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上海旅馆里的花花色色卖淫业

作者:bobzhou  于 2021-9-11 03: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两性话题|已有1评论

旧上海旅馆里的花花色色卖淫业

 

上海的旅馆有上中下等,还有专门服务外国人的旅馆。

上海比较有规模的旅馆是光绪二十六年,上海首家客栈老日升栈在芜湖路开设。是年,上海有客栈老日升栈、老椿记栈、天保栈、义和栈、同丰栈、永发栈、长发栈等10多家。1912年,首家华商中西合璧的孟渊旅馆在湖北路开设。是年,上海有中国式客栈275家、东洋式客栈9家、西洋式客栈6家。1914年,出现专供外地办货商膳宿的号栈,后称客庄。1917年,先施公司附设东亚旅馆(今东亚饭店)。1918年,永安公司附设大东旅社。1924年,金门饭店开办。192710月,上海旅业同业联合会成立,1930年,改名旅业同业公会。1928年,沙逊洋行开设华懋饭店(今和平饭店)。1930年大陆、东方(今上海市工人文化宫),1931年南京,1934年国际、爵禄、一品香、吴宫、扬子,1936年都城等旅馆开业。19377月,全市有旅馆300余家,形成旅店、旅社、客庄3个自然行业。八一三事变后,难民涌入上海租界,旅馆业生意兴隆。抗日战争胜利后,1946年,有旅馆477家、房间17141间、床位2.1万余张。19495月,全市有旅馆431家、房间13419间,从业人员4000余人。

 1914年起,上海旅馆业按规模和经营特点分为旅店、旅社、客庄3个不同等级。

(网络照片)

旅店业,就是大饭店、大旅社,房间100间以上,有卫生设备、电扇、热水汀、中西餐厅,有的设舞厅、咖啡馆、弹子房、理发部。民国初年,旅店业有汇中饭店、浦江饭店、孟渊旅社、东亚旅馆等。30年代,有国际、金门、扬子、新亚、远东、东方等,主要集中在今黄浦区。19495月,全市有36家。

旅社业,就是中小旅馆,分甲乙丙丁戊5级,设施差距大,旅客层次复杂。甲级旅社门口设天棚、门灯,房内有红木家具、铜床、电扇、热水汀;戊级旅社多为格子铺,俗称鸽子笼,分上中下三层,有时床下还加地铺,每夜下铺30个铜板、地铺15个铜板。1946年,旅社业有旅馆424家。

客庄业,这是按地区生意人的需要,店名多冠地名,如湘益公、晋安公、豫庆公、汉新公等。专门接待本省籍到沪办货商贾,以收取膳宿费为主要业务,按月计收。店内仅有硬板床、写字台、方凳、脸盆架等物。为旅客代办购销、报关、托运、发函电、银行解款等业务,店内可堆放货物。管理严格,不许留宿女客。1920年上海有客庄37家。1946年,设在客庄的申庄近2000家。19495月有客庄48家。

 旧上海旅馆里的卖淫业,也是按旅馆等级,形成花花色色的不同等级。

 大饭店、大旅社,房间多,设备好,还有舞厅、咖啡馆。如汇中饭店、浦江饭店、孟渊旅社、东亚旅馆、国际、金门、扬子、新亚、远东、东方等都是上海人熟悉的大饭店、大旅社。

在这个范围活动的卖淫女都是上海滩有各种背景的女人;从长三出来,有达官贵人捧场的名妓;名人的退场姨太太;遗老遗少破落户的大小姐;退色的金枝玉叶大格格;洋人学堂镀过金的交际花等等人物。她们往往在这些大饭店、大旅社,长期包租一套或者几套房间作为活动场所。

与她们的打交道的,都是腰缠万贯的有钱人。因为这些有钱人在这些大饭店、大旅社出入方便,与其来往的人又都是台面上的体面人物,这样的交际,就是太太面前也可交代。

这些人在大饭店、大旅社,接受作为主人的女人的接待,打牌吃酒是门面,背地里的事就说不清楚了。女主人往往还有一些女朋友,说是闺蜜是好听,其实是一伙卖淫的。

 当然,这些大饭店、大旅社里也有客人带卖淫女进来,不过不会太多,因为大饭店、大旅社开房间还是比较有规矩,体面人是不想留名的,钱不多的又觉开销太大。

 上海中小旅馆,分甲乙丙丁戊5级,设施差距大,旅客层次复杂。在不同的旅馆就有不同的档次的妓女在活动。

 一般在中上等旅馆卖淫的,大多是舞厅的舞女、各种文艺戏剧的堕落演员、社会上活动的变相卖淫女,还有与旅馆人员有关系的卖淫女。这些女人往往是可以选择嫖客,开价也较高。

 大多数有组织、有黑社会背景的向导社、皮条客操纵的卖淫女,活动在中下等旅馆。这些旅馆的职员、茶房也与向导社、皮条客相互勾结,向旅客推荐卖淫女。只要客人需要一呼百应,女人召之即来。这些女人一般色相较好,年龄适当,陪酒房事都经训练,按时收费。一般马路上的野鸡是进不了这些旅馆的。

 上海的大街小巷有许多低档的旅馆,这些旅馆没有什么设备,仅仅是提供一个有床的房间。就是这些旅馆为各式各样的下等卖淫女提供卖淫场所。

这些旅馆最普通的生意,就是为马路上的野鸡提供与客人交媾场所。

有些旅馆是与卖淫女合伙经营。客人进入房间,茶房就会问客人需要女人吗,只要点头,茶房就领来几个妓女 供客人 选择。


有些下等旅馆是与老鸨合作,旅馆比妓院还厉害,卖淫女往往是赤身裸体的进房间供客人选择。

而一些格子铺的小旅馆,收费低,还可以按钟点收费,这里往往是下等妓女的落脚之地。

 上海话‘开房间’,‘嘎拼头’,这都是男女不正当事,这都离不开上海大大小小的旅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2 回复 仲西仁 2021-9-11 19:52
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样子,楼下的陈姨(上海宁)问我,小弟阿,帮我一个忙,姥姥(陈姨的母亲,当时70多岁了,一句普通话不会讲)病了,你能不能用自行车驮姥姥去趟卫生所?我说没问题阿,把她们送到医院,等着她们把病看完,就听见医生说了一句,是花柳。那时年轻不懂,回家告诉家大人, 老妈来了句,这可是个不好的病,旧社会上海暗娼也很多,谁知道姥姥当年做过什么。小插曲一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3-1-31 18: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