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珊的选择(上)

作者:甜莲子  于 2015-12-27 01: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连载|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3评论

关键词:苏珊

苏珊的选择

《侨报》7/17/2015

甜莲子

 

(一)

一般每年的十一月初,夏时制刚刚结束没多久,许多小孩子万圣节的糖果还没有吃完呢,昼短夜长的冬季就悄悄降临了。 感恩节一过,商家铺天盖地的促销广告,电台里一刻不停的节日音乐,尤其是那支倒计时的圣诞歌《12 days of Christmas》,都在急切地提醒你圣诞节马上就到眼前了。

星期五的晚上, 七点不到,天早就黑透了,像个墨黑墨黑的锅盖倒扣着冷清的街市。街上静悄悄的,偶有零星车辆驶过,车轮匆匆碾过路面的声音越发显得冬夜的寂寥。唯一和这冬夜不相称的是街角的一家芭蕾舞馆。舞馆两层楼的楼房灯火通明,透过大落地窗依稀可见人头攒动、热火朝天。

说起这家芭蕾舞馆,其规模虽然比不上纽约旧金山的大排场大阵仗,可是在本市也是赫赫有名的。艺术总监、副艺术总监、舞蹈老师们,各个都是专业出身的舞蹈明星,履历表一一打开可真叫群星荟萃星光灿烂。有从著名的纽约芭蕾舞团退休后来执教的,也有正在大舞团担当台柱周末来此舞馆兼职的,他们分别来自法国、意大利、德国、希腊、俄罗斯、中国、日本、泰国、古巴、哥伦比亚、委内瑞拉、尼加拉瓜。。。俨然一个其乐融融的联合国大家庭。

和绝大多数的芭蕾舞馆不同,这家建立于八十年代中期的非盈利性组织除了开设评级严格的儿童部和少年部芭蕾课程外,三十多年来面向大众,一贯提倡“Everybody is a dancer.”的舞馆宗旨,一周七天,每天从早到晚面向各个年龄层、各个舞蹈程度的成人开课,每个时段至少开两个不同程度的课,同时满足初学者、中级舞者和资深舞者练功。瞧,这一刻,那句响亮的标语“Everybody is a dancer.” 正和舞馆招牌一起闪烁在漆黑的冬夜里,异常耀眼。

推开舞馆的双开门往右转是一个小小的前厅。角落的小方桌上神气地站立着几个大小不一的胡桃夹子玩偶,一个插满百合的花瓶边上随意堆放着芭蕾图画书《哥佩利亚》和《睡美人》。小方桌靠着的一面墙上挂着一双破旧的足尖鞋,倾诉着主人舞蹈生涯的甘苦。临窗摆放了一长溜沙发以供舞者小憩。

不要小窥这个前厅的方寸之地,一到周末它总是人山人海热闹得像个菜市场,一早就挤满了着连体衣和蓬蓬裙、兴高采烈来上芭蕾课的小朋友,还有被一双双小手拖进来的睡眼惺忪的父母们。待得孩子们进入各个舞室开始上课了,家长们要么陷在长沙发里聊天啦闭目养神啦,要么低头玩手机打发时间。这样的喧闹要到下午五六点才渐渐退去,到了冬夜的这一刻,舞館已经进入当天最后一堂成人芭蕾课了。

此时的前厅安静整洁,井然有序,空无一人,只有悦耳的音乐从离前厅最近的一间dance studio 传来。

 

(二)

说前厅空无一人并不完全正确,L形柜台后面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华女,纤纤十指正在电脑键盘上飞舞。她名叫苏珊,是舞馆的经理。苏珊白皙的皮肤,丹凤眼,眼线紧贴眼睑描得黑黑细细的,在眼角处微微上扬,正好与褐色眉笔稍稍拉长的眉毛呼应。她怎么瞧人,眼底眉梢都是风情万种。一头细密柔顺的黑发松松在脑后打了个结,插了一支铅笔固定,可还是有不听话的小头发从一侧落下,弯弯曲曲环绕了苏珊半张脸,倍显活泼娇媚。

十年前,苏珊拾起了多年不练的童子功,开始在这家舞馆上芭蕾课。不久,她看到舞馆贴出前台晚间需要有人帮忙,就马上抓住机会申请,做起了兼职。尽管一开始做的只是最简单的客服管理、数据输入、表格文件的起草和落实,苏珊高效细致的工作成绩和成熟周到的为人处事风格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渐渐的,美丽能干的苏珊引起了艺术总监的注意和欣赏。三年前,适逢前任舞馆经理辞职回欧洲,舞馆面试了几位候选人却迟迟没有合适的人选,苏珊当即毛遂自荐任代理经理一职,先顶上一阵。

当年艺术总监还是相当担心和顾虑的:这么个弱不禁风纤弱柔顺的东方女子可以管理好这么大的舞馆的方方面面吗?事实证明,苏珊看似单薄的身躯却隐藏着无穷的韧性和闯劲,像一只小蜡烛,细细的芯子,却可以燃烧释放出恒久的能量。短短三年,苏珊除了在州立大学里补修商业财务管理的课,其余时间全都钻在舞馆里。她学写grant申请书,做广告招贴海报,和电台报纸各媒体互动,安排audition,彩排,演出前组织家长搬道具布景和服装,演出后做演出照片集锦册,还有新员工的培训。。。

最让苏珊骄傲的是她靠自己上网摸索,熟练掌握了一套舞馆购买已久却一直没有全面投入使用的软件系统。现在舞馆上下不论是学员上课付费,雇员工作打卡,studio出租,一切程序都可在网上和手机上操作,完全摆脱了以前繁重冗长的文件档案。此举令艺术总监和董事会刮目相看,从此绝口不提面试新人。

上个周末《胡桃夹子》刚刚公演结束,今天苏珊一天都在挑选舞台和后台的照片,决定取舍,哪些该放大挂墙上,哪些该收进今年的《胡桃夹子》影集册以供舞者和家长购买欣赏。。。这会儿,工作告一段落,苏珊伸了个懒腰,看看时间,侧耳倾听,估摸着最后一堂成人芭蕾课应该刚结束把杆环节,想来学员们正在做拉伸吧。苏珊起身拿着文件夹和笔,婷婷袅袅走向studio方向,开始她下班以前最后一次的studio巡查清点。

苏珊上身着雪白的半袖紧身毛衣,中式蓝布印花小背心镶着别致的中式盘紐,脖子上随意搭了一条金色马海毛围巾,长长的拖着,和黑色的流线型小喇叭瑜伽裤连成了一幅流动的画面,走起路来身姿摇曳,更显出她修长匀称的身材。

在各个studio巡视时,苏珊忍不住用余光顺便瞥了一眼墙上大镜子中自己的倩影,不禁得意地想:人家说,You are what you eat (人如其食)。可是我苏珊说,You are what you wear (人如其衣)。 真不敢相信啊,我终于如愿剝下了那身千人一面的护士制服,现在每天穿着符合自己喜好个性的衣服上班,偶尔别出心裁地插根簪子戴副俏皮的耳环,总听到一片“你真美!”“多可爱的饰物!”,声声赞美不绝于耳。

苏珊感慨万千: 看自己这副模样,谁会猜得到她是正宗名牌大学护士专业毕业,还在医院当过好几年急诊室小护士呢!

 

(三)

 生在江南古城的苏珊十八岁来美国留学以前从未独自离开过家,最远也不过就是和父母去上海走亲戚买东西,和老师同学一起去过一趟佘山参加夏令营的活动罢了。少女时代的苏珊习惯了学校和家“两点一线”一成不变的生活,朋友圈子也单纯,大家在一起读书温课之余,喜欢徜徉嬉戏在小城各处的古迹园林、亭台楼阁、大街小巷。说句老实话,年少的苏珊很满足于这样平静安详的小城生活。如果由着她,她想自己完全可以中学毕业后去考师院,像爸妈那样当个教书匠,然后在这个小城里闲散惬意地过一辈子。

然而命运总是和人开玩笑。打从苏珊懂事起,苏珊自己和她周围的同学就知道苏珊中学毕业以后是要到美国去读书生活的。苏珊的大姨在美国多年,老早就满口答应爸妈今后担保苏珊留美读大学。这可是爸妈多年来深谋远虑良苦用心,对苏珊做出的人生规划和安排。苏珊向来就是个听话的孩子,她才不敢辜负爸妈的期望呢。

只不过苏珊从未想过她到美国去读的是和自己最不相称的医护专业 。

当年,为了实现父母为自己编织的出国梦,苏珊过了好几年昏天黑地苦读英文的日子,最后两年每天废寝忘食地准备考托福、SAT考试和学校申请资料,每周还和大姨越洋电话。总算诸事顺利,十八岁高中毕业那年的夏天,纤弱单薄稚气未脱的苏珊拖着两条小辫子,提着两个大箱子,漂洋过海来美国当小留学生了。

苏珊初来乍到就住在大姨家楼下的地下室。那时的苏珊是个乖乖女,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害怕,就像初入荣国府的林黛玉小心翼翼、沉默寡言,凡事都听大姨的安排。

这么多年来,爸妈一直叮嘱苏珊:将来到了美国,一定要好好听大姨的话,对待大姨就像妈妈一样。

“姗姗,读护士专业前途最好了,不管经济好不好,连大公司都会裁员,但是护士这个职业永远供不应求,是个最保险的金饭碗,而且还最容易申请绿卡了。”姨妈当时是这样教导苏珊的。苏珊听了没有二话,只有说“好”。

“咱家以后有了姗姗在医院里当护士多方便啊。你看,不论是你自己还是家里人有个小毛小病、身上不舒服,要马上看病,或者需要找专科医生问诊,你都帮的上忙 。”一听姨妈这么说,苏珊更是迫不及待地想快点学好护士专业毕业了,因为当上了护士就是个有用的人了,她想早日报答大姨的恩情,这也是爸妈对苏珊的期望。

苏珊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兴趣。可是音乐、舞蹈、文学、电影、艺术、历史,这些自己深爱的东西,还有儿时那个有关舞者的绮丽美梦,在选专业、求生存的一刻显得多么遥不可及、不合时宜,甚至有些可笑,她都不好意思向大姨提。再想正如大姨和爸妈说的,护士救死扶伤,是崇高伟大的职业,还能天天和人打交道,比起枯燥的电脑和会计专业,天天必须面对机器和数据,苏珊猜想护士工作应该还是比较接近自己个性的一个选择吧。

苏珊自小读书刻苦用功,既然选定了护士专业,她就一心一意地读好它。四年后苏珊顺理成章毫无悬念地以优异的成绩从大学毕业,进了一家医院当起了小护士。

苏珊不快乐的日子从走出校园到医院报道上班的第一天就开始了。苏珊是新近入院的小护士,拿到的班次自然是没人要的早班。她披星戴月、昼夜颠倒地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苦一些累一些苏珊倒是不怕,苏珊可就是逼着自己也喜欢不起来护士这份职业。

首先,苏珊嫌弃医院里都是病人细菌病毒,每天一回家她就拼命洗手洗脸,把皮肤搓得通红,洗得再久还是觉得身上脏,疑心沾染上什么致命的疾病。第二,苏珊相当讨厌医院里令人压抑的气氛,到处都是冰冷的颜色,僵硬的线条,毫无美感。天天看到的只有病人痛苦无助的脸,时而伴有血腥肮脏的突发事故急救场面让人恶心,还有那几个无家可归者隔三差五厚颜无耻地来讨哮喘吸入器和日用药品,身上一股尿骚臭远远地就让苏珊闻了想吐。

苏珊特别讨厌的是每天必须穿戴的呆板的护士服和护士帽,把自己曲线玲珑的身材和一头乌黑的长发索性全部掩盖了。所有的护士千人一面,毫无个性。每天一踏进医院,换上护士服,苏珊就觉得自己霎那间在人群里消失了,自己的真面目在自己的心目中也渐渐地模糊不清、残缺不全起来。苏珊起初还会不死心,抽空去卫生间盯着镜子看一眼自己,可是每次都看到一个穿着护士制服的神情呆板的陌生人,她变得麻木了:镜子里的那个人是我吗?如此假面,还不如不见呢!

唉,每天在医院里上班,工作再忙碌流程再紧凑,苏珊都会忍不住地看表,看看离下班还有多少时间。 时间怎么走得那么慢啊,这样一天天干下去好似没有尽头,难道我就这样做到老、做到死、做一辈子护士吗?如果有一天我的灵魂可以金蝉脱壳,从这个护士制服里溜出去,飞得很高、飞得很远,那我会去哪里呢?我会干什么呢?苏珊午餐休息的时候常常会一个人想得出神。

没人料到苏珊几年以后就会和护士职业说再见,找到了自己心爱的dream job。现在的苏珊想,即使当时有人亲口告诉苏珊,苏珊打死也不会相信的。(上)


微信公众号:甜莲子

tianlianzi.writing@gmail.com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2 回复 tea2011 2015-12-27 02:45
好像医院里早班不错,亱班才辛苦嘛
4 回复 徐福男儿 2015-12-27 05:25
又来一篇好看的小说,期待ing。
3 回复 fanlaifuqu 2015-12-28 01:35
有经历,正面对待,就是人生!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5 01: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