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书记唱红招祸,习主席因赖得福

作者:金复新1  于 2015-12-25 00:2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时政|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5评论

关键词:远华案, 惊天大案, 稳定性, 走私案, 赖昌星

红二代习先生动员中纪委300号人,搞了同是红二代的薄书记500多天在大连的黑材料,却审出了个清官。要是反过来,让薄当了主席,也调查一下习先生在福建的所作所为,不知道要查出多少惊天大案。别的不说,仅赖昌星远华走私案就脱不了干系。其实从习主席能从远华案安然抽身,我们就能看出习先生究竟是谁的人了,就能解答长期以来困扰大家“习主席究竟是左还是右的问题”。

在中国做事,一个人就算有天大的本事,就算真的掌握了宇宙真理也玩不转,必须要搞一伙人,以利益和感情为纽带,形成一股势力,结成关系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成功的关键,不在于其他,而在于自己的势力有多大。我们分析一个政治人物有没有前途,头一个判断不是他有多大才能,有没有正气,持什么信仰,而是他有什么样的背景,是谁的人?要看谁是谁的人,要从这几个方面来分析:

血缘关系是其中最铁的关系,这种关系与生俱来,感情高于利益,即使和亲人在利益上有冲突,一般也不会破坏关系,所谓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最容易让人看出派别,薄熙来是薄一波的儿子,如果薄一波还活着,薄熙来必定是薄一波的人。较之为次的是亲属关系,由于婚姻的不稳定性,有时关系比血缘关系还铁,但恶化时,往往又是最大的仇家。比如据说周永康曾娶了江的侄女,因此周肯定是江的人,听江的话,但后来听说又离了婚,双方会不会有了仇,这就说不准了。

第二种比较铁的关系,是由长期的感情形成的,其中包括师生关系、同学关系,这在中国古代是拉帮结派的主要纽带,京内的大官在地方都有门生,算是他的人。官员之间又以同年同窗为纽带,形成各种派系。要判断某个官员是哪一个派的,可以简单地以此划线。近现代这种关系的范例,大概要算蒋介石的黄埔军校,当年蒋算是和前几期的黄埔学生一起吃一起住,又有栽培之恩,形成了相互的信任,蒋以此为班底打的天下,他的黄埔生带的军队算嫡系,忠心耿耿,其他杂牌势力望之畏惧,才纷纷降服老蒋,没有这个骨干,搭建不起国民党的军事集团。因此,我们一说起汤恩伯、宋希濂、黄维、顾祝同、陈诚,但决不会说他们是同为国民党领袖冯玉祥、张学良、阎锡山、李宗仁的人,他们只认人不认党,要是蒋和另外几位大佬闹翻,这些人保证帮着蒋打其他几位,而其他几位之所以没有如此可靠的一伙人,手下经常出叛将坏事,就是因为他们没有蒋校长的这段经历。

与之类似的是同事关系、战友关系,林彪的性格这么古怪,对人一点都不热情,却在四野威望这么高,有那么多人死心塌地敬仰他,都算林的人,林彪倒了台,这些人都要受连累。林有这么多粉丝,除了自己的能力,也是多年来作黄、吴、李、邱等人的老领导有关,当时林彪带一批人去了东北,不像其他根据地,军头之间调动比较频繁,他们与其他根据地隔绝,单独生活战斗在一起,你救过我,我救过你,可算刎颈之交,即使林彪真的叛党,这些人或许真的会舍弃老毛追随他。林之所以在老帅中最有另立中央的实力,不仅在于他军事上能力出众,更在于有更多只听命他个人的人。

蛤蟆得了势之后,并不是谁功劳大就提拔谁,重用提拔的也都是和自己的老部下老同事,让曾庆红、曾培炎一伙人进中央,让他们作为在中央的一股新生势力帮自己说话,这也是相互之间有了感情,相信他们不会轻易背叛自己的缘故。这种关系略次于血缘关系,当它们的感情战胜不了利益时,会非常脆弱,平时兄弟伙们称兄道弟看起来相互之间很讲义气,但不能谈钱,俗语说:“一谈钱就不亲热了。”不排除因分赃不均而反目成仇的可能。

还有一种关系,以前比较时兴,现在比较冷淡的,是同乡关系。古代由于交通不便,大多数人一辈子都进不了几次县城,对同乡的感情类似于亲人,住的越近,感情越深,所谓“他乡遇故知”,“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到外乡去混饭吃,相互只要报出自己的籍贯是一个地方,就算贴心人。朱元璋能打天下,就靠自己一伙安徽小时候的玩伴。湘军、淮军之所以有战斗力,曾国藩、李鸿章之所以有号召力,是因为那个时候同乡间不会出卖,有基本信任,能相互依靠,危难之时老乡会来拼死相救。北洋水师之所以能腐败横行,也是因为主要将领“闽人抱团”,形成坚不可破的一股势力,谋私而废公,相互掩盖走私的罪行,糊弄朝廷,不给安徽来的水师提督丁汝昌卖力。临阵时心有默契,一哄而散,留下一个广东人邓世昌去送死,退守刘公岛后,还拔出刀来威逼丁汝昌降日,迫使丁服毒自杀。当然,由于交通的发达,人口流动性增大,到现在同乡关系越来越淡,远不像以前那样值钱了,有的人开始专门整老乡,整熟人,再也不能简单地以籍贯为基准划分政客的派别了。

感情和利益这两样东西,相互矛盾又相互依存,有没有能不同于同乡、同事、战友、同学、师生、亲戚这些关系的其他感情呢?也有,这就要从利益出发来看,用利益来催生感情,那就是用“恩情”才能形成这种关系。蛤蟆和古帛寿在军队中不似邓矬那样有根基,为了在下台后自己在任期间的贪腐罪行不至于被后人追究,就必须施恩于军队将领,让他们感恩戴德,希望在以后发生危机时,这些人能保护自己。但他们又没有蒋介石当年这种和将领们长期吃住在一起培养感情机会,只好在临退下来前发了疯似地提拔上将,提拔的中将少将,比当年发逆末年封的王猴还多,满街都是抱着“洪天王”圣旨找刻字匠刻王府大印的人。

这就是用利益来换取感情,中国人人格最贱,私心最重,专吃这套,谁对我个人好,我就说谁好,而不管那人是不是大奸大恶之徒,只要得罪过我,没有照顾我的利益,哪怕对方是正人君子,我也恨不得剥了他的皮。要想在单位里有人缘,就得给领导和同事撒点小零食,帮点小忙,施舍点小恩小惠,中国人就爱这套,你会发现,从此他(她)看你的眼神就不那么寒冷了,到处说你是好人。何况给这些贱人上将军衔的恩情?让它们从此有贪污享乐的机会?

其实蛤蟆们也知道这种感情最不可靠了,别看现在这些贪污分子对自己现在感激流涕的,但也有另一面,他们都是老油子,薄情寡义,翻脸不认人,“条条蛇都咬人”,个个都是白眼狼,送它一百万,它能和你热络一个月,送一千万,它能感念你一年,只要对你再没想头,觉得你没了利用价值,人一走茶就凉,过个三年五载,十年八年,蛤蟆真要和古帛寿闹翻,需要兵戎相见时,想请这些人帮忙打群架,多半还指望不上,他们一定会各找理由,装聋作哑做壁上观,像看陌生人一样,不落井下石都算好的了,蛤蟆还以为这些人能像街上小流氓那样对老大讲“义气”吗?到那时候难道还要冲他们叫喊:“张军长,看在你这上将是我送你的份上,拉大哥一把吧!”不过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呀,只能这么做,起码可以吓唬古帛寿“这个上将是我的人,那个中将也会帮我”,在心理上安慰下自己,让别人在动它前得好好掂量掂量。

别看很多中国人假装也爱听交响乐,滥竽充数、附庸风雅、东施效颦地逼自己孩子摇头晃脑地弹钢琴拉小提琴,但本质和欧美白人绝对不一样,这样的国家,说实在的,除非中国恢复帝制,让圣人和皇帝来管,否则是怎么也不可能搞得好的。

我们要相信科学,得先做个科学实验来证明。怎么做实验呢?我们知道,那些拉美人,像什么墨西哥、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危地马拉最想移民去美国,每年偷渡的人不计其数,中国人说,墨西哥人看中的是美国的制度,而不是那里的人。我们可以把他们当中间人仲裁者来做个实验,把中国十三亿垃圾人口和美国三亿多人口做个对调,原来的土地建筑工厂等不动产,以及银行存款、债权债务、知识产权等动产都原封不动,最主要是制度不带走,让美国人到中国土地上搞社会主义,让十三亿中国人去美国土地上继承西方民主体制,你看这些拉美人,还有谁愿偷渡到“中国人的美国”来?即使美墨边境从此不必再架铁丝网,请人家“阿米哥”来也不会来的。保证不出三年,搞社会主义的美国人又开始富强,而“我们是资本主义接班人”的中国人在美国恐怕已经打成一团了。墨西哥人偷渡,是觉得和欧美白人生活在一起才觉得幸福,宁可去那里做低贱的工作,而不仅仅是看中什么制度,他们也根本闹不明白制度的差异。要是这些阿米哥知道美国的白人比例正在大幅减少,现在的美国充斥着越来越多雷哄稚、叶浩、张尔平、徐沛、蝈蝈叮、何频、胡平、味精生、盛雪、茉莉、曾节明、倪育贤、王军、唐白瞧、六阴拳、李洪宽、朱学渊、韦石、刘路、刘刚、螺杆、李进进等从中国跑来的“不安定因素”,以及中华贪官及其来留学的贪官子女……这些从不安分,天生爱折腾,歪瓜劣枣地正把美国闹得乌烟瘴气,估计偷渡的欲望也会大大降低。

闲言少叙,咱们书归正文。要说有没有其他办法与别人加深感情?倒还真有一个,那就是学宋江,在别人危难时帮助别人放交情,这个时候别人最感恩,比前者要强太多了。想当年宋江挥金如土,才在江湖上有号召力,但他对朝廷的将领来说什么也不是。可最后呼延灼、关胜、张清、董平等朝廷大将为什么也能忠心于他呢?这是因为宋江施恩于他们,每当这些人被俘,走投无路,自知必死时,宋江就跑下第一把金交椅,亲自给这些人松绑,假惺惺拖他来坐这把椅子,请他当老大,把对方给感动得无可无不可,把宋江就是自己的再生父母。这些将领和坐在东京汴梁皇帝宝座上的宋徽宗本没有什么私人感情,此时,虚无缥缈的君臣情谊远远抵不过眼前的江湖义气,便死心塌地倒向宋江的怀抱也就成了必然。

老蒋当年也这样,如果部下赌钱赌输了,回来告诉他:“校长,学生真该死,我一时糊涂拿全师的军饷去赌博,结果输了个净光,这回整个师连伙食都开不了。”你说老蒋会因此枪毙自己好不容易培养的“学生子”吗?老蒋才没这么傻,他会勃然大怒,声色俱厉地臭骂学生一顿,看上去真的要枪毙“学生子”了,但末了,又从抽屉里拿出纸笔,写一道手令,叫“学生子”到财务部再去支一笔钱来发饷,同时警告下不为例。“学生子”感激涕零而去。更有好笑的是,记得20多年前我看的《蒋介石传》讲述了一段历史,说有一次陈诚带一个师的中央军去江西剿共,自以为神机妙算,必能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出发前令每个国民党匪兵都带上一根绳子,准备俘虏红军后捆绑用,可陈诚不知自己其实和王希哲王司令一样是眼高手低的废物,遇见老毛一触即溃,整个师给报销,跪地投降一大片,陈诚“仅以身免”,那些绳子正好留给红军来捆国民党匪兵们自己。等陈诚狼狈逃回南京,把个老蒋气得半死,暴跳如雷,真想毙了他,还是宋美龄冷静,边上劝了一句:“陈诚是自己人。”老蒋顿时醒悟,又饶了陈诚一次,放了一次人情债给陈诚,使得陈诚一直忠心于他,直到死的时候才说了几句抱怨的话。

那么蛤蟆要保护自己,也就这么学宋江和老蒋。在他任上,除了在铲除像陈希同这样的异己时,需要高唱反腐,而对于真正的贪腐分子,他不仅不憎恶,反而喜欢,觉得和自己投缘。这样做对党国不利它不管,只要对自己有利就行。本来现有的体制就造成了统治者个人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不一致,甚至是矛盾冲突的这种关系,这其实是中国搞不好的根源。那么,在这一矛盾下,他就会巴不得贪腐分子越多越好,这样他就可以放更多的人情债出去。越是贪腐,越是容易被他提拔成上将。他希望等以后会有更多的人感恩于他。而这些人心想,贪污的事情被江主席知道了,原以为自己必死的,没想到江主席力排众议,顶着这么大的压力,不仅帮我隐瞒亏空保护了我,还对我这么好,反而重用了我,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一样,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报答它老人家了,要有来世,我一定结草衔环,为他做牛做马。就这样,不管此人原来是谁的人马,到这时都变成江系铁杆。古帛寿在任期间,也是这样借口某贪污分子“党性强”“政治正确”,而从枪口下救下了无数贪污犯网罗来当自己的喽啰,也是一样到处放恩情债,扩张私人势力,防着江习,准备火拼。

单就说我们的习主席,在赖昌星大肆走私的时候,也正是他为官福建的17年里。这不像他在浙江、上海为官,只有几个月一两年,贪污的可能性不大。但众所周知,他历任厦门市长、福州市委书记、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一直是当地的一二把手,难道就和赖没有一点关系?难道就真的对此一无所知?还是装聋作哑?没有他和当时的福建省委书记贾庆林,以及福建省长贺国强当保护伞吃孝敬,大字不识几个的赖昌星猖狂走私得了吗?

退一万步讲,就算习主席真的从未和赖有过任何瓜葛,但治下出这么大的事,而且并非一日之祸,他竟然视而不见、熟视无睹,也足以证明是个昏官,起码是没有责任心,整天不知道在干什么,大概真的躺在席梦思上做中国梦,理应负领导责任,就算法外开恩,不追究他渎职失察之罪,也断无重用晋升之理,更无抬上去当“皇帝”的美事。然而,此案发作于江朱执政时期,事发当时雷声大、雨点小,最后只抓了几个小苍蝇来抵罪,而大老虎贾、贺、习,不仅毫发未损,反因此平步青云,一个不落,都进入最高权力核心,当了政治局常委,其中习竟然还当上了“皇帝”。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晋升的原因不是因为廉洁,反而靠的是贪腐,不贪腐升不官的原因。稍有头脑的人都能分析,一定是江当时敲山震虎,假装批评了他们,吓得他们表示愿意改换门庭,要投靠老江,江就赦免了他们,既然手里抓着他们的把柄,就可不怕他们以后不听自己的摆布,情愿不情愿,以后都是江的人,于是有意放水,力保他们过关,让他们感念江的恩德,从此就欠了江绝大的人情,成为自己在以后各届中央里的代理人,维护江家世世代代的利益。连赖昌星后来也在加拿大扬言,只要习在中国掌了权,他就敢回来。后来也确实印证了这点,据说最近他就要保外就医了。

据我判断,习若是干净的,不见得有当“皇帝”的福分,正因为和赖昌星有过说不清的牵扯,反而因贪得福,官运亨通。拿一句专为坏人煽情赖罪的行话讲:“叫一切信蛤蟆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而薄书记在大连这么勤奋,最后的归属却在监狱里。真是:“修桥铺路双瞎眼,杀人放火福寿全。”做好人没好报,这就是只有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才会发生的奇异现象啊。

现在再回到本文的开头,我们就能看出习是江系的人了。贺、贾、习三人一旦确立了这种身份,江就要力保他们坐上最高的位子,否则依旧只是在福建当官,对自己有什么用?这就是权术,这就是官场,升官与信仰、主义、人品、能力、功绩毫无关系。对此,轮子看得清清楚楚,他们深知习是江的人,在习手下接受招安,让习来反对江,远不似十年前在胡手里那样有希望,因此对习的争取工作就比对胡的弱得多。

相比之下,毛有这么多粉丝,愿意为他卖命,不是靠蒋、林那样的师生同事关系,更不靠江宋那样的收买关系,毛的班底只有秋收起义这班人马,无非林彪、粟裕、罗荣桓等,大部分都战死了,和群英璀璨的南昌起义、广州起义、上海暴动等众豪杰原来并无深交,而众豪杰后来对他的崇拜却远胜于当时的领导人陈独秀、王明、周恩来、朱德、贺龙,况且毛脾气不好,说话又冲,张嘴就骂人,说的都是难听的,难得听他说恭维人的话,还成天搞运动,老琢磨整人的事,今天批这个,明天骂那个,按说树敌不少,人早得罪光了,可喜欢他、崇拜他、佩服他的人不减反增,都认可他当领袖,不敢乱说乱动,何以故?这是因为毛更多的是靠个人魅力、个人能力、远见卓识和刚直不阿来征服别人,让人不得不承认他的德才远高于众人之上。这才是真正的“以德服众”。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薄的身上,薄在重庆,不怕得罪人,唱红激怒了无数仇视文革和中共的人,打黑又侵犯了众多实力派的利益,按说早该人神共愤,天打雷劈了,可为什么倒台后,反而有这么多群众为他说话,令当局畏惧呢?因为他不屈不饶,敢于同恶鬼争高下的精神感动了人们,也具了厚德,德配天地,道冠古今。

德厚了,不必巴结谁,不必拉帮结派,不必处心积虑总顺着别人的执著说,不必费尽心机怕得罪人专捡好听的拜年话说,也会成为别人的偶像。这就是所谓的厚德载物,这岂是谎话连篇、诡计多端的矬子、蛤蟆、帛寿、猪头、影帝、哄稚之流可比的呢?

附:我制作的音乐舞蹈史诗之大清国海军军歌《海水滋润喉咙》(Sino-Japanese Sea Battle) 大家说好听不好听?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3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6 回复 总裁判 2015-12-25 02:36
站在主席的立场上看薄,薄确实是好干部,习比他爸爸更坏,他爸爸很讨毛的喜欢。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5-12-25 03:06
金先生是提倡恢复帝制的,到底是要劝进薄熙来呢,还是劝进你们爱新觉罗家的某个人啊?
3 回复 金复新1 2015-12-25 10:06
徐福男儿: 金先生是提倡恢复帝制的,到底是要劝进薄熙来呢,还是劝进你们爱新觉罗家的某个人啊?
只是恢复帝制,其他现在不提。
2 回复 金复新1 2015-12-25 10:08
总裁判: 站在主席的立场上看薄,薄确实是好干部,习比他爸爸更坏,他爸爸很讨毛的喜欢。
是的,站在亡共之心不死的美帝立场上看,温江胡肯定是最合格的总书记。您说是吧?哈哈,总裁判先生?
10 回复 qxw66 2015-12-29 05:34
别人其实都反毛,薄安得不垮?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金复新1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温冢宝警告习近平:别再查我老婆孩子了 [2015/03]
  2. 为什么说温家宝是古今第一奸相? [2015/04]
  3. 中共红场阅兵,暴露了最高军事机密 [2015/05]
  4. 论李雪主艳照门事件对中国革命的影响 [2020/06]
  5. 郭文贵口中十恶不赦的孟建柱书记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视频) [2018/01]
  6. 为富不仁空口白话,郭文贵或死女助理身下(视频) [2017/07]
  7. 《春晚》—一个低智民族的狂欢 [2015/02]
  8. 郭文贵的老领导究竟姓胡还是姓温?(视频) [2017/05]
  9. 习帝退位,换党内亲美派上台,或能打破僵局(音乐电视) [2019/05]
  10. 薄熙来堪当总统,温家宝实属汉奸 [2015/03]
  11. 徐明被做掉,马云郭广昌之流兔死狐悲 [2015/12]
  12. 我有罪!我悔过!没想到我把薄公害成了这样…… [2015/05]
  13. 有情人终成眷属,彭帅张高丽事件圆满解决 [2021/11]
  14. 李天一强奸无罪,孙中山乱伦何辜? [2015/03]
  15. (视频)文革真象邓矮抹黑的那样不得人心吗? [2016/05]
  16. 当好白宫政治妙招姐,余茂春建议川普饿死中共 [2020/08]
  17. 中共施仁政,神鬼护持;开放色情业,天诛地灭 [2020/10]
  18. 敢于告密教授的学生才是中华民族最后的希望 [2019/04]
  19. 谁在炮制亚裔一边倒支持希拉里的谎言? [2016/10]
  20. 反正我决不相信温家宝会是个贪污犯 [2016/10]
  21. 香港人不打香港人,同室操戈,相煎何急?700万港人总玉碎 [2019/08]
  22. 中国鬼子胆敢武力犯台,迎接它们的将是台独人民无情的猎枪! [2016/02]
  23. 向川普总统献计,尽快解决中国问题(视频) [2017/01]
  24. 今朝疯狂反乐天,明天难保不恐韩(视频) [2017/03]
  25. 川普应立即与台湾建交,不可逆地斩断拜登投共卖国发家致富的念想 [2020/07]
  26. 宁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港人争普选,中共休插手! [2015/06]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20: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