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网恢恢枉杀善人,自己也没有好下场

作者:bobzhou  于 2017-4-12 01:5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4评论

 

1948123日下午,担负沪甬线航行任务的“江亚号”客轮爆炸,船尾迅速下沉。首先遭到灭顶之灾的是三四等舱的旅客。十几分钟后,汹涌的海水已盖没甲板。由于失事地点恰为一浅滩,因此烟囱、桅杆以及悬挂的救生艇仍露出水面,然而慌乱中,加之天黑,竟无人去解开救生艇的缆绳。爆炸发生的时候,白龙港附近水域有若干船只经过,其中不乏侠肝义胆、慨然援手者, “金利源”和“茂利轮”及中国渔业公司太孚12号渔轮冒险抢救遇难者,但也有一些船只只是袖手旁观。

“金利源”机帆船闻声来救。船主张翰庭率领船员,冒险抢救遇难者,为了多救人,张翰庭命令将所载货物全部抛海。在江亚轮沉没的最后一刻,张翰庭才下令斩缆,该船共搭救543

 

让全世界人震惊的是,有这样救人义举的张翰庭三年后被共产党枪毙。

今年是江亚轮海难69周年祭日。1948123日晚,约3000名乘客葬身冰凉的海水,只有811人获救,号称“世界第一大海难”。

民国浙江省议员张翰庭,他的“金利源”机帆船闻声来救,543人获救。江亚轮海难祭日背后应该还有一个祭日,19501月的某日,救人英雄张翰庭被枪毙的祭日。

 

即将沉没的江亚轮,旁边还有两艘船只在作最后的营救。巨轮沉没,会形成巨大的漩涡,小船靠近沉没大船营救的风险可想而知。 中国有句流传千古的名言: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但是事实却是相反的,人们不禁要问,这是为什么。

 

根据现在公布的资料,是毫无人性的刘少奇枉杀了中国杰出的善人张翰庭。

 

浙江省议员、船主张翰庭因江亚轮海难的义举获得上海市 “荣誉市民”的称号。 当时的上海报纸都有对张翰庭的报道。就在张翰庭冒险救人的一年之后,张翰庭的老家浙江温岭掀起土改镇反运动。

张翰庭有船,去台湾太方便了,他之所以没走,就在于他问心无愧,不说他手上没有血债,就是欺压百姓的违法的事情也没有人投诉。 尤其是张翰庭相信政府颁布的“关于国民党政府各级官员除战争罪犯外一律不逮捕”布告。因此,张老先生宰猪担酒,慰劳大军,共筹措军粮4万斤、草料10万斤,还将家中用来防盗的枪支弹药全部上缴,以明心迹。

然而,没过多久,五条罪状却落在他头上。现证实,五条罪状全都莫须有。然而,在镇反的血雨腥风中,到哪里去申诉?向谁申诉?

张翰庭被捕之后,六七十位老人顶香喊冤;曾亲自参与过“江亚轮”海难处理工作的上海宁波同乡会,上书陈毅市长,要求放人。

浙江籍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沈钧儒,也为此事而震惊。在这极左的年代,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能够向上报告,说明这五条罪状的荒唐了。向周总理请示如何处理, 周恩来是如何批示的,未见档案。后人能够看到的,就是刘少奇对张翰庭问题的批语,全文如下:对华东局拟处决恶霸张翰庭请示的批语(195019日 ) “请吴溉之与沈老商量拟复,交我批发。此等罪大恶极分子,应经过正式法庭审判,证实罪状,可以判处死刑。” 刘少奇大笔落下,武断地将张老先生定性为:“此等罪大恶极分子”;所谓“应经过正式法庭审判”的要求,完全是空话,当时哪有什么司法程序?土改工作队掌握生杀大权,弄一个群众斗争大会,就拖人去杀头。

 于是,不久的一天,张翰庭在全县万人公判大会上被判处死刑。临刑前,老先生仰天长呼:“天晓得!天晓得啊……”至于行刑经过,有人说是“用开花弹瞄准头部近距离射击实施枪决”。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刘少奇绝不会想到,十多年后,他竟然也会背着叛徒、工贼、内奸的罪名含冤死去。

 

1988年,有关江亚海难和张翰庭的报导首先在大陆《纵横》杂志上出现了,随后《人民日报》〔华东版〕、《浙江日报》、《法制日报》、《南方周末》、《宁波晚报》、《扬子晚报》、《钱江晚报》、《上海滩》、《档案春秋》、中央电视台法治频道、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等都有报道。但一切报道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对张翰庭的善举不吝溢美之词,对其可悲下场则三缄其口讳莫如深。

 

1998年,感谢《南方周末》,首次公开张翰庭被新政府镇压的悲剧事实,其后各地报刊均有张翰庭结局的报道,作家蔡康所著《江亚轮惨案》用相当的篇幅介绍张翰庭的悲剧人生。

社会舆论及媒体高调呼吁:1、为江亚轮3000名遇难者建一座纪念碑,碑文应记述海难过程、营救情况、并对救人者感恩等内容,刻上遇难者名字以及参加救人的船只及人员,要重点介绍金利源号船主张翰庭。

 2、重新审核张翰庭案件,为蒙受不白之冤的救人英雄张翰庭平反昭雪。许多人建议要为张翰庭单独立一座碑。

 然而,10多年过去,张翰庭仍沉冤无期,纪念碑仍不见建立。为重大灾难及死难者立碑是国际惯例。江亚轮失事是世界海难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大海难。就算碑文隐去张翰庭最后的结局,甚至抹杀所有参与营救的人,单单为遇难者立碑,难道不可以吗?

 江亚海难遇难者多为宁波人。现在宁波人对立碑的愿望十分强烈。不建纪念碑,显然不存在资金问题,别说是宁波人,就是海难幸存者及其后代也完全有能力筹集这笔资金。

为什么办不成这事情,原因就是现在还有些中国人还没有搞清楚,张翰庭到底是好人还是刘少奇认定的‘此等罪大恶极分子’。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刘少奇自己也被加上了‘此等罪大恶极分子’的罪名不得好死。

刘少奇枉杀张翰庭,法网恢恢啊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4

难过

拍砖
1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5 回复 Nanshanke 2017-4-12 03:15
颠倒是非,胡作非为,毫无人性。此等统治者,国人可悲!
7 回复 xqw63 2017-4-12 03:18
张翰庭的家人和咱很熟
9 回复 bobzhou 2017-4-12 03:23
63先生;张翰庭的家人和咱很熟。
请转达我们的敬意。
8 回复 foxxfam 2017-4-12 03:30
黑社会!
6 回复 xqw63 2017-4-12 03:44
bobzhou: 63先生;张翰庭的家人和咱很熟。
请转达我们的敬意。
谢谢,他的孙子孙女在咱们生活的城市
5 回复 fanlaifuqu 2017-4-12 05:28
记得小时候听到时的感叹!
7 回复 369Wang 2017-4-12 15:20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刘少奇绝不会想到,十多年后,他竟然也会背着叛徒、工贼、内奸的罪名含冤死去。 "死的一点也不冤!
6 回复 yunyyyun 2017-4-13 00:20
这还只是被发掘出来的。谁知道共产党造了多少冤孽!
5 回复 云岭H 2017-4-13 00:23
他是死在“议员”头衔上了。当年辽阳有位国民党官员善待百姓,“解放”后政府没有找到任何民愤,没办法,拉到其他地区“镇压”了。国人的人性,善良爱心已经被洗劫近七十年!所以看到今天一些道德无底线事件也就不大惊小怪了。
6 回复 海外思华 2017-4-13 03:51
哎! 到底制造了多少冤假错案啊??
4 回复 lgrui 2017-4-13 09:56
统治者本身终究也会沦为极权制度的牺牲品
5 回复 横塘人 2017-4-14 04:44
我来自张翰庭的家乡浙江温岭。从小听奶奶讲过张翰庭的事迹。现在读来仍旧深为感动。此文值得一读。
张翰庭的家在温岭横河,我小时候去过的。庄园很大,还有护城河环绕。
2 回复 横塘人 2017-4-14 05:38
我同学告诉我他的父亲也常提起张翰庭,张是坦头过去三支王人,当过国民党县长,是爱国善举之人很有声望!他一日娶四房媳妇要饭的同菜并一元大洋,他所在码头的货物没人动他。他儿子们有国共信仰。
張翰庭临死前吃了多少活罪呀,大夏天叫他穿皮袄,把蚂蚁窝放进皮袄里厮咬,那时的年代那有什么人道呀。
3 回复 横塘人 2017-4-14 05:39
我同学还说:更有趣的事是我二十年前去上海买旧车床,我去厂里科长家里,他的爱人问我是那里人,我说是温岭人,她问我张翰庭可否知晓,我答父亲常说此人。她说她父亲买好当日的船票,可是她父亲那天麻将大赢,没乘上此班去定海的航船,真是福大命大避之灾难!她说到此情真是感慨万千啊!但宁波有张翰庭的海难纪念馆。解放初期是枪杀了多少无辜之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0-24 22: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