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太长了 (已有 1,383,185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47638

评《林毅夫:利益集团决定了改革方向?》

作者:胡子太长了  于 2017-1-12 05: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挑战权威|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15评论

     林先生倒是个诚实的人,直接点明政治家主导中国的经济改革,而且把政治家里的领袖作用放在首位。从其文章里看出来,他是推崇这种模式的,事实上这种方式也比较符合中国实情,是中国特色改革之路的中心关键。
    但是,正如利益集团决定改革方向的理论不完全适应中国国情(林的观点)一样,政治集团决定改革走向的理论也不会是世界普遍的社会规律。
      中国改革之路极大的受到政治领袖个人,和一部分具有决定力的政治家群体的影响。现实也证明了这个不可否认的事实。这在中国无关于喜不喜欢,这是中国文化社会的一种传统,自秦或更早的商周以来,到上世纪初的戊戌变法,从来没有多大变化,除非是被剧烈的社会朝代更替所暂时打断。所以这种现象绝不是当代所特有,而且可以预计,将来的中国仍然会延续这种传统,即使引入西方所谓的民主理念,政经分离,以及多重权力制衡的理念,其实质内涵也不会有本质的变化。这也就是理想化的泛民主主义者无法接受,试图改变,又一再被现实碰撞的晕头转向的根源所在,其主要问题在于,这种以政治为主导的社会管制和变革导化模式,作为社会治理结构基础的民意民情传统观念,在整体上是认同并被自觉接受的,数千年来难以改变,除非发生某种不可逆转的,突发性历史性的断流事件,走到上世纪日本式政治革命之路,但这种可能性近乎于零。
      对于这个事实的评价,有许多不同的观点。站在中立的立场上,对其积极的和消极的意义两方面的认识,具有重要的价值。其积极意义在于,这种以政治领袖和政治集团为主导的,社会经济及制度改革,便于集中社会资源,达成预期目标。有利于激进的、短期内迅速的达标,更有利于突破难点和困局。因为政治团体可以运用其绝对的权力,制定变革目的,也采取引导或强制的措施,驱使社会变革的走向。
     而消极意义同样显著,第一,社会变革很难形成全面的革新,政治力量很难进行除了经济领域,社会治理方式等之外的政治理念和根本制度的变革。第二,经济和社会管理的变革目标和路径的规划,与政治领袖个人,以及政治团体的意志关联度太大,变革的科学性,完整性,条理性,进程的稳定性,和结果受到较大的不确定性影响。
     如果进一步深究,这种历史延续下来的社会管理模式,最应该关注的核心问题是政治领袖的智慧,立场,和意志,以及政治团体的统一理想和实践精神。其中他们所持立场,即其理念和实践所代表的利益群体是根本所在。过去被认为是阶级立场,现在表述为代表性问题。
     这其实是显而易见的首要问题,并不代表作者有个人的倾向性,竭力回避这个问题的人才往往是特意隐藏倾向性和目地的,因为政治权力是可以而且是必然要选择代表社会中某些利益群体的,选择代表资本的利益,必然广开资本利益渠道,选择基层民众的立场,必定会制定民众利益最大化的制度。这不可能被绕开。
     在此之上,公开的研究往往回避一些重要的问题,比如政治集团内部,包括政治领袖与精英政治小团体,以及一般政治家群体之间的矛盾斗争,被扩大化而波及全社会,进而影响经济制度和社会制度变革的现象,这个在中国也是一种社会传统现象,有时候表现的相当强烈。
     西方现代的经济理论,除了"主要发端于西方发达国家,是对发达国家经济现象背后因果机制的总结"(林教授原话)外,其另外一个主要特征,就是基于西方的哲学观,把经济发展和理论研究标准化,理想化,特别是独立于政治的特点,而这种研究的方法,经实践证明,是具有重大缺陷的,以至于西方经济学理论不断地被更新的学说更替,在实践中也是五花八门,修修补补,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经济政策比比皆是,有时为了促使某经济学说的实现,甚而采取政治的手段干预。许多西方经济理论在中国失去指导意义,即是有力的证据。
   但是,林先生似乎对"主流学术界强调制度变革主要受到利益集团的影响,各利益集团之间相互博弈决定了制度变革的方向。(林语)"这种观点持有相当大的异议。他认为"这种分析框架要么忽略了政治家的影响,要么隐含地认为政治家是利益集团的代表。"
    我不能说,林先生单纯的可爱,但是,他否定政治家是利益集团的代表之观点,的确值得商榷。正如上面分析所说,任何政治家都不可能脱离利益关系,都是特定利益群体的代表,毫无例外,否则,这个政治家因何而存在?任何超越个人和群体利益的政治家,在现在的地球上一个也不存在,只是代表多数还是少数,代表哪一阶层的利益的区别罢了。这种基本认识不需要隐含地认为。

     西方现代经济学分析框架的确是有意回避政治家的影响,但是其强调制度变革受到利益集团的影响,各利益集团的博弈事实上决定了制度变革的方向,大体上没错。国际上如此,在中国更是如此。
     我不能肯定林先生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把中国的政治家群体,独立于利益团体之外,或者他有充分的理由支持他的观点,但是中国历史上是没有超越阶层或者说阶级利益的超级政治家。当今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也是广大劳动大众根本利益的代表,这是写在党章里的,而广大人民群众就是一个基本利益集团。这个利益集团的利益是中国的利益,是中国共产党的利益,也是中国的前途所在。这是从广义利益集团的含义所说。

    即使从狭义的,特指的利益集团概念出发,当代中国的政治家群体中,被驱逐出政治舞台的,还有继续隐藏与既得利益集团勾结的大有人在,他们所代表的既得利益集团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的博弈,决定了中国经济改革和社会变革的走向,如果说还有其它因素,就只能是代表西方政治经济思想利益的另一个利益集团。这三种利益集团代表的博弈,最终决定了中国的未来走向。

     如果说在改革伊始,政治家并无与既得利益集团结合的条件,走入歧途的话,那么随着经济改革进程中,既得利益集团的形成和固化,部分政治人物丧失代表人民群众利益初心,与既得利益集团苟合,攫取社会绝大多数政治经济利益,影响社会制度变革是有目共睹的,这才有了本届政府的铁腕清腐治贪举措行动。

    关于政治家,领袖对社会制度变革影响的研究课题,并非创新,这正是政治经济学的基本研究课题之一。如果连理论和眼界高度如林先生的,都认为是一种理论方法创新的话,那只能说明政治经济学科在中国被边缘化到微不足道的地位,而政治经济学恰恰是研究制定社会制度变革的基本出发点。不夸大的讲,当今中国所面临的大多数严重困难,都是放弃政治经济学的方法,去制定制度、目标、路径而造成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5 个评论)

5 回复 法道济 2017-1-12 07:53
中国经济出问题,原因很简单,就是真金白银早就成了利益集团的囊中之物,中国经济已经被权贵掏空。所以中国经济是搞不好的,没有20-30年的休养生息,是不可能缓过来的。
6 回复 胡子太长了 2017-1-12 08:19
法道济: 中国经济出问题,原因很简单,就是真金白银早就成了利益集团的囊中之物,中国经济已经被权贵掏空。所以中国经济是搞不好的,没有20-30年的休养生息,是不可能缓
林强调政治领袖和政治家团体,对社会制度变革的影响,对中国当代有一定的意义,但这个观念早在《政治经济学》里存在,不是理论创新。
中国一打开国门,立即全盘经济西化,而政治变革严重脱节,与中国传统的利己思想苟合,放弃了当初革命的宗旨,生成了各种主掌改革进程的利益集团,构成了严峻复杂的局面。林希望有理想的超越利益的政治中立派是一种惯性思维,空想主义。但以他的影响,直接提出这个议题还是很重要的,尽管他只是谈到积极的一面。总比一味回避强多了。
6 回复 mali50 2017-1-12 11:53
私有经济有其自身的统计规律,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资本主义国家不可避免的经济危机证明了这一点。这样的范畴足以构成了一个客观的科学对象。但由于经济直接与人的利益有关,西方经济学不重视研究经济的客观规律(结果不利於单一有价的私有经济),而只感兴趣用以牟利。只要不是科学,无论从统治者的意志还是从资本家的意志出发都一样具有盲目性。所以林的批评不算错,但无意义。
西方经济学充斥这类的废话。所以门别繁多,互相矛盾,永无共识。
5 回复 胡子太长了 2017-1-12 11:57
mali50: 私有经济有其自身的统计规律,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资本主义国家不可避免的经济危机证明了这一点。这样的范畴足以构成了一个客观的科学对象。但由于经济直接与
您看穿了西方现代经济学的本质。
5 回复 mali50 2017-1-12 12:15
胡子太长了: 您看穿了西方现代经济学的本质。
与西方经济学家一样,中国的改革派也相信“按市场需求来分配资源”之类的箴言。这只有在无穷市场、无穷资源、充分竞争、遵守协定和公平交易等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而单一有价的私有经济因资本积累的存在而不断收缩市场形成购买力分布不均,利益竞争更无法做到公平遵守;资源和产能不均匀也不能实现充分竞争。这就需要外部干预。如果政府不干预,就会有危机发生强迫市场、产能和资源重新分配。因此“按市场需求来分配资源”包括了各种间断性分配,如经济危机的再分配作用,而不是幻想的那样美好。
6 回复 胡子太长了 2017-1-12 13:02
mali50: 与西方经济学家一样,中国的改革派也相信“按市场需求来分配资源”之类的箴言。这只有在无穷市场、无穷资源、充分竞争、遵守协定和公平交易等的情况下才有可能。
说的好
6 回复 mali50 2017-1-12 13:18
胡子太长了: 说的好
经济危机也是一种市场现象。市场崇拜者们常常忘了这一点。
晚安。
6 回复 古久先生 2017-1-13 09:16
法道济: 中国经济出问题,原因很简单,就是真金白银早就成了利益集团的囊中之物,中国经济已经被权贵掏空。所以中国经济是搞不好的,没有20-30年的休养生息,是不可能缓
经济危机及其周期性变化,在很多国家都存在并发生。至于真金白银在谁的囊中,其实多数财富是是在少数人的囊里,美国也是top 1%的人拥有绝大多数财富。赢者通吃,这世界从来就如此。
6 回复 法道济 2017-1-13 09:22
古久先生: 经济危机及其周期性变化,在很多国家都存在并发生。至于真金白银在谁的囊中,其实多数财富是是在少数人的囊里,美国也是top 1%的人拥有绝大多数财富。赢者通吃,
看来古先生认为常委们巧取豪夺,富可敌国,是很正常的事?是和Bill gates同等的靠自己智力和劳动致富的精英分子喽。看来您这个看法很典型,让我搞一篇日志,让大家看一看,评一评
6 回复 古久先生 2017-1-13 10:59
法道济: 看来古先生认为常委们巧取豪夺,富可敌国,是很正常的事?是和Bill gates同等的靠自己智力和劳动致富的精英分子喽。看来您这个看法很典型,让我搞一篇日志,让大
本质也许不一样,但事实是一样。在那个位置的人99%的都可能那么做,如果你在那个位置,你或你的家族很可能也会那样做。你只看到美国的Bill Gates,但你看到了华尔街那些嗜血的吗?金融危机是谁玩出来的?谁去买的单?前几年的占领华尔街说明了什么?你看到了美国纸牌屋后面的事吗?
在美国,凭啥某些位置的薪水那么高、上million、几个million?他的价值真值那么多钱?而相同的位置在欧洲、英联邦国家为什么就低多了、税那么重?
6 回复 胡子太长了 2017-1-13 19:22
mali50: 经济危机也是一种市场现象。市场崇拜者们常常忘了这一点。
晚安。
特别认同这个观点。经济危机就是市场经济与生俱来的,不可治愈的间歇性先天病。西方的经济学家倒不避讳这个固疾,而中国的大多数学者,包括政府却刻意避讳它,不断创新经济新词,竭力维护本该由危机机制不断纠正的经济不平衡。所以,积累太大的问题,到了很难解决的程度
6 回复 法道济 2017-1-13 23:03
古久先生: 本质也许不一样,但事实是一样。在那个位置的人99%的都可能那么做,如果你在那个位置,你或你的家族很可能也会那样做。你只看到美国的Bill Gates,但你看到了华
http://www.backchina.com/blog/340151/article-267713.html
6 回复 mali50 2017-1-14 00:15
胡子太长了: 特别认同这个观点。经济危机就是市场经济与生俱来的,不可治愈的间歇性先天病。西方的经济学家倒不避讳这个固疾,而中国的大多数学者,包括政府却刻意避讳它,不
部分原因是中国过去有大量的原始积累转化成的物价红利,国家因此可以用通胀来掩盖危机,相当于今天美国用借债和货币宽松来掩盖危机一样。很多人于是以为这个“中国模式”不同于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而是一种特色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不存在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并因此更加迷信这种市场经济,编出许多新名词,产生许多新幻想。现在原始积累基本耗罄,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原形毕现,这才火烧眉毛对美国改变关税政策反应异常强烈。
6 回复 胡子太长了 2017-1-14 01:16
mali50: 部分原因是中国过去有大量的原始积累转化成的物价红利,国家因此可以用通胀来掩盖危机,相当于今天美国用借债和货币宽松来掩盖危机一样。很多人于是以为这个“中
是这个道理!
5 回复 胡子太长了 2017-1-15 02:18
古久先生: 经济危机及其周期性变化,在很多国家都存在并发生。至于真金白银在谁的囊中,其实多数财富是是在少数人的囊里,美国也是top 1%的人拥有绝大多数财富。赢者通吃,
赢者通吃,应当看规则了。从规则出发可分正邪。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胡子太长了最受欢迎的博文
  1. ZT:赖德胜:人工智能是就业“杀手”还是“助手” [2017/05]
  2. 母亲:“没什么事,我就先死了”(建议所有人都看看)! [2018/06]
  3. 中国高铁负债超5万亿! [2019/05]
  4. 回国随记4-1:几个小故事 [2016/08]
  5. 2017,阿里巴巴将面临崩溃的局面 [2016/11]
  6. 我为什么不看《人民的名义》 [2017/04]
  7. 深度解读国际油价跳水的背后原因 [2014/12]
  8. 救市第四日 证监会终于酒醒了 [2015/07]
  9. 中国新(警察法)出台,与西方国家警察法靠近?(转) [2018/12]
  10. 没想到!中国最强大的武器不是原子弹! [2017/10]
  11. 简评马云在浙商年会上的演讲 [2018/06]
  12. 比特币瘪了吧?! [2018/01]
  13. 格林斯潘是贴心小棉袄 [2018/07]
  14. 评《中越战争的意义之大,很少有人知道 》 [2017/02]
  15. 姚刚落罪,再次证实了我准确推测出股灾黑手 [2016/05]
  16. 我关心的是“雄安新区”的耕地 [2017/04]
  17. 萨德实质性部署了,《观察者》又赢了! [2017/04]
  18. 给《耶路撒冷到底属于谁?》提参考意见及教徒的常识性错误 [2018/01]
  19. 回国随记2:消失了的童年世界 [2015/12]
  20. 桑兰事件重提,谁躺枪? [2015/12]
  21. 走吧,回家吧,底(低)端的父老乡亲 [2017/11]
  22. 量子理论对每个人的生存意义—中国科学院朱清时:量子意识(人人能懂版) [2016/10]
  23. 短评《没有民主和自由 国家强大是人民的灾难》 [2016/11]
  24. 读尹胜先生《缺乏自由意志与独立思想的中国群体》后留记 [2017/02]
  25. 郭松民: 朝鲜确实被美国摧毁过 [2017/09]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3: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