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林斯顿车站(五)(六)

作者:一剑飘尘  于 2016-3-6 12:2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普林斯顿, 政治庇护, 人道主义, 办公室, 偷渡客

(五)

结婚的决定,是在Jack的公司同意给他办理绿卡的那天。这个消息是Xiomara通知的,她特意把Jack叫到自己的办公室。

“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呢?”

“那当然。”

Xiomara就走过来,Jack闻到她身上浓浓的香水味,不由得想到了Daisy,她总是淡淡的、青青的味道。Xiomara搂住了Jack的脖子,亲吻他,对他说:“啊,我从来没有如此迷恋过一个亚洲男孩。”

离开Xiomara的办公室,Jack就给Daisy打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Daisy高兴得要跳起来:“太好了。我们晚上去庆贺一下。”

但是Jack说,晚上他要加班。又想到了Xiomara,兴致立刻就消减了,他挂了电话。Daisy拿着手机,发怔了半天,有点不敢相信,幸福竟然就是一个电话通知而已。

和许许多多持商务签证滞留美国的人一样,Daisy一到美国,就申请政治庇护。实际上,这种政治庇护绿卡绝大多数都与政治迫害完全没有关系。申请政治庇护的人,99%都是没有遭受过政治迫害的人。坦率地说,真正被政治迫害的人,又有几个能够逃到美国呢?

美国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留下的这条制度,几十年来,已经成为中国偷渡客获得绿卡的第一渠道。

DaisyJack认识的时候,就有过约定:无论谁先获得绿卡,就结婚。因为在绿卡批准的时候,可以填写家属,同时获得绿卡。当时,他们这样说的时候,Daisy满怀希望,她是多么想,至少在获得美国身份这个问题上,自己能够帮助到Jack。而对于Jack来说,这不过是个游戏而已。他想获得绿卡,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无论是通过父亲的关系,还是自己努力。不过,他喜欢给Daisy一个机会,一个能够让她有信心的机会。

但是,Daisy第一次政治庇护出庭,就失败了。

一离开法庭,汪律师就开始抱怨她:“你看看你,啊,你看看你!这么漂亮的小姑娘,竟然就没有通过,啊,你这影响我的声誉,知道吗?也影响你的声誉,知道吗?以后谁还相信你是美女,对不?哪有美女通过不了的呢。”

“可是,汪律师,那些证词全是假的啊。”

“啊,你现在才知道是假的,啊?在中国大寨都变成山寨了,你还不习惯作假?啊,难道我没有给你练习题?啊?”

“我也练习了啊。但是我还是怕法官,法官一问,我腿都哆嗦了。”Daisy不知道大寨,但是知道山寨的意思。

“有什么啊?法官不过就问了你,被人流的时候出了多少血,你都回答不出来?看看,啊这个问题,我们都复习过。”汪律师就划拉他的复习资料,这才想起来,资料上还真没有准备到这个问题。不过,他可不能承认。

Daisy的脸都红了,她没有跟律师说,自己还是处女。因为,在这样一个随便约炮的年代,说自己是处女,真的需要足够的勇气,虽然这是Daisy一直以来坚持的结果。所以,当汪律师决定用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作为她的政治庇护理由的时候,她就有点犹豫,但是她也没有选择。按照汪律师的说法,成功了,她还可以从中国带一个孩子过来:“知道吗?从中国带个孩子过来,就说是你的儿子,小孩的家长会支付你$4万美金。”

Daisy没有考虑挣这个钱,她想到的是表姐的孩子。她和表姐从小一起长大。她离开中国的时候,表姐的孩子只有两岁,天生兔唇。她就填了这个孩子,作为自己的第一胎。希望能够因此帮助到这个孩子。

但是,第一次上法庭,就失败了。汪律师说,还要再安排她上庭。当然,也要支付额外的钱。钱不是问题,只是想到上庭面对法官,她就有点害怕。

而现在,Jack首先拿到了绿卡!也就是说,她不需要再上法庭去说谎了!这样的想法,让她松了口气。而更想到总算有正当的理由和Jack结婚了,她的心情就更加愉快了。虽然说,在和表姐聊天的时候,她还故作轻松地说,Jack离开了也没有关系,大不了重新找一个男孩呗。在法拉盛,有的是优秀的男人。

这当然不是真的。法拉盛有的是男人,但是优秀却谈不上。相反,许许多多的大陆新移民,因为到了一个全新的国家,一方面生活压力很大,一方面因为失去了国内的那种熟人社会的道德约束,变得非常地猥琐。法拉盛的许许多多男人,在Daisy看来,比大陆的男人都要猥琐。

相反,Jack却是一个优秀的男人。毕业于国内著名的高校,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金融专业硕士毕业。毕业以后,就找到一份在华尔街投行的工作。不仅如此,他还很帅、颜值很高。啊,更不得了的是,他愿意满足她的心愿。当然,他还很富。不过,这一点从来就不是Daisy考虑的范围,相反,这是她最觉得没有安全感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她一直要坚持自己的第一次到结婚以后的原因。当然,这个坚持,是她在刚刚懂得男欢女爱的时候,就决定的。不过,如果他不是这样一个有钱人家的子弟,她也未必能够抵挡得住他的帅呀。

但是就在那天上庭失败以后,就在那天她被汪律师骂个臭头以后,她又额外交了笔律师费以后,她决定破处。是的,她不能够忍受这个处女的身份了。从早上被面试官的人流出血这个问题难倒以后,她就开始痛恨自己的处女情结了。这是什么年代的事情!竟然因为自己这样的一份情结,丢掉了美国身份!说出去,谁信呢!

晚上Jack来了,她留他住宿。她的窝很小,那是跟人分租的一小间。除了一张床铺,就只有一条走道的空间。Jack看着她,看着她的样子,莫名其妙:“怎么了?”

她低下了头。

“到底怎么了?”

她没有反应。

“你,这是怎么了?”

“好了,你走吧。”她突然就站起身,把Jack推出了门外。她背转身,靠着房门,悲伤不已。脑海里全是汪律师气急败坏的叫骂、法官严厉的闻讯、表姐急切地眼神、Jack一再的询问。

她突然想:这是怎么了?不是说90后的孩子,对待爱情如同游戏,对待性生活如同喝饮料吗?她却守到了现在,守到自己想做都做不了的时候。然后,她又开始可怜Jack,觉得他竟然在自己打算破罐子破摔的时候,却成了糊涂虫。于是,她打开门。但是,Jack已经离开了。客厅里放着一个大蛋糕,上面写着:Happy Birthday, Daisy

自己都忘了,今天是生日。Daisy的泪一下子就流出来。她看到蛋糕地下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Daisy,我知道你心情不好。我应该陪你。但是,今天晚上必须加班。我是抽空过来的。明天,我再给你庆生,好吗?

(六)

作为投资银行的新人,Jack每天都是加班加点地工作,常常工作到很晚,晚到他几乎忘记了结婚的约定。直到Daisy不得不提,他才想起来:确实曾经答应过,无论谁先拿到绿卡,都结婚。

他看着眼前这个女孩。他爱她吗?是的。爱到要跟她结婚的地步吗?是的。那么,还犹豫什么呢?实际上,在Daisy催促他之前,他对于自己能不能求婚成功,都没有把握。他的生命中,并不缺少女孩。但是,Daisy是唯一一个让他感觉即使求婚也未必能够成功的女孩。

所以,当Daisy提及当初的约定的时候,他突然知道,这真得是自己的机会。但是,也就在这一刻,他产生一种感觉,一种特别不好的感觉。把婚姻和绿卡联系起来,是自己想要的婚姻吗?当初谈及这样的合约的时候,自己只是把它当作一个玩笑。对于他来说,美国身份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不要说他举手之劳,就可以通过父母的财富获得这个身份。问题在于,即使没有这个身份,他也可以在中国获得更好的机会。只是,通过自己的奋斗获得绿卡,这种感觉很爽。不过,这与结婚,扯得是不是太远?

他理解Daisy,特别是在她的政治庇护被拒绝以后。他知道她急于获得美国身份。这对于她非常重要。这份理解,却让他很难过。他愿意为了她,去履行这个开玩笑的合约:“好吧,我们结婚吧。”

去他妈的感觉吧,他想。他总算可以名正言顺地跟她做爱了。他就走过去抱她。但是,她的手机响了,是她的老板Hua的电话,要她赶快去公司一趟。

“这他奶奶的是星期天,好不好。”

Jack还很少这样火大。Daisy就笑着安慰他,亲了他的鼻头,说:亲爱的,我很快回来。

“这是美国!”

“你知道,中国人做老板的公司,都是这样的。”

“告他去。”

当然不会。Daisy知道,这只是Jack的气话。作为刚刚到美国的小姑娘,她哪里有这样的胆子去告老板呢。

Hua叫上Daisy,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Mark的工厂一直是Daisy负责落实生产任务。根据计划,星期天应该送货到公司来,却一直等到下午,都没有送货。而明天,有超市需要他们供货。他们必须找到替代方案。

因为Mark公司的不稳定,Hua非常后悔当初的协议。他甚至怪罪Daisy,没有做好Mark的工厂。这当然不是Daisy的错。但是,她在心里感激Hua给了她一份这样的工作。作为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偷渡来了美国,最容易挣钱的工作,是从事按摩。当然不是正规的按摩,当然是带有色情的按摩,当然是要上床的。当然,Daisy是不会从事这样的工作的。

最容易找的工作,是中餐馆的侍者。但是,Daisy也不愿意。她想找办公室的工作。

问题是,她没有合法工作的身份。不过,对于她这样漂亮的女孩来说,也不是问题。问题是,雇用她的老板想占她便宜,吃她豆腐。在应聘Hua的公司之前,她被一家贸易公司雇用。那个老板雇用她第一天就对她动手动脚。Daisy立刻就辞职了。后来有人说,她可以凭这个打官司,告那个老板性骚扰。但是,对于一个刚到美国、连身份都没有解决的女孩,这种法律意识要求太高。

Hua从来没有性骚扰过Daisy。仅仅这一点,Daisy就可以原谅他的粗鲁、他的大嗓门。所以,当Hua为了和Mark的合作关系烦恼的时候,她就想到了Tom。她知道,汪律师是不接受这种商务纠纷的。实际上,她也慢慢地了解到,汪这一类的律师也就是糊弄一下他们这些大陆的偷渡客,他自己的英文水平,都成问题。她甚至开始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律师执照。她自己的政治庇护案子,已经在他的手里,换律师会产生不必要的麻烦。再说,法拉盛这些中国人移民律师,又有哪个不是和汪律师一类的货色呢?

但是,Tom没有帮上Hua老板的忙。

两人从Tom的写字楼出来,Hua老板很诚恳地对Daisy道谢。他对Daisy这样好的态度,还是第一次,倒让Daisy很不好意思:“也没有帮得上忙。”

“他是不肯帮忙。”

Hua一边开车,一边抽烟。他抽烟的时候,从来就不管边上是不是坐了一个女孩。还好,Daisy离开中国也没有多久,还没有学会美国女人的娇气。否则,Hua老板非得被踢下车不可。

“怎么会呢。”

“怎么不会,闺女。”Hua老板在兴奋的时候,就喜欢喊Daisy闺女,“你看看他那办公室,”他又吐一口烟,“楼层那么高,风景那么好。我们这种十几二十万的小案子,人家根本瞧不上眼。”

“喔,我是说,他可能是确实没有办法。”

“什么没有办法,闺女。华尔街的律师,啥办法没有?人死了,他都可以给你弄个活的回来。”

“那怎么可能呢。”Daisy让老板的话逗笑了。

“嗨,闺女,你咋就不相信俺呢。十年前吧,就是华尔街一个大老板,自己开小飞机失事死了,子女争夺遗产。华尔街律师,就竟然找到了这个大老板的一个私人电子邮箱,解开密码,在里面找到他的私人通信,活生生把他的遗属给改了。”

“那得雇用侦探,老板。”

“反正,你这个朋友啊,是嫌弃我们案子小,没有油水。”

Hua老板的眼里,利益才是永恒的。Tom跟他们谈了半个小时,一分钱都没有收他的。这既让他觉得省了钱,又让他产生怀疑。关于这个,Daisy没有少跟他争辩过:不是每个人都只知道钱的。

但是,没用。想改变一个50岁老男人的想法,比给小姑娘整容困难多了。

Daisy让他嘀咕烦了,在车上就给Tom拨了个电话:“哎,你说,我老板这个案子真的没有一点机会?”

Daisy他们走后,Tom就一直面对窗外发呆。看着哈得逊河口,船来船往,从自由女神像的身边经过。他就想把这些船比喻成自己的人生,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恰当的词汇。满脑子,却都是这个小姑娘的突然出现,让他产生了一种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感觉。但是,一想到她并不是弄丢了自己名片,而是根本就没有想到要联系他,而是只有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才联系他。这样的想法,又让他沮丧。他对着办公室落地玻璃里映出来自己的影子,喃喃地、不满意地嘟哝。

就在这时候,Daisy的电话打进来,他赶快接了。听到她的问题,心里不由得又是叹息:看来她真的就没有想到过自己,又是她老板的案子。

“也不能说一点机会没有,但是比较困难。”

“哎,那,你是不是嫌弃金额太少,故意不接我们案子啊?”Daisy听他这样一说,不由瞄了老板一眼,心想,他说的还是对的,律师确实是可以把死人说成活人呢。

“案子确实不大。”电话里,他险些笑起来。

“那不行,”她突然觉得老板的话,都是对的。而这样的想法,让她觉得是受了侮辱一般,“你得帮忙。我们老板说了,会支付费用的。”

支付费用?他心里暗暗冷笑:总额二十三万的案子,能支付他多少费用。而且,只要一看Hua的那个形象,他就知道榨不出什么油水。

但是,她显然没有给他辩驳的余地。而且,她的那种有点儿命令一般的口气,竟然几乎直接就射进了他的心里。

“费用,就算了。让你们老板给你加薪吧。”

“要得!要得!”还没有等Daisy接口,Hua就开始使劲点头,原来他们两的对话,他在边上全听见了。而就在这个时候,对面巷子里一辆车出来,Hua不得不因为自己的分心,踩了急刹车。紧急刹车让Daisy一个急冲,手指一滑,电话被挂断了。

“告诉他,只要他答应帮我……Hua还在念叨,却看见Daisy满脸不高兴,就把话咽下去。

“你着急什么呀?”

“嘿,再打回去,再打回去。”

“不打。”Daisy的胸被安全带猛勒了一下,疼得她的脾气全从胃里被挤出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5 01:1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