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上海的淫乐业名堂百出

作者:bobzhou  于 2022-5-25 20:4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旧上海的淫乐业,可谓名堂百出。各种对娼妓的称呼稀奇古怪。比如公娼,就分为“长三”“幺二”“咸肉庄”“雏妓”“外国堂子”等十多类。私娼也有“荡白”“半开门”“私门头”“抛岗女郎”等各种名色。
高档的妓院还会冠上一个风雅的名字,比如“书寓”。所谓“书寓”,是因为里面的妓女被称为“女校书”。“校书”就是说书的意思,能谈能唱,理论上卖艺不卖身。但随着上海淫乐业的发展,真正卖艺不卖身的“女校书”并不存在,取而代之的就是“长三书寓”。所谓“长三书寓”,意思是“喝茶三元、侑酒三元、留宿三元”。她们自称“校书”,是为了抬高身价,当然也的确有些才艺。她们服务周到,房间也富丽堂皇,属于高档妓女。
“长三”之下便是“幺二”。“幺二”的意思是,“喝茶一元,侑酒一元,留宿第一次六元,第二次二元”。如果说“长三”妓女有自己的住所,那么“幺二”妓女则住的是鸽子笼。妓院老板把房子格成小间,每个房间只能放一张床一个梳妆台,终日照不到阳光。
“幺二”之下便是“咸肉庄”。之所以叫“咸肉庄”,是出自俚语“斩咸肉”,意思是这些妓女已经不算作人,只是一块咸肉。出入“咸肉庄”的都是土匪、流氓、地痞之类社会渣滓。“咸肉庄”的妓女没有人身安全,被顾客打死也就打死,法院一听“咸肉庄”便根本不理会。


另外还有专门招待外国人的“咸水妹”;在街头拉车夫、摊贩的“雏妓”;年老色衰的“跑堂口”;鸦片馆的“花烟间”;向导社、按摩馆改过来的“新兴妓院”;以及白俄罗斯、日本、朝鲜等流亡女子“外国堂子”。而私娼又分为,陪人荡马路,荡着荡着跟人开房的“荡白”;良家偶尔卖身的“半开门”;什么人都迁就的“抛岗女”;以酒吧侍女为身份暗中接客的“玻璃杯”。

从妓女和老鸨的分账模式上区分,又分为“讨人”“包帐”“拆账”“伙计”“相帮”。“讨人”就是买断妓女的生死自由;“包账”是买断几年的生死自由;“拆账”就是妓女可以获得抽成;“伙计”就是诱骗良家接单;“相帮”是因为欠了债务,在还清前被迫下海。这些妓女不准私自外出,不准在外面与人交谈,也不准支借现金。“拆账”的妓女得了小费也必须交给老鸨代管。实际上老鸨往往会以添置衣物和化妆品为由将小费一笔勾销。“拆账”的妓女表面有“人身自由”,但是有事出去一天,还要交给老鸨五个“夜厢”,也就是五个嫖客的住夜钱,大概40元。妓女从良或者回家养病,都得给老鸨补贴“夜厢”,甚至有的妓女不得不在养病期间借高利贷支付“夜厢”钱。而妓女生病是大概率的事,下等妓女进了火坑,不满半个月就会染上花柳病,日久皮破肉烂,每次出卖肉体都钻心的疼,但还要被迫接客。否则,就会遭受老鸨各种虐待。比如跪玻璃渣、刀戳肚子、捆起来、吊在天井或者用竹筷子扎破脸颊。

买断一名妓女的生死自由只需要几十元,然而她们的初夜老鸨就能卖一到两条小黄鱼。老鸨们之所以剥削娼妓如此肆无忌惮,是因为他们都是上海流氓头子的徒子徒孙。开设妓院起码要有两种资格。一是有人口贩子的渠道。二是要拜流氓头子为师。在上海这个地方,人贩子并不难找,但是拜老头子就很有讲究。先要找到一个“学”字辈的徒孙,在孝敬了他上千元之后,由他引荐拜“五”字辈的徒子做老头子。从此之后,逢年过节请客送礼永无止境。孝敬好“五”字辈的徒子,由“五”字辈去孝敬好大亨,大亨再去孝敬好洋人,就可以保证妓院主在上海黑白两道吃得开。

还有“过班”的花样:就是嫖客带自己的女朋友去逛妓院,目的是‘玩票”。大多有钱人家小姐,出于好奇,愿意看看妓院,这叫‘过班”。妓院按着一般“打茶围”方式接待他们。伙计们端上几盘鲜货果品,为男的上烟,老妈子侍候。本来旧社会的妓院有个极严格的规矩,不让社会上的女子走进妓院,也非常烦这种事情。但由于是熟客带的女客,也只好应酬一下。不过开钱时得增加一倍,比如一般“打茶围”10元,它就得花20元。还有伙计买的鲜货、烟卷、小费钱,怎么也得开销100元。女客去妓院有的会唱可以唱两句,妓院可以打开留声机放两段。

“出外条子”:“出外条子”即是妓女出妓院外陪客、佐酒、打闹、说笑、唱歌曲、唱戏。出外条子分两种:一种是官条子如去宪兵队、警察署等地方陪客,他们根本不给钱。还有出私条子,如巨商大贾,有头有脸绅士、他们给妓院打电话,专点几个妓女陪客助酒,包车接送、陪客人吃喝划拳。还有二三等妓院里的妓女,到男家去住,叫“外局”。这样的妓女是在妓院中有威信而且订的卖身契也快到期了,并且这位叫“外局”的男客人身价也高。住外局的姑娘由窑头亲信跟着姑娘,从外表上看好似侍候姑娘,实质上是监视着姑娘。

四等妓院的妓女没人身自由,出条子、领班的派人“侍候”你,实际上是监视你。在经济上也没自由,手里没钱。

老鸡子教唆一些雏妓接待客人,为了向嫖客要钱,便有时以哭、死相威胁,有时佯装从良,有时想约定嫖客同走天涯,实际上都是假的。老鸨子教雏妓接待客人礼节。但又限制妓女与军警宪特、地痞流氓太近乎,如果妓女交上他们,鸨母就会鸡飞蛋打了。

旧社会还有一种“靠人的”,又叫“吃花台”。小伙长得非常漂亮,成了妓女“热客”,妓女时常给他钱“倒贴”,这样掌班的就会吃亏,因此,窑头不让妓女接近这种人。

“遛弯”:四等妓院有个特殊情况,与一、二、三等迥然不同,就是四等妓院里的妓女在春、夏、秋三季,特别是夏天的傍晚,由妓院的窑头、伙计领着一个院里的八九个姑娘到大街上遛弯,不是排着整齐的队伍,而是零零乱乱的。她们在马路上遛遛,招摇过市,专给人看,起到了广告作用。遛一圈再返回妓院,坐在自己小板凳上,等待接客。

(转载)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10 01: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