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意这教授将卖淫女按“卖×” “卖肉” “卖俏” “卖骚”作为等级区分

作者:bobzhou  于 2021-10-1 22: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两性话题|已有1评论

不同意这教授将卖淫女按“卖×” “卖肉” “卖俏” “卖骚”作为等级区分

 有北京高等学府的教授,从南到北走到中国各地的‘红灯区’,深入调查研究,亲身探讨,然后著书立说。

教授提出了研究成果,当前活跃在中国大地上的卖淫女分为由高到低的七个层次。

七个层次处于顶端的是“二奶”阶层;第二层是“包婆”或者称之为“包娼”或“包嫖”;第三层是“三厅”(歌厅、舞厅、餐厅)里的三陪女;第四层是“叮咚小姐”(相对固定地住在一个宾馆,通过电话拉客,如果男人有意向,她们就“叮咚”一声按一下门铃,进去当场成交);第五层是“发廊妹”或“按摩女”;第六层是“街女”或“街妹”;第七层是“下工棚”或“住工棚”的女人,主要与外来民工进行交易。

这教授表示,这高级理论的‘七个层次’中的层次的区分是根据卖淫女是“卖×”、“卖肉”、“卖俏”、“卖骚”的不同特点来划分的。

“卖×”、“卖肉”、“卖俏”、“卖骚”的其中还有等级。

教授表示,这是引用了民间的说法,第七、六层是“卖×”,第五、四层是“卖肉”,第三、二层是“卖俏”,第一层是“卖骚”,而所有这些都可以叫做“卖身”。

 

教授的“卖×”、“卖肉”、“卖俏”、“卖骚”论,其中“卖×”中的×,大概因为保持文人的儒雅,因此打了哑谜。要说明问题,那我们帮他讲清楚,这“卖×”,就是中国人常说的“卖屄”。

 

中国的妓女的等级划分是自古已有之,从来没有按“卖屄”、“卖肉”、“卖俏”、“卖骚”来划分的。

我们不同意这位教授的创新的等级划分法。

要根据“卖屄”、“卖肉”、“卖俏”、“卖骚”来划分,那么教授通过研究,能够肯定“卖屄”的不卖肉, “卖肉”的不卖俏, “卖俏”的不卖骚吗。

其实“卖屄”、“卖肉”、“卖俏”、“卖骚”都是相互关联,卖淫就是“卖屄”、“卖肉”、“卖俏”、“卖骚”的相互结合的行为。

一个卖淫女与嫖客的性交易中,这“卖屄”、“卖肉”、“卖俏”、“卖骚”的发挥主次,这主要决定因素是时间与环境。

一个最底层的卖淫女,如教授所定的最底层的“街女”、“街妹”、“下工棚”或“住工棚”的女人,她们与嫖客的性交易中难道就不存在 “肉” “俏” “骚”了,难道只有一只‘屄’了。

被教授评为最高级的卖淫女“二奶”,这些“二奶”的主顾,难道只要“二奶”提供“俏” 和“骚”吗。这些主顾在欣赏了“二奶”的“俏”和 “骚”后,真正的目的还是要占有“二奶”的身体,这离得开“卖屄”和“卖肉”吗。

 

当然,不同的卖淫女,卖淫女在不同的场合,“卖屄”、“卖肉”、“卖俏”、“卖骚”的主次和所占时间是有不同。“二奶”有时间发挥“俏” 和“骚”。“街女”在街道的环境里, “卖肉”、 “卖骚”是主要手段。 “下工棚”或“住工棚”的女人的民工往往是憋不住了,时间也有限,所以女人以“卖屄”为主要了。

 

卖淫这个行业,古今中外皆为一理,也划分三六九等。卖淫者为赚钱付出的是肉体和灵魂。从中国古代的妓院开始,就有很多的讲究。

卖淫女的等级,从古代开始,就以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收费,不同的嫖客,不同的服务环境来划分。。

就像吃饭的地方,有高级旋转餐厅,也有街头大排档。有钱的去吃色香味美的,没钱的就凑合着满足下口腹之欲。嫖客也是如此,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卖淫女,这就是等级。

 

看看过去的妓女的等级是以什么来划分。

最高级书寓,早期书寓有严格的规则,进书场的娼妓须得有名师指点过方可挂牌,至少也须能唱上几本传奇的方可。书寓的娼妓号称只卖艺而不卖身,除了说书弹唱,便是陪酒。陪酒时可与客人亲近些,但喝完酒便须与客人保持一尺以上的距离,以示尊严。书寓的收入除书场的包酬外,一场书得大洋一元。书寓有时也出门陪酒,名曰出堂拆或出堂差。早期的书寓不卖淫则已,一旦卖淫,其身价高昂,远非一般商人可以承担得了的。这只要从她们的穿戴和饮食起居上看便可见一斑。有些名妓手中一支鸦片枪,就价值千把元大洋。由于以上原因,当时书寓中的娼妓人数是很少的,主要是苏、常、吴、扬籍,前去问津的也只是一些达官显贵和他们的子弟而已。

次之长三,长三妓女和书寓一样,亦标榜着卖艺不卖身,明里不收过夜费,实际上仍是卖淫的。她们往往以添置衣饰、家具等名目向嫖客索取费用,加上赏钱和点唱费等等,数目也很可观。一般赴长三妓院一次,至少也要花去三五十元。长三妓院里除了娼妓外,还有鸨母、司帐、跑街、厨司、车夫、娘姨、大姐、打底娘姨、打底大姐等,其中鸨母是妓院中最高权力者。长三中也有自愿进妓院寄卖的娼妓和将身子押入妓院的娼妓。

下档的幺二,上海滩上还有一种被人们视为下等娼妓的“幺二”妓院。幺二的得名也同长三一样,因其最早在同治年间的收费规定茶围取资一千文,侑酒取资二千文,数目与骨牌中的三点相似的缘故。幺二的势力在初创期时与长三不分上下,但由于居处、穿着和习惯远远不及长三,所以势力日减,后又受到下等娼妓如野鸡、台基等的冲击,身价日落,终于只能接纳店伙计和工厂工人进院而沦为下等娼妓。

不入流的台基,所谓台基实际上只需租一间房间,招几名愿来这个场所的女子便可开张营业。来台基的女子,多半是为与男子相爱而无法同居而烦恼的,台基中之上等者介绍一个女子收费银洋10元至15元;中下等者只收5-8元。所收费用台基主人取1/3,其余归台基女子。

最底层的野鸡,所谓野鸡,实际上是以栖止无定的飞鸟为比喻的。随着十里洋场的畸形繁荣,上海的野鸡人数1918年达到6000人以上。其势力范围冠上海滩娼妓之首。

野鸡被视作道地的下等娼妓,操这种生涯的娼妓,生活之苦是难以想像的。她们白天在茶楼卖笑,夜里在街上拉客,不论夏日炎炎还是寒风凛冽,天天如此。往往是一个娼妓带一二个娘姨,从夜里八九点钟开始,三五一群,八九一阵地在街头伺机行事。

 

这样的等级不是非常清楚。

 

新的理论是否符合实际情况,这是最基本的检验标准。


高兴

感动

同情
2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10 回复 总裁判 2021-10-2 08:14
依我看宝塔第一层不是二奶,而是如央视女主持,一个个都喜欢做鸡,排下来几乎人人有份;如文工团女兵,如汤灿,谭晶,张澜澜等等。所以,第一层是国宝级,合情合理。第一层往往含有特别成份,如保管党和国家最高机密文件的,担任副厅局级要职又是年轻漂亮的,值得国家派专机接回来滚红地毯的。看穿她们,看到底,都是靠身体顶上去,贴上去完事罢了,不然靠什么,习近平新时代的马克思主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0-27 02: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