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中国老人的情深意切和冷若冰霜

作者:bobzhou  于 2019-4-17 22: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评论


有些中国老人现在对法国人的巴黎圣母院突然情深意切,对法国人的失责都是怒发冲冠。

就是这些人(有些当年就是红卫兵)对中国红卫兵当年对天主堂的兽性发作一直是冷若冰霜从来不置一词。

 

15日晚,巴黎地标性建筑——巴黎圣母院遭遇火灾,这事情让全世界陷入惊愕和观注。

随着消息的传播,一些中国老人突然群情激动,所有的微信群都在讨论研究巴黎圣母院的大火。

这些人对巴黎圣母院都表达了情深意切的关怀,唯恐落后。

目前法国官方已排除人为纵火因素。这又让这些中国老人有些扫兴,还要深究。

 

看老人群里的一些内容;

‘几十年生活在巴黎的中学老同学刚刚发给大家的,我觉得值得转出来,他说:昨晚悲剧发生的一刻,大家都不懂巴黎消防队为什么不立刻全力灭火,米国那大老粗川总更催促马克龙马上下令派飞机扔水弹灭火(6吨大水下去也许是灭了,但教堂肯定也倒塌了!)。法国人选择了先不喷水救火,而是先抢救圣母院内的无数无价之宝。这样的高度的建筑,等你把火灭了,水的破坏性一定比火还厉害!顶反正保不住的(12世纪的木头支架),任它烧。这机智冷静的决定,保住了圣堂内绝大多数的宝贝,只有一个古老管风琴和几幅大油画估计损坏了(被水,能修复),南面著名的大玫瑰花窗有所损害,(高温把链接花玻璃的铅融化了)严重性还不确定,北窗无损。非常运气的是顶上的所有铜雕丝毫无损,因为前几天刚为施工而拆下!宝贝抢出来,一时搬不出来的做好防水保护后,消防队才开始升云梯喷水灭火。外面主要喷水防止各有13吨重大钟的双塔着火,因为钟掉下来的话圣母院正面肯定倒塌。灭火的主力在教堂内,尽量降温,防止整个屋顶陷塌,导致整个教堂结构的倒塌。尖塔倒了后,为了减少人员伤亡,派出机器人代替消防员入内降温灭火。这么一场大火,最终只有1人轻伤,主要圣物宝贝全部救出!这也可说是个奇迹 感谢巴黎消防队员的勇敢、机智、不慌不乱,尽可能地保住了全人类的部分精华。’

 

‘今晨(巴黎时间416日)得知,巴黎圣母院的整体框架保住了,圣母院主体建筑和钟楼也是安全的,教堂内的所有珍贵古本古籍,珍宝已经全部转移。但有856年历史的木质屋顶己基本烧毁。所幸的是,法国数年前就对巴黎圣母院做了3D数字化重塑,建筑的每个细节都已经被清晰记录在电脑里,重建的资料不是问题,古迹修复技术在法国工匠手里也不是问题(法国很注重这方面技艺传承),让人心痛己毁的玫瑰彩窗也有修复过多次的案例,完全重建是可能的。’

 

‘今晨,马克龙总统表示一定要重建巴黎圣母院,目前,预计重建资金大概需要100亿欧元,今天开始将向全社会开放捐款筹资,法国依云集团老板表示捐款一亿欧元,因而重建资金问题,估计在全社会的努力下,会很快得到解决。希望我们的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巴黎圣母院重现往日的风采……’

 

这些中国老人对法国巴黎圣母院的观注,说明他们具有时髦的国际主义的文明精神。

 

现在这些中国老人欣赏巴黎圣母院的800多年历史,欣赏巴黎圣母院的建筑,欣赏法国人的艺术创作,等等等等都是他们可圈可点的人类文明。

 

恰恰就是这些中国人忘记了自己生活的地方也有这样的世界文明的历史和建筑,中国人曾经怎样用自己的双手砸毁了这些世界文明的历史和建筑。忘记了自己应该怎样对待自己的祖辈的文明历史。

现在这些中国老人对文革中的这些破坏事情闭口不谈冷若冰霜,而把对巴黎圣母院的火灾的关切作为文化修养的象征。

 

法国有巴黎圣母院,800年历史,上海有徐家汇天主堂,虽然没有800年,但是也有200年历史,建筑规模不如巴黎圣母院,但是风格和华丽也是有目共睹。

就是这徐家汇天主堂在文革中遭遇了比巴黎圣母院火灾更为严重的灭顶之灾。

巴黎圣母院火灾使圣母院的尖塔倒塌,当年的红卫兵居然把当时方圆几公里最高的建筑,徐家汇天主堂的尖塔全部砸毁。


 

看有人写的回忆当年徐家汇天主堂的空前浩劫;

 

整个天主堂墙上到,处贴满标语,大字报层层叠叠,语气激励,最醒目的是一对两个单位互相捧场的大字报:“热烈支持上海电动机器厂的革命建议砸毁十字架!”“热烈支持上海师院红卫兵的革命行动铲除天主堂!”表明离徐家汇天主堂最近的上海交通电器厂和上海师院的造反派是打砸天主教堂的主力军。

教堂前的广场上燃起了一个大火堆,造反派正在焚烧从教堂里搬出的圣品和文物,刚才被游斗的牛鬼蛇神们都跪在一旁。我用力挤过去看,刚才那8个戴高帽子的现在只留下6个了,他们成了比捡垃圾的还脏的人,身上除了垃圾还粘满痰液一些新痰液正从高帽子边头发上流到被打肿的脸上,混合了汗水发出呕心的臭味。我别扭地弯下腰细细观看,因为新增加的暴力所产生的恐惧,使他们的脸扭曲得无法认出,有的瞳孔已扩大,眼珠死巴巴地盯着地上,就像快要死的人,长时间肉体的摧残折磨已使他们快坚持不住了。

有一人腿在流血,我本能地问是谁打的?马上有人搭话:“是个北京女红卫兵用皮带抽的。”“好人于坏人,活该。”“有一个人被打伤已经拖瞪走了。我问道:“是谁?”有人回答;“他的木牌写着:‘李光明,他把高帽子拿掉擦去粘满的痰液,被北京红卫兵发现,于是被戴上吐痰的痰盂,他又拿掉,于是就被用那铜痰盂打晕了。这种人格侮辱、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太惨无人道了。突然,我看到跪着的神职人员中有一人躺倒在地上,快要死了,我马上过去看看,人群中马上又七嘴八舌起来:“他是装死天主教是鸦片,谁叫他去吃的。然而,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这个瘦得皮包骨头的修士竟是个盲人,虚弱的身体被折磨得快没有心跳了,我毫不费劲就把他抱起来,又禁不住对着围观的人群喝道:“他是瞎子!你们也是瞎子?”很快,人群中挤过来两个妇女帮助我照顾这修士。

我从北边的大门挤进了教堂。啊上帝!这个宽30多米,深80多米,高有20多米,曾经容纳3000多人听神父讲经的大堂,现在一眼望去到处都是拼命在打砸,遍地都是刚才人为产生的破碎物,砸打声和玻璃破爆旨声响个不停,就像到了地震灾区。几百个红卫兵和工人造反派已经在此,创历史记录地进行着暴力破坏。工人造反派手上的工具大多来自自己厂里,而红卫兵们则就地取材,他们在紧连教堂后的住房里,把那些神父修女们床上用来压帐的实心棍和支撑床架的铁条都拿来,成了手上的工具。

绕过一个翻倒的告解亭,我沿着墙进去。一些人头戴藤帽,正在用手持的长木棍、短铁杆捅向铜丝镶嵌成耶稣圣像的彩色玻璃窗。触景伤情,我感到心在疼。我儿时最喜欢看这些彩色玻璃上的人物,因为外婆第一次带我来这里时告诉过我,这些彩色玻璃的染料是用稀少的矿石粉配置揉成。由于中国缺少这些材料,制作玻璃的土山湾工场特意从意大利带回彩色玻璃的染料,并专门请来荷兰匠人,指导、制作、安装这些彩色玻璃窗。其中镶嵌人物肖像是最难制作的,除了标致、庄重、精细外,还要巧妙配搭颜色。几个艺人合上一个多星期才能完成一扇窗。外婆最后还说了句:“可惜啊,这些工艺都失传了。”......现在一个红卫兵只要一秒钟就把它变成一堆碎玻璃片。

远处几个工人和一群红卫兵在争吵,工人说不要砸毁与宗教仪式无关的一般玻璃窗,但红卫兵说革命要彻底,决不要手软。于是,啡里啪啦、稀里哗啦,教堂内所有玻璃都变成了碎片。可惜啊,这些精华再也无法恢复了。

还有一些人手持铁工具,砸毁大堂中央大祭台和两旁对称的近20个小祭台上的每件宗教物品。那些带有宗教风格的精美木雕上有着中国人物、丹顶鹤图案,色彩鲜艳的瓷圣像下有中国葫芦,中国双钱的边画。巨型名人油画中,有中国圣母的油画,工艺精湛刺绣丝织内,刺有更多中国的龙虎,凤凰,莲花,造型美观的景泰蓝花瓶是中国工艺,带有精良铜雕木刻的经书画册内有着更多中西文化的结晶……在这些人手里,没几分钟就成了一堆废料。能焚烧的就扔进广场上的火堆里,不能烧的就地砸毁,以前铺满漂亮花瓷砖与青砖组合的地面上,出现了一道道新裂痕,上面撒满了无价之宝的残骸,以往神圣庄严的豪华大堂完全变成了满目疮痍的地狱。

一个捂着手的红卫兵小头目急匆匆从楼梯上下来,他因砸门锁伤了手而找纱布,他叫我快去楼上储藏室帮忙。我赶过去时看到一群工人造反派正在拆除管风琴。它是一台集多种科学,文化,艺术,工艺和多种珍贵材料的组合体,代表一个时代的顶级乐器,曾经闻名东南亚,也是徐家汇天主堂的镇馆之宝。我看到满地的铜螺丝,又听到拆除时发出的呜呜哇哇声音,我突然感到它是在哭着求我救它。我只能学外婆教过我的,对着它,轻轻闭上眼睛,无声地对它说:“我无能为力,你随主为义玉碎,上帝会保佑你的。

我在楼上找到那间储藏室,房间一半整齐地放满了一包包圣物和一捆捆宗教书籍,上面都有日期,多是1955年、1958年从江苏、浙江、安徽等地上缴和没收来的。另一边整齐放着大小不同的箱子,细看,每个箱子都有统一编号,标签和封贴,有外文或中文说明箱子主人情况,并标明年月日,大多是19494月底5月初的。我看了标签就明白了,原来一些富有信徒在南京解放后,眼看上海守不住了,以为教堂最安全,就把自已带不走的财产寄放在此,希望等战争结束后,待机再取回。但是,现在不是它们的主人将它们拎回去,而是革命小将拎它们去火葬场。我正看得人神,突然有人拍我的肩膀,问我在干什么?我转过身,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凶相红卫兵,他那双眼睛爆满了血一,哎呀,是上海师院红卫兵的头儿。我马上拎起一个大箱子,说道,这个特别重,就我一个人来拿吧。说着拎起箱子下楼,没想到这箱子特别重,就我一个人来拿吧。说着拎起箱子下楼,没想到这箱子特别重,两个人拿也很吃力。我一个人将它搬到门口已是上气不接下气,总算有两个造反派过来代我拖到火堆旁边,他们撬开箱子,不管什么统统往火里仍。

我抬头回望,正面教堂顶上的红砖墙上,巨幅毛主席标准象已移到北侧,中间的耶稣圣像又出现了,那个穿红背心的工人又站在耶稣圣像的手肘上,下面两个工人将粗绳递给他,他把粗绳套在耶稣圣像脖子上,刚才帮我拖箱子的造反派叫了一些群众也去帮忙...,..一切都很明白,耶稣的苦路还没走完,上次送他钉在十字架上的是盲目的罗马百姓,这次是盲目的中国革命群众。我不想再看革命群众演出令人揪心的一幕,就独自回家了。

一夜没睡好,第二天上午不知做什么好,对徐家汇教堂的牵挂,又让我回到这里。与昨天相比,这里安静多了,广场上到处是乱七八糟的废纸、书籍和杂物。新的一群人手拿长棍短棒,翻来覆去寻宝。中央一大堆火灰还在吐出火舌,吞噬着新扔进的书籍,烧得精光只剩金属架子的圣龛躺在中间,边上堆着继续烧的书籍杂物等。几个红卫兵守着火堆和大门,大门上的红墙中真的没了耶稣圣像,取而代之的是毛主席的巨幅标准像。不知为什么我对这耶稣圣像特别有感情,我开始在广场上到处找被拆除的耶稣圣像,可怎么也找不到。问红卫兵,他们说是上午刚来接班的,也不知道。他们只知道上午来了几辆公安局的车,把昨天被批斗了一天,今早都躺倒在地上的教堂神职人士,统统送提篮桥(监狱)了。

我决定进教堂里找找。到大门口,第一眼就看到墙壁边堆放的书籍和杂物,大多是楼上搬下来的,看来再烧一天一夜也烧不完。长凳上横睡着几个熟悉的身影,走近一看,就是昨天给耶稣圣像上套粗绳的红背心和同伴,旁边放着新拿来的工具。他们正在打呼噜,我不敢惊动,轻轻进入。教堂里和外面一样,也全是废纸、书籍和杂物,伤痕累累的大小祭台上,空空荡荡。但教堂内依然有很多烁烁耀眼的色彩,那是被毁坏的物品残骸,依然发着光。那是红牛身上的血啊!整个灾难性的场面,就和经历战火洗礼一样,惨不忍睹。

没有了玻璃窗的教堂,一眼望去看不到一样完整东西,只看到南门墙边有人站着不动,我以为发生什么事了,过去一看一个造反派正对着盛圣水的圣水盆小便,我真想揍他。听到声音他回头一看是我,就一边说啊是你,一边又尿了。他就是昨晚帮我拖箱子的造反派。我接着问他:“昨天拉下的耶稣圣像呢?”他说:“圣像太牢根本拉不下,后是用电动工具钻洞一块块砸下的,现扔在最南边树丛里。他还说,今天一早上面的精神(指示)又来了,说上海的天空不准有十字架,他们本来准备弄掉四周墙顶的怪兽(滴水兽),但没站脚的地方,弄不好会出人命,于是赶紧先把三个十字架弄掉。我说不是只有两个吗?他指着大祭台上的房顶,没等他开口,我一下明白了。

徐家汇天主堂,一座8年集资、5年建造、60年精华装扮的远东第一大大教堂,在一天内遭到空前的劫难,被人为地毁了。其文化、物质损失无法估量,而其残酷性和暴力程度令人发指。要不是亲眼目睹,亲耳所闻,是不大会有人相信的。自那天起,我就再没进徐家汇天主堂,尽管它离我家很近。但我向往的是那座老的,没有遭受劫难的,外祖母带我去过的徐家汇天主教堂,那儿有座耶稣圣像,他会指我去天国见外婆。但是,那样的徐家汇天主教堂,现在只能留在我的记忆中,永远不会再看到了。(转载)

 

这些中国老人对这段历史,现在是视若全无。他们对远在法国的巴黎圣母院却是情深意切,好像他们是拳拳之心要维护世界的文明。

如果中国人都忘记了文革十年浩劫的罪行,那么现在从新用铁皮做的天主堂的尖塔可能还会被砸毁。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9-4-18 03:21
可怕的是現在有人開始否定“文革是十年浩劫”。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bobzhou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中央应该叫央视怎样检讨 [2015/09]
  2. 王先生胸闷,回国差点被罚美元500多元 [2018/09]
  3. 中国院士的腐败渐趋蔓延,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2015/07]
  4. 具有中国特色的卖淫经营方式 [2016/01]
  5. 现在上海人怎样看美国来的亲戚、朋友 [2017/06]
  6. 纪念文化大革命的四只菜 [2015/09]
  7. 当局对一批文革批斗照片除禁,用意何在 [2017/06]
  8. 从朱镕基儿子年薪一亿多看国内贪官衙内现象 [2015/03]
  9. 中共怎样处理文革抄家物质 [2014/12]
  10. 这几天上海人提心吊胆了 [2018/09]
  11. 最近中国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 [2016/02]
  12. 老一辈革命家陈毅之子陈小鲁的故事 [2017/08]
  13. 会吓你一跳吗------上海天价 [2018/05]
  14. 毛泽东的祖坟被挖了吗 [2014/12]
  15. 现在上海人怎样看美国绿卡 [2018/09]
  16. 没有长征精神,别去浦东机场 [2016/12]
  17. 美国的慷慨,老革命张老在纽约过幸福年 [2017/02]
  18. 蒋、宋、孔、陈的私人财产比不过人民大救星毛泽东 [2014/12]
  19. 谢谢你美国,因为你阻止了孔子学院 [2018/07]
  20. 在美国的上海人为什么相互有偏见 [2016/12]
  21. 我在美国遇到的真正的好人 [2016/09]
  22. 文革时候干部的贪腐面貌 [2015/07]
  23. “我最崇拜毛泽东” [2015/01]
  24. 从乌克兰高调纪念数百万人饿死的“大饥荒”想到的 [2014/12]
  25. 文化大革命,好、好、好 [2016/01]
  26. 要特别警惕国内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者的战争叫嚣 [2016/12]
  27. 中央为什么不打击这些为为文革翻案的刊物和网站 [2017/07]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3 09: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