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上海的流氓

作者:bobzhou  于 2016-1-14 12:3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2评论

 谈谈上海的流氓

    周立波的清口,让很多外地人认识了“上海流氓”, “拿伊做托”,似乎这就是流氓,实际上,周立波的角色,最多是只上海人讲的“小赤佬”;小赤佬扮流氓,学个边边角角,气质还是差了很远。

    旧上海,最有名的三大流氓,大家反正都比我清爽,就不多啰嗦了。还有一种上海流氓,叫“白相人”,估计现在的小年轻不大懂了。

    想来上海闲话也蛮噱的,明明是拿性命博饭吃,闯荡江湖的流氓,却偏偏要用上“白相”两字,主要还是因为,“白相人”一般都是外表光鲜,口气很大,兜得转的角色。

       有些靠祖上余荫的被称之为“小开”;骗吃骗喝的被称之为“阿诈里”;靠女人的,则被称为“拆白党”。当然白相人都不是好人,解放后,白相人还被视为“社会渣滓”。

      还有 “阿飞”,正宗上海特产,尤其是49年以后的“阿飞”们,几乎都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

       “阿飞”的买相一定是,“小裤脚管花衬衫,头发梳得耸出来”,上身衬衫的颜色不是单一色,而是“花衬衫”。下身长裤,紧贴肉体,裤脚口特小,据说最小的只有三寸。脚上套的是一双尖头皮鞋,甚至是香槟色的。

     当年的上海滩, “阿飞”一般都在在热门电影院外,他们会三五成群聚集在电影院的门口,相互交谈,也有手中拿着电影票,搭讪不相识的女青年看电影。在淮海路、南京路等热闹路段的西餐馆或咖啡厅,也可时见他们的身影。

     后来人们喜欢在“阿飞”前面加上“流氓”二字——“流氓阿飞”,性质就大不同了。

    讲到“阿飞”,老上海脑子里一定会想到“垃三”。

    过去上海有一句顺口溜:上海有的三座山:“松江有佘山,长风公园铁臂山,南京路上搓垃三”。

   “垃三”都是年轻女人,不好好读书,没受过什么良好的教育。有的家庭贫困,这些女青年有的还未成年,就早早的在社会上闯荡,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于社会上。男男女女勾勾搭搭,搞不清爽。

     再按地区看看,上海流氓的特色。

     虹镇老街,提到虹镇老街,很多稍上年纪的上海人,都会说起不少关于那里“民风彪悍”的传说,什么“红缨枪,拉场子”,“长宁帮”和虹镇老街火拼之类的。

当年上海一直流传着,“虹镇老街,上海第一!有种就来砸场子!”的豪言壮语。

说起虹镇老街,就跳出一个名字:于双戈。于双戈为啥“有名”,于双戈原为公交车售票员,因赌博负债起意抢劫。19871116日上午,于持枪到位于大连西路、上外校门口旁的工行储蓄所打劫。在银行工作人员启动报警系统后,他犯慌忙中朝柜台里的女出纳员朱亚娣开枪,朱当场毙命。

     此案惊动上海滩。为了及时擒获凶犯于双戈,全市出动2万多公安民警展开大搜捕。不仅如此,上海电视台当年还对于双戈案的审理过程,进行了电视转播,收视率95%,创下了一项纪录。

        再说 “三湾一弄”的流氓,大都六十年代出生在“三湾一弄”里的潘家湾。和虹镇老街一样,这些棚户区被上海人称为“滚地龙”——房子相连,就如“滚地龙”一般。这样的外因,倒也促成了棚户区居民守望相助,毕竟,这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上海人有句老话:“不要和住在滚地龙里的人打架。”因为他们招呼一下,会一下子召集到几十条汉子。

         还有就是定海桥的“流氓”,定海桥,是跟“三湾一弄”、“虹镇老街”旗鼓相当的苏北移民聚集地。

        到了70年代,这里的纺织厂子弟们长大成人,当年又恰逢时世动荡,不少年轻人过早辍学后,便走入了社会。在这样的复杂社会生态里,所谓的“流氓”,是不可回避的一种存在,其中真正的“不法之徒”外,上海人口头上说的“流氓”,更多是一种特殊情况下、吃得开的“能人”。

       80年代,改革开放,社会开始转型,“流氓”们自然也开始要“寻方向”了。

      喇叭裤、皮夹克、奶油包头,类似的行头,通过电影电视走进上海人的视野里;“分挺不挺”,开始成为衡量一个人能力的重要指标。

      “穷则思变”,定海桥的这些“能人”,也或多或少搭上了开出“穷街”的列车。他们中有经商头脑的,早早便开始在定海桥破墙开店,成为了此地的第一批个体户。

     西新街的流氓窟,西新街,当年上海滩的“三大流氓窟”,丝毫不逊色于虹镇老街。

       解放前,长宁路这一侧有不少棚户区,西新街,就是其中一个,这里也曾是上海滩著名的“苏北窟”。

       这块棚户区,就在如今的凯旋路长宁路这里,就是现在凯欣豪园和联通上海总部的所在地,“多媒体大厦”。而位于现今凯旋路、武夷山路上的三泾庙,亦是当年流氓帮派所在地。

       解放前,应该是1949年的一场大火,从长宁路一直烧到后浜(现安化路),整个棚户区无一幸免。

       事实上,除了那些违法犯罪的“真流氓”,上海人至今还会用“流氓”二字,来戏谑、调侃“路道粗”,特别能混的人。即便是小姑娘冲侬发嗲来一句:“侬只流氓”,那也是骨头好轻几斤的事——注意是发嗲,不是一记耳光,“侬只流氓!”

       那些江湖传闻,只存在于老上海人嘎讪胡时的不经意间,面对外来文化和人口的冲击,时不时,还有些英雄迟暮的落寞感,那时讲的所谓“规矩”,如今被法理取代,在生活有了大转变的如今,无论是北京的“老炮儿”还是上海的“流氓”,都必须重新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式啦。(转摘)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晓临 2016-1-14 13:58
看小说看过拆白党,却不知道流氓还有那么多品类。谢谢分享!
2 回复 rosejyy2000 2016-1-14 22:06
哇,分类的挺细。学习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bobzhou最受欢迎的博文
  1. 王先生胸闷,回国差点被罚美元500多元 [2018/09]
  2. 中央应该叫央视怎样检讨 [2015/09]
  3. 中国院士的腐败渐趋蔓延,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2015/07]
  4. 具有中国特色的卖淫经营方式 [2016/01]
  5. 现在上海人怎样看美国来的亲戚、朋友 [2017/06]
  6. 纪念文化大革命的四只菜 [2015/09]
  7. 当局对一批文革批斗照片除禁,用意何在 [2017/06]
  8. 这油画披露文革对青年女性的摧残 [2019/05]
  9. 从朱镕基儿子年薪一亿多看国内贪官衙内现象 [2015/03]
  10. 广东的黑人兄弟大庭广众赤身裸体引起公议 [2019/04]
  11. 你的中国身份证将被收掉,中国许多事情与你不搭界了 [2019/05]
  12. 中共怎样处理文革抄家物质 [2014/12]
  13. 这几天上海人提心吊胆了 [2018/09]
  14. 最近中国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 [2016/02]
  15. 老一辈革命家陈毅之子陈小鲁的故事 [2017/08]
  16. 没有长征精神,别去浦东机场 [2016/12]
  17. 美国的慷慨,老革命张老在纽约过幸福年 [2017/02]
  18. 蒋、宋、孔、陈的私人财产比不过人民大救星毛泽东 [2014/12]
  19. 谢谢你美国,因为你阻止了孔子学院 [2018/07]
  20. 在美国的上海人为什么相互有偏见 [2016/12]
  21. 我在美国遇到的真正的好人 [2016/09]
  22. 文革时候干部的贪腐面貌 [2015/07]
  23. “我最崇拜毛泽东” [2015/01]
  24. 从乌克兰高调纪念数百万人饿死的“大饥荒”想到的 [2014/12]
  25. 文化大革命,好、好、好 [2016/01]
  26. 要特别警惕国内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者的战争叫嚣 [2016/12]
  27. 中央为什么不打击这些为为文革翻案的刊物和网站 [2017/07]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0: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