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呼吸(四)&(五)

作者:甜莲子  于 2015-6-30 23: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连载|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生死呼吸

 

《世界日》小世界连载 4/27/20155/16/2015

 


(四)


阿纬是和小雨一起在弄堂里长大的小孩,还是上同一个弄堂小学的同班同学,初中也是在一起读的。其实阿纬要比小雨大一岁,只因入学当年阿纬恰巧生病,爹娘又迷信男孩子发育开窍晚,所以阿纬就在家瞎混了一年再上的学,这样倒是和小雨做了朋友。

阿纬家离小雨家才隔开两条弄堂,家门前有一眼古井,夏天的时候井水用来冰西瓜,西瓜和井水一样甘甜爽口,比外头商店里卖的任何进口饮料都好喝解暑。小雨从小就喜欢跟在阿纬屁股后面,看他捣鼓好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阿纬做过帆船、飞机、坦克、手枪,有的做好了可以玩一阵子,有的没多久就进了垃圾箱。哦,还有阿纬口中所谓的科学技术项目,小雨从来都搞不懂他到底在研究什么科学、发明什么创造,哪些算是实验,哪些算是试验。

唯一有一次,小雨去找阿纬玩,前脚刚刚踏进门槛,就看见阿纬蹲在天井的地砖上,守着一脸盆清水,手里摆弄着一面小圆镜,镜子一半浸没在水里,阿纬握着镜子对着阳光摇啊摇的。“小雨你快过来,”阿纬聚精会神地看着前方,头也不抬地招呼她:“我变戏法给你看。”小雨好奇地凑过去,好美的一片赤橙红绿青蓝紫,小雨跳起来大叫“阿纬你变出彩虹了呀!”这样的科学项目小雨还是喜欢看的,她由衷地佩服夸赞阿纬的时候,阿纬会得意地摇头晃脑,蹦出脸颊上两个大酒窝,左边的大,右边的小。

街坊邻居都说阿纬一笑起来两个酒窝甜腻腻的,大姑娘似招人爱的,这话阿纬很不爱听,可是他不晓得小雨喜欢看他笑起来露出酒窝的样子,给小雨亲人一样很亲近可信赖的感觉。

升入高年级后,每年开学后没多久,学校里要搞“爱科学”月活动,每人都要出一个作品。小雨犯愁了,小雨功课样样拔尖,可是手工活最糟糕了,只好央求阿纬帮忙。阿纬脑筋活络点子多,什么用废弃的牙刷柄磨一磨做成一艘军舰啦,什么用硬板纸细铁丝剪剪贴贴做成一个走马灯啦,什么用纱线面纸绕一绕做成一个降落伞啦,全都是古灵精怪的阿纬肚子冒出来的主意,当然最后大部分的活也都是阿纬顺手干了的,他往往看不过去小雨笨手笨脚的模样,结果小雨也就是打打下手罢了。

小雨红着脸说阿纬你不要告诉同学们啊。阿纬向来信守诺言,甚至于有一年,一个女生在课堂上高声质疑小雨绝对做不出这么精致漂亮的小船,阿纬马上站起来义正词严地作证是小雨自己亲手做的,还是他亲眼看见的。小雨心知肚明那个女生其实是妒忌自己和阿纬要好。那个女生刚刚从别的学校转学过来,一看到阿纬眼睛就电灯泡似的放光,课间休息老缠着阿纬,嗲声嗲气地说:阿纬你的板书真好看,可以教教我吗?阿纬,我们放学以后一道出黑板报好吗?阿纬瓮声瓮气地回答我没空。女生说:今天没空的话,那明天好吗?阿纬说明天也没空,永远没空,说完转身就走。女生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过了许久回过神来,对着阿纬远去的背影啐了一口。

像这个女生这样明里暗里喜欢阿纬的女同学,班上有好几个,这倒不是她们早熟,小小年纪就学会打情骂俏讨男人的欢心,反而是小雨太晚熟啦!小雨胸前一对沉睡的小乳鸽日长夜大、逐渐苏醒,腋下体下的毛发也由稀稀拉拉变得葱郁茂盛,甚至当身上竟然可怖地流出莫名其妙的经血,小雨都是在懵懂无知和惊恐的战栗中被动地接受身体的这些变化,战战兢兢地独自踏入青春期的。

这么多年来,阿纬自始至终是自己的好朋友、好玩伴、好兄弟,尤其在母亲走了以后,小雨更是喜欢他、仰仗他、甚至崇拜他, 这一份感情是最简单纯真的,和青春期里骚动不安的情欲无关。

然而,阿纬长高了,长壮实了,唇上钻出了毛茸茸的胡须,声音低沉了,渐渐的,阿纬看小雨的眼光悄悄地起了变化。

 

(五) 


阿纬送给小雨一块马蹄形的黑油油的石头,幽幽地泛出殷殷的红。阿纬的眼睛里有小雨看不懂的柔情蜜意,他垂着眼帘低声嗫嚅: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现在起你就算是我的女朋友了。即使这样赤裸裸的表白,当年的小雨也没有当真,只顾摸着光滑的石头,爱不释手地把玩,着迷于石头深处在阳光的照射下冒出一股股时有时无的猩红,好像这只是阿纬寻给她的无数个新鲜玩意儿中的一个。这个定情信物后来的下场相当悲惨,小雨回家后随手把石头放在五斗橱上的台钟边,被爸爸臭骂一顿说哪里来的脏吸铁石要把台钟弄坏了,不知道最后是进了垃圾箱还是阴沟洞。好在阿纬也没有问起过小雨石头哪去了,毕竟不是钻戒项链此类物件要一直戴在身上的。

和小时候小雨整天当阿纬的跟屁虫不同,现在倒是阿纬经常主动来找小雨。小雨读了住宿高中,两人非但没有生分了,反而更亲近了,一到周末、寒暑假,两个人总会混在一道看书、说话。

阿纬和小雨这么要好,可是外人怎么看也不像青春期的小情侣,连看电影这样的谈恋爱固定节目,阿纬和小雨也只有过一回。那是高二的寒假,农历新年。大街小巷照例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个个欢天喜地拎着大包小包的年货礼物,急匆匆地走亲访友。空气中弥漫着烟火和炮仗的气味,碎屑微粒久久地飞扬在尘埃里,起起伏伏,冬日稀疏明净的阳光也变得暧昧模糊了。

自从母亲去世的那个农历新年起,这一切节庆的喜乐在小雨眼里充斥着人为的虚假的欢喜,和小雨无关。 大年初一到初五接连几日全家照例上各亲戚家拜年。小雨是绝对的置身度外谢绝参加,独自一人躲在家里读王朔,哭哭笑笑的都快岔了气、肚子都笑疼了。从高中开始,小雨和阿纬不约而同地迷上了王朔,两人私下里的言语也未免沾染了些许王朔小说中的痞子气。当然,这样不正经的瞎闹也只有四下无人的时候会冒出来。

那一日,小雨一看到进门来笑嘻嘻唱“新年快乐、恭喜发财”的阿纬就笑骂道:傻乐个啥,先进啦还是光荣啦?

阿纬一脸诡秘地从裤兜里摸出两张票,在小雨面前扬了扬,小雨眼睛亮了,伸手去夺:《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电影票!这么热门的电影票,市面上根本搞不到啊!

这是小雨和阿纬俩人第一次一块儿去电影院看电影。进了影院,并肩坐下,彼此都觉得办家家似的,假模假样、新鲜有趣。电影里搞笑的段子一来,小雨禁不住阿纬的模仿和调侃,忍不住咯咯笑个不停。

“财迷,你不是一直说要存钱去美国读书吗?以后我们也试试这个勾当,钱来的快啊,夏小姐。”阿纬学着张明的口吻,凑到小雨耳边。

“我又不是吴迪,才不会那么痴情地爱上一个劳改犯!”小雨吃吃地笑。

阿纬拿腔拿调地叹息:“仔细想想这个‘仙人跳’的圈套也实在是个挺专业的技术活啊,要是我晚到几分钟,你就要惨遭奸人蹂躏了。本人语重心长地提醒你,慢慢地引蛇出洞、慢条斯理地脱。。。”还没说完就被小雨一拳打在心口,阿纬“嗷嗷”乱叫“牺牲了壮烈了”。

前座的观众有意见了,频频回头抗议,两个少年压着嗓门疯笑,你打我一拳,我踹你一脚。

电影院出来,小雨说要去公共电话亭打一个电话,阿纬也要跟着。小雨说,你要当跟屁虫也行,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这个学期,小雨和学校文学社里一个高年级的男生蛮说得来,彼此来来回回通了几次信讨论文学创作和世界名著啥的,寒假没过多久对方就没声息了,小雨想打个电话问个明白。

铃声汩汩地响着,响了好久,终于传来一个爱理不理的声音,连站在一旁的阿纬都听得见对方言语间的冷淡和敷衍。小雨讪讪地挂了电话,扭头就走。

“现在欢迎埃塞俄比亚归国华侨吴迪小姐为我们演唱。。。”阿纬油腔滑调地学方才电影里的搞笑桥段。

小雨没搭腔,低着头默默地走路。

“哦,吴迪小姐在酝酿情绪。。。”阿纬继续着。

那一年妈妈走了,小雨连着几个月伤心欲绝、欲哭无泪,阿纬也是这样哄小雨开心的。他每天给小雨讲几个笑话,把学校图书馆笑话集里的笑话都讲完了。

小雨猛地停下步子,抬起头。一张煞白的小脸,挂着两行清泪。

“阿纬,你以前说过喜欢我的话是真的吗?”小雨顿了顿,红了脸:“还有,你说过要我做女朋友的话,也是真的吗?”

阿纬心疼道:“瞧你,电影里的台词说得多熟练多煽情啊。当然是真的啦,我又不是张明,你也不是吴迪。我一颗红心,只有一种准备,永远做好夏小雨小姐的备胎!”小雨噗嗤一声破涕为笑。

阿纬收敛笑容正色道:“小雨,你真的要去美国读书也可以,我跟你一块儿去,我有的是力气、办法。我打工,供你上学,没有人敢欺负你!” 

小雨鼻子酸酸的,一滴大大的泪珠挂在睫毛上:“阿纬,你真好。”(待续)


微信公众号:甜莲子

tianlianzi.writing@gmail.com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3 回复 法道济 2015-7-1 00:03
期待下一集
3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7-1 00:17
小雨是个聪明人,一直知道自己要什么。
5 回复 tea2011 2015-7-1 00:53
青葱〜〜〜 期待下续
3 回复 笙箫难默 2015-7-1 12:21
看了两集,还真有点放不下了,挺好看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29 12: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