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往事回味(13):虐猫后记“诶了一枪”

作者:CCNews  于 2015-11-30 23: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南京往事回味|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1评论

关键词:南京往事回味

上回说到一帮熊孩子"虐猫"之后的报应终于来啦,自己莫名其妙诶了一枪。

就在“虐猫”的二楼走廊。如果你站在走廊,就可以清晰看到马路对面的院落。记不清是啥时候,但一定是个闲来无事的暑假天。

儿时的南京暑假几乎无事所做,游手好闲。每个星期有一次革命题材电影,其它时间熊孩子们就是到处闯祸。我在走廊上上远远望见隔着马路院落里的一个小伙伴,正拎着个气枪在打鸟。              

气枪在南京可是奢侈品,尤其是上海产的一种“工”字牌气枪。“工”字是取“工人有力量”的第一个字,以纪念上海工人阶级在近现代历史上的功绩。以此为基础,1957年合并成立了国营上海气枪厂,后者是国内最早成立的专业气枪生产厂家,其产品仍称为工字牌。这种枪主要在体育用品店购买,使用一种很小的铅弹,装在火柴盒大小的地方。南京每到暑假,有些大一点的小孩就拎着枪到处惹祸。打麻雀,是最为合适的用途。有调皮一点的孩子就打别人家的窗玻璃,也有流氓成性的喜欢打骑单车女孩的屁股,结果是要做牢滴。

隔壁院落的小伙伴似乎看到我,举起枪朝我瞄准。也不知道为啥,我咋也不会相信他会真朝同学开枪。于是,我一身是胆雄赳赳朝他摇头晃脑,好像是在说“你打呀,有本事你就开枪啊!”。

没听到枪响,但铅弹飞过马路,直接打在我的左上额头。有些偏,但立马就涨起一块紫血包。不知道有没有人中过枪?最真实地感受是,这么小的气枪铅弹打在额头上,受力面绝对不是一小点,就像被人拿块方砖迎面劈过来的感受。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子对同学、小伙伴、革命同胞痛下毒手。我自己也是大意,到不是我艺高胆大。我爬在走廊上观察地很仔细,就没看到这小子装子弹,也没压气,枪咋就响啦。只能说“敌人”太狡猾。

当我捂着脑门脸色大变楞在哪不动。这小子也发觉不对,扔掉枪跑了过来。原来,这熊孩子枪里早有子弹,并且子弹上膛。他在院子里找半天看不到一点猎物,看到我趴在走廊看他,就想在我头上方开一枪吓唬吓唬我。谁料到,铅弹的重量加上隔着一条二十几米宽的马路,子弹成抛物线飞行,正好落在我的额头上。现在想想都后怕,在落下一点距离,恐怕我的左眼就失明。幸运的是,铅弹打在脑门的弧度位置,加上距离远并没有打进去,只是在脑门拍了一下飞走啦。这也是我中枪感觉像被别人拍砖一样,这种感觉刻骨铭心。

在熊孩子千般道歉,万般赔罪的花言巧语下。除了脑门上留下一点印记,这事也就过去啦。

多少年来有个心结一直解不开。为啥“虐猫”的事是一帮熊孩子的冷血无知,我只是个看热闹的围观者。尤其枪也不是我打,偏偏我要遭受如此“中枪”血腥地打击。隔壁那个熊孩子连开两枪,均打中无辜的生灵,却不知道现在世界哪个角落逍遥。这事,现在悟出个道理,有些伤天害理的坏事,看都不要看,围观更要不得,会遭报应。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7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12-1 10:32
你脾气真好,没有当场捶那熊孩子一顿。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9 06: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