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罪!我悔过!没想到我把薄公害成了这样……

作者:金复新1  于 2015-5-7 18:5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时政|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23评论

关键词:穿越小说, 中国革命, 四人帮, 薄熙来

2011年7月,我有感于当时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政局,预感到薄熙来书记治下的重庆将是未来中国革命的又一个发源地,写下了下面这篇杂文《坚决拥护薄熙来同志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另立中央,誓师北伐》,预言薄公即将发动政变,并为之出谋划策。这纯属是我个人坐井观天的梦呓。没想到,此文除了发表在海外网站,还被国内一五一十等网站置顶,点击瞬间数千,竟把中央吓得屁滚尿流,紧急下令封杀,但已散布开来,被传遍大江南北,网络上从此有人开始传播政变二字,你说我说,捕风捉影,越说越像是真的,把个中南海某些人搞得茶饭不思,疑神疑鬼,坐立不安起来,可怜古柏寿同志连面部都瘫痪了。

它们竟真的怀疑有此计划,为此下决心要除掉薄公。终于如我假设的那样在薄公进京开会时将其绑架。时至今日,这些假共产党更是炮制出子虚乌有的所谓“新四人帮”来栽赃陷害,请来编剧作家,以我下面这篇文章为蓝本煞有介事地编造周令薄徐是“建国以来有计划实施政变”的谣言,为自己铲除薄公这样的真共产党寻找借口。真是莫须有的冤案。全部的证据至今无法找到,只有我这篇玄幻穿越小说。

薄公太冤枉了!我把你害惨了。实在对不起,要不是我吃饱了撑的,嘴巴那么快,过早暴露了他的计划,你何至于有今日?说不定现在已经条件成熟,水到渠成,将中国革命引向一个新阶段,总书记早该是你的了。都是我不好,一篇文章竟决定了中国之方向,便宜了包子,也让青蛙上海帮暂时逃脱了惩罚。后悔不迭!今天把文章重贴一遍,以此纪念:


有报道说,在薄先生主政的渝州,俨然已是一个独立王国了。除了军队和外交还没有脱离中央,其它各方面都自行其事,自搞一套,甚至连网络封锁在渝州某些地方都已经开放,宣传口径也不和中央保持一致。

我一直在担心,他这么搞究竟在为什么做准备?如果薄先生未能在十八大如愿进入政治局常委,他将会如何发作?有这种担心的人可能不止我一个,我在网络看到有人担忧中共的分裂可能并非始于西藏新疆,而是始于渝州。如果薄在十八大获得满意的位置还好说,一旦所欲不遂,完全有另立中央的基础和理由,诸君如果现在身处熙来同志的位置,十有八九也会这么做。理由有三:

第一,从个人心理不平衡角度讲。假设您是一位北大等一流院校毕业的高材生,现在正在一所中学教书,业务上精益求精,成绩斐然,家长交口称赞,只是为人有点清高,不会拉帮结派。结果在评定职称的时候,那只有初中文凭的教师,却率先评上了特级教师,更何况这初中生教学水平很差,即使有所成绩,也都是靠关系从区教委朋友那里弄来考题泄露给学生而取得的。其真正的本事不在业务,而是在单位有兄弟伙相互提携,给领导送礼,向上级哭闹。而且事后,领导见你没有什么反应,摸准了你软弱可欺的性格,以后再有其它好处,都没你份了,乐得照顾那些会闹的人。到这种境地,你会怎么办?我看你恨不得一把火把学校烧了,学钱明奇造颗定时炸弹把教委炸了,把校领导和初中生的孩子骗井里淹死。这是力所能及的报复,如果你真有能力造反,那是肯定要揭竿而起的,黄巢洪秀全就是这样的。

人皆此心,熙来同志不就面临这样的境地吗?无论怎么样,薄对党国的贡献明显大于他的几个竞争对手李源朝、汪洋和俞振声,他在大连主政时期励精图治,有目共睹,那可真是满腔热情,付出全部精力。不仅没得好报,反遭上下嫉恨,从商业部长位置上被贬到渝州当个刺史。王储位置竟然被同是太子党,但其父在党内的位置不如自己父亲的习先生夺得,更何况习能力平庸,为党国并无特殊贡献,在厦门主政时就颇多绯闻和丑事,中央此举欲置薄公于何地?薄明显在党内受人排挤,愤懑之情已非一日,刁民愚民只知发泄不满,人云亦云,哪知熙来同志心里的苦衷?尽管如此,自从到渝州上任后,薄依旧希望有所作为,与其它诸侯王饱食终日,混吃等死,尸位素餐,只知钻营截然相反,力倡唱红打黑,雷厉风行,爱憎分明,充分表现出自己的魄力和精力,看得出他是真的想做出点成绩的,在这群昏聩无能,不做正事的党国官僚群中赫然独立,是党国赖以中兴的不可多得的人才。李客强何德何能,竟被安排当总理,难道薄公连他都不如?

被打击的黑恶势力仇恨之极,在与熙来同志竞争的其它高层官僚指使下,竟然勾结海外敌对势力豢养的三个字邪功媒体相互唱和,鼓吹“中国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离不开文强等南霸天支持”的荒谬论调,说什么“薄是杀人魔王。文强其实是好人,大家要出来为文强喊冤,不喊冤就不是中国人!”“贪污党的钱不是贪,而是做好事。薄熙来抓住李庄那点事揪住不放,而不肯像其它领导那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因为有野心,是当年阶级斗争的表现。”对薄公作为一个地方官应尽的本份说三道四,处处为难熙来同志,仿佛应该放任文强等地头蛇逍遥一生猖狂一域,才是众生之福,容忍李庄打着律师招牌干扰司法公正才是正常社会,薄公应该和他们同流合污才是个好官。想让熙来同志在党国官场中空前孤立。

广东09年爆发新疆人与当地人群殴,直接引发09年7月新疆民变,今年又刚发生了增城、潮州民变,伤亡惨重,当地一把手汪洋闯下如此大祸,事发时却去外地“考察”游玩,事发后还谎称没有用一枪一弹,至今不愿对其承担任何责任。俞振声为官上海,束手无策,毫无政绩,弄得社保资金出现巨大缺口,只好饮鸩止渴哄骗年轻人投保,又放任手下官员利用手中权力分包国家的工程给自己草台班子公司赚取最大利润,终于发生去年1115胶州路重大火灾,一扫世博会建立起来的所谓“国际大都会”光辉形象,竟也未受到中央处理。汪余晋升十八大的呼声反而比薄高。这还有天理吗?要知道薄公是有能力造反的,古帛寿先生要明白,如不能让薄通过正常渠道进十八大的话,那必将薄“逼上梁山”。

第二,以上只是从薄熙来个人心理上展开分析,现在从意识形态上,薄公也有必要起来造这个反。乌有之乡的网友说,当年毛早就一针见血地看出邓是“死不改悔的走资派”,是“隐藏在党内的赫鲁晓夫”,是“帝国主义买办资产阶级在党内的总代表”。当邓夺取党的领导权后,彻底暴露了他不是革命者而是奸商的本性,把党的组织便成股份有限公司,把党的事业当生意来做,利用十三亿愚民都急于加入剥削阶级压榨别人不劳而获的罪恶思想,帮助他推行所谓的经济体制改革,彻底背离了党的宗旨,实际上最后搞成了一桌党内资产阶级瓜分国库的大聚餐。使党迅速脱离群众,蜕化变质成工农阶级的对立面。

当前的古记董事会名义上叫共产党,自称是马克思的孝子贤孙,衣钵弟子,推行的却是反马克思主义的一套,马克思主义的成分基本丧失殆尽,资本主义的一套几乎是百分之百继承,实际是共产主义的叛徒,挂着羊头卖狗肉,表面是红的,内心都黑了。居然垄断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实践权,不许别人染指,谁要敢自己组党或另立中央推行正宗的马克思主义,它就要抓人杀人。试问古帛寿同志,这是谁给你的垄断权力?马克思主义原本只是一个开放学说,又不是西藏的密宗,非得上师密授后灌顶才承认是弟子,不存在所谓的“盗法”的问题,也不存在“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问题。人人都有资格拿中国当试验田来实践共产主义,马恩列从没说特许哪伙人才有资格来实践他提出共产主义,并不具有排他性和独占性,马克思自己也没有申请专利权,不受法律保护。当年有苏联老大哥的时候,是不是“正宗老字号”,得听苏共的指定,苏共承认王明,王明就正宗的、祖传的、嫡亲的、货真价实的、大老婆生的,毛就是野的、山寨的、假冒伪劣的、小老婆生的,后来苏共认可了毛,抛弃了王明,毛才松了口气,挺直了腰杆。六十年代,毛记董事会欺师灭祖,和苏共闹翻了,被逐出了师门,早已丧失了承传的法统。人家共产江湖都不承认你们是嫡传弟子了。马克思当年又没有给你古帛寿同志摩顶受戒过,你古帛寿算自学成才的话,那熙来同志也是自学成才,是师兄弟的关系,马克思何曾说过把衣钵传给你了?毛也没说把衣钵传给你,人家传的是华国锋,你们是通过叶剑英政变上的台,架空国锋同志夺取的权力,矮子的法统本来就是非法的,凭什么只准你打着祖师的招牌闯江湖,搞无证垄断经营,凭什么就你古帛寿可以霸为己有?就不许我们熙来同志摆摊?你这不是欺行霸市吗?你也太霸道了吧?把你的特许经营资格证,还有商标注册证以及专利备案证书掏出来给大伙看看!我们现在虽不能重现“建党伟业”,但我们可以另立中央嘛!

今年七一前夕,当熙来同志的红歌代表团进京后,九大常委竟然无一人出来接见,集体冷落,就很说明问题。这九大常委打着共产党的旗号,真实身份都是大资本家,他们的行为都是受他们的阶级性所决定了的。他们当然听不得红歌,认为“刺耳得很”、“左得很”、“什么年头了,还唱这些!神经病!”还匆忙发表声明,说“红歌进京不代表党的意识形态发生了变化”。试图与熙来同志撇清关系,孤立熙来同志。既然如此,熙来同志就不能寄希望以这种方式扭转乾坤,不要再对九常委抱任何幻想,以为它们能让革命永不变色,而应该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另立中央,和古记董事会一刀两断,重上井冈山打游击。

值得熙来同志注意的是,事实上,九常委控制的中央是一个两头不讨好,左右不是人的组织,已经受到各阶层各势力的严重挑战,正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摇摇欲坠,境外反华势力亡他之心不死,自不待言,而改革开放后,那些没有捞到实惠,没有达到“当资本家剥削别人伟大理想”的无知小民也恨恨连声,甚至连在改革中获利甚丰的党内各势力把持的媒体,也在发泄对社会的不满,蠢蠢欲动,纷纷开始表露出各自的不臣之心,妄图乘乱占领有利阵地,策应境外敌对势力,保证在和平演变后,能从新政权分到一杯羹。于是这些媒体也开始学南方报系对中宣部的训令充耳不闻,有令不行,大打擦边球,一改往日报喜不报忧的格调,转而只报忧不报喜,挖苦当权者,暴露阴暗面,甚至制造耸人听闻谣言和的噱头,加上煽动性的评论误导舆论方向,以此做为提升收视率的不二法宝。如上几日,上海东方卫视的《东方夜新闻》改版,删减大量领导开会的新闻,增加主持人对新闻的评论,每一段评论之后,都见主持人一副“言犹未尽,不立即政治体制改革搞三权分立就要亡国灭种”的右愤嘴脸,以为这样就能争取民心,直看得我边看边拍沙发大呼:“反了!反了!简直反了!这不是造反又是什么?”

中央对舆论的失控足以证明对时局掌控能力的下降。以前毛时代,谁要敢在墙角贴二指宽的反标,即使没几个人看见,此人也必死无疑,而到了现代,茅于轼敢在网络发表疯狂攻击毛否定中共历史的文章,影响超过前者千万倍,至今若无其事,尽管有所谓拥毛派叫嚣要公诉茅于轼,当局仍懒得插手,似乎无关痛痒。三位公民不得已拿着《公诉书》去起诉时,反遭公安拖至派出所殴打,直到耳膜穿孔。而茅老近日悠哉游哉地去波士顿讲学去了。这还像是我党吗?民心思乱,机不可失,薄公应顺应时局,当机立断,效法燕王,在思想上批判邓以来的修正主义卖国路线路线,在组织上与其划清界限,在军事上采取攻势,主动出击。

第三,地利与人和。自古有枪便是草头王,薄公手下只有在渝部队,但已够用,振臂一呼,应者云集,只需喊出愿意平反64的口号,便能得到海内外愚民的广泛响应。古匪兵们都不愿意为贪官、阔太及小三卖命,战场上冷枪打死自己政委和指导员的“事故”层出不穷,军威所至,白匪兵成编制地整师整军向红军望风归降,投诚到人民这边来当解放战士,何愁百姓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革命有望矣!薄公还可开设招贤馆,招贤纳士,招降纳叛,从乌有之乡网友中任用贤能,充实干部队伍,构建新一届中央领导班子。中国什么都缺就不缺不安分的人,苦大仇深的如钱明奇等亡命之徒多如牛毛,三山五岳姚广孝等奇人义士车载斗量,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有识之士都想建功立业,就像阮小七说的那样:“这腔热血就卖给识货的了!”对这些来投奔的英雄好汉进行思想改造,发到军前效力,争取火线入党,充分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紧邻渝州之西的益州沃野千里,天府之国,民风刁悍,高祖因之以成大事,益州之主“刘宝气”暗弱,蜀人多存反心,思明主尤如孤儿盼亲娘,久旱盼甘霖。成渝线目前仅仅数小时车程薄公起事前,可以学德军偷袭苏联一样用运煤车偷运一旅忠勇之士直达益州首府成都,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俘虏“刘宝气”, 传檄而定兵不血刃解放益州全境,则成都军区可全部掌握,征召益州渝州的退伍军人编入新军,进可攻,退可守,再不济也可利用天险据守益州做一回刘备。(若到这一阶段,各省独立久矣。)

内战内行是我们的传统,逐鹿中原就是我们的历史,可将部队改编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一、二、四方面军。然后全军在重庆解放碑前誓师,通电全国,另立中央,历数走修正主义路线的古记董事会篡党夺权的种种罪行,要求全体党员认清形势,纠正思想,自觉团结到以熙来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和新一届中央在思想上保持高度一致,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挥师北伐。

这正是:

  万里长征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
  风吹鼍鼓山河动,电闪旌旗日月高。
  天上麒麟原有种,穴中蝼蚁岂能逃?
  太平待诏归来日,朕与先生解战袍。

第一路由红一方面军北上阳平关,取汉中,斜出子午谷,佯攻西安,虎视陕甘,牵制敌人兵力。第二路总兵节制红二、四方面军等诸路人马顺江东下,浩浩荡荡,一路旌旗蔽日,号角连天,直奔荆襄九郡武汉三镇,然后红二方面军就势渡江,沿平汉路,(即今天的京九铁路),经朱仙镇,直扑京师。而第四方面军继续东征,下岳阳,奔九江,战南昌,夺芜湖,克安庆,进逼金陵,威胁经济命脉长江三角洲,以图有筹码和在此有巨大投资的帝国主义列强讨价还价,先哄骗他们胜利后会如他们所愿开始政治体制改革,让他们对您抱有幻想,务必让其至少保持中立,勿使其答应古帛寿同志向他们提出的求援。占领小天堂南京后,兵分两路,一路沿沪宁线东进上海,进取杭州,席卷东南,建立“京沪杭警备司令部”。第二路折冲向北,效当年发逆“春官正丞相,右军都检点”李开芳林凤翔,沿津浦路和大运河,即现在的京沪动车高铁北上,大军四个小时即可直捣黄龙。

司令部宜迁至大巴山中以避空袭,还要开辟海上战场,占领上海港前,即可和马英九联络,许诺优惠条件,完成国共第三次合作,双方出动联合舰队及台军海军陆战队从海上集中舰炮火力猛攻天津,血战塘沽,强行登陆。因战场离北京近在咫尺,古帛寿无法使用原子弹。看习、汪、俞、李等此时还敢欺负薄公,抢夺薄公的位子不!

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在宣传舆论战场,要假意与轮子联合,近年来之所以中共在舆论方面越来越被动,连李刚、药家鑫、邓玉桥等普通刑事案件都被故意添油加醋,添枝加叶,上纲上线,挑动愚民最不能碰的那几根神经,炒得沸沸扬扬,让党的威信扫地,其幕后黑手就是轮子。他们臭名昭著的“清心论坛”前两年被哄稚自行解散后,大量闲散人员一度在网络流浪,无所依附,无从发泄,后秘密组建了传说中的“美分党”,甚至收买了国内很多媒体和论坛的记者、编辑、管理员和斑竹,号称有十万网络水军,他们大多数人祖上被我党枪毙过,对党怀有刻骨之恨,没日没夜废寝忘食地冒充“常人”网民在网上离间干群,制造舆论,有意将十三亿愚民的思想往他们所需要的地方引。薄公要充分利用他们的那股执著和疯劲,让他们造谣散布对北京不利的消息,混淆视听。别看他们现在把你骂得猪狗不如,但你只要哄他们说给他们平反,以后不仅允许回国卖磁带,还邀请他们进政协当官,他们马上就把你吹成圣人,捧您“立了全宇宙最大的功德,要把全宇宙最好的位子留给你。”今后您夺得天下,还得假意邀请他们的李哄稚大师回国“共商国是”,透露让他当政协副主席之意。等哄稚喜滋滋地刚一回国,您就翻脸,将哄稚绑赴菜市口处决,留着这么个东西早晚都是祸害。天降大任于你,你必须这么做。此举能震慑中国数以亿计的奸人,让他们及早断了试图挑战您的念头,从此不敢再乱说乱动。在中国执政,就是要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毛泽东思想是我们工作的伟大指针,他的精髓其实就四个字——“以奸制奸”,对奸民绝不能有半点妇人之仁,他们坏,你只有比他们更坏,才能让他们老实。

薄公,古帛寿同志并不傻,我上面想到的,他其实也早想到了。他知道你有反心,按说早该趁你进京开会之机,把您当蔡锷软禁到诏狱,然后诏告天下,称您患病在京休养,由渝州别驾张松暂领渝州牧。可他为什么就不这么干呢?因为他知道你在京耳目众多,你的朋友有的在军机处行走,有的专在宗人府探听消息,有的是禁军千牛卫中郎将,有的卧底锦衣卫千户,有的是领侍卫内大臣,甚至连朝阳宫里的内侍内卫都有你收买的人。不可能以抓捕四人帮的方式来对付你。稍有风吹草动,可能这边还没布置过来,一个让你小心陷阱的短信就从北京发来了。

吴三桂谋反前也是再三犹豫,终因康熙要试探他,而使他铁了心叛乱,建文帝不该听信齐泰黄子澄的馊主意,事机不秘被燕王得知锦衣卫要来拿他而故意装疯,赢得了时间筹划叛乱。古帛寿知道,一旦计划泄露,就弄假成真再难挽回,才有所顾忌。他现在不抓你,并不意味着对你没有戒心,相反你的危险很大。古往今来,成大事者需当机立断,与其庸庸碌碌窝窝囊囊过一生,受汪俞李习的鸟气,还不如轰轰烈烈地干一场,攻取北京之日,必是古同志效法建文帝放火之时,活捉汪俞李习,剥皮抽筋。

只有恢复帝制才能救中国,原来我是一直劝进古帛寿同志当皇帝的,我要做中华劝进第一人,谁知道他竟然不识抬举,烂泥扶不上墙,活脱脱一个阿斗,我现在只好改劝薄公了,还是薄公多少带点帝王气。薄公您知道吗?您是中国革命乃至中华民族的唯一希望,您的一念决定着人类的走向,你是中国革命的灯塔和航标,你是中国人民心中的红太阳,你是世界人民的大救星,您没听渝州人民歌颂您吗:“太阳最红,薄书记最亲,你的光辉思想,永远照我心……”希望薄公能像遵义会议的毛主席一样,在革命最危急的时刻,拨正船头,升起风帆,将中国革命引向正轨,挽救红军挽救党!

高兴

感动
1

同情
1

搞笑

难过
2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3 个评论)

5 回复 dld 2015-5-8 06:33
stupid!!!
3 回复 ryu 2015-5-8 07:26
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  
4 回复 bobzhou 2015-5-8 22:45
文章说;只有恢复帝制才能救中国
此人在深山老林隐居一百年了吧
3 回复 金复新1 2015-5-9 02:14
bobzhou: 文章说;只有恢复帝制才能救中国
此人在深山老林隐居一百年了吧
你不知道我是刚从山上下来的吗?我恢复帝制的文章写了那么多,这里刚提了一句,就把你吓着了。要是都让你看,岂不吓死你了?
3 回复 金复新1 2015-5-9 02:15
ryu: 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   
哈哈哈哈。这才是真共产党。
5 回复 金复新1 2015-5-9 02:17
你懂的: 左一声此公,右一声那公,你爷爷如在世,不知有何感想?
如你觉得自己毁了不厚,可以自宫以谢罪;如级别够,可以到秦城与之同囚。
哦,在你认为公就是爷?你要是喊声蒋公,是不是蒋该死常凯申就是你爷爷了,你可以喊宋美龄奶奶了,你可以去台湾蒋匪帮那里继承遗产了?
3 回复 精彩 2015-5-9 03:12
你懂的: 左一声此公,右一声那公,你爷爷如在世,不知有何感想?
如你觉得自己毁了不厚,可以自宫以谢罪;如级别够,可以到秦城与之同囚。
此等令雅俗共赏的绝妙调侃让不才在半懂半惑之间回味无穷!
4 回复 精彩 2015-5-9 03:31
金复新1: 哦,在你认为公就是爷?你要是喊声蒋公,是不是蒋该死常凯申就是你爷爷了,你可以喊宋美龄奶奶了,你可以去台湾蒋匪帮那里继承遗产了?
金先生的回招实在是高明!    华山论剑,精英对决,好!且看你懂的先生如何折招?
2 回复 金复新1 2015-5-9 03:35
你懂的: 左一声此公,右一声那公,你爷爷如在世,不知有何感想?
如你觉得自己毁了不厚,可以自宫以谢罪;如级别够,可以到秦城与之同囚。
我还忘了告诉你,你以为秦城监狱怎么啦?我就是从那里来的,我本来就是从山上下来的。我前几年还专门写了篇我在秦城监狱和中共斗智斗勇的文章,是不是也想让我发到这里来呀?
5 回复 金复新1 2015-5-9 23:11
给你讲个笑话,有个SB下班收到老婆短信说“买十个包子回来,要是看到卖西瓜的,买一个。”这白痴在回家路上果然看到卖西瓜的,等回家老婆打开白痴的包一看,只有一个包子当晚饭吃。

老婆原意是说看到有卖西瓜的,就买一个西瓜回来,说得省略了些。白痴却根本不动脑筋。以为看到有没有买西瓜的,和买多少个包子之间有联系,似乎看到过卖西瓜的,吃十个包子才饱的晚饭,现在吃半个就能饱,也不管这种联系是多么滑稽可笑。

你就是这种人,你删不删你的评论,与我有没有雅量有毛的关系?

蒋匪有没有资产与你认不认它爷爷有毛的关系?

再说你删除后,我对你评论的评论里依然保留了你的原话。你这不是一叶障目吗?看来古人那些成语,什么刻舟求剑、郑人买履、削足适履、守株待兔等等都适用于你。
5 回复 金复新1 2015-5-10 04:22
你懂的: SB也出来了,无语。还说学佛呢,佛没告诉你不妄语吗?
你把你知道的贬义词都用上都没关系,我一个读看客而,已虽然有时口多多,招惹你,大不了我走人,
惹不起,
我没有骂你呀,我说的是那买西瓜的人。我有罪,我悔过。
你不是买西瓜那档次,你的思维方式和轮轮一个档次。
以后还请你多来骂中共出气,替轮轮讲真相。大概你觉得到我这里发泄这些,对我有好处,我该感谢你吧?既然能让你爽,我当然很高兴。
4 回复 金复新1 2015-5-10 04:27
你懂的: SB也出来了,无语。还说学佛呢,佛没告诉你不妄语吗?
你把你知道的贬义词都用上都没关系,我一个读看客而,已虽然有时口多多,招惹你,大不了我走人,
惹不起,
至于说学佛,你有个误区,以为都得像电视里的唐僧那样才叫学佛,难道孙悟空那样的就不是学佛了?

那观音菩萨据说还会变成黑龙把恶鬼吞了呢。你以为维护自己形象就是学佛吗?观音菩萨连自己的形象都布施出去了。说这么深奥的,你怎么理解得了呢?

有人说守罗汉戒是守行为戒,不能去做某些事,做了就算犯戒,但如果想到了,并不算,而菩萨是守思想戒,连想都不能想,但如果心是正的,是为了把事情办好去做了,未必犯戒。我觉得这种说法倒是有点意思。

我看你倒很象某些“现在学佛的”,一旦说不过了,唯一的遁词只有一句“我和你无缘”,然后就有了足够的理由,保住了面子,撒腿逃走,除此以外,无计可施,没有第二条道路。
5 回复 金复新1 2015-5-10 21:39
精彩: 金先生的回招实在是高明!     华山论剑,精英对决,好!且看你懂的先生如何折招?
他把在这里骂我的都删除了。真搞不懂这人,为什么这么恨薄公,薄公好不好,应该有人民群众说了算,重庆大连的人民群众都说他好,他就好,而他却总以公知轮运的好恶为标准,丝毫不站在人民群众一边,还振振有词。
6 回复 精彩 2015-5-11 12:28
金复新1: 他把在这里骂我的都删除了。真搞不懂这人,为什么这么恨薄公,薄公好不好,应该有人民群众说了算,重庆大连的人民群众都说他好,他就好,而他却总以公知轮运的好
首先,在母亲节中,不才向金先生全家表以最诚挚的致敬!
通过拜读金先生的文章,在下能够品味出金先生是一位“敢说敢讲、敢恨敢爱、敢打敢拼”的血性华人!读金先生的文章总能让不才过把瘾!窃以为金先生是有影响力的一方神圣。
近期,不才在网络上发表了“习主席,您能给华人撑腰吗”一文,不才正在绞尽脑汁请习近平主席亲自御览这篇从广大像我这样身处逆境的华人的内心深处发出的呐喊文章。习主席的“长年代表”何岸泉主席已经御览过此文,并且对此文进行了表态和批示。
不才同样梦寐借金先生之名来提高“习主席,您能给华人撑腰吗”一文的含金量,但不知金先生可否赏脸而大驾光临寒舍在不才的这篇纪实文章上随意发表您的评论呢?!
4 回复 金复新1 2015-5-13 09:21
精彩: 首先,在母亲节中,不才向金先生全家表以最诚挚的致敬!
通过拜读金先生的文章,在下能够品味出金先生是一位“敢说敢讲、敢恨敢爱、敢打敢拼”的血性华人
不提何岸泉还好,此人是疯子,原来在明镜的ID叫网络游戏,臭不可闻,我还专门为其和张广红私生子写了武侠小说,把它们给写进去了呢!
要不要我以后贴上来呀?
4 回复 精彩 2015-5-13 15:30
金复新1: 不提何岸泉还好,此人是疯子,原来在明镜的ID叫网络游戏,臭不可闻,我还专门为其和张广红私生子写了武侠小说,把它们给写进去了呢!
要不要我以后贴上来呀?
金先生,今天,不才在自己博客的个人空间最近访客名单上看到了您的神秘身影,故而,在下推测您一定已阅本人的拙文“习主席,您能给华人撑腰吗”,在下就此谢谢您已经大驾光临寒舍!都说那“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既然您已阅过此拙文,您可否在此纪实文章上留下大名鼎鼎的金先生已阅的痕迹而随意发表您的评论呢?您就是对此拙文“拍砖”,在下都把它当作金砖承接。
不才梦寐借“习主席,您能给华人撑腰吗”一文办一场成功的群英会,金先生赴会将使不才主办的这场群英会更加熠熠生辉!还有,您的好友法道济大师也正在那里盼与您相会!
5 回复 金复新1 2015-5-14 02:23
精彩: 金先生,今天,不才在自己博客的个人空间最近访客名单上看到了您的神秘身影,故而,在下推测您一定已阅本人的拙文“习主席,您能给华人撑腰吗”,在下就此谢谢您
在下鄙人兄弟我不是什么一方神圣,而张广红何岸泉之流倒是一方的妖怪,是要吃人的。

既然妖怪已经留念,在下鄙人兄弟我就不必再画蛇添足了。

贵文章高不可攀,在下鄙人兄弟我实在不敢妄加谬论。
5 回复 金猴 2015-5-14 12:55
金复新1: 在下鄙人兄弟我不是什么一方神圣,而张广红何岸泉之流倒是一方的妖怪,是要吃人的。

既然妖怪已经留念,在下鄙人兄弟我就不必再画蛇添足了。

贵文章高不可攀,
世上总是有人敬酒不吃吃罚酒!金先生,精彩君高抬你,向你敬酒,你不吃;俺老孙此次特意来罚你的酒。你先不要紧张,俺不是来骂你的,俺是来数落你的。如果你认为俺说的不占理,你可以骂俺。
金先生,俺知道你是满族人,所以说,你还是华人吧。你所写的文章处处彰显“大胆”,例如,你在你的这篇“孙中山乱伦何辜”文章中竟然胆大包天地把中国国父孙中山从人中龙糟蹋成人渣,再看看你的另一篇文章的标题“【春晚】---一个低智民族的狂欢”,显而易见,你是靠“大胆”立身写文章闯荡江湖,大胆就是你的金字招牌。
金先生,你骂起华人(自己人),你可谓天不怕地不怕;当你被洋人(外人)骂的时候,当作为男性华人的你知道洋人侮辱你“所有的男性华人们都脏得跟猪一样”时,你装聋作哑,一个屁也不敢放,甘当缩头乌龟,你这不是在砸自己的“大胆”金字招牌吗?你还有脸面再靠“大胆”立身写文章吗?当洋人歧视和侮辱华人时,身为华人以“大胆”著称的你更应该负起做华人的使命就此事发表评论!明朝末年,100万左右人口的满人打败了大约1亿人口的汉人,你的满人祖先的天生血性还有多少遗传在你身上?作为男性华人的你明显不就是一个“骂自己人(华人)的勇士,被外人(洋人)骂的缩头乌龟”吗?
4 回复 金复新1 2015-5-15 21:12
精彩: 金先生,今天,不才在自己博客的个人空间最近访客名单上看到了您的神秘身影,故而,在下推测您一定已阅本人的拙文“习主席,您能给华人撑腰吗”,在下就此谢谢您
贵文我是一定要评论的。这你放心。
只是等我那天有空,作邮轮外出旅游时,心情很好的时候回,这才显得我对贵文郑重其事。
5 回复 金复新1 2015-5-15 21:16
金猴: 世上总是有人敬酒不吃吃罚酒!金先生,精彩君高抬你,向你敬酒,你不吃;俺老孙此次特意来罚你的酒。你先不要紧张,俺不是来骂你的,俺是来数落你的。如果你认为
我已经告诉那位网友了:“贵文我是一定要评论的。这你放心。
只是等我那天有空,作邮轮外出旅游时,心情很好的时候回,这才显得我对贵文郑重其事。”

看你说的,洋人骂了中国人,管我什么事?我又不是中国人,骂存在骂得对骂得不对,如果中国人真有这些问题,难道也要否认吗?难道因为骂的是中国人,我就不顾事实,拒绝承认吗?

你们的雷哄稚老师不是教育你们,别人骂你时,要象吃补药一样享受的吗?洋大人们的耶稣不是还说,别人打你左脸,你就把右脸送上去的吗?

人哪,总是无法用语言来帮他理清头脑的。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金复新1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温冢宝警告习近平:别再查我老婆孩子了 [2015/03]
  2. 为什么说温家宝是古今第一奸相? [2015/04]
  3. 中共红场阅兵,暴露了最高军事机密 [2015/05]
  4. 性欲大小直接决定自己的未来 [2015/07]
  5. 《春晚》—一个低智民族的狂欢 [2015/02]
  6. 为富不仁空口白话,郭文贵或死女助理身下(视频) [2017/07]
  7. 薄熙来堪当总统,温家宝实属汉奸 [2015/03]
  8. 习帝退位,换党内亲美派上台,或能打破僵局(音乐电视) [2019/05]
  9. 郭文贵口中十恶不赦的孟建柱书记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视频) [2018/01]
  10. 徐明被做掉,马云郭广昌之流兔死狐悲 [2015/12]
  11. 我有罪!我悔过!没想到我把薄公害成了这样…… [2015/05]
  12. 郭文贵的老领导究竟姓胡还是姓温?(视频) [2017/05]
  13. 李天一强奸无罪,孙中山乱伦何辜? [2015/03]
  14. (视频)文革真象邓矮抹黑的那样不得人心吗? [2016/05]
  15. 贸易战再起,刘鹤堪比贾似道;禁售令放生,中兴不输义和团(视频) [2018/06]
  16. 毁三观,向川普举报假政庇假H1b的人算汉奸吗?(视频) [2017/02]
  17. 揪出新西兰清真寺大屠杀的幕后真凶! [2019/03]
  18. 王岐山追求真选举,郭文贵骂他野心家(视频) [2017/06]
  19. 谁在炮制亚裔一边倒支持希拉里的谎言? [2016/10]
  20. 向川普总统献计,尽快解决中国问题(视频) [2017/01]
  21. 敢于告密教授的学生才是中华民族最后的希望 [2019/04]
  22. 反正我决不相信温家宝会是个贪污犯 [2016/10]
  23. 今朝疯狂反乐天,明天难保不恐韩(视频) [2017/03]
  24. 为什么郭文贵如此敌视革命人民?(视频) [2017/08]
  25. 中国鬼子胆敢武力犯台,迎接它们的将是台独人民无情的猎枪! [2016/02]
  26. 宁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港人争普选,中共休插手! [2015/06]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1:0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