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太长了 (已有 1,384,185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47638

丹阳评三国·人物11·鬼才郭嘉

作者:胡子太长了  于 2018-6-15 22:2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友情链接|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鬼才郭嘉:曹操为何对这个小子赞不绝口?
 赵丹阳 丹阳论道 1周前



郭嘉是东汉末年曹操帐下著名谋士,高屋建瓴,才识过人,可惜英年早逝,没能活到大魏集团改朝换代。曹操在怀念他时曾言:故军祭酒奉孝,忠良渊淑,体通性达。每有大议,发言盈庭,执中处理,动无遗策。”本章对他的论述,将分为四个部分。



 

其一,辨析治乱,慧眼识英。

 

郭嘉出生于颍川,据传其未及弱冠时已有远见,预料不出十载,天下必将大乱。留法学者李烨培先生为《武英殿聚珍版书》作注时,曾引用少年郭嘉对形势的预判:夫明察主道,以观君德;审惟宇分,以定国纲,则兴亡可料矣。囹圄常繁,晨兢夕厉,犹不能决,此亡兆一也;饕褫无厌,近利趋得,远益鲜务,此亡兆二也;虺开两口,争食相齕,不顾国惠,此亡兆三也;外懦内残,怨雠匪暴,张袂成帷,此亡兆四也;轻法禁而专谋虑,荒政道而恃骄忍,此亡兆五也;大臣重禄而不极谏,近臣畏罪而不敢言,上下相徇,互争宠用,此亡兆六也;进爵不以称德度功、陈保之劳,而以势贵之要、疾辩之能,此亡兆七也……黼黻满目,兹不尽举!

 

对于大汉王朝摇摇欲坠、祸乱将起的征兆,郭嘉列举了十五条。因为年代久远,察用困难,李教授只收录整理了七条。大概意思是,你要想预知一个国家的治乱兴衰,要综合考虑两个因素:一是领导班子的水平如何,二是制度、法律设计的如何。现在看来,这两样都不合格,以致于问题一大堆:第一,自冒于法、铤而走险的人越来越多,从中央到地方,累积的案卷不可胜数,即使夙兴夜寐,也审理不完;第二,政府官员喜好财货,欲壑难填,而且目光短视,只制定一些贪图一时之宜的法令,很少颁布顾及百姓长远利益的政策;第三,决策拍板的时候,皇帝说向东,利益集团偏偏要向西,双方争执不下,谁也不肯退让,致使国力大伤;第四,政府高层对外拘拘儒儒、薄志弱行,对内强横霸道、百般压榨,弄得山匪遍地,割据自立;第五,居上位者轻视法律规章的作用,而只重视统治技巧的修缮,不仔细研究施政的方略,一味凭借手上掌握的资源控制下属;第六,身居要职的人整天只惦记那点工资、那点待遇,对于民生大事从不直言鲠议,生怕得罪了谁,而一旦碰到了关乎个人利益的事件,又开始撕破脸皮,斗得你死我活;第七,给一个人升官不是以其对社会的贡献为依据,而是看这个人是不是名门望族,这个人的文章辞赋是不是华丽动听。综上所述,这个政权没办法“建久安之势,成长治之业。”

 

果不其然,郭嘉所言一语成谶。

 

后来,田丰非常欣赏他的高论,将其举荐给袁绍。但是郭嘉对袁绍几经观察之后,作出判断:“明智的人能审慎周到地衡量他的主人,所以凡有举措都很周全,从而可以立功扬名。本初只想要仿效周公,但是只学到了周公的表面,没学到内涵。他懂得如何聚拢人才,却不知道如何使五花八门的人才各安其位、发挥功效。其思虑多端而缺乏要领,喜欢谋划而没有决断,想和他共同拯救国家危难,建立称王称霸的大业,实在很难啊!”于是从此离开了袁绍。就这样,郭嘉一直赋闲了六年。

 

建安元年,被称为有“负俗之讥”的戏志才死了,曹操很难过,问荀彧能不能再给自己找个秘书?!荀彧推荐了郭嘉。曹操召见郭嘉,共论天下大事,讨论完后,曹操说:“能帮助我成就大业的人,就是他了!”郭嘉离开营帐后,也大喜过望地说:“这才是我真正的主人啊!”

 

其二,深知兵要,料敌如神。

 

建安三年九月,曹操出兵攻打霸控徐州的吕布。曹军先破彭城,再夺沛县,最后兵进下邳。吕布坚守不出。战役持续了五个多月,曹操见士兵疲惫,准备放弃。这时,郭嘉却看出了胜机,他进言说:昔项籍七十馀战,未尝败北,一朝失势而身死国亡者,恃勇无谋故也。今布每战辄破,气衰力尽,内外失守。布之威力不及项籍,而困败过之,若乘胜攻之,此成禽也。

 

郭嘉的意思是,当年项羽身经七十余战,未有失手,然而只不过在垓下输了一次,就身死国灭,是因为这个人有勇无谋,缺乏忍辱负重的心胸,也想不出东山再起的计略。这叫作刚愎自负、脆而不坚!在这一点上,吕布也是如此。现在他与我军交战,几乎每一次都奋力搏杀,可以说用上了吃奶的力气,然而其结果却是不胜不负,足以见得他已经师老兵疲、内外交困。这个时候,只要我们再稍微努力一下,让其稍尝败绩,他便会怨天尤人,一蹶不振。试想,吕布的威名和勇力远远不及项羽,而今却面临着比“十面埋伏”、“四面楚歌”更为严峻的形势,他能挺得住吗?

 

曹操依郭嘉计策而行,一面攻城,一面决堤水淹下邳,果然凯旋得胜,擒杀吕布。

 

建安四年,刘备以“阻止二袁合流”为名,请求带兵赶赴淮河之滨。曹操一时不察,就同意了刘备的请求。郭嘉得知后,责备曹操说:“当初不是劝您软禁刘备,分化关、张吗?现在怎么一并放他们走了?”但此时木已成舟,刘备不仅迅速夺取了下邳,更举兵对抗曹操,曹操悔恨不听郭嘉之言。

 

建安五年,曹操为了避免两面夹击之危,准备先行征伐徐州的刘备,再讨灭袁绍。当时诸将都认为沮授、田丰、审配等人足智多谋,必定撺掇袁绍乘机来攻许都,到时只怕进退失据。曹操也感到疑虑,于是询问郭嘉的建议,郭嘉分析道:绍性迟而多疑,虽有忠言奇谋,用必不速。备新起,众心未附,急击之必败。此存亡之机,不可失也。”于是曹操放心大胆的前去东征。刘备一方面联合东海的义军(俗称土匪),一方面向袁绍致书求援。袁绍的谋士大多数劝谏其直捣曹操老巢,唯有郭图、逢纪认为“达人必筹事于隐微,豫禁乎未然,今许都天下要冲,天子藩卫,操必有备”。袁绍一时权衡不定,等到他拿定主意偷袭曹军后方,已经收到了刘备的败表。

 

建安五年末,也就是曹、袁鏖战之时,又一个让人寝食难安的消息猝然而至:江东孙策意欲策应袁绍,袭击许都。而此刻在官渡之战中处于守势的曹操,根本不可能再抽出兵力保卫许都。不少文臣武将认为曹操这次腹背受敌,死期将至,准备预留后路,当时有人向袁绍眉来眼去、私相授受,也有人向孙策暗通款曲、谈婚论嫁。曹操忧心如焚。

 

这个时候,郭嘉独持异议,认为孙策不仅腾不出手来,而且自身难保:策新并江东,所诛皆英豪雄杰,能得人死力者也。然策轻而无备,虽有百万之众,无异于独行中原也。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敌耳。以吾观之,必死于匹夫之手。”郭嘉是第二个断言孙策必死于匹夫之手的,第一个是谁?虞翻!

 

但虞翻判断孙策必死于匹夫之手,根据是易学玄理以及孙策的性格,郭嘉则是根据当时江东的政治形势。

 

由于他自弱冠匿名迹,密交结英隽”,信息来源十分丰富,故而对于孙氏所处的环境,自然如观掌纹,正所谓“深险之地犹未尽从;而天下英豪布在州郡;宾旅寄寓之士以安危去就为意,未有君臣之固”。说白一些,有三个方面让孙策备受掣肘,自顾不暇:

 

第一,“深险之地犹未尽从”,是指山寇据守险要之地抗拒孙氏,这个问题在吴史中最为突出,延续时间甚久。我们知道,东吴的领袖人物如贺齐、诸葛恪、吕岱都曾以讨伐“山越”积功受爵。这股力量虽然不甚强大,但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成为东吴建国以来最主要的军事对手。

 

第二,“天下英豪布在州郡”,指江东社会层次甚高的一些家族人物,(主要是原先被汉朝政府册封豢养的大德、名臣,他们恼怒孙氏重建利益分配格局),以武力或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反对孙氏入侵江东。他们与出没于深险之地的山寇互通声息,社会影响很大。但是孙策对于他们,很少像曹操、刘备那样宽猛相济,只是一味豪横杀伐。这就为他们蓄势反扑埋下隐患。

 

第三,“宾旅寄寓之士以安危去就为意,未有君臣之固”,意思是说,同样是乔迁而来的“流亡北士”本可以和孙策同心同德,而孙策也急需他们为自己的助力,所以乐于亲近他们,但是他们此时还不知道孙氏在江东能否长期立足,所以持重观望,不想过早签订“卖身契约”。

 

此外,孙氏在图谋攻曹的前夕,还不知“安抚内怨”,以期“一致对外”,反而接连杀死了许贡、周昕、周昂、周喁、王晟、盛宪等等俊杰,这些大佬手下的那些小弟都时刻憋着弄死孙策。

 

故而,郭嘉之言,决非妄语。

 

建安七年,袁绍兵败,气恼而死。曹操想狂追猛打,一举荡平他的两个儿子。可就在此时,先前力主北进的郭嘉却力排众议,独进奇策,建议退兵。他为曹操分析了袁氏两兄弟之间的矛盾,说:“袁谭、袁尚这两个人互相不服,又有郭图、逢纪这样的谋臣在当中搀和,必然要反目成仇。不如先南征刘表,这样一来,既能以大胜之势慑服荆州,又可坐观二袁交兵而渔翁得利,一举两得!”

 

曹操依从郭嘉之计,挥师南下,方走五六日,二袁自相残杀的消息就已传来,曹操乘机回军北上,将袁谭、袁尚各个击破,二袁一死一逃。



 

其三,计征乌桓,克定野胡。

 

建安十二年,袁尚、袁熙逃入乌桓,曹军诸将都说:“袁尚已如丧家之犬,关外胡人不会支援他们的。我们不用再理他们了,如果再做远征,刘备必然会向刘表借兵袭击许昌,万一有什么变数怎么办?”

 

郭嘉道:“袁绍曾经为胡人击败过公孙瓒,那里的人都感念其德,如果他们得知袁尚还活着,必然投桃报李,不会袖手旁观,迟早成为隐患。这样的话,您无论是西征还是南下,都会有后方生变之虞!”

 

 

曹操道:“可是以我对刘备的了解,他一定会向刘表主动请缨,趁机袭击许都,怎么办呢?”

 

郭嘉道:“刘备不会如愿以偿。刘表病情日笃,荆州内部党同伐异,值此革故鼎新之刻,蔡氏家族不可能允许异己势力谋取战功。”

 

曹操听罢茅塞顿开,立刻进兵柳城。其原定路线是从渔阳到榆关,再至绥中,之后经过平原腹地直达柳城,然而刚走了一半,就赶上暴雨倾盆,致使海滨低洼地区,泥泞不能通行,贼兵又把守险要路段,曹军不能前进。

 

郭嘉建议道:“子泰引身深山,研精形势,画地成图,无所忘失,可以问之。”于是征召田畴,计议行军路线。

 

田畴说:“这条道路在夏季常常积水,浅处不能通行车马,深处又载不动船只,形成这种灾难已经很久了。还有一条路,丞相敢走吗?这条路荒废了二百多年,十分偏僻,那就是从平岗先到卢龙塞(今喜峰口)然后再跨越白狼山,之后就可以直击柳城。”

 

曹操称善。

 

郭嘉怕曹操行军拖沓,失去先机,劝谏道:兵贵神速。今千里袭人,辎重多,难以趣利,且彼闻之,必为备;不如留辎重,轻兵兼道以出,掩其不意。

 

曹操笑道:“奉孝是让我背水一战啊!”于是命令所有军士,每个人只带10天的干粮,除了马匹、武器,其他的一概扔掉!

 

说起来,这个曹操心眼也多。在决定“密走卢龙塞”之前,他命人在滨海道旁立个牌子,上书:“方今暑夏,道路不通,且俟秋冬,乃复进军”。这十六个字的意思是,现在天太热,又逢雨季,河水暴涨,我们过不去了,等到秋天再进军吧!表面上,这是通令全军的路标,其实是为了麻痹敌人。头脑简单的乌桓人哪是曹阿瞒的对手,还以为曹操已经退兵了。

 

就这样,曹操乘其不意,在白狼山大获全胜。他的大将张辽,把乌桓首领蹋顿的人头砍了下来。



 

其四,遗篇妙字,震古烁今。

 

郭嘉一生运筹帷幄,朱敬则赞美他“神人无功,达人无迹”。在他所留下的著作当中,《十胜十败》堪称字字珠玑。

 

曹操第一次与其见面时,问道:“(袁绍)地广兵强,而数为不逊。吾欲讨之,力不敌,如何?”郭嘉就从十个方面论述了曹操的优势和袁绍的劣势:“刘、项之不敌,公所知也。汉祖唯智胜,项羽虽强,终为所禽。嘉窃料之,绍有十败,公有十胜,绍虽兵强,无能为也。绍繁礼多仪,公体任自然,此道胜一也。绍以逆动,公奉顺以率天下,此义胜二也。汉末政失于宽,绍以宽济宽,故不慑,公纠之以猛,而上下知制,此治胜三也。绍外宽内忌,用人而疑之,所任唯亲戚子弟,公外易简而内机明,用人无疑,唯才所宜,不间远近,此度胜四也。绍多谋少决,失在后事,公策得辄行,应变无穷,此谋胜五也。绍因累世之资,高议揖让以收名誉,士之好言饰外者多归之,公以至心待人,推诚而行,不为虚美,以俭率下,与有功者无所吝,士之忠正远见而有实者皆愿为用,此德胜六也。绍见人饥寒,恤念之形于颜色,其所不见,虑或不及也,所谓妇人之仁耳,公于目前小事,时有所忽,至于大事,与四海接,恩之所加,皆过其望,虽所不见,虑之所周,无不济也,此仁胜七也。绍大臣争权,谗言惑乱,公御下以道,浸润不行,此明胜八也。绍是非不可知,公所是进之以礼,所不是正之以法,此文胜九也。绍好为虚势,不知兵要,公以少克众,用兵如神,军人恃之,敌人畏之,此武胜十也。公有此十胜,于以败绍无难矣。

 

意思是,曹操有十个方面比袁绍强,一是袁绍礼仪繁多,常为形式所困;而曹操“不务虚名而处实祸”,这叫做“道胜”。

 

二是袁绍割据一方,逆天下大势而动,而曹操顺应统一大势,奉天子以率天下,这叫做“义胜”。

 

三是袁绍对待豪强过于宽纵,难以整治危局,而曹操拨乱反正,从严治政,上下皆循法度,这叫做“治胜”。

 

四是袁绍表面上为人宽厚,实际上心胸狭窄,嫉贤妒能,只重用自己的亲戚子弟,而曹操胸怀宽广,机智英明,用人不问远近,唯才是举,这叫做“度胜”。

 

五是袁绍优柔寡断,缺少主见,不敢当机立断,而曹操善于听从部下意见,谋定即行,应变自如,这叫做“谋胜”。

 

六是袁绍沽名钓誉,爱听奉承话,那些只会拍马溜须迎合主子而实际上干不了实事的庸人多投奔他,而曹操以诚待人,不务虚名,有功必赏,让那些有远见卓识和真才实学的人都愿意为之服务,这叫做“德胜”。

 

七是袁绍看到饥寒之人,恤念之情形之于表,却不考虑那些从未见到过的贫困百姓,而曹操对眼前小事时有忽略,而对于天下大事考虑周到,恩德施于四海,这叫做“仁胜”。

 

八是袁绍不会用人,常常惑于谗言,大臣之间争权夺利,互相猜忌,而曹操用人得法,使人各尽其力,而不会相互倾轧,这叫做“明胜”。

 

九是袁绍以亲疏定是非,赏罚不明,搞得臣子之间互相猜忌,而曹操是非分明,赏罚有道,这就叫做“文胜”。

 

十是袁绍用兵好为虚势,其实不懂谋略,不知兵家要诀,而曹操精通兵法,能以少胜众,用兵如神,这就是“武胜”。



 

对于郭嘉这篇雄论,史学界有三种看法。

 

第一种是台湾学者阎步常先生的观点,他认为,郭嘉所论包含广袤,涵盖了政治措施、组织路线、思想修养、心胸气量、文韬武略等多个方面,为衡量领导人的综合素质提供了可借鉴的硬性指标,对探索“政治的崩溃”、“持续执政的逻辑”等国际议题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第二种清末学者张静文的观点,他表示:夫交浅而言深者,愚也。凡有擘画,必人主之所信爱也,又且习故。郭氏栖冲既轻,徒以一面之交,定臧否之决,虽姿神清映、质比憩棠,安可得乎?况妄判强弱,阴构符命,累牍而不尽者,盖拾人涕唾之语也,诚不足观!”张先生的意思是,郭嘉提出这《十胜十败》论的时候,见到曹操还没多长时间,岂能凭数面之交就对曹、袁评头论足,而且十分武断的得出“绍虽兵强,无能为也”的结论呢?况且郭嘉所言,大有拾人牙慧之嫌,主旨思想与荀彧的《四胜四败》和何夔的《六得六失》十分相似。

 

关于荀彧的《四胜四败》,在《三国志》、《全后汉文》等等史料当中,均可以见其端倪,然而何夔的《六得六失》就鲜为人知,而且只收藏在其曾孙何嵩所编译的《霸史补遗》当中。其后又经八王之乱、五胡乱华,以致于永嘉之末,何氏灭亡无遗焉”,故其所传手稿真假难辨,或为后人续貂。大多数学者认为,何氏之作当视为《拟孙权答曹操书》一样的文学作品。虽是如此,仍冒昧呈阅,以飨诸君:

 

初,夔入为丞相东曹掾,太祖问之曰:“术跨州连郡,建号九江,众动万计,叱咤之间,自谓伪新可踵,此非吾俦乎?”夔对曰:“非也!天之所助者顺,人之所助者信。术无信顺之实,而望天人之助,此不可以得志于天下。公聪明神武,灼见事几,破觚为圜,术缓心无成,柔茹寡断,刑繁政苛,此失一也;公险未至而预图,指画山河,惠施多方,术事既至而后计,沮于形势,背施幸灾,此失二也;公持筹握算,坐言起行,辄取于势,术愎谏好胜,滥於文丽,厚责于人,此失三也;公躬亲听断,黜除秕政,廓然一清,术不参众端,专信近臣,壅塞上断,此失四也;公慎名爵而激所慕,行素赏而恤已亡,术见大利而不进趋,闻祸端而不周备,此失五也;公拯济含识,树立宏达,而谦退不改,待时抵隙,术身无寸功,淫侈滋甚,而尊己陵物,妄自篡立,此失六也。夫失道之主,亲戚叛之,而况於左右乎!以夔观之,其乱必矣。”

 

张先生进一步指出,在强调“循名责实”、“法布于众”、“因势治人”、“赏信罚必”这四点上,郭氏几乎与荀、何二人雷同,只不过文字稍有变动,足以证明《十胜十败》的“矫饰欺人”。

 

最后,我们看下李宗奇先生对郭嘉及其《十胜十败》论的看法,他认为,郭嘉抄袭荀彧、何夔作品的可能微乎其微,理由有三:

 

第一,如果郭嘉真的在曹操面前贪人之功,剽窃思想,以为己用,为何荀彧、何夔二人不仅没有出来捍卫自己的“版权”,反而对郭嘉“厚加倾重,共济大事,成杵臼之交”呢?

 

第二,具体来说,郭嘉不论是对《六得六失》生搬硬套,还是对《四胜四败》照猫画虎,在当时的情况下,都有难度。首先,何夔的论述对象不是袁绍,而是袁术,这两个人虽然都姓袁,才能确有天渊之别,而且势力也有强弱之分,起码在外人看来是这样。我们看看孔融如何评价袁术:袁公路岂忧国忘家者邪?冢中枯骨,何足介意。”再看看他怎样评价袁绍:“绍地广兵强;田丰、许攸,智计之士也,为之谋;审配、逢纪,尽忠之臣也,任其事;颜良、文丑,勇冠三军,统其兵:殆难克乎!”所以郭嘉很难把何夔对袁术的判断用在袁绍身上。其次,郭嘉照搬荀彧的作品,难度也非常大。因为这两个人的著名论述都诞生在建安二年,也都在曹操征讨张秀却未能得志期间,如果在前后相距如此之短的时间内,曹操听到了两份雷同的策论,以他之“明察烛照”,必定“劝一人而责一人”,以求“明彰法纪,言符其实”。但是他对这两个人的态度都是和颜悦色。听到荀彧的言论后,史书记载:“太祖悦”郭嘉说完以后,曹操就更高兴,史书记载:“太祖笑曰‘如卿所言,孤何德以堪之也!’”那么,起码在曹操看来,郭嘉不算抄袭。

 

第三,论述中强调同样的观点、同样的主张,不代表就一定是抄袭。譬如《墨子》、《胡非子》、《随巢子》、《我子》、《田俅子》都强调“兼爱非攻”、“尚贤”、“尚同”,不能就此断定他们之间互相抄袭,只能说他们的价值观和方法论一样,所以得出的结论也就大同小异。《易经》说:“天下一致而百虑,同归而殊途。”恰是此理。何夔、荀彧、郭嘉均是那个时代数一数二的翘楚,“英雄所见略同”不也正常吗?

 

此外,抛却《十胜十败》论不谈,郭嘉让曹操欣赏的地方,又何止区区两三处呢?众所周知,曹操“知人善察,难眩以伪”,没有一技之长而想在他手下滥竽充数,那是白日做梦。而且即令确有真才实学,如杜畿、邢颙、国渊等辈,也不过略得只言片语的赞许,纵观史书,约计不到四十字。但郭嘉受到的夸赞,竟达近三百字之多,这在魏臣当中算是创了一个奇迹,可见他为曹操建立的事功是实实在在、不容置喙的!


作者  赵丹阳  文史作家,时评人。微信公号:wuleihuaji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胡子太长了最受欢迎的博文
  1. ZT:赖德胜:人工智能是就业“杀手”还是“助手” [2017/05]
  2. 母亲:“没什么事,我就先死了”(建议所有人都看看)! [2018/06]
  3. 中国高铁负债超5万亿! [2019/05]
  4. 回国随记4-1:几个小故事 [2016/08]
  5. 2017,阿里巴巴将面临崩溃的局面 [2016/11]
  6. 我为什么不看《人民的名义》 [2017/04]
  7. 深度解读国际油价跳水的背后原因 [2014/12]
  8. 救市第四日 证监会终于酒醒了 [2015/07]
  9. 中国新(警察法)出台,与西方国家警察法靠近?(转) [2018/12]
  10. 没想到!中国最强大的武器不是原子弹! [2017/10]
  11. 简评马云在浙商年会上的演讲 [2018/06]
  12. 比特币瘪了吧?! [2018/01]
  13. 格林斯潘是贴心小棉袄 [2018/07]
  14. 评《中越战争的意义之大,很少有人知道 》 [2017/02]
  15. 姚刚落罪,再次证实了我准确推测出股灾黑手 [2016/05]
  16. 我关心的是“雄安新区”的耕地 [2017/04]
  17. 萨德实质性部署了,《观察者》又赢了! [2017/04]
  18. 给《耶路撒冷到底属于谁?》提参考意见及教徒的常识性错误 [2018/01]
  19. 回国随记2:消失了的童年世界 [2015/12]
  20. 桑兰事件重提,谁躺枪? [2015/12]
  21. 走吧,回家吧,底(低)端的父老乡亲 [2017/11]
  22. 量子理论对每个人的生存意义—中国科学院朱清时:量子意识(人人能懂版) [2016/10]
  23. 短评《没有民主和自由 国家强大是人民的灾难》 [2016/11]
  24. 读尹胜先生《缺乏自由意志与独立思想的中国群体》后留记 [2017/02]
  25. 郭松民: 朝鲜确实被美国摧毁过 [2017/09]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7 01: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