备给它找个女朋友?”
“是啊!”崔茜坐起来,“我刚刚才想到,应该给它找个女狗,它已经性成熟了。”
“哦,不是女狗,是母狗,怎么找?”
“这好办,我有一些养狗的朋友,看看谁家有女狗。”她把被子掀开让我上床,“哎,前几天晚上游泳,你不是说要做爱吗?为什么后来没碰我。”
“哦,还不是因为警察的事,以后真得冷静一些,不然真可能出事。”我把她搂在怀里抚摸。
“不是啊,拉莫打电话是后来的事,以前你为什么没有?”
“哦,这个吗……”我开始有点走神,“好象……很享受那种无拘无束游泳的感觉……裸体不一定就意味着性。”
“嗯!”崔茜声音变得颤抖而温柔,呼吸加深,抬头吻着我的脖颈。
“我得把小强弄出去。”狗突然抬起头向床上看了看,我赶紧掀被子起来。
“为什么?哈哈……”小丫头笑起来,“别锁门,等会它肯定还要进来。”
“那怎么行?”我一边把小强往外推,一边说。
“这有什么,没人会过来。”
“好的。”
狗出门之后看看我,扭头跑向去舷梯的舱口,我转身回到床上,“你知道吗?浴室里的东西质量真好!”
“那有什么,”崔茜又回到我怀里,“你没看到主人房的浴室,好多都是金的。”
“啊!是镀金的吧?”我真想立刻就去看看,但这时候不合适,就没动。
“不知道……”崔茜不想再谈这个,搂着我的脖子全身都贴过来……

一阵激烈的喘息之后,我放松卡在崔茜胯骨边的手臂,把还在颤抖的她抱回床中间。
“怎么了?”崔茜眼神迷离,仍然在微微抖动,让我有些担心。
“嗯……嗯……”她面无表情,紧紧地贴在我怀里。
“怎么了?不舒服就告诉我。”我扶正她的脸。刚才达到顶点时可能动作太大了。
“不是,等一会……太美妙了……”她把脸贴回我胸前,仍然不愿意睁眼,“等一会说话。”
“哦,好的。”我搂紧她,才发现崔茜脖颈也已经被汗水打湿。
小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趴在进门的过道里,见我们重新躺下,也把头贴在地毯上。
“好美妙的感觉啊!”片刻以后,崔茜复原,忍不住在我怀里赞叹。
“有那么夸张吗?”我摸着她的背笑笑,“你也出汗了,还得重新洗。”
“有的,这次真好,可能是换了环境……还有前面的准备时间长,让我……我……那个,很有心情。”
“行了,别说话,先把呼吸调整好,我先去洗澡。”
“不要,”她伸手抬腿缠住我,“陪我……”
“好好好!”

第二天上午,我先带着影倩崔茜去总统府向迪恩道谢,然后去找李同力商量新庄园的改动和港池的施工。途中拉莫来电,说卡穆的同学一家要来登门致歉,我请他们下午三点到东方饭店,接着又去银行办理个人信用卡,路上顺道去加霍来的办公室聊了一会,回到家已经十二点多。
影倩崔茜立刻开饭,我一边吃,一边想着下午怎么和那一家人谈话。
“想什么呢?”崔茜问。
“是啊,今天表现这么好,头都不抬。”影倩把苏茜掉进汤盘里的叉子捞出来,也在一旁附和。
“下午卡穆的同学一家来道歉,我在想应该怎么对付。”
“干吗,你还想整治他们?”影倩抬眼看我。
“嗨!用词不当。我在想怎么接待他们……卡穆,让你姐打电话给老师,下午请假,你和我一起。”
“是的,先生。”
“哈!立强上次把那个女人气得说不出话来。”崔茜笑。
“就他鬼主意多!这次是来道歉的,不要胡来。”影倩提醒。
“是是,不会。我在想怎么把这事永久解决”
“当时也气得不轻,后来想想,其实没多大事,道个歉就行了。”影倩继续嘱咐我。
“我知道,也没想怎么样,如果真想发火,当时就会让她得到教训,等人来登门道歉再算后账,不太合适。”
“这话讲得好,像个男人!”影倩点头赞许。
“嘿嘿!”我笑笑,“看我表现。”
下午两点五十分,卡穆同学一家到达门前,恭敬地下车和看门人打招呼,然后通报来意。我站在会客厅门口,见他们被正常放行,就转身回到里面等候。
“来了?”影倩问,神情还是有些不知所措,“我们……出去迎接?”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在门里面等着就行。”
很快,苏静娥就引领着两个大人和一个孩子进入客厅。
“安瑟先生,安瑟太太,你们好!”我伸出手和每个人相握,轮到他们的儿子时稍稍停顿片刻,“您的伤都好了吗?”
“是的,先生。”小安瑟快速地眨眼睛。
“谢谢您的关心!”安瑟先生接过话题,“非常感谢您愿意给我们道歉的机会,非常对不起!”
“请坐吧!坐下谈。”我伸手相让。
安瑟一家人又依次和每个人握手,卡穆绷着脸躲在后面没过来。
“卡穆先生,你愿意和安瑟同学握手和好吗?”我看着他,“安瑟先生也同意吗?”
“同意同意!”安瑟太太忙不迭点头回答,同时推推儿子的背。
两个孩子慢慢靠近,有些不自然地握握手。
“还有安瑟先生和太太。”我提醒卡穆。
“今天我们聚到这里,主要是解决以前的矛盾。”所有客套的礼仪完成,宾主落座,我看着安瑟先生开门见山,“之所以让两个孩子都参加,是因为我有一些话希望大家都听到。”稍稍停顿,我环顾所有人,“依我看来,侮辱不能换来尊敬,更不可能是好感;暴力也不能最终解决问题,反而可能坏事。两个孩子还未成人,激动之下有过分的行为是正常情况,但必须逐渐学会用正确的方法。我们作为家长,作为成年人,需要控制情绪,理性思维,阻止事情向坏的方向发展。孩子被打伤,家长有情绪上的波动,很正常,但必须在一定时间之后恢复理性和冷静,即使一时难以做到,也可以避开情绪不稳定的时段再进行双方的会面。安瑟太太,这是我给您的建议。”
“是的是的。”安瑟太太不敢抬眼,只是频频点头,“非常对不起!我再次向您和您的家人诚恳地道歉。”
“这就不必了。”我摆摆手,“您已经表示过歉意,我也接收您的道歉,今天也不是让您专程来说对不起的。拉莫先生讲明您的意思以后,当时我并不打算答应。实话说,安瑟太太那天的表现让我很生气,所以有些不情愿,但后来想想,为什么要让人长时间地心怀愧疚?这样没有任何意义,然而如果只是需要您来道歉,也没什么好处,不如大家坐在一起谈谈如何教育孩子,让所有人在未来都能愉快地生活,那样不是更好吗?您们的孩子被打伤了,好在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我已和卡穆先生讨论过此事。制止恶……不恰当的行为当然可以被迫使用暴力,但最好不要过分。我相信两个孩子这次都得到了教训,应该能……能为他们未来的的生活积累有益的经验。对不起!我要停一下。”
卡雅在门外对着弟弟做手势,示意他出来,见我的目光看过来,立刻停下动作。
“卡雅,什么事?”我对着门外问。
“先生,对不起!大门那有一个叫索菲亚的女孩,是卡穆的同学,要找您……想要见您。”
“我?”我有些疑惑,“见我干什么?”
我和卡穆边走边说,很快赶到大门口,一个女孩正焦急地站在门边。
“你怎么来了?”卡穆迎上去。
“听老师说下午安瑟要来你家,我怕你的先生打你就……”女孩抬眼看看我,满头大汗,目光怯怯地闪烁。
“哦,没事。”卡穆摆摆头,满不在乎的样子,随后转过身,“这就是我说的李先生。”
“先生!”索菲亚停顿片刻,突然向我猛跨一步,声音很大且尖厉地颤抖着,“先生,呜呜……打架不是卡穆的错……”接着泪如泉涌。
“别哭别哭!”我赶紧安慰她。这小女孩满脸汗迹,裙边鞋上都是灰白的尘土。从学校过来有十几公里,即便坐公交车到湖边,再徒步走过来也有五六公里,“卡穆,带着……你同学去找你姐姐,让她休息……洗洗脸……等会你俩过来见我。”
回到会客厅,影倩崔茜正和安瑟一家说话。我心里想着那个女孩,不能专注,只是泛泛地笑着应付。安瑟先生察觉到我的态度,适时结束谈话,起身告辞,我也就顺水推舟,把他们送走。
卡穆见安瑟一家离去,把索菲亚从房间里带出来。我拦住正准备离去的两个女人,“等一下,你们也见见这个可爱的小女孩,是卡穆的同学,打架就是因为她。”
索菲亚见这么多人站在客厅门里,有些羞涩,跟在卡穆后面轻轻拉拉他的衣襟。卡穆回头看看,皱着眉头挣脱她的手,径直走进客厅。
“卡穆先生,你应该让女士先行。介绍一下你的同学。”我指点他。
“是,先生。这是索菲亚,我的同学……她……”
“来来,进来,索菲亚小姐。”影倩微微躬身,和善地笑着招呼。
索菲亚已洗净脸面,碎步走进客厅,先双脚并拢对着我们鞠躬问好,然后看看卡穆,局促地捏着自己的衣襟。
“好漂亮的小女孩!”影倩立刻开口,“来来,到这里坐。多大了?”
我摸摸眉心,忍住没笑出来,这口气和态度,怎么像个慈爱的老太太?
索菲亚小心而礼貌地和影倩崔茜交谈,卡穆似乎有些生气,板着脸坐在旁边默不作声。
影倩留索菲亚吃过晚饭,又要派车把她送回家,还要让卡穆陪同,我看这小子一脸的不情愿,就提议让卡雅送索菲亚回去。
车子驶出院门,我转身看着卡穆笑,“卡穆,你那个同学……那个索菲亚,漂不漂亮?”
“是,先生,漂亮。”
“你喜不喜欢?喜欢就好好学习,以后娶她做老婆。”
“为什么要好好学习……娶她做老婆?”崔茜开口问,卡穆也不明白,“这有什么关系?”
“啊……对,没关系。”我眨眨眼,“你怎么一点都不热情,索菲亚给家里打电话时要姐姐陪着去,刚才也不主动提出送她回家。”
“先生,她……很麻烦的,这么远跑来,还哭……”
“什么!”我有些生气,“索菲亚是来救你的,她怕我惩罚你,你太……你应该感激她。”
“是,先生。”卡穆低下头。
“好了,”影倩靠过来,“小孩子还不懂事,以后慢慢和他讲。作业写好了吗?写好就去玩吧。
卡穆离开,影倩看着他的背影片刻,然后转身对我说:“小孩子懂什么,你又瞪眼!”
“也是,”我点头,“不过也已经十二岁了,最起码的礼貌要知道。”
“今天讲得不错,我和崔西都很赞同。”影倩看看小丫头。
“呵呵,谢谢!其实没全讲完,我觉得小安瑟也是喜欢索菲亚,但不知道怎么表达,而且选择的方式不对,加上心里有些邪恶的东西,所以才会挨揍。小时候我们男生也会去拽漂亮女生的头发。”
“是吗?!”影倩立刻警觉,“原来你也拽过女孩的辫子。”
“你看,一说这种事你就会乱猜。我说的是‘我们男生’不是我。我小时候连和女同学说话都不敢,还拽辫子?没等动手,自己先被这个念头吓死了。”
“哈哈!”崔茜忍不住笑起来,“姐姐,你小时候有没有人被男孩骚扰?”
“那就说来话长了。”影倩笑着,“先去船上看着孩子们。静娥,给先生泡杯茶,送到船上。”
“这样,静娥,”我拦住转身要走的苏静娥,“拿一罐茶叶和一个紫砂壶到船上,我自己泡。”
“好的先生,您要哪种茶叶?”
“随便……我办公室还有一罐打开的,请你帮我拿到船上,谢谢!”
“好的先生,不客气。”
苏静娥去拿茶叶,我们继续往码头走,一路上崔茜蹦蹦跳跳,搂着姐姐的胳膊不停地东长西短,我带着小强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东瞧西看。
“什么声音?”影倩突然回头问我。
“啊?”我也停住。
院子深处传来女人的呼喊声。
“苏静娥?办公室方向!”我不太确定,低头看看小强,它也竖起了耳朵。
“你们,”我指着两个女人,“上船看好孩子……崔茜,带着小强,抓着它的项圈,快去!”
话音未落,我已经助跑几步迈过道路旁的灌木丛,向院子深处冲去。
喊叫声越来越清晰,苏静娥似乎在追赶什么人,不停地喝令对方停下。
“苏静娥,怎么回事?”我冲进幽暗的树丛,大喊着给自己壮胆,同时表明位置。
“在这在这,往那边跑了!”苏静娥听到我。
“谁!”我钻出树丛,远远地看见苏静娥的背影,“什么事?”
“小偷,抓小偷!”她回头喊一声,却没有停下脚步。
“你停下!”我立刻阻止她,加快脚步飞奔过去,“停下,跟在我后面!”
跑到苏静娥前面,我放慢脚步,伸手一掏裤兜,什么也没有,四下看看也没有砖头树枝,只好抬胳膊脱下T恤攥在手里,带着苏静娥继续搜索。
“从这里跑了,先生。”
“好的,别说话。”前面太黑,我侧耳细听动静,的确有碰响树叶的哗哗声,“往那边的院墙去了,你出这个门,到人多有灯的餐厅喊人。”
“不用……我给基德打电话。”她依然跟在我身后。
贼逃是奔命,我怕埋伏,追的速度不敢太快。影倩崔茜安顿好孩子也赶过来。
“这里这里。”我看见崔茜走在前面持枪搜索,赶紧用汉语表明身份,以免误会。
“静娥,怎么回事?”影倩拽着小强,气喘嘘嘘地跟过来。
“有小偷,我去先生办公室,从桌子后面出来逃跑。”苏静娥依然惊魂未定。
“看清楚是谁了吗?”我追问。
“恩耶马,那个打扫卫生的。”
“好,告诉基德,报警!”我点点头,转身拿过崔茜手里的两支枪,退弹夹验枪,“晚上加强值班,两人一组,另外安排人不定期巡视,也是……三人一组,今晚给三倍工资。手电筒给我,其他人都回去吧。”
“干什么?”影倩不明白。
“哦,确认小偷已经逃走了。”我回答,重新给乌兹装上弹夹。
“等基德带人过来,我们一起。”影倩崔茜一齐拦住我。
基德带着几十个人,三辆车警灯闪闪冲进大门,跳下来向我敬礼,先命令彻底搜查,然后听苏静娥讲诉情况。
“谢夫,晚上所有警察都留下警戒,我在这,您去休息吧。”片刻以后,基德转向我。
“这样……”我看看他身后六个持长枪挺立的手下,“没必要,只是一个小偷,院子里的人值班就够了。你今晚没事就别走了,陪着静娥。”
“是,谢夫!……我还得带着他们去恩耶马家。”
“哦,这事还要你亲自去嘛?这样吧,你还是去一趟。……对了,如果抓到人,不要打,知道吗?快去快回。”
“是,谢夫!搜索结束我立刻就去。”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5 回复 秋收冬藏 2017-11-6 23:35
干嘛不放狗去追贼呢。。。
4 回复 wlr谷石 2017-11-7 21:20
秋收冬藏: 干嘛不放狗去追贼呢。。。
原因有两个,很简单。
一是突发情况下要保护两个女人和孩子。二是舍不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把小强当做家人,放它去追贼当然是个很好的选择,但有个问题:狗可不知道穷寇莫追的道理,万一咬住了,伤了它怎么办?
其实当时想得很简单,后面会写到。但这几天忙,再不更新就要“挨打”了,所以就先把这些发出来了。
下节就有晚上和影倩崔茜苏静娥的谈话,会解释当时的决定。
谢谢您能如此认真仔细地读我的文章!真是很得意有您这样的读者!
谢谢!
谷石
3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7-11-8 00:37
再不更新就要“挨打”了-倒是蛮懂事的~

我们粉丝们从2014开始追剧,一个月有时候都没有一篇,这粉丝也够长够韧的了!
4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7-11-8 00:38
新游艇当然好玩了!
莫佳娜是什么人种?
3 回复 {[MM]} 2017-11-8 11:46
抓紧更新啊!时间长了接不上了啊!谢谢
4 回复 wlr谷石 2018-2-26 12:35
ChineseInvest88: 再不更新就要“挨打”了-倒是蛮懂事的~

我们粉丝们从2014开始追剧,一个月有时候都没有一篇,这粉丝也够长够韧的了!
谢谢谢谢!
我知错了,也很感激您们的耐心与热情。
谢谢!
谷石
3 回复 wlr谷石 2018-2-26 12:36
ChineseInvest88: 新游艇当然好玩了!
莫佳娜是什么人种?
是啊,那时都是些孩子,找到新玩具了。
莫佳娜当地黑人。
谢谢您的关注!
谷石
4 回复 wlr谷石 2018-2-26 12:37
{[MM]}: 抓紧更新啊!时间长了接不上了啊!谢谢
让您久等了,抱歉!
来了。
谢谢!
谷石
2 回复 南沙2 2018-2-27 02:02
30多米的大船啊,赶紧享受,总统随时可能收回滴
2 回复 wlr谷石 2018-2-27 12:41
南沙2: 30多米的大船啊,赶紧享受,总统随时可能收回滴
天呐!
您想剧透吗?
谷石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wlr谷石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在非洲8 [2014/07]
  2. 在非洲1 [2014/07]
  3. 在非洲81 [2014/07]
  4. 在非洲9 [2014/07]
  5. 情书(朋友的故事) [2014/07]
  6. 在非洲2 [2014/07]
  7. 傻子 [2014/07]
  8. 各位新年好! [2018/02]
  9. 在非洲4 [2014/07]
  10. 在非洲87 [2014/09]
  11. 在非洲九十四 [2015/01]
  12. 在非洲17 [2014/07]
  13. 在非洲15 [2014/07]
  14. 在非洲11 [2014/07]
  15. 在非洲3 [2014/07]
  16. 在非洲27 [2014/07]
  17. 在非洲60 [2014/07]
  18. 在非洲67 [2014/07]
  19.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日志 [2014/07]
  20. 在非洲101 [2015/04]
  21. 在非洲51 [2014/07]
  22. 在非洲24 [2014/07]
  23. 渔村雪夜 [2014/07]
  24. 警方给出昆山反杀的处理决定,黑社会怎么想? [2018/09]
  25. 在非洲107 [2015/10]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03: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