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骂得没错,夏业良叫兽的确是个伪类

作者:金复新1  于 2019-10-23 08:1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社会|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2评论

关键词:华为



有这么个笑话,说飞机要迫降海面了,机长叫空姐组织乘客从滑梯滑下去,乘客不敢。机长经验丰富,告诉空姐:“你就对法国人说,这是浪漫;对英国人说,这是荣誉;对美国人说,这是冒险;对德国人说,这是规矩;对日本人说,这是命令。他们就都跳了。”空姐却说:“可我们这回带的是中国来的特价旅行团呀。”机长说:“那更简单了,你就说这项活动是免费的。”这个笑话将国人贪小的习性揭示得淋漓尽致。

古人就懂用免费二字搞促销。街头有人打把势卖艺,看客肯不肯赏钱全凭心情,哪怕看客一文不赏,卖艺的也不生气。只要看客还站在那里看自己练,已在不知不觉中给自己当了托儿,聚集了人气,并吸引更多的人来看,自己才有可能得赏钱。这叫“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否则开不了张。古代的这种免费,还称得上是互利双赢,而现在社会的免费,往往包藏了祸心,得千万小心。

我们使用的网络服务很多是免费的,这些网站并不只是利用了你聚敛了人气,使其网站让广告商看中,在上面登广告,被中共看中,高价收买它股权(如多维),它还暗中会搜集你的个人信息,卖给诈骗集团、政治组织、情报机关,通过IP向你电脑投放病毒,从事监控你、洗脑你、盗窃你、迫害你的罪恶勾当。那就极其危险了。

最典型的莫过于腾讯的微信QQ之类。这些谍企剽窃了国外即时通讯软件的创意,在全国免费推开,只要有部分人觉得无所谓,又可以省电话费,又可以方便购物,贪图小利,再加上中共又封掉了国外的通讯工具,使其无法选择,那么就会连带所有的人被迫也去注册,拱手将自己大量隐私交给中共特务机关掌握,使得中共轻易掌握了所有国人的隐私。我原本坚决不用的,只是因为亲友之间都用微信上联络了,现在也不得不注册了个号,但仅通讯用、拜年用,只涉及家长里短。

去夜总会玩,会遇上豪爽大哥,免费送你粉吸。你要觉得这点粉值几百元,不吸白不吸,无法抗拒占小便宜的诱惑,那一辈子就算完了。以前海洛因提纯技术不高,尚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戒掉毒瘾,现在国产的芬太尼提纯技术已经达到纳米级别,是绝对戒不掉的。等你上了瘾,再找豪爽大哥要,人家就不会再免费了,你今后就成了它的提款机。

谍企华为公司也深谙此道,目标不仅监控国人,也让那些爱占小便宜的洋人中招。华为在海外投标工程,总是无往而不胜,因为华为出的价不是最低,就是免费,甚至是倒贴的,顶多要求在项目获利之后,才让对方慢慢付钱。外国厂商将这种做法称为“恶性竞争”,搞乱了市场。

其实这哪里只是恶性竞争?华为的背后是中共,可以一切免费,可以做亏本买卖,一切由14亿韭菜买单,国外那些以挣钱为目的的公司哪里竞争得过?更重要的是,华为的目的并非只赚钱,而是志不在此,有更“洪大的志向”,称得上是另一种“洪志”,说白了就是“狼子野心”。

为了圆那称霸全球的“中国梦”“复兴梦”“狂人梦”,实现所谓的“宇宙真理”,统战全宇宙外星人,华为积极开展5G网络研究,据说已经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现在正以极其优惠的条件,诱惑世界各国与其签订铺设安装5G网络的合同,以图借此侵入各国,以控制全世界网络。现已经取得较大的进展。

华为快速地扩张着市场,从手机到5G,哪怕芯片还要仰仗美国提供,市场份额却将那些老牌企业远远抛在后面,以至于连5G的使用标准都得由华为制定。除了顺利拿下亚非拉,又打入英国、波兰、德国等欧洲市场,连美国偏远地区也被其拿下。

请神容易送神难,直到美国意识到华为是间谍公司,会给国安带来危险,再想拆除华为的设备已经不那么容易了。当美国宣布对华为的芯片禁令后不久,又不得不主动缓刑90天,想让偏远农村地区有时间改用其他厂商的产品。然而,90天过去,美国才发现没有拆走一处华为的设备。这才知道当地既没有拆除的费用,更没有人力完成此项工作,对华为的缓刑禁令不得不无奈地再次延期,极其被动。同样,英国虽然受到美国的压力,心知华为的危害,却仍不情愿抛弃华为,也是类似的原因——拆除设备要花钱,拆除过后影响用户使用会造成损失,再找其他厂家铺设又得花巨资。最后无计可施,只能眼不见心不烦,任由中共控制自己。这就是贪图免费的代价,一旦上了钩,再想脱钩就难了

然而,却有那么一个人不这么认为,此人认为,人类只要发现自己被骗就一定能轻易脱身的。这个人就是曾被郭龟骂得狗血淋头,逃往国外吃政治饭的所谓北大教授夏业良。这个人在前段时间的视频中,先是义务宣传了一番原轮教歌唱家关某某由于练了某某功治好肝病,随即又伪装成第三方中间人的身份提出了一个疑问,称“如果某某功没有治病的奇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相信?难道这么多人都是被‘雷哄稚’忽悠上当的?这么多的人进入轮教后就不能退出吗?假如发现不灵验,怎么不离开呢?世界上有那么多信仰轮教的人,如果轮教是假的话,这些人就不知道醒悟?不知道退出吗?有谁难道可以采取强制性的手段逼迫他们不能退出轮教吗?我想这不大可能。所以有这么多人信,这么多人练,是不是真的对身体有一些好处?

显然,夏叫兽表面是在发问,实际上对轮教持的是肯定的态度,它先入为主地帮腔“轮教有很多人在练,雷哄稚有很多的信仰者,很少有人退出”。又用反问试图证明此功确有奇效,确实是“高德大法”,说什么“如果轮教不好,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信,那么多人练?”照这个逻辑,只要人多就是好的,那吸毒的人更多,是不是毒品更美好?大麻确实该合法了?随即,他又假装对此功是不是真有奇效表示“好奇”,称也打算练,以改善自己的身体状况。并表示想听听大家的意见,希望那些练过此功的人能来告诉他,无论对该功的评价是正面还是负面,他都愿意听取。

我就对此人的身份感到怀疑了,更是一眼看穿了他此言的真实目的——想练功是假,发出投靠轮教信号是真,果然是郭鬼骂的“伪类”。试问,在当今的网络世界中,还需要满世界去找练过此功的人亲自前来告诉你吗?即便中学生都知道直接在网上搜索找到答案,真不知道它这种砖家平时是怎么做学问的?难道你连谷歌一下都不会?你这教授职称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明明可以通过搜索轻易找到互联网中无数关于练了此功到底能不能治病的文章,那里有支持的,也有打假的,有轮教官方的,也有中共揭露的,更有许多民间人士个人写的,你都可以参考,你为什么舍简求繁,要别人亲来告诉你?

可见其真实目的并不在此,而是眼见自己作为政治人物,在圈子里影响力迅速衰退,油管的关注度连无名之辈办的自媒体都不如,不甘心就此被挤出历史舞台,于是看中了轮媒的宣传平台,想借此东山再起,借尸还魂。但又不好意思主动向哄稚开口,以免掉价,才采取这种方式向发出信号,希望有小轮听到后向哄稚引荐,让哄稚念在其还剩那么点利用价值的份上,收编了它,以图狼狈为奸,相互利用。果然,不久之后,我就看见此人经常在轮媒访谈节目当嘉宾,与一帮“早就清心寡欲,对名利早看淡,对政治不感兴趣”的“修炼人”坐一起大谈政治了。

我倒想问问夏叫兽,一个信仰要是建立了,哪怕是被忽悠形成的,真的就象你说得那样容易放弃吗?思想中的芬太尼难道就比物质中的芬太尼容易戒掉吗?某个爱搞恐怖袭击的教有数亿的信徒,在很多国家,信徒退出也不会受到迫害,他们怎么不退出呢?难道我们就能以此得出该教很好的结论吗?这是你一个叫兽分析问题的方式吗?当然,夏叫兽这些问题其实也代表了一些无脑儿的认识,我就借这个机会科普一下。

我们先来看看,李野心到底有没有一亿弟子?远在被镇压前几年,李野心就在“讲法”中煞有介事地宣称其弟子已经上亿,甚至说当时媒体宣传的好人好事都是很多轮*干的。这个数字,即便是已经被其洗脑的弟子也不见得相信。试想,要这样的话,随便哪个人身边十几个亲友中就得有一个是轮*,即使把随手翻阅过李野心书,又一脸鄙夷把书扔掉的人,甚至把仅仅听说过轮教的人全算作弟子,也不会有一亿。曾有弟子在会中壮着胆子递上了条子,对这数字表示质疑,雷哄稚急忙撇清:“这不是我说的呀,这是中共内部统计的呀。”可直到它被镇压,中共也只公开承认过有两百万轮*,从来也没说有一亿。如果真的存在所谓“内部消息”,白痴弟子应该追问:“中共哪份文件这么说的呢?既然是内部机密,你又是如何知道的呢?你不是老说中共讲的全是假的,怎么对你有利的你就带头相信,还叫我们也信,对你不利的就不许我们信呢?”

而李野心就是脸皮厚,人刘备走哪都坚称自己是汉室宗亲,说来说去就成真的了,它也学着叫弟子逢人就吹轮教有一亿弟子,哪怕被镇压后,绝大多数轮*已经退出轮教,依然不肯改口。尤其见了洋人,就更得使劲吹了,越邪乎越好。洋人单纯,看在中国唯独只有轮教敢闯中烂海,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以为中国真的有那么多人在练,李野心真的就这么受欢迎,真的就代表了中国传统文化。于是真的有少数傻冒出于好奇,尝试比划两下学着玩。可只要一比划就坏了,李野心的马仔会马上拿照相机给拍了下来,哪怕这洋人比划完这动作后和轮教再无联系,也会被李野心做成宣传材料,发到国内和海外华人社区,利用国人崇洋媚外的劣根性,去欺骗更多群众加入轮教,其中的潜台词不言而喻:“你看,连洋大人都信了,你们土包子还敢不信?”“你看,美国某某市都给我颁发嘉奖状了,洋大人议员都和我合影了,你还敢不信?”“你看,海外那念了几个博士学位的谁谁,已经混到贝尔实验室谁谁,已经混进美国德州安德森癌症研究中心洗瓶子的谁谁都练了,你们文盲还不抢着练?”就这样,拿着中国人去骗洋人,又拿着洋人倒过来骗中国人,两头骗,效果很好。

李野心还叫弟子每次在一个地方,比如纽约、华盛顿、悉尼游行时,把全国乃至海外的轮仔尽量都叫来,不能让人看出没几个人。还要把横幅做得很大,三两人举着就算一行,每行之间尽量隔远。这样仅仅上百人的队伍就延绵数里,看起来好似有数千人。我曾亲耳在现场听见二货华人说:“轮*就是人数多。”二货华人连这样低劣的江湖骗术都会中招,居然一个个也在盼着民主,要为国家的命运指手画脚拿主意,实在危险。

这招不仅令二货华人上当,连美国反华势力、台湾蓝绿两营也难以幸免,都相信了哄稚真的在大陆有一亿弟子的谣言,以为这一亿人气可供自己免费利用驱使,纷纷向哄稚投入巨资收购,让李野心赚个盆满钵满,资产多达千亿,不仅买下希望山,还在上面建了阿房宫,办了许多家族企业,成为中美建交以来赴美最成功最发财的华人,郭鬼给李野心提鞋都不如。你们看看,人气有多么重要,即便是伪造出来的,也能以此发财。

我这里并不是说轮*人不多,但再多也不如当时香功、元极功、智能功等几个热门功法多,只不过那些功法没那份野心,没那么招摇,不象李野心非要弟子出门练功给人看而已。虽然轮教弟子大多是老弱病残、村愚乡盲、心智障碍,但是只要有这个人气,就是李野心发财的本钱。

那么这个人气又是怎么来的呢?其实,为了聚敛这个人气,李野心没有投资过一分钱,和华为腾讯一样,也是利用了人们贪小的弱点,动了下嘴皮子,以“免费”为幌子,空手套白狼,空麻袋背米,完成了从小保安到亿万富豪的飞跃,但至今我就没见有谁能识破李野心这一诡计的。

李野心刚出山时,在长春胜利公园的猴山吹嘘自己的功法包医百病,拖练其他功法的人去练自己的功法,一开始效果不佳。野心见状,便拿出祖传打把势卖艺的绝活——江湖骗术(即其所谓的“神传文化”),称自己是在“免费传功、义务教功、分文不取”,你“想学就学,不学就走”“你不想练了,爱干嘛干嘛去”。那些人一听这好呀!以为很保险:“骗子无非为了骗财骗色,既然免费那就不会是骗钱,难道还能骗我们这些老太婆的色?这么大的便宜焉有不占之理?而且人家哄哥信誓旦旦保证能祛病健身,让我们马上进入晶白体无病的状态。那就先试试吧,要是无效,大不了不练了就是。”在浑然不觉中当了哄哥第一批不花钱雇来的托儿。

而所谓的“免费教功”,其实就是李野心或其马仔给新来的人教一下动作而已。哄哥的思路是,把人先骗进来再说,骗进来再洗脑,再向老太婆推销磁带、照片、坐垫、徽章、练功服,等等等等,那都是要花钱买的。尤其是哄哥的书,都是没有书号的非法出版物,哄哥每隔一阵,就叫人把自己新近演讲的内容从磁带里整理出来编成书,找个地下印刷厂,把字号放得很大,仅几千字就能印成上百页厚,卖给弟子,从中获取暴利。

李野心特别注重人气,将其称作“场”,要弟子出门练功,当托儿练给人看,欺骗更多的人来上当。世上没这些愚昧老太婆贪图“免费”前来上当,李野心就是一堆一钱不值的臭肉,正因为愚昧老太婆太多,李野心才实现了人生价值,没投资一分钱,就赚到了第一桶金,事业就此起步,再也不回粮油公司当保安了,后面的事情也就方便多了。

李野心的旗号立起来后,马上开始对弟子洗脑。李野心抛出了一个“往高层次带人”的噱头,说练它功的目的其实不仅仅是祛病健身,而是要“返本归真”,回到生命产生的源头去,成仙成佛,白日飞升,“和宇宙同龄”,“要吃什么,伸手就来,要玩什么,伸手就来”。这个诱惑比当初只想治病的想法要大得多。

李野心又为练功好不了病打预防针,说这里不是治病是修炼,是要以“提高心性”“做好人”为前提的,心性不提高,功也长不上去,病更不会好。所谓“做好人”,其实就和当顺民一个意思,而所谓的“提高心性”,就是逆来顺受,“领导叫干什么就干什么,领导爱给多少奖金就多少”“吃多大的亏”,哪怕被强拆了房,无家可归,“都整天乐呵呵地”,觉得国家替自己消了业,象赚了国家大便宜一样。对武警的暴虐,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否则你算什么修炼人呢?”竭力充当中共的编外维稳工具,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自干五”。于是有弟子练了功病没好,前去质问李野心时,李野心要么就说“你早过了无病状态,你自己都没感觉到,你现在难受不是生病,而是在消业。”要么要求弟子“向内找”,学党员开展“自我批评”,大骂敢于向中共抗争的群众是“为私为气,自谓不公”,要狠批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闹革命。连弟子抽奖摸到一辆自行车都得上交组织,这个案例不是我编的,在其书中就这么写的。看自己哪里还残留着反抗精神和不满情绪,总能找到你没有老老实实当“顺民”和“党驯服工具”的“缺点”,以此推卸练功无效的责任。

李野心又说,练功的道路不是一帆风顺的,因为人都是“业滚业滚”来的,是前世欠了别人欺负了别人造成的。人生病是这些业力在起作用,要想成仙成佛,白日飞升,就得先消掉业力。它已经在另外空间帮弟子无偿消掉绝大部分业力了,剩下那么一点,摆在修炼的路上,用以磨炼和考验弟子,提高心性。还说,虽然只剩一点,但弟子还是过不去,只好又分成无数份,摆在修炼的每个阶段,所以弟子过一段时间就会觉得又犯病了,又不舒服了。但它不承认这是病,说“练功人没有病”,在“消业”。所以不许吃药,吃药就是不相信它说的,心性就没提高,功就长不上去。

弟子要是还有点智商,就应该问:“我怎么总觉得生生世世都是别人欺负我呢?要报复也该我报复别人呀。要是我前世那么坏,怎么能投胎做人,被我欺负的生命反而落到鬼道呢?”可惜白痴弟子问不出这样刁钻的问题将哄哥的军。而且一旦被这套歪理邪说洗了脑,唯恐别人说自己心性不高。就象愚民绝不承认自己看不见皇帝新装那样,病得再难受也绝不承认自己有病,还主动出来赞叹皇帝的新装,到处说自己早就经历过“无病一身轻”的晶白体状态,现在已经到了消业的阶段。无形中为李野心作“见证人”,害得其它弟子不再怀疑李野心的鬼话,争相讳病忌医,拒绝吃药,互相欺骗。有的甚至害怕自己没有病痛而失去了提高心性的机会,一旦身体难受,反而激动得热泪盈眶,内牛满面,到处告诉人:“尸父终于管我了!尸父终于帮我消业了!尸夫的法身终于考验我了!”振臂高呼:“毛主席万岁!雷哄稚万岁!”为此耽误了病情,等明白过来为时已晚。您说这雷哄稚缺德不缺德吧?

我想我已经回答清楚夏叫兽“为什么练了轮教,病没有好,弟子们也不会轻易离开”这个问题了。当然,轮教的这些手段远远还不够,仍然容易被人拆穿,仍然难以避免弟子的大量流失,还必须采取其它更强大更荒诞的骗术,比如恐吓,比如精神控制。李野心虽然没有武装力量可以惩罚那些敢于怀疑自己、敢于背叛自己的弟子,但抛出了一个史前誓约说,把只是练过它的动作的人,看过它书的人都强行算成它的弟子,都是宇宙最高层次上来的,都是在宇宙刚诞生一秒,就看到了宇宙最后悲惨的结局,而许下宏愿,冒着天胆随它下世救度中共党员的,都是向它保证过,不把活着的八千万党员和数亿团员、少先队员,以及死了的党团员少先队员救度光,是绝不圆满飞升的。并给他们戴上高帽子,说他们在历史的长河中频频转生王侯将相、才子佳人,多次与其结缘,历史就是它李野心带着这帮人创造的,而“常人”是没份的,把所有弟子捧得飘飘然,唯恐一旦背叛李野心,失去以后恢复帝王将相身份的机会。

李野心威胁道,如果这些人到了现在却不肯“兑现誓约”,不愿站出来为其鸣冤叫屈,不积极帮其搞政治,就是背弃了“贞洁的誓约”,当初许的愿越大,现在的罪也越大。尤其那些敢于背叛它的人,都是最坏最坏的人。李野心咬牙切齿地诅咒它们,说不仅以前为其消的业要全部还给它们,让其重新得病,连“护法神也不会饶了你”,将其打“下无生之门”“形神全灭”“层层灭尽”。再也不说“练功自由,爱练不练”这些话了。可怜的弟子原本练功只为治病,却莫名其妙被李野心忽悠去“成仙成佛”,后来又被无端强加了“拯救宇宙”“救度党员”的伟大责任,虽不堪重负,却也不敢离开雷哄稚,生怕被“护法神”在另外空间下黑手,只能行尸走肉般被裹挟着,跟着雷哄稚,走一步算一步,过一天算一天了。如果有人不相信雷哄稚说过这些话,请自行搜索2005年它的《北美巡回讲法》,看看是不是这么讲的,我有没有冤枉它。

还有一部分弟子,明知上当,却也无法退出轮教了。因为它们在和中共玩命的这些年中,抛家舍业,失去了一切,工作、家庭、前途、财产没了,与乞丐无异,在我们常人社会已无立锥之地。等醒悟过来,为时已晚,只剩下在轮教里的那点名气,退无可退。不退的话,反而还有点供哄哥利用的价值,可以在轮教内有份赚钱的职业苟延残喘,退出之后更是死路一条。这样的人大有人在,哪是夏叫兽想当然“想退就能退”的?

尽管我讲这么多了,肯定还是有轮仔不服,它们会举出轮教种种治病神效,以图证明自己这当上得值。那么我们又要回到夏叫兽的疑问:“轮教到底能不能治病?”我告诉你,只要气功能治病,轮教就能治病,但轮教治病的效果,却与假气功一样。如果您愿费一点力气,动下手指,亲自去搜索一下“站桩”二字,或者搜早期站桩大师秘静克的著作《气功正宗站桩疗法》,您就会发现,哪怕是最简单的站桩动作,其祛病健身的效果都超出想象。站桩基本的动作只有几个架势——托举式、抱球式、扶按式等,没有任何政治要求,没有任何心性要求,甚至没有意念的要求,甚至严格地说,连气功都不算。只要每天花几十分钟傻站,甚至十几分钟,就能治愈有些人的顽疾。而轮教第二套功法中的四个抱轮动作,竟与其几乎一样,连要求都一致。这套动作按其配备的练功音乐计算是半小时,一日两次,足够起到疗效了。而一旦起了效果,白痴弟子就会把功劳算李野心身上,丝毫不知这来自于李野心剽窃的秘静克站桩法。

人群中有相当比例的人属于敏感体质,这样的人即使什么功也不练,什么信仰也没有,只要每天坚持盘腿打坐,都会出些现象,自称看见神神鬼鬼的奇异景象,有些病也会莫名其妙地好了。轮教也要弟子坐着练静功,时间起码半小时,自然也有人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李野心没有疗效都会编造疗效,一旦真有这样的人出现,李野心马上叫马仔们大肆炒作,使得那些自己练功一点感觉都没有,一点效果都没有的白痴弟子,对其功深信不疑,只怪自己心不诚,只怪自己为李野心卖命卖得还不够。这时,您再向其揭露,举出无数精英骨干轮*“英年早逝”的例子,举出无数李野心前后矛盾、违背常识、自打耳光的言论也没用了。哪里还存在夏叫兽“弟子发现不灵,就会自动离开”的情况呢?

如果这些弟子对佛教、对气功、对坐禅有点常识、有点经验,很容易就会发现连李野心自己都是打坐的外行。因为打坐要想坐稳,屁股一定得垫个垫子,任何正规的功法都有这样的要求。否则腿会翘起来,身体会向后仰,东倒西歪。如此说来,李野心顶多只能算一个半瓶水的气功业余爱好者,以盲导盲,骗一亿外行弟子。所谓轮教,其实就是一场外行骗外行,瞎子带瞎子的闹剧和骗局,师徒竟好意思以“高层生命”自居,满世界自吹修炼人,还狗眼看人低,骂别人都是“常人”。

最近我去了某国,有个人开豪车来接我,一路上吹嘘这车曾是习梁家河时来这里时坐的,还拿出一张与习的合影给我看,暗示自己认识很多中共高官。但我一看就知这车租来的,图是P的,于是一笑了之。但有知情者告诉我,此人逢人就拿这套漏洞百出的谎言骗人,骗来很多白痴和它“谈项目”。而且这骗子虽然獐头鼠目,也不是有钱人,却凭着不烂之舌,还骗了8个女人同时为其怀孕。

女人和小人是绝对不能有选票的。即便在加拿大这样的国家,选出来的总理,居然还是执政能力等于白痴的小土豆连任。小土豆除了能给女人抛媚眼,骗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成为其基本票仓,淫心一起,投票给它外,还有什么本事呢?加拿大最后必定葬送在祸国殃民的民主手里了。

女人只听得进甜言蜜语,绝不会看中老实人,如果不让父母作主,由着少不更事的女儿去选男人,选出来的百分之百是渣男。不难想象,如果没有圣人的指导,没有皇权作保证,贸然在中华民族这样小人遍地、二货满街的混账人群搞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总统必定也是李野心这样的超级大忽悠大骗子,真心为国为民的反而为人所唾弃。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1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金复新1 2019-10-25 21:13
我的最新博文《揭秘谍企华为和腾讯快速崛起的营销策略》,发布后第三日,居然被自动设置为“仅好友可见”,隐藏了起来,其他网友都无法看见。因本文主要涉及轮仔,不知道这是李野心大师隔空发功所致,还是轮功当局威逼倍可亲所致,让倍可亲也可耻地当了回屈服于淫威的NBA。
1 回复 金复新1 2019-10-26 02:37
气人,刚将本文重新放出来,马上又被隐藏。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金复新1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温冢宝警告习近平:别再查我老婆孩子了 [2015/03]
  2. 为什么说温家宝是古今第一奸相? [2015/04]
  3. 中共红场阅兵,暴露了最高军事机密 [2015/05]
  4. 性欲大小直接决定自己的未来 [2015/07]
  5. 为富不仁空口白话,郭文贵或死女助理身下(视频) [2017/07]
  6. 《春晚》—一个低智民族的狂欢 [2015/02]
  7. 郭文贵口中十恶不赦的孟建柱书记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视频) [2018/01]
  8. 薄熙来堪当总统,温家宝实属汉奸 [2015/03]
  9. 习帝退位,换党内亲美派上台,或能打破僵局(音乐电视) [2019/05]
  10. 徐明被做掉,马云郭广昌之流兔死狐悲 [2015/12]
  11. 我有罪!我悔过!没想到我把薄公害成了这样…… [2015/05]
  12. 郭文贵的老领导究竟姓胡还是姓温?(视频) [2017/05]
  13. 李天一强奸无罪,孙中山乱伦何辜? [2015/03]
  14. 恳请中央当机立断,紧急叫停国庆阅兵 [2019/09]
  15. (视频)文革真象邓矮抹黑的那样不得人心吗? [2016/05]
  16. 毁三观,向川普举报假政庇假H1b的人算汉奸吗?(视频) [2017/02]
  17. 揪出新西兰清真寺大屠杀的幕后真凶! [2019/03]
  18. 王岐山追求真选举,郭文贵骂他野心家(视频) [2017/06]
  19. 谁在炮制亚裔一边倒支持希拉里的谎言? [2016/10]
  20. 敢于告密教授的学生才是中华民族最后的希望 [2019/04]
  21. 向川普总统献计,尽快解决中国问题(视频) [2017/01]
  22. 反正我决不相信温家宝会是个贪污犯 [2016/10]
  23. 今朝疯狂反乐天,明天难保不恐韩(视频) [2017/03]
  24. 为什么郭文贵如此敌视革命人民?(视频) [2017/08]
  25. 中国鬼子胆敢武力犯台,迎接它们的将是台独人民无情的猎枪! [2016/02]
  26. 香港人不打香港人,同室操戈,相煎何急?700万港人总玉碎 [2019/08]
  27. 宁向直中取,不向曲中求;港人争普选,中共休插手! [2015/06]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1-4 00: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