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上海自身卖淫的下等妓女的惨状

作者:bobzhou  于 2021-9-2 22:3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两性话题

旧上海自身卖淫的下等妓女的惨状

 

自身卖淫就是女人自由的身体自己卖。

听上去,自己的身体自己卖,这些女人应该比卖给妓院或典押给妓院的女人自由自在。

自身卖淫好像应该是女人可以自己作主,高兴卖就卖,不高兴就不卖,卖给谁自己选。

旧上海的下等自身卖淫的女人的状况和事实却恰恰相反。下等自身卖淫的女人因为无依无靠,要卖就得受尽地痞流氓、老鸨、台基主的欺压盘剥,甚至比卖给下等妓院或典押给下等妓院的女人过得更凄惨。

 

旧上海的自身卖淫女人应该分高档、低档和下等三类。

高档的是长三堂子里自身卖淫的妓女、出入上等社会交际场所的交际花、在高档旅馆里自由经营自家身体的私娼,她们为有钱人提供陪酒、陪舞、色情服务,虽说也要有卖身之事,但并非只是搞性交。她们也是卖身的妓女,但是她们有大把钞票收入,确实不愁吃穿,纸醉金迷、生活优裕。

低档的自身卖淫的女人,上海人称为‘幺二’,她们的主要活动场所在舞厅、茶室、澡堂等地方,这些女人卖身都是按分成做,服务对象还是有点选择权。

 

从旧报纸上,看到一个记者描写的上海下等自身卖淫女人的几个活动场所的情况。

 

(网络照片  )

一个在梵皇度照片路,从静安寺走网络过去没多少路。

记者去看的这个卖淫场所的特点是;这里没有老鸨,这里没有卖给妓院或典押给妓院的妓女,这里是台基主掌控,是给自身卖淫的女人提供卖淫场所。

这里来的嫖客主要是公司职员、商店店员,落泊的少爷、不学好的大学生、外地来沪做生意的人,还有地痞流氓。

记者从静安寺走到这个叫‘成人游乐场’的地方。门口先买票子。

买了票子,走进客堂间,看见客堂间里用低矮的玻璃栏出一方块,这就是听人说起过的 ‘金鱼缸’。

‘金鱼缸’里七、八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坐在矮凳上。几个男人在围着观看,在评头论足。这里的女人故意做出一脸搔样,还扒开二腿引诱男人。

如果男人选中一女人,这女人就出来与男人一同上楼到小房间干事。

这里还有大餐间和跳舞间。

记者走到大餐间,大餐间门口四、五个,全身仅有肚跻眼下结着不到八寸的短裙的女人,招呼他们入内。

里面的火车座,高高的椅背围出一方天地,男人可以一面吃大餐一面和陪坐的几乎裸体的女人动手动脚打情骂俏。

记者又去看了跳舞间。跳舞间里陪跳舞的女人和大餐间一样,都是仅有肚跻眼下结着不到八寸的短裙。

记者想,这里嫖客还有些档次,收费也比较高,在这里卖淫的女人的状况应该比下等妓院好一些。

但是在他们了解了这里台基主的一套盘剥自身卖淫女人的方法后,他们知道这里的自身卖淫女人的日子并不比下等妓院妓女好过。

这里的一切管理都是通过票子。嫖客买票子,女人卖淫后收票子,女人收了票子和台基主分成算账。上楼做交媾半小时收二元票子,大餐间陪酒半小时五毛,陪跳舞半小时六毛。

看看好像合情合理,但是还有你想不到的。

台基主规定,到这里来卖淫的女人,每一次必须做满七天,不满七天一分不付。

台基主规定,每天开始的二次卖淫,收票的钱归台基主。女人是白做。

台基主规定,自身卖淫女人每天收到票子不满四元,不分成。女人又是白做

说下等妓院的女人是不能拒绝每天多次的卖淫接客,就这三个规定,自身卖淫女人是不得不每天多次的卖淫接客,并不比下等妓院妓女好过啊。

 

 

记者介绍了在肇嘉浜和打浦桥交界地方有多个自身女人卖淫的地方。

这里没有什么像样子的房子,不是棚户区的棚户,就是比较大一些的草棚。

有些草棚就是玩女人的地方。

记者看到那边有个比较大的草棚,就向前走去。走到草棚前面一看,草棚前放了几只长板凳,长板凳上坐的都是女人。

这些女人有的是长衣长裤,有的是短衣短裤,有穿鞋的,有赤脚的,有只穿裤子没上衣的,有只穿上衣没裤子的,还有几个居然差不多一丝不挂。

这里不是妓院,这里没有卖给妓院或典押给妓院的妓女,这里是台基主的地盘,这些女人是自卖自身的卖淫女人。

到这里来卖淫的女人,最多的是附近棚户区里的贫穷人家的女人,穷到揭不开锅,还有一屁股债就只有走这条路了。

还有原来是做幺二的女人,因贫病等原因被排挤出来,生活无依无靠只能到这里来了。

还有一些有些姿色,但是已经流浪街头的女人。

要玩女人吗,这里有的是为生活所逼,无依无靠,只有靠卖身换几个小钱的女人。

要玩女人,只有这里的女人能够让你随便玩,让你尽兴糟蹋她的肉体。

台基主只管保好自己的地盘和与女人分账,至于嫖客怎样糟蹋卖淫的女人,台基主是不闻不问。所以到这里来玩的男人,往往是不满足一般的男女交媾,糟蹋女人的花样层出不穷。

 

记者走过去,女人看见有嫖客来了,一下子就围了过来,一个说,大爷我来伺候你,包你满意,另一个说,大爷随你把几个钱我来做,几个女人拉拉扯扯。

记者看了看,记者看中一个比较年轻,短衣没裤赤脚的姑娘。

记者为什么选她,记者认为这女人为了和别的女人争客人,不顾羞耻裤子也不穿,肯定是非常可怜。

台基主在门口,说他要收每人三毛钱,女人的钱你们与女人讲定,完事付给女人。

记者拉了这个女人进草棚,草棚面积不小,里面什么也没有,就是地上铺着芦苇片,远处放着只撒尿的木桶,还有几只面盆。

走到一个角落,女人说就这里好吗,记者点头,于是女人先将自己上衣脱了,然后来脱记者的衣服。

记者说,慢点,我不急于嫖,我是来看看,钱我照付。

 

记者看见三个流里流气的男人拉了一个全身只有个三角裤,上身乳房高耸乳头突出的女人进来。他们把女人拉到墙边,拉下女人的三角裤,叫女人躺平在芦苇片上,三个男人就了脱光衣裤,开始轮奸这女人。看他们是玩得心满意足,这个被轮奸的女人是被糟蹋得气息奄奄。

三个男人穿上衣裤,扔下几张钞票扬长而去。

记者看边上这女人想抬起身来,动了几动也没抬起来。记者招呼自己叫的女人过来,给了她钱,叫她穿好衣服,再给这女人找点衣服,扶这女人出去。

 (转载)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0-28 10: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