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系列(六)漏了新闻

作者:pengzepeng  于 2014-11-27 13: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4评论

关键词:大本营, 招待所, 爱好者, 西藏, 珠峰


珠峰系列(六) 登山队员出发了,我漏了新闻


    46 日,大雪封山,耽搁了一天。心急如焚,我们从拉萨匆匆往回赶。到了协格尔,看到值班车正在招待所,大喜:“今天下午,我们能回大本营吧!”

    值班司机拉布却不慌不忙,“该带的东西西藏登协已帮解决了。忙什么,带下来了两个斯国队员,高山反应太重,于队长让他们在协格尔调两天,后天我们才回去。”

    嘿呀完了,就怕错过队伍上山的仪式,现在又要耽搁一天!我气哼哼地走到食堂,看到了那两个斯国队员:瘦得只剩下鼻子的马丁、总抹着一脸腼腆笑容的雅路什拉夫。

    这两个倒霉蛋!

    马丁是个电脑操纵员,没登过山。他只是个攀岩爱好者,半年前在国内听说有这么一支队伍要攀登珠峰,就赶紧报了名。他对记者说:“那是我的一个美丽的梦!”

    他来了,丢下他新婚一年多的妻子,前来世界的第三极实现他的探险之梦。但他毕竟基础太差。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登山,过去最好成绩只有4800,而珠峰大本营就高达5200多米,这不,反应得受不了!

    他满脸菜色,那付可怜样子使我一下子气消了:这个28岁的青年,满脑子罗曼蒂克的幻想。但是为理想而努力没有过错的。

    看起来,雅路什拉夫年轻,但实际上他比马丁还大5 岁。他现在已有两个女儿:一个10岁,一个8 岁。他只是建筑工人,在此之前也没登过什么山。现在看他,虽然还是满面笑容,但他知道耽误了我的工作已含有不少内疚的神色。唉,没有什么可说的啦,陪他们再呆一天吧!

    协格尔是定日县的县城,没什么可玩的。只有一条小街。黄黄的太阳照着黄黄的石子道,小店比内地农村的小店还小,而且都没灯,黑黑的。道边蹲着的藏族同胞都在享受阳光,带着安祥和满足。孩子们尖叫着奔跑着在这小小的石子道上,带着生命的激情。

    马丁让我们陪着走了两次。一次是要到邮局,说是要寄几百张明信片,结果邮局因双休日没开门,只得托招待所的当地人帮忙。

    后来他又要上街,说是要买本地民歌录音带。结果,搜了一条街也没买着。西藏所有的名歌手都不合他的意,都说是“太通俗化”,我知道,他们是要那种土得掉渣儿的民歌——每天,食堂里的几个姑娘,一边打扫卫生一边唱唱民歌。她们一唱,马丁就停住筷子,呆呆地望着她们。那歌确实动听,旋律高亢,音色清甜,一时如行云流水,一时如轻薄的绸带在蓝天中飘扬折转……

    我们终于没有找到那几个姑娘,也没能买到类似的民歌。我倒颇有感触:藏族民歌,假如不要那么多的包装,原汁原味该多好!

    第二天,我们回大本营,马丁似乎特别兴奋:一路东张西望。从协格尔到珠峰,绝大部分路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蓝天下就是一片褐黄,山是裸露的。那一座座山峰石层的痛苦皱折,诉说着一个个远古的心惊肉跳的地壳震荡的故事……

    马丁不断要求拉布停车,要拍照片。他被这里的风光,古遗迹、风土民俗迷住了!雅路什拉夫英语不好,对话只有在我与马丁之间进行。

    路边藏族同胞都在给我们的车微笑着打招呼,马丁十分感触:“这里生活十分穷困,这里的劳动十分艰苦,但是,人民都微笑着!而我所到过的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他们有高楼大厦,有高级服装……但他们的脸上倒没有这么多的笑容!幸福的含义不一样呵!”

    车到绒布寺,他们要求下车看看。我们都学着拉布师傅脱了鞋,进经堂转了一圈。捐了点钱后在院子里喝酥油茶。马丁感慨地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特别和有趣的地方!”

          49日,我赶回大本营时,队员已按照原计划上山了。帐篷前,煨桑后的青烟依然袅袅,我拍照的大事儿还是被这两个倒霉蛋误了,土坡上没烧完的柏枝堆散发着一阵阵特别的香气。

    关键的时间点我没在现场!登山队上山前的例行仪式-煨桑-重要的出发新闻漏了!虽然我不是摄影记者,只是平面媒体的文字记者,发新闻也没有太大关系,但……真恨那场把我堵在山外的大雪和那两个斯国队员!

    我跺着脚。

    是藏语祭礼烟火的意思。煨桑是一种既古老又普遍的祈福藏俗,在煨桑时,除选用柏树枝以外,还兼用艾蒿和石南等香草的叶子。

     煨桑有着固定的仪式:先把柏树枝和香草堆砌在山头或河岸的旷地上,中间放上糌粑或五谷,然后洒上几滴水,点燃以祀神。藏族煨桑仪式在很多场合举行,诸如五谷丰登,攻仇克敌,国泰民安,婚丧嫁娶,旅途安全,祛病延年等等。可惜这次没亲眼看到。

    队长告诉我,如没有什么意外,队员们得按计划在山上建营地,等待冲顶的天气周期。约一个多月后,我才能见到我们的登山队员!那时,他们该是从珠峰登顶后凯旋了!

    现在,只留下珠峰和我们作伴。412日,早上8点(相当于内地6时),我就起床了。我爬上营地前的小山坡,去看珠峰,想象着队员们大概到了哪里。

    我起这么早都是因为队长于良璞。他自己是珠峰痴迷的追求者,就恨不得所有的人都像他那样爱珠峰。就是他来告诉我:你不想拍照吗?珠峰一天24小时都不一样,千变万化!你就拍吧,你就照吧,你拍不完照不尽的……天亮到太阳出来的那一段时间变化最多。

     太阳升起来了,圣洁美丽的“第三女神”正十分慵懒地斜靠贵妃椅上。她右手支靠在章子峰上,双腿柔柔地搭在前进峰上。峰顶是她美丽的前额。她仰面向天,神态安恬宁静。初生的谒阳中,把她的头发染成辉煌的金色……柔软的、淡蓝色的裙裾,一直拖曳到山脚,一直沿伸到我们的营地前……

     今天珠峰顶上没有旗云,看来山上没有大风,是好天!按计划,今天是登山队打通北坳的日子!登山队的战友们,此刻你们正在干什么呢?

     我好惦着他们。我使劲地冲着珠峰望啊望啊,还是什么也望不着。老于告诉我,要用60倍的望远镜才能看见他们像米粒那么大小呢!

     回过头来,就是我们的“珠峰世界村”——大本营。

     珠峰大本营位于珠峰北面的绒布河谷,与珠峰峰顶的直线距离大约20公里,感觉它就在不远的地方,走一会儿就会到似的。我们帐篷门面对的是绒布河,它是珠峰北坡的三大冰川——东绒布冰川、中绒布冰川和西绒布冰川的融水以及部分泉水汇集而成的冰水河流。水面有薄冰,敲开冰取水。水很冻,洗件内衣都要好几次拔出那冻疼得受不了的手,用力冲手呼气。

     由于这里平坦,风小,离水源近,因而,每年来自世界各国的登山队大多数都在这里扎营。现在,这里已经有俄罗斯队、西班牙队……这里不分国籍,不分种族,不分民族。就说我们队吧,就有汉族、满族、纳西族、藏族……。这里也不分动物的种类,一群群不怕人的黄嘴山鸦、野鸽子、雪鸡,和各国登山队员们和平地生活在这块土地上,分享着这里的土地、阳光、空气。没有战争,没有争吵,没有杀戮……

    从大本营向路口走,是世界上最高的寺庙——绒布寺。寺庙显得很陈旧、配上佛塔和经亭,显得幽静冷寂不食人间烟火。每年春秋两季,各国登山队来到时,五颜六色的帐篷加上忙忙碌碌的登山队人群,这里便有了“国际”、“世界”的味道。

    和平宁静的世界,多么美丽!

    据说,每年进珠峰攀登的都有十多支队伍。负责维持世界村秩序的“世界村村长”叫强巴,过去也是田径运动员,也和老于一样练过标枪。小伙子很俊气,只要到我们世界村,你看到的穿得最显眼的、最漂亮的就一定是他。小伙子还没结婚,他说他一年得有8 个月在这儿或是别的什么登山营地,守着进山路线的大门,不让那些莽撞的“散客”自己钻进山里去送命。“我们禁止他们在雪山里过夜。住一天,罚款一百美金!!”他厉害地说!

    以后的日子里,我常常站在小山包上,看着珠峰,想象着队员们到了哪儿,又回头看着我们的世界村——各式各样,五彩缤纷的帐篷,一群群山鸦、野鸽子、和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在这里呼啦啦地起飞降落……在碧蓝的天空、灿烂的阳光下,觉得这个世界真美丽!

 藏族煨桑仪式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心随风舞 2014-11-27 15:46
喜欢听你讲登山的故事。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11-28 13:40
有过这样的经历,不虚此生。
1 回复 pengzepeng 2014-12-5 11:46
心随风舞: 喜欢听你讲登山的故事。
谢谢!我也好想说说这次登山故事。
3 回复 pengzepeng 2014-12-5 11:47
秋收冬藏: 有过这样的经历,不虚此生。
是的,我也这么想。估计以后再没勇气去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01: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