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上海卖淫中最惨的苏北女人

作者:bobzhou  于 2021-9-6 22:3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两性话题

旧上海卖淫中最惨的苏北女人

旧上海从20年代开始娼妓盛行。当时的娼妓大约在1520万人之间。此时上海妇女人口约为150万,平均915名成年女性中即有一人是娼妓。

四马路一带妓院林立,尤以新老会乐里为集中,老会乐里有妓院151家,妓女587人,新会乐里33幢房子中有32幢为妓院,挂牌者三四百家,妓女千人以上。

30年代,上海还出现八千多名俄国妓女,她们在虹口区或法租界的“罗宋堂子”中公开卖淫,或成为提供性服务的舞娘、吧女。

至于在上海出现的日本妓女,主要集中在虹口一带的日本居留民聚居区,她们公开向日本居留民、西洋人或中国人卖淫。还有一些朝鲜女人也在虹口一带卖淫。

旧上海妓女之多,主要是由于当时女子就业率低,生活水平低下,女子大多数无业家居,至于沦落为娼的人几乎无一例外地出于贫困。

1948年统计,上海还有公开营业的妓院800多家,领取执照的公娼9000多人,变相妓女和私娼5万多人。她们沦为娼妓的年龄,以1625岁为多,大多数是文盲,极少数人有中小学文化。

上海娼妓的等级与类别复杂繁多。

有专供上层官僚商贾玩弄的“长三书寓”,里面的姑娘大多数是苏州女子

次于长三的“么二堂子”,这是中等妓女卖淫的地方。妓女大多来自江浙两省,其中以杭州、湖州、常州、无锡等地为多。

还有以向导、按摩为名的变相妓女,以“酒吧女”、“玻璃杯”、“荡白”、“半开门”等为名称的妓女。这是非公开营业的私娼。这是老上海的旧居民中的女子,这些女人往往还是读过书有点文化。

有专供外国人糟蹋的“咸水妹”在提篮桥一带活动,大多是广东人。

这些是上海中上层嫖客光顾的场所。

上海收入不高的人,往往是与马路拉客的野鸡打交道,还有去花烟间玩下等娼妓。

在中心城区活动的野鸡和花烟间女人都是当地的流氓地痞控制。

 

苏北女人要卖淫,是无法插足以上这些地方的。

卖淫的苏北女人没有统计到这些上海妓女队伍中。

 

苏北女人的卖淫,大多数是被逼、被抵押、被骗、被拐卖到比下等妓院条件更差,摧残女人更厉害的地方为娼。

历史上,江浙两省人,如苏州、无锡、常州、杭州、宁波、绍兴一带人,往往以上海人自居,基本掌握了上海的经济和文化。在实际生活中也是这些地方的人操控一切。

苏北人则不同,由于战乱、自然灾害,他们被迫背井离乡。他们逃难来到上海以后,为了生存,大多数人从事社会最底层和所谓“伺候人”的工作,如码头工人、人力车夫、纺织女工、能够掌握的只有三把刀(切菜刀、理发刀、修脚刀),其收入几乎不足以维持生计。

这些苏北人聚集在上海城郊和沿苏州河边,住在用竹席、毡布、土块搭建的阴暗潮湿的简易屋棚里。这些聚集地也被称为棚户区。棚户区没有任何卫生设施,不单是脏乱差,里面的生活环境中的黑暗面是一般上海人无法想象。

苏北人生活在上海的最底层,和那些住在豪宅、挥金如土的有钱人比起来,犹如地狱与天堂。这些苏北人遭受江浙两省人的歧视,被称为“苏北佬”、“江北佬”、“江北猪猡”。

苏北人的生活状况和备受歧视在上海持续了一个多世纪。

 

在苏北人聚集地方的苏北女人又怎样维持生计呢。

有些是靠男人辛苦赚来的一点钱,过着衣不蔽体、家无隔宿粮的日子。

有些是进入工厂做女工,在工厂做最劳累、劳动条件最差的工作。

只有少数是到有钱人家去当佣人、当大姐(因为大多数上海有钱人不喜欢用苏北人)。

 

还有许多苏北女人就走上了出卖色相和肉体的不归路。

逃难来的苏北十几岁的姑娘被几块钱卖到下等妓院。妓院老板以高价将初夜权卖给嫖客,而更多的是即被老板强奸,然后是妓院龟头的轮流奸污。姑娘就这样开始妓女生活。老板规定妓女接客次数,决不因其身体有病、月经来潮,或怀孕或刚刚堕胎而减少。接客达不到规定次数,就挨毒打、罚跪、不给饭吃。有的被赶到马路上当“野鸡”,两个钟头接不到客,就得在洗衣板上跪烧一支香,并遭毒打后再去接客。妓女每夜必须留客外,任何时候来的嫖客都得要接,还要遭地痞流氓的任意摧残。大多数妓女白天接客交媾七到八次,晚上天天有过夜的嫖客。妓院主为了不使妓女怀孕就给她们吞食药物。

这些苏北女人给人作为了泄欲器,卖淫成了日常的劳作,这些苏北女人与嫖客交媾的频繁,往往是对卖身,女性生殖器的被糟蹋,变得麻木不仁了。

在肇嘉浜和打浦桥等地方有多个苏北女人卖淫的地方,这里没有什么像样子的房子,就是棚户区的棚户。有些棚户就是苏北女人卖淫的地方。棚户前放了几只长板凳,长板凳上坐的都是苏北女人,这些女人有的是长衣长裤,有的是短衣短裤,有穿鞋的,有赤脚的,这些苏北女人是自卖自身的女人。到这里来的苏北女人,多是附近棚户区里的贫穷女人,穷到揭不开锅,还有一屁股债就只有走这条路了。

走过这里,往往听到女人哀哀的声音,大爷求你饶了我,轻点轻点,接下来就是不堪入耳的男女交媾的哼哼哈哈的声音。

上海下只角,社会底层靠出卖劳动力生存的男人,经济条件使他们往往婚姻无着,他们一天劳累下来,需要的就是找女人来解决性欲的需求。因此无以计数的,供这些出卖劳力的男人发泄性欲的苏北女人就活跃在上海偏僻的小巷。

 

这些苏北女人,经过12年的卖淫,大多数人染上梅毒、淋病等性病。

苏北女人死后,尸体往往用破席一卷抛于乱坟堆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1-28 07: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