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发廊女

作者:bobzhou  于 2021-9-21 00:2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两性话题|已有2评论

新冠,发廊还是照旧,发廊女还是老样子,只是管理的人更多了,还有保安的气焰更嚣张了。

说说发廊女

我们不要去鄙视发廊女,因为她们就是老电影‘铁蹄下的歌女’里的人物的翻版。老板来了,无论如何丑陋,她们都要笑脸相迎。老人来了,无论如何龙钟,她们都要故作媚态。孩子来了,无论如何稚气,她们都要以手相扶。为了生存,她们对任何人都要笑脸相迎,拱手相送。

 
发廊女没有地位,公安可以随意闯进她们的私室。老板可以随意安排她们去照顾男人。卫生防疫可以随意脱下她们的裤子。街道办可以随意摊派她们买避孕套。在八面包围中,她们剩下的,只是叹息和眼泪。

  
发廊女没有地位,街坊可以随意地对她们指指点点。家庭用了她们挣来的钱但又随意说她们不干净。孩子的同学可以随意骂她们是坏女人。社区可以随意找她们训话、警醒。在亲情的白眼与四邻的斥责中,她们剩下的,只有数钞票的那双青筋暴出的手,以及那麻木的身子。

  
调查,发廊女的主要构成,以农村打工妹为主。其年龄多在20岁左右。其文化程度多为小学毕业。出身的局限与文化程度的低下,决定了她们小富即安的满足,在 道德与挣钱的抉择中,她们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后者。有一个发廊女给报社投稿,可谓字字泪、声声血,她说:每天我都要遇到形形色色的男人,但我的职业不是理 发,而是按摩。客人中,坏蛋居多。倘若不满足他们的要求,老板就会痛骂甚至痛打。在无尽的屈辱中,我每次写信回家,都说我在高雅的美容厅打工。每次写信, 泪水都要打湿信纸,我们挣钱真不容易啊!

 
有一个数据要令大家惊讶:中国的发廊女,已达百多万。这个数据在客观上表明:发 廊女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阶层。我们先要承认她的客观存在,用人性去理解,去包容。可不可以这样界定:中国发廊女,是中国劳动人民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个 庞大群体,缓解了政府就业的压力,促进了社会的安定团结,为人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最早出现发廊的是香港。早在60多年前,香港开始流行发廊。改革开发后,先流行到广东,再不断向内地蔓延。现在,从海南岛到哈尔滨,从厦门到乌鲁木齐,都能够看到发廊,甚至都有发廊一条街。

 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之时,座落在中国各城镇的大街小巷里的发廊都会心照不宣地点亮红灯,里面坐着化浓妆、穿低胸衣服的女人。这些红灯与女人,充满了昏暗而暧昧的色彩,诱惑着行色匆匆的路人。

发廊,它的顾客也只能是那些中低收入者、打工的。他们来发廊的目的,除了理发、按摩等基本消费以外,额外也会涉足到某些色情服务项目。但并不是所有的发廊都提供色情服务,有些发廊,只提供理发与按摩,是真正意义上的发廊,而有些发廊,则只提供按摩保健与性服务,不提供理发,是打着发廊幌子的假发廊。那么如何辨别真假发廊呢?主要有四个特征。第一个特征,专门提供性服务的发廊里,没有理发美容所必需的设备,甚至连剪刀都没有,只提供所谓‘洗头’。第二个特征,提供性服务的发廊,肯定要千方百计地拉客人‘按摩’。第三个特征,专门提供性服务的发廊里,往往只有一两张理发用的椅子,甚至根本没有,但是小姐却多得多。第四个特征,真正的发廊里的理发小姐,一般都是当地人,说方言,不过分梳妆打扮。以这样的评判标准,真假发廊一目了然,但事实上,如今的发廊早已渡过了纯粹理发的阶段,实现向“挂羊头卖狗肉”的色情业温床的转变。

 同为色情服务的场所,发廊与酒吧夜总会有着不同的行业性特点,主要体现五个方面。

 第一,就规模性而言,发廊的规模最大,分布最广,从业人员最多。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正从事和曾从事性业务发廊的服务人员达到近千万之多,正所谓“大街小巷亮红灯”,发廊已俨然成为中国色情业中一道“靓丽”的风景。

 第二,从价格来说,发廊偏低的消费价格符合大部分人群的消费习惯。到发廊的顾客,不需要多大的花费,便可以得到一次短暂享受,花十元钱,由一个20岁左右的姑娘给自己洗头按摩,难道不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吗?而那些提供色情服务的发廊,更是服务周到,从按摩洗头到保健出台,一条龙的服务再加上价格不贵,充分满足了那些低投入要高享受的顾客的需要。这种价格上的优势,让发廊在挣夺顾客中抢占了先机。

 第三,就单个的发廊来说,往往规模不大,多数只有一个大厅和一个按摩间,装修也称不上豪华,服务小姐也不多,一般是三四人,多的也不过六七人。这样做有很多好处,最关键在于它让发廊的风险系数降到最低。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资金投入与行业风险。如果开夜总会,没有个几百万绝对办不成,而开发廊的成本就很低,甚至只需夜总会经费的百分之一二。另外,开发廊是风险很高的行业,既面临公安执法机关的清理整顿,同时面临来自社会黑势力的敲诈勒索,是黑白两道关注的“焦点”。因而即使遭遇“不幸”,被公安机关查封,或是被黑社会势力打砸抢,也能把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

第四,发廊女的流动性非常大。原因有三:一,发廊女是出于生活的无奈才从事这一行业的,事实上她们并不情愿,因而一旦找到其他出路,她们会义无反顾地离开;二,发廊的性质决定了新鲜面目才能赢得较多的顾客,久处一地,发廊女的“生意”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三,许多发廊女本身有家庭,她们上有老,下有小,不可能从事长期稳定的工作,只能是偶尔出来打工,而发廊的低门槛便为她们提供了这样的机会。基于以上原因,发廊女的流动性较其他行业更为频繁。不过,这种流动,主要是跨地区间和跨行业的流动,譬如从北方转到南方,从发廊转到工厂等等。

 第五,发廊老板与发廊女是一种契约关系。首先,发廊老板与发廊女不存在人身上的依附关系。尽管存在某些发廊老板强迫发廊女卖淫的个别事例,但对大多数发廊女来说,她们拥有充分的自由,可以随意出台,流动甚至返乡。其次,发廊老板与发廊女之间不再是简单的雇佣关系,而是按收入提成,即老板提供吃住与交易场所,发廊女不拿工资,纯粹靠色情服务所得谋生。收入所得中,发廊女与发廊老板之间按21的比率提成,即假如一次性收入是150元,那么发廊女得100元,发廊老板得50元。这一事实,证明某些人提出的老板得“大头”、小姐得“小头”的说法并不准确。

相较于酒吧夜总会,发廊拥有价格低廉与服务多样化的优势,吸引了相当多的顾客,但这样的优势却是建立在发廊女的悲惨遭遇身上。在走入发廊之间,她们的遭遇已经是悲惨的了,长期的贫困与缺乏谋生的手段,让她们明知道发廊是个火坑,也会毫不犹豫地往下跳,从这个意义上说,从进入发廊里的那一刻起,她们的残酷青春便被摧毁了。

有报纸刊登了这样一段话;中国的发廊女,已达百万,如欧洲一个小国家的人口。这个数据在客观上表明,发廊女已经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阶层。我们先要承认她的客观存在,用人性去理解,去包容。可不可以这样界定,中国发廊女,是中国劳动人民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个庞大群体,缓解了政府就业的压力。应该改变 发廊女没有社会地位的情况,公安可以随意闯进她们的房间。老板可以随意安排她们去接待客人。卫生防疫可以随意脱下她们的裤子做检查。街道办可以随意摊派她们买避孕套。在八面包围中,她们剩下的,只是叹息和眼泪。有良知的人应该发出呼吁,改变发廊存在的情况。

 (转载)


高兴

感动
2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长湖路 2021-9-22 00:29
为什么要看不起发廊女,人家也是为了谋生,养家糊口,比那些贪污腐败坑害民众的贪官奸商强多了,更何况许多需要性生活的人也有个发泄,用了人家的身体器官还要骂人家就是缺德了,leave them along
回复 SAGFS 2021-9-23 01:27
SAGFS 2021-9-23 01:26
    ===想吃龙虾和鲍鱼的话, 自己通过艰苦劳动去挣去买. 不要去学中国人在这70年里普遍好吃懒做, 不劳而获.
         即使在美国的大陆职业民运人士也不例外,连台湾当局有关部门都清楚,如加州奥克兰九十年代, 一旦批到台湾当局的钱就请美国的大陆人每人一碗面条,或没有什么好东西的宴席, 剩下大头费用都落入自己口袋,台湾当局后来一清二楚.  大陆人最热衷于免费东西 . 而那些人在中国就被策反了到美国不需要体力劳动而混混有上海人也有广东人. 后来台湾当局只能把此拉拢手法转移到大陆,但后来又被警方限制人数大概至少50人或80人以上须批准. ... ...后来中共也反击的,拉拢台湾退伍军人或将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bobzhou最受欢迎的博文
  1. 女生与非洲留学生交媾的后果让国人傻眼了 [2019/07]
  2. 王先生胸闷,回国差点被罚美元500多元 [2018/09]
  3. 突然全国有房的人都炸开了锅 [2019/08]
  4. 中国院士的腐败渐趋蔓延,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2015/07]
  5. 中央应该叫央视怎样检讨 [2015/09]
  6. 上海最贵的十处豪宅,每套房子过亿 [2017/07]
  7. 现在上海人怎样看美国来的亲戚、朋友 [2017/06]
  8. 具有中国特色的卖淫经营方式 [2016/01]
  9. 你的中国身份证将被收掉,中国许多事情与你不搭界了 [2019/05]
  10. 这油画披露文革对青年女性的摧残 [2019/05]
  11. 广东的黑人兄弟大庭广众赤身裸体引起公议 [2019/04]
  12. 从朱镕基儿子年薪一亿多看国内贪官衙内现象 [2015/03]
  13. 当局对一批文革批斗照片除禁,用意何在 [2017/06]
  14. 上海工商银行行长人面兽心玩32名女下属 [2019/08]
  15. 这几天上海滩上出现让你掉眼镜的新现象 [2019/06]
  16. 蒋、宋、孔、陈的私人财产比不过人民大救星毛泽东 [2014/12]
  17. 美国的慷慨,老革命张老在纽约过幸福年 [2017/02]
  18. 谢谢你美国,因为你阻止了孔子学院 [2018/07]
  19. 我在美国遇到的真正的好人 [2016/09]
  20. 文革时候干部的贪腐面貌 [2015/07]
  21. 中央有意让上海将取代香港,上海人有福了 [2020/06]
  22. “我最崇拜毛泽东” [2015/01]
  23. 从乌克兰高调纪念数百万人饿死的“大饥荒”想到的 [2014/12]
  24. 文化大革命,好、好、好 [2016/01]
  25. 张先生说,难道要他第二次做犹太人吗 [2020/05]
  26. 要特别警惕国内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者的战争叫嚣 [2016/12]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9-23 01: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