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太长了 (已有 2,170,057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47638

《醉菩提(济公全传) 》20--1

作者:胡子太长了  于 2021-4-24 11:5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济公大师的故事,在中国和世界华人圈里,可谓家喻户晓,但真正读过原著的恐怕不多。

    近读原著《醉菩提》,想及于此,遂于网上找到此书,按章节分时日发到博客里,希冀大家与我共享。

    故事开时前,我们大概了解一下道济大师的生平。

    净土十三祖印光大师(大势至菩萨化身)有对道济禅师的高度评价如下

    复庞契贞书(《印光大师文钞(增广卷一))
      道济禅师,乃大神通圣人,欲令一切人生正信心,故常显不思议事。其饮酒食肉者,乃遮掩其圣人之德,欲令愚人见其颠狂不法,因之不甚相信,否则彼便不能在世间住矣。凡佛菩萨现身,若示同凡夫,唯以道德教化人,绝不显神通;若显神通,便不能在世间住。唯现作颠狂者,显则无妨,非曰修行人皆宜饮酒食肉也。世间善人,尚不饮酒食肉,况为佛弟子,要教化众生,而自己尚不依教奉行,则不但不能令人生信,反令人退失信心,故饮酒食肉不可学。彼吃了死的,会吐出活的。你吃了死的,尚不能吐出原样的肉。彼喝了酒,能替佛装金;能将无数大木,从井里运来;汝喝了酒,把井水也运不上来,何可学他?济公传,有几种,唯醉菩提最好。近有流通者,云有八本,多后人敷衍之文。醉菩提之若文若义,均好;所叙之事,乃当日实事。世人不知所以然,不是妄学,便是妄毁。妄学则决定要堕地狱;妄毁则是以凡夫之知见,测度神通圣人,亦属罪过,比之学者,尚轻之多多矣!见其不可思议处,当生敬信;见其饮酒食肉处,绝不肯学,则得益不受损矣。

      

    道济禅师略传


      道济禅师(一一四八~一二0九),净慈寺志有传,兹照录如下: (《读印光大师文钞记》(下))
      道济,字湖隐,天台李茂春子,母王氏,梦吞日光而生,(宋高宗)绍兴十八年(西纪一一四人)十二月初八日也。年十八,就灵隐瞎堂远落发。风狂嗜酒肉,浮沉市井,或与群儿呼洞猿,翻觔斗,游戏而已,寺众讦之,瞎云:‘佛门广大,岂不容一颠僧?’遂不敢摈,自是人称济颠。远寂,往依净慈德辉,为记室。矢口成文,信笔满纸。曾欲新藏殿,梦感皇太后临赐帑金。(宋宁宗)嘉泰四年(西纪一二0四)夕,醉绕廊喊‘无明发!’众莫悟,俄火发毁寺。济乃自为募疏,行化严陵,以袈裟笼罩诸山,山木自拔,浮江而出,报寺众云:‘木至江头矣’。将集工搬运,济曰:‘无庸也。’在香积茄中六丈夫勾之而出。监寺欲酬之钱,辞曰:‘我六甲神,岂受汝酬乎?’遂御风而去。濒湖居民食螺,已断尾矣,济乞放水中,活而无尾。九里松酒肆之门有死人,主人大惧!济以咒驱其尸,忽自奔岭下而毙。一日骤雨忽至,邑黄生者,趋避寺中,济预知其当击死,呼匿坐下,衣覆之,迅雷绕坐下不得,遂击道傍古松而止。济常为人诵经下火,累有果证,至火化蟋蟀,见青衣童上升。诸显异,不可殚述。(宁宗)嘉定二年(西纪一二0九)五月十六日,忽又喊‘无明发’,寺僧咸惊谓且复有火,而济乃索笔书偈曰:

      六十年来狼籍 东壁打到西壁

      如今收拾归来 依旧水连天碧

      掷笔而逝!荼毗,舍利如雨。葬虎跑塔中。寿六十,腊四十二。时有行脚,二僧,遇济六和塔下,授书一封,鞋一双,倩寄住持崧和尚。崧启视,大骇!曰:‘济终时无鞋,此老僧与济鞋,荼毗矣,而独不坏耶?’明日复有钱塘邑役自天台回,又寄崧诗云:

      月帆飞过浙江东 回首楼台渺漠中

      传与诸山诗酒客 休将有限恨无穷

      脚絣紧系兴无穷 拄杖挑云入乱峰

      欲识老僧行履处 天台南岳旧家风

      盖五百应真之流云。(嗣瞎堂远。师有镌峰语录行世—原注)

      右传,见净慈寺志十。醉菩提,可作此传之注脚。



《醉菩提》全本连载


    第一回 静中动罗汉投胎  来处去高僧辞世

      诗曰:爱网无关爱不缠,金田有种种金丹,
         禅心要在尘中净,功行终须世上全。
         烦恼脱于烦恼际,死生超出死生间,
         不能火里生枝叶,安得花开火里莲。

      这八句诗,是说那释教门中的罗汉,虽然上登极乐,无灭无生,但不在人世翻筋斗,弄把戏,则佛法何以阐明?神通难以显示,那能点醒这尘世一般的愚庸?如今且说一位罗汉,因一念慈悲,在那西湖上留下五十年圣迹,后来万代瞻仰,莫不称奇道异,你道是谁?

      话说大宋高宗南迁建都在浙江临安府(即今杭州),这浙中有一座天台山最为灵秀,乃是个活佛住的处所。这高宗建都在旁,遂改为台州府。这府中有座国清寺,寺中的长老法名一本,道号性空,僧腊已是六十八岁,也是累劫中修来的一尊罗汉,他往往默示禅机,绝不轻易露出本相。

      这年,正值残冬,北风凛洌,彤云密布,雨雪飞扬。晚斋后,长老在方丈室中禅椅上,端然独坐。众弟子群侍两旁,佛前香烟霭霭,玻璃灯影幢幢。师弟们相对多时,有一弟子会悟于心,跪在长老面前道:‘弟子蒙师慈悲点示静理,今弟子细细参悟,已知静中滋味,有如此之美矣。’长老微笑道:‘你虽会得静中滋味固妙。然有静必有动,亦不可因静中有滋味,而遂谓动中全无滋味也。’弟子惊讶道:‘蒙师慈悲点示静理,今复云动,岂动中又别有滋味耶?’长老道:‘动中若无滋味,则处静者不思动矣。’正说著,只听得豁喇喇一声响亮,犹如霹雳,众弟子尽吃一惊。长老道:‘你等不必吃惊,此正所谓静中之动也。可细细看来,声从何起?’

      众弟子领了法旨,遂一同移灯出了方丈室,行至法堂转上大殿,并无声影,再走入罗汉堂去,只见一尊紫磨金色的罗汉,连一张彩画的木椅,都跌倒在地,众僧才明白,原来声出于此,遂回方丈室报知长老。长老也不做声,闭目垂眉竟入殿去了。去不多时,忽回来说道:‘适来一声震动,跌倒在地上者,乃紫脚罗汉静极而动,已投胎人世矣!幸去不远,异日尔等自有知者。待弥月时,老僧当亲往一看,并与之诀别也。’众僧听了,俱各惊异不提。正是:

       已知来定来,早辨去时去;
       来去两分明,方是菩提路。

      话说台州府天台县,有一位宰官,姓李名茂春,又名赞善,为人纯谨厚重,不贪荣利,做了几年官,就弃职归隐于家。夫人王氏,十分好善,但是年过三十并无子嗣,赞善又笃于夫妻之好,不肯娶妾,夫妻两个日夜求佛赐子。忽一夜,王夫人梦见一尊罗汉,将一朵五色莲花相赠,夫人接来,一口吞下,自此之后,遂身怀六甲。到了十月满足,一更时分,生下一男,面如满月,眉目清奇。临生之时,红光满室,瑞气盈门,赞善夫妻两人欢喜异常,赞善忙烧香点烛,拜谢天地,一时亲友尽来称贺。

      到了满月,正在开筵宴客,忽门公来报:‘国清寺性空长老,在外求见赞善。’赞善暗想:这性空和尚,乃当世高僧,等闲不轻出寺,为何今日到此?连忙接入堂中,施礼相见。便道:‘下官尘俗中,蒙老师法驾光临,必有事故。’长老道:‘并无别事,闻得公子弥月,特来祝贺。但此子与老衲有些来处因缘,欲求一见,与他说个明白。’赞善满心欢喜,忙进内与夫人说知,叫丫环抱著,自己跟出来送与长老观看。长老双手接在怀中,将手摸著他的头道:‘你好快脚,怎冷了,不怕这等大雪,竟走了来。但圣凡相隔天渊,来便来了,切不可走差了路头。’那孩子就像知道的一般,微微而笑。长老又拍他两拍,高声赞道:

      ‘莫要笑!莫要笑!你的事儿我知道。见我静修没痛痒,你要动中活虎跳。跳便跳,不可迷了静中窍。色会烧身,气会改道,钱财只合帮修造。若忧冻死须菩提,滚热黄汤真实妙。你来我去两分明,慎勿大家胡厮靠。

      长老赞罢,遂将孩子抱还丫环叫她抱了进去。又问赞善道:‘公子曾命名否?’赞善道:‘连日因庆贺烦冗,尚未得佳名。’长老道:‘既未有名,老僧不揣冒昧,妄定一名,叫做修元,顾名思义叫他恒修本命元辰,不知大人以为如何?’赞善大喜道:‘元为四德之首,修乃一身之本,谨领大师台教,感谢不尽。’长老遂起身作别。赞善道:‘蒙老师远临,本当素斋,少申款敬。奈今设席宴宾,庖人烹宰,厨灶不洁,以致怠慢,容他日亲诣宝刹叩谢。’长老道:‘说谢是不敢当,但老僧不日即将西归,大人如不见弃,屈至小庵一送,叨宠实多。’赞善道:‘吾师僧腊尚未过高,正宜安享清福,为何忽发此言?’

      长老道:‘有来有去,乃循环之理,老僧岂敢有违。’遂别了赞善,回至寺中静坐。

      过了数日,时值上元,长老方出法堂升座。命侍者撞钟擂鼓,聚集众人,次第顶礼毕,两班排立。长老道:‘老朽不日西归,有几句辞世偈言,念与大众听著:

      正月半,放花灯,大众年年乐太平,老僧随众已见惯,归去来兮话一声。
      既归去,复何疑,自家心事自家知,若使旁人知得此,定被旁人说是非。
      故不说,痴成呆,生死之间难用乖,山僧二九西归去,特报诸山次第来。
      生死来,休惊怖,今古人人有此路,黄泉白骨久已非,唯有青山还似故。
      水有声,山有色,阎罗老子无情客,奉劝大众早修行,先后同登极乐国。

      长老念罢,大众听得西归之语,尽皆惶惶,一齐跪下恳求道:‘弟子们根器顽钝,正赖师慈,指示法教,幸再留数十载,以明慧灯之不灭!’长老道:‘慧灯如何得灭?因被灵光,致老僧隐焰。死生定数,岂可稽留?可抄录法语,速报诸山,令十八日早来送我。’吩咐毕,遂下法堂,众僧只得一面置龛,一面传报。

      到了十八日,诸山人等,尽来观送;李赞善与众官员亦陆续来到。性空长老沐浴更衣,到安乐堂禅椅上坐下,诸山和尚,并一寺人等,俱簇拥侍立。长老呼其亲信五个弟子至前,将衣钵之类尽行付与,吩咐道:‘凡体虽空,灵光不隔,机缘若到,自有感通。你五人谨守法戒,毋得放纵!’五弟子不胜悲恸,叩领法旨。长老又略定片时,忽开口道:‘时已至矣!快焚香点烛,礼佛念经。’众僧依言,不一时,礼诵完毕。长老令取纸笔,大书一偈道:“耳顺年踰又九,事事性空无丑;今朝撒手西归,极乐国中闲走。”长老写毕,即闭目垂眉,即时圆寂。众各举哀,请法身入龛毕,各自散去。

      到了二月初九日,已是三七,又请大众举殡。这一日,天朗气清,远近毕至,大众举龛而行,只见幢幡前引,经声随后。直至焚化亭,方停下龛子,在松林深处,五弟子请寒石岩长老下火,长老手执火把道:大众听著!

      火光焰焰号无明,若坐龛中惊不惊?回首自知非是错,了然何必问他人。

      恭惟圆寂紫霞堂下,性空大和尚,本公觉灵,原是南昌儒裔,皈依东土禅宗,脱离凡尘,俗性皆空,真是佛家之种。无喜无嗔,和气有方,从容名山独占,乐在其中,六十九年一梦。

      咦!不随流水入天台,趁此火光归净土。

      寒石岩长老念罢,遂起火烧著龛子,一刹时烈焰腾空,一刻烧毕,忽见火光丛中现出一位和尚,随火光而起,下视众人道:‘多谢了汝等。’又叫赞善道:‘李大人!汝子修元,乃佛家根器,非宰官骨相,但可为僧,不宜出仕,切勿差了,使他错了路头。倘若出家,可投印别峰,或远瞎堂为师,须牢牢记取,不可忘怀。’赞善合掌向性空道:‘蒙老佛慈悲指示,敢不遵命。’再欲问时,那和尚法相,已渐渐地向青云内去了。那赞善因听了长老在云衢嘱咐的话,遂紧记在心,不敢暂忘。后来修元果然在灵隐寺出了家,做出许多奇事。正是:

      动静玄机凝妙道,来去踪迹显神通。’毕竟后来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胡子太长了最受欢迎的博文
  1. ZT:赖德胜:人工智能是就业“杀手”还是“助手” [2017/05]
  2. 母亲:“没什么事,我就先死了”(建议所有人都看看)! [2018/06]
  3. 中国高铁负债超5万亿! [2019/05]
  4. 重大发现!中华文明因此推前至9000多年 [2019/10]
  5. 阿里巴巴陷入滑铁卢,并非意外 [2020/12]
  6. 回国随记4-1:几个小故事 [2016/08]
  7. 2017,阿里巴巴将面临崩溃的局面 [2016/11]
  8. 這是不是真的?牛彈琴說…… [2020/05]
  9. 我为什么不看《人民的名义》 [2017/04]
  10. 中国新(警察法)出台,与西方国家警察法靠近?(转) [2018/12]
  11. 加密数字货币取代美元?太做梦了 [2019/08]
  12. 深度解读国际油价跳水的背后原因 [2014/12]
  13. 救市第四日 证监会终于酒醒了 [2015/07]
  14. 加拿大西部独立呼声已起! [2019/10]
  15. 没想到!中国最强大的武器不是原子弹! [2017/10]
  16. 現在高喊統一是過嘴癮而已 [2020/01]
  17. 评《中越战争的意义之大,很少有人知道 》 [2017/02]
  18. 比特币瘪了吧?! [2018/01]
  19. 萨德实质性部署了,《观察者》又赢了! [2017/04]
  20. 中藥治療瘟疫的統計實例 [2020/05]
  21. 回国随记2:消失了的童年世界 [2015/12]
  22. 和平時期美國敢實施反人類的生化攻擊? [2020/02]
  23. 走吧,回家吧,底(低)端的父老乡亲 [2017/11]
  24. 短评《没有民主和自由 国家强大是人民的灾难》 [2016/11]
  25. 读尹胜先生《缺乏自由意志与独立思想的中国群体》后留记 [2017/02]
  26. 郭松民: 朝鲜确实被美国摧毁过 [2017/09]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29 02: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