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太长了 (已有 2,170,055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47638

《醉菩提(济公全传)》20--3

作者:胡子太长了  于 2021-4-26 01: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第三回  近恋亲守身尽孝 远从师落发归宗

      话说道清长老被修元禅机难倒,抱著惭愧回来,卧床不起。道净长老认为生病,特来探问其缘故。道清长老隐瞒不过,遂将要披剃修元之事,被他突然问我灵光何处?我一时对答不来,羞惭回来,所以不好见人之事相告。道净道:‘此不过口头禅耳,何足为奇?待我去见他,也难他一难,看是如何?’道清道:‘此子不独才学过人,实是再世宿慧,贤弟却不可轻视了他。’

      正说未了,忽报李赞善同公子在外求见长老,长老只得勉强同道净出来,迎接进去,相见礼毕,一面献茶。赞善道:‘前日小儿狂妄,上犯尊师,多有得罪,故下官今日特来赔罪,望老师释怒为爱!’道清道:‘此乃贫僧道力浅薄,自取其愧,与公子何罪?’道净目视修元,接著问道:‘此位莫非就是问灵光之李公子么?’修元道:‘学生正是。’道净笑道:‘问易答难,贫僧亦有一语相问,未识公子能答否?’修元道:‘理明性慧,则问答同科,安有难易,老师既有妙语,不妨见教。’道净道:‘欲问公子尊字?’修元道:‘贱字修元。’道净道:

      字号修元,只恐元辰修未易。
      
      修元听了便道:‘欲请问老师法讳?’道净道:‘贫僧道净。’修元应声道:

      名为道净,未归净土道难成。

      道净见修元出言敏捷,机锋警策,不禁肃然起敬道:‘原来公子果是不凡,我二人实不能为他师,须另求尊宿,切不可误了因缘。’赞善道:‘当日性空禅师归西之时,曾吩咐若要为僧,须投印别峰、远瞎堂二人为弟子,但一时亦不能知道二僧在于何处?’道净道:‘佛师既有此言,必有此人,留心访问可也。’大家说得投机,道清又设斋款待,珍重而别。

      那修元回家,每日在书馆中只以吟咏为事,虽然拒绝了道清长老,然出家一个种子,未免放在心头,把功名之事,全不关心。时光易过,倏忽已是十八岁,父母正待与他议婚,不料王夫人忽染一病,卧床不起,再三服药,全无效验,不几日竟奄然而逝。修元尽心祭葬成礼,不幸母服才终,父亲相继而亡。修元不胜哀痛,又服丧三年,以尽其孝。自此之后无挂无碍,得以自由。母舅王安世屡次与他议婚,他俱决辞推却。

      闲来无事,只在天台诸寺中访问印别峰和远瞎堂两位长老的信息。访了年余,方有人传说:‘印别峰和尚在临安经山寺做住持;远瞎堂长老曾在苏州虎丘山做住持,今又闻知被灵隐寺请去了。’修元访得明白,便禀知母舅,要离家出去寻访。王安世道:‘据理看来,出家实非美事,但看你历来动静,似与佛门有些因缘。但汝尚有许多产业,并无兄弟,却叫谁人管理?’修元道:‘外甥此行,身且不许,何况产业?总托表兄料理可也。’遂择定了二月十二日吉时起身。王安世无奈,只得与他整治了许多衣服食物,同小儿王全相送了修元一程。修元携了两个从人,带了些宝钞,拜别王安世与王全两个亲戚,飘然出行,离了天台竟往钱塘而走。

      不数日,过了钱塘江,登岸入城,到了新宫桥下一个客店里歇下了。次日吃了早饭,带了从人往各处玩。但见人烟凑集,果然好个胜地,但是这些风光景物毫未洽心。游至晚上回来,问著客店主人道:‘闻有一灵隐寺,却在何处?’主人道:‘这灵隐寺正在西山飞来峰对面,乃是有名的古寺。’修元道:‘同是佛寺,为何这灵隐寺出名?’主人道:‘相公有所不知,只因唐朝有个名士,叫做宋之问,曾题灵隐寺一首诗,内有“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之句。这诗出了名,故连寺都成了古迹。’修元道:‘要到此寺,从何路而往?’主人道:‘出了钱塘门便是西湖,过了保叔塔,沿著北山向西去便是岳坟,由岳坟再向南走,便是灵隐寺了。这灵隐寺前有石佛洞、冷泉亭、呼猿
    洞,山明水秀,佳景无穷,相公明日去游方知其妙。’修元道:‘贤主人所说乃是山水,但可知寺中有甚高僧么?’主人道:‘寺中虽有三五百众和尚,却是不听得有甚高僧。上年住持死了,近日在姑苏虎丘山请了一位长老来,叫做远瞎堂,闻得这个和尚能知过去未来之事,只怕算得是个高僧吧!’修元问得明白,暗暗欢喜,当夜无话。

      到了次日早起来,仍是秀士打扮,带了从人,竟出钱塘门来。此时正是三月天气,风和日暖,看那湖上的山光水色,果然景致不凡。修元对从人道:‘久闻人传说西湖上许多景致,吾今日方才知道。’就在西湖北岸上走入昭庆寺来,看见大殿上供奉著一尊千手千眼观世音。心中有感,口占一颂道:

      一手动时千手动,一眼观时千眼观;
      既是名为观自在,何须拈弄许多般。

      又向著北山而行,到了大佛寺前,入寺一看,见一尊大佛,只得半截身子。又作一颂道:

      背倚寒岩,面如满月;尽天地人,只得半截。

      颂毕,又往西行走到了岳坟。又题一首道:

      风波亭一夕,千古岳王坟;前人岂恋此,要使后人闻?

      又见了生铁铸成秦桧、王氏,跪在坟前,任人鞭打。又题一首道:

      诛恶恨不尽,生铁铸奸臣;痛打亦不痛,人情借此伸!

      题毕,又向南而行。不多时,早到飞来峰下,冷泉亭上,见亭上风景清幽,动人逸兴,便坐了半响。

      未及入寺,正流览间,忽见许多和尚,随著一位长老,从从容容的入寺去。修元忙上前向著一个落后的僧人施礼道:‘请问上人,适才进去的这位长老是何法号?’那僧人回礼答道:‘此是本寺新住持远瞎堂长老,相公问他有何事故?’修元道:‘学生久仰长老大名,欲求一见,不知上人能代为引进否?’那僧人道:‘这位长老,心空眼阔,于人无所不容,相公果真要见,便可同行。’修元大喜,就随了僧人,步入殿内,到了方丈室。那僧人先进去说了,早有侍者将修元邀请进去。修元见了长老,便倒身下拜。长老问道:‘秀才姓甚名谁,来此何干?’修元道:‘弟子自天台山不远千里而来,姓李名修元,不幸父母双亡,不愿入仕,一意出家。久欲从师,不知飞锡何方,故久淹尘俗。近闻我师住持此山,是以洗心涤虑,特来投拜,望我师鉴此微诚,慨垂青眼。’长老道:‘秀才不知“出家”二字,岂可轻谈?岂不闻古云“出家容易坐禅难”,不可不思前虑后也。’修元道:‘一心无二,则有何难易?’长老道:‘你既是从天台山而来,那天台山中三百余寺,何处不可为僧,反舍近而求远?’修元道:‘弟子蒙国清寺性空佛师西归之时,现身云衢,谆谆嘱咐先人,当令修元访求老师为弟子,故弟子念玆在玆,特来远投法座下,盖遵性空佛师之遗言也。’长老道:‘既是如此,汝且暂退。’命侍者焚香点烛,危坐禅床,入定而去了。

      半晌出定说道:‘善哉!善哉!此种因缘,却在于斯。’此时长老虽叫修元暂退,他却未曾退去,尚立在旁边。长老开目看见问道:‘汝身后侍立者何人?’修元道:‘是弟子家中带来的仆从。’长老道:‘你既要出家,仆从却不能代你为僧,可急急遣归。’修元领命,遂吩咐从人,将带来宝钞取出纳付长老常住,以为设斋请度牒之用。余的付与从者作归家路费,从人道:‘公子在家,口食精肥,身穿绫锦,童仆林立。今日到此,只我二人盘缠有限,已自冷落淡薄,今若将我二人遣归去,公子独自一人,身无半文,怎生过得?还望公子留我二人在此服侍。’修元道:‘这个使不得,从来为僧俱是孤云野鹤,岂容有伴。你二人只合速回,报知母舅,说我已在杭州灵隐寺为僧,佛天广大,料能容我,不必挂念。’二仆再三苦劝,修元只是不听。二人无可奈何,只得泣别回去不提。

      却说远瞎堂长老入定之后,知道修元是罗汉投胎,到世间来游戏。故不推辞,叫人替他请了一道度牒来,择个吉日修备斋供,点起香花灯烛,鸣钟击鼓,聚集大众。在法堂命修元长跪于法座之下,问道:‘汝要出家,果是善缘,但出家容易还俗难,汝知之乎?’修元道:‘弟子出家乃性之所安,心之所悦,并非勉强,岂有还俗之理?求我师慈悲披剃。’长老道:‘既是如此,可将他鬓发分开,缩成五个髻儿。’指说道:‘这五髻前是天堂,后是地狱,左为父,右为母,中为本命元辰,今日与你一齐剃去,你须理会。’修元道:‘蒙师慈悲指示,弟子已理会得了。’长老听了,方才把金刀细细与他披剃。剃毕,又手摩其顶,为他授记道:

      佛法虽空,不无实地;一滴为功,片言是利;
      但得真修,何妨游戏?法门之重,善根智慧;
      僧家之戒,酒色财气。多事固愚,无为亦废;
      莫废莫愚,赐名道济。

      长老披剃毕,又吩咐道济道:‘你从今以后,是佛门弟子了,须守佛门规矩。’道济道:‘不知从何守起?’长老道:‘且去坐禅。’道济道:‘弟子闻佛法无边,岂如斯而已乎?’长老道:‘如斯不已,方不如斯!’(注:不仅是这样而已,但望你能先懂这样。)遂命监寺送道济到云堂内来,道济不敢再言,只得随了监寺到云堂内。而修元此番出家,却令:‘三千法界,翻为酒肉之场。道济何难?受尽懊恼之气。’毕竟不知道济坐禅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胡子太长了最受欢迎的博文
  1. ZT:赖德胜:人工智能是就业“杀手”还是“助手” [2017/05]
  2. 母亲:“没什么事,我就先死了”(建议所有人都看看)! [2018/06]
  3. 中国高铁负债超5万亿! [2019/05]
  4. 重大发现!中华文明因此推前至9000多年 [2019/10]
  5. 阿里巴巴陷入滑铁卢,并非意外 [2020/12]
  6. 回国随记4-1:几个小故事 [2016/08]
  7. 2017,阿里巴巴将面临崩溃的局面 [2016/11]
  8. 這是不是真的?牛彈琴說…… [2020/05]
  9. 我为什么不看《人民的名义》 [2017/04]
  10. 中国新(警察法)出台,与西方国家警察法靠近?(转) [2018/12]
  11. 加密数字货币取代美元?太做梦了 [2019/08]
  12. 深度解读国际油价跳水的背后原因 [2014/12]
  13. 救市第四日 证监会终于酒醒了 [2015/07]
  14. 加拿大西部独立呼声已起! [2019/10]
  15. 没想到!中国最强大的武器不是原子弹! [2017/10]
  16. 現在高喊統一是過嘴癮而已 [2020/01]
  17. 评《中越战争的意义之大,很少有人知道 》 [2017/02]
  18. 比特币瘪了吧?! [2018/01]
  19. 萨德实质性部署了,《观察者》又赢了! [2017/04]
  20. 中藥治療瘟疫的統計實例 [2020/05]
  21. 回国随记2:消失了的童年世界 [2015/12]
  22. 和平時期美國敢實施反人類的生化攻擊? [2020/02]
  23. 走吧,回家吧,底(低)端的父老乡亲 [2017/11]
  24. 短评《没有民主和自由 国家强大是人民的灾难》 [2016/11]
  25. 读尹胜先生《缺乏自由意志与独立思想的中国群体》后留记 [2017/02]
  26. 郭松民: 朝鲜确实被美国摧毁过 [2017/09]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29 02: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