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呼吸(六)&(七)

作者:甜莲子  于 2015-7-1 22:5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连载|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3评论

生死呼吸

 

《世界日》小世界连载 4/27/20155/16/2015

 


(六)

 

一辆黑色的奔驰像一条巨大的鲸鱼无声息地驶来,停在了夏小雨的面前。 锃亮的车身映出小雨年轻的身影,显得那么娇小、那么柔弱。

车窗摇下,露出一个光头男人的脸,面无表情地问:“夏小雨小姐吗?请上车。”

“阿纬呢?不是说好阿纬会一起来的?”小雨紧张地问。声音那么轻,大概只有她自己听得见。

“人都在宾馆等你呢,快上车吧。”语气中透着一丝不耐烦。小雨更紧张了,不知觉间手心里汗涔涔的。

一个周末,小雨和阿纬说起自己已经被三四个美国大学录取了,还得到一些奖学金,可惜没有全奖。小雨发愁地说,这样的话还得有经济担保书才可以去签证。说话间,她拿给阿纬看一大堆美国大学寄来的回信和表格。

阿纬说他想想办法,他知道后面弄堂的阿辉有路子,出十万块就可以把人弄到国外去,指哪儿打哪儿,想去那个国家就去哪个国家,不过去美国最贵。

小雨撇撇嘴,生气地打断他的话头:我才不要去求那个阿辉呢,不三不四的。再说,我要凭自己的本事去留学,以后当高级白领,我才不要当那见不得光的偷渡客、黑户口!

阿纬没吭声,过了几个礼拜拿着一张印满了英文字的名片兴冲冲地跑来跟小雨说:经济担保有着落了。原来是阿纬绕了好几层关系认识的一个美国华侨,说是做着很大的中美贸易生意,开大公司的。人家华侨听阿纬说了小雨的情况,很感动很同情,想先见见小雨本人仔细谈谈。

犹豫之间,小雨还是慢慢吞吞地钻进了小汽车。长久站立后的身子顷刻间躺在宽大舒适的皮椅上,小雨方才感到小腿又酸又胀。但是,小雨还是放松不下来,浑身的肌肉绷紧着。小雨下意识间一直攥紧着背包带,手心里的汗把背包带弄得软绵绵潮乎乎的。小雨的背包里装了满满一大袋东西,除了经济担保书之外,还有小雨历年来的成绩单、各科竞赛奖状、推荐信、美国大学录取通知书、奖学金通知。。。

车窗外是熙熙攘攘的人流,无数个面无表情、冷漠麻木的脸孔在眼前滑过。他们的昨天和今天没有什么两样,他们的明天和今天也将没有什么两样。可是,小雨绝对不甘心随波逐流、听任摆布地过完一个无望又无聊的人生!

小雨为自己打气:也许,成败就在今天!小雨默默地在心里背诵起自我介绍和勤工俭学的留学计划来。

 

(七)

汽车驶入宾馆花木扶疏的车道时,小雨已经胸有成竹了,她觉得自己今天有把握说服对方:自己现在是一个好学生,将来会是企业的好员工、社会的好公民! 小雨觉得只要自己自信大方地毛遂自荐,一定会给对方留下一个深刻完美的最佳印象。

大堂里稀稀落落地坐着几个人,警觉的眼神。他们看到光头男人带着小雨进来微微欠身、点头致意。唯独没有阿纬的影子!小雨有些失望,满眼疑惑地想张口问阿纬在哪,光头男人示意她赶快紧跟着上楼。

小雨有些害怕起来,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这么豪华、这么空旷,自己一个小姑娘要去见一个陌生人,去促成这么大一件事,能行吗?阿纬在身边陪着我就好了。阿纬,你到底死到哪里去了!跟着光头,上电梯、到了顶楼,再穿过长长的过道,小雨心里怨着。

光头轻轻地敲门说人带到了,房门打开,小雨睁大眼睛往里看,没有阿纬!正要转身,却被光头一把推进了房间,门“砰”地一声重重地带上了。小雨回头一看,床前的单人沙发上坐着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小平头,穿着雪白的高尔夫衫,笔挺的西裤,脚下趿着一双拖鞋。他站起身迈开大步向自己走来,大方地伸出右手:“敝人金跃龙,夏小姐请进!幸会,幸会!”

小雨一时拿不定主意,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自己从来没有和陌生男人独处一室过,此刻门又被关上了,这一点小雨记得妈妈曾经和自己说过的:小雨,记牢,门一定要留着!小雨一面寻思着要不要转身去把门重新打开,一面端详对方的面相,挺端正安详的一张脸啊。这一看小雨又觉得他和心里面“坏人”的模板差的挺远的。这样踌躇着侥幸着,小雨忽然担心自己的拘谨不安是否已经给对方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太小家子气了吧,这样子怎么能够说服对方我完全可以独自一人去外国勤工俭学呢? 

小雨迅速地拿定了主意, 相当大方爽气地伸出右手迎上前去,咧嘴一笑,和对方重重握了一下手。对方的手宽大又温暖,小雨冰凉的小手不盈一握,此刻竟然令小雨回忆起永福寺里德高望重的老方丈来了。年幼的小雨每年都和妈妈去寺里烧香祈福,红光满面的老方丈就有这样一双温暖多肉的手。握着小雨的小手,老方丈曾经不止一次地对小雨说过:小孩子不要怕吃苦,年少吃的苦是福气、是宝贝。人只要吃得了年少的苦,今后就是有福之人,尤其是小雨这样羊年年底出生的女子!想到这里,小雨微微宽了宽心,坐到了小圆茶几对面的一张单人沙发上,低头打开背包拿资料。一转眼,茶几上整整齐齐分门别类地摊了一桌。

小雨清了清嗓子,深呼一口气,开门见山直入主题。起初进行得相当顺利,小雨觉得自己一分钟之内就已轻轻松松进入角色,如同自己在学校大礼堂参加演讲比赛那样,任它再大的礼堂黑压压的坐满了老师同学,一个个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头顶上的灯光热辣辣地打在脸上、身上,小雨反而倍感幸福自豪。小雨先介绍了自己的学校成绩、校外活动成就、得奖单,接着侃侃而谈自己对将来留学的计划,包括专业选择、就业规划和勤工俭学的想法。“总之,我会努力读书争取每年的奖学金,同时在校内校外拼命打工,省吃俭用地过日子,早日完成学业。。。”

对面的观众起初静静听着,似乎还跟着小雨的话题饶有兴趣地翻看几下茶几上的资料。可是渐渐的,那对浑浊的眼球更多地停留在小雨的脸上、身上。他的脸上堆起深深的的笑意,可是看上去怪怪的,似乎有点心不在焉、神不守舍 。

小雨也不是没有察觉这些细微的变化,好在“演讲”几近尾声,小雨果断地快进、直接跳到结束语:“金先生,您如果愿意做我的经济担保人,我会一辈子感激您的!以后学成,我一定好好工作,报答您的知遇之恩。这里是美国大学寄给我的表格,您看是不是就留在您这儿,我隔日再来取。。。”边说边收拢资料放进背包,站起身作势就要离开。

话没说完,金先生哈哈大笑:“夏小姐,你去过美国吗?”

小雨诧异道:“当然没有啊,只是听去过的人讲了很多美国的事情。”

“所以说啊,夏小姐,你没去过怎么说得像去过了似的?”金先生叹口气道:“我不忍心害你一辈子啊。我今天随随便便在担保书上一签字,你明天到了美国发现美国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到时候你还要怨我没有告诉你实情呢!嘿嘿。”他俏皮得向小雨眨了眨眼。

小雨一时无语,这个转折是她意想不到的。她原来是希望无论对方同意或者拒绝,痛痛快快地给个答复,自己就可以早点脱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然而现在,对方给自己来了个下马威,小雨不好意思马上说走。

金先生以缓慢沉重的语调讲述起了华人在异乡打工谋生的艰险曲折,从十九世纪华工在旧金山的淘金热中为白人主子挖金矿、当苦力,为美国政府修建太平洋铁路,每一截火车铁轨下都埋葬着一个华工的尸骨说起,讲到当地人对华人的敌视,数次颁布的排华法案,唐人街无数次被异族放火夷为平地,最后讲到现在旧金山的天使岛还有纽约的爱丽丝岛都有博物馆常年来展出,介绍来美华人的血泪史。 

“不容易啊!华人在异乡打拼的甘苦,夏小姐你不了解啊。我能做到今天跨国公司的董事长,来内地投资,生意越做越大,连政府官员都来巴结我,给我‘优秀海外华人企业家’的称号,背后得吃多少苦头,独自承受多少压力啊。”

金先生深深地叹息,那一声叹息冗长沉闷,好像不仅仅是为了二百年来屈死的华工,更是为他自己多年来独自漂泊在海外奋斗的辛酸经历 。

小雨陪着对方尴尬地沉默着,心里却焦灼万分。

“夏小姐,你花一样的年纪,你爸爸妈妈真的舍得你一个人去外国吗?”金先生的一只手搭在小雨肩上,摩挲着小雨光滑的肌肤。小雨的皮肤敏感地感受到对方肥胖多肉的大手,那么灼热的温度,那么霸道的力量,她甚至能感受到对方中指上的一只大金戒指硌着了自己的骨头,像要嵌进去似的。小雨微微地挪动身子,尝试甩开对方的手,可是只觉得千斤般的重量压在肩上。

小雨的心往下沉,胃部隐隐作痛,冒出了冷汗:我是真的碰到坏人了?

对方突然扳起小雨的下巴,眼睛死死地盯着小雨,饿虎看着小羊羔:“就算你家里人舍得,你金哥哥还不舍得呢。夏小姐,单身女子在异乡很容易被人欺负的。我看这样吧:你就跟在我身边,这样我可以照顾你。你要到美国去读书,好!我可以供你读书,以后毕业了你还可以到我的跨国公司做高级顾问、你想当老板也成。我的这帮兄弟都是知恩图报的生死之交,全是从山上下来后投奔我的,要不是当初我援手给他们资金做生意,他们现在都混大马路当叫花子吧。相信我,我是个重义气、重感情、怜香惜玉的好男人! ” 

小雨一脸惊愕,脑子里轰地乱成一团,默默垂下头,无言以对。

金先生见小雨默不作声以为她自然是动了心,转而夸奖小雨说:“夏小姐,你和别的庸脂俗粉不同。你知书达理,有理想、有个性,应该有无限辉煌的前途!你这么好的姑娘,我怎么舍得看你独自一人在国外为了生活受苦呢。 你我有缘,我今天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上你了,当时就想认你做我的干妹妹、干女儿。现在想想,你还是做我的女人最好!你跟着我,所有的梦想我都可以帮你实现,以后兄弟们也都尊敬你、听你差遣!好吗? 我的小宝贝?”声音低沉下去,语气变得热切温柔,呼吸急促了起来。小雨还来不及反应,对方已经趁势将木头人般的小雨一把抱起,扑倒在床上。

一股酸臭味扑面而来,小雨只看到一条粉红色的小蛇,它肥胖硕大,弯弯曲曲地在自己身上尽情地扭动,在自己的脸上放纵地吐着蛇信 。极度的恐惧让小雨透不过气来,她绝望得要窒息了,使出全身力气大叫一声:我要回家!可发出的只是蚊子一样的嗡嗡声。

小雨的身体被对方扣得死死的,双手乱抓、两脚乱踢,却也无济于事。慌乱间,手指碰触到床头柜,台灯下是一串钥匙。小雨急中生智,抓起钥匙狠命向对方颈部用力划去,只听得对方一声惨叫,鲜红的血喷涌而出,滴滴答答的,瞬间染红了小雨雪白的裙子前襟,画下一道可怖的血印子。

金先生气急败坏,目露凶光,狠狠地给了小雨一巴掌 :“小贱人你想干什么?我对你客气,你当是自己的福气?告诉你,我若想弄死你,轻而易举!”

小雨的头隐隐作痛发胀,抚摸着滚烫的脸颊,害怕地索索发抖,一个念头闪电般滑过:如果真的死了,是不是就可以见到妈妈,和妈妈永远在一起?如果是那样的话,也好!

意识逐渐变得模糊,眼前一团团黑雾袭来。小雨感觉到指尖一阵阵针刺般的痛楚,四肢开始不由自主地猛烈抽搐,即将窒息的痛苦和绝望包围着她,小雨张大嘴巴急速地吸气呼气,发出哮喘病人发病时的“呜呜”声,嘴角流淌出一行行白沫,片刻间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金先生火冒三丈地找纸巾按伤口,骂骂咧咧:“今天真他妈的扫兴,以为碰上个学生妹,倒是个羊癫疯、疯子!来人啊,把人弄走,真晦气!”

过道里传来争吵推搡声,门“咚地”被撞开,阿纬恶狗一样凶猛地冲了进来,抱起瘫软在床的小雨,抓起背包,拔腿就跑。经过大堂时,那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阿纬就已经抱着小雨撒腿奔出宾馆,上了一部计程车。

怀里的小雨惊魂未定、直着脖子大口喘息不止,出门前刚洗过的蓬松的黑发汗湿地黏在额头颈项。

阿纬眼里满是悔恨和怜惜:“小雨,我来晚了!我听阿辉话里有话,越听越不对路,直觉要出事。我先去你家,再找到这家宾馆,你竟然已经进去了!小雨,都怪我!”两行热泪滴滴答答地落在小雨的脸上。

小雨微微开启眼角:“阿纬,你若晚来一刻。。。”话未完,眼前一黑,晕厥了过去。(待续)


微信公众号

tianlianzi.writing@gmail.com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2 回复 法道济 2015-7-1 23:10
这么惨?哪都有这种恶棍!
2 回复 兰黛 2015-7-1 23:49
很是精彩,正是紧张时刻,待续!
期待!
2 回复 tea2011 2015-7-3 07:07
兰黛: 很是精彩,正是紧张时刻,待续!
期待!
结局到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2-1 08: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