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林斯顿车站(七)(八)

作者:一剑飘尘  于 2016-3-10 10: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关键词:普林斯顿, 大学毕业, 美国, 主题, 律师

(七)

Daisy进去的时候,他已经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前。她向他微笑,把文件递给他。他把文件放过一边,问:“你老板的签字都公证了?”

“是。他很着急呢。”

“那是他的事情。我只是在帮你。”

“谢谢。”她突然觉得有点歉疚。男人帮助女人,她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回报给他。

“知道为什么我会帮你吗?”

她摇头。

“我是好奇,”他想说:你为什么等到有事了才找我。但是话出了口,变成:“你们老板到底如何让你这样死心塌地帮他?”

“喔,这不是应该的吗?他给我薪水。”

“你的第一份工作?”

“第二份。”她就想到那个曾经骚扰她的老板,于是长吁了一口气,一时间,倒理直气壮起来,觉得帮助老板也是应该的。

“都是在来了美国以后的工作?”

“哎,你都答应帮忙了,还这么多问题啊。”既然理直气壮了,她当然就觉得他不应该这么啰嗦,就应该直接奔向主题。

他笑起来:“律师的工作之一,就是提问。”

“好吧。我是大学毕业就跑来美国,然后在这边找的工作。这个老板对我不错。”

“加薪了?”

“加了。谢谢你。”她笑起来。

“你在美国还有亲人吗?”

“我母亲。她在加州。”

想到母亲,她突然心里一酸。来美国这么久,还没有见到母亲。几年前,母亲为了她,决定偷渡到美国。到她拿到签证,买好机票,母亲突然在加州找到一份工作。母亲说,是给人家当保姆,一个月2000美金,包吃住。她实在舍不得放弃这样的机会,所以,就拜托自己的一个客户替她接机,而这个客户就是Jack的母亲。当时,她来纽约探亲。

想到Jack的母亲,她更难过起来。

这半年,Jack的母亲在中国。但是就在昨天晚上,Jack向他母亲报告说,要跟她结婚,却遭到了她的反对。她的理由很简单:门不当户不对。Jack一直对母亲有一点点的怕,虽然她一直溺爱着Jack。而且,随着Jack成长,他发现父亲其实也是怕母亲的。而在今天,关于Daisy的问题上,母亲的意见更验证了Jack的想法。母亲在知道了Jack打算娶Daisy以后,几乎暴怒起来。她问他,难道陈彤彤不是更好?

母亲提及的陈彤彤,几乎要让Jack抓狂。那是父亲的一个当官的哥们陈伯伯的女儿。Jack和陈彤彤可以说是青梅竹马的关系。母亲最近一次来美国,就是为了把两个人撮合在一起。但是,Jack受不了陈彤彤的霸气。他明白,他不能怪她。因为她成长的环境,就是那样,就和自己的母亲一样。但是,也正因此,他从母亲的身上,看到了陈彤彤的未来。而从陈彤彤的未来,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和父亲一样。

“和你父亲一样,有什么不好?”母亲在电话的另一头,几乎咆哮起来,“那个小姑娘,什么家世?你和她玩玩,也就算了。你陈伯伯他们都不会有意见。你父亲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女人,妈妈不是很理解?”

母亲最后的这句话彻底激怒了Jack。他没有抱怨过自己的家庭,相反,家庭的这个优势,让他总是提醒自己,要更有责任感,而且也促使他更远离家庭。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研究生毕业以后,他既不回中国,也不愿意利用父母的关系找工作。他几乎是赌气一样,一个人留在纽约。

但是母亲这种把父亲和她的关系都引用出来的方法,让他为他们两个人都觉得难过。如果说,在以前他还非常非常想隐藏自己的这种遗憾得话。现在,他只想对母亲说:你们想过没有,我是多么期望你们是互相敬爱的父母。

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挂了电话。

Jack一个人在房间里坐了半天。每次跟母亲电话,Daisy都会自觉地离开。而现在,想到自己和母亲的电话,她都回避,就更让他对Daisy产生了歉意。他从抽屉里拿过一个小盒子,是Tiffany的戒指。他走出门外,来到客厅。

Daisy戴着耳机在做英语听力练习。但是,在Jack看来,却像是故意回避他和他母亲通电话这个事实。他走过去,轻轻地取下她的耳机。Daisy一惊,抬头看他。先是微笑,但立刻看到他表情严肃的样子,她的笑容也冻结起来。

Jack单膝跪地,对她说:“菊,嫁给我吧。”说完,他把戒指拿出来,递给她。

这是她期望的,真的。她立刻就想站起来,却完全动弹不得。她只是听任他把戒指套她的手上,看着那亮晶晶的钻石。这世界上还有比这个更幸福的事情吗?没有!但是,她突然想到了Jack的母亲,她就说:“阿姨那里……

Jack就用嘴来吻她,对她说:“这戒指是我用我的奖金买的。小了点,但不是我母亲的钱。”Jack一边说,一边感动,为了Daisy在这样的时候,还想到自己的母亲感动。心里又想到了Tiffany的那串项链,那是他们第一次去Tiffany的店里,看到的。她一眼就非常喜欢。但是,她不会要Jack买给她,因为那不是他目前的薪水能够负担得起的。在Jack所有交往过的女生中,Daisy是唯一一个不要他任何礼物的女生。

他爱她,他要给她最美的未来。

DaisyJack的亲吻下已经完全地坠入了感动的深渊。她好感动,她只有感动,感动得一定要把自己就给了Jack,虽然她预想的是结婚的那天,在把完美得自己给未来的丈夫。但是,他不是已经求婚了吗?有什么关系呢!于是,她抓住Jack手,按在自己的乳房上。Jack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也是一阵感动。她竟然要违背她自己的誓言。他抱紧了她,一只手抚摸着她的乳房,一只手一点点揭开她的钮扣、脱去她的衣服。他非常有经验地做着这一切。他要占有她,就在今夜,脱去她的外套、脱去她的内衣。

Daisy沉浸在幸福里,幸福得整个世界都成了童话一样完美。

(八)

人在年轻的时候,很难相信命运,因为他们有太旺盛的精力需要燃烧殆尽。但是,命运却不会因此放过他们,总是会冷不丁地敲响他们的房门。果然,当Jack脱去了Daisy的内衣以后,门铃响起来。开始,Jack还没有理会,但是门铃不停。Daisy已经感到了羞怯,推开了JackJack只得走去房门,从猫眼里看了一下。立刻,他就回来,匆匆对她说:“菊,对不起,我得出去一下。”

她看着Jack丫着门缝溜出了房门。她突然就有了好奇,裹着毛毯走过去,顺着猫眼看:一个女人的背影。那晚,她一个人等了一夜,Jack只是在微信里对她说,自己有紧急的事情要做。

Daisy很难判断母亲当初把自己介绍给Jack一家的用意。她知道,母亲显然是有想高攀的想法。但是,自己呢?她很糊涂。她只是觉得,自己爱上了Jack,与他的母亲无关。

现在,因为Tom提及自己的母亲,勾起了Daisy一系列的回忆。她茫然地看着Tom的脸,静默。

Tom知道,她一定在回忆一些往事。他给她充足的时间,直到看见她的眼神开始游离,他就问下一个问题:“父亲呢?也在美国?”

她的思绪被Tom打断,嗯了一声。

“父亲不在美国?”

“嗯。喔。”她不想提及父亲,一个在她还是孩子的时候,就离开了她们母女的男人。

“我还有男朋友,我们马上要结婚了。”

Tom笑起来:“喔,你跟我说过的。而且,我还知道他叫Jack。而且,”他故意调侃她,“我还给他买过蛋糕。”

她就笑起来,说:“你可真小气。一个大律师,计较蛋糕的钱。”

这时候,Mark来了,在门口张望了一下,就走到他们桌旁。她站起来介绍。Tom却只坐着没有动。

Mark拿出一个大的牛皮信封,给Daisy,说:“我刚刚去普林斯顿大学了,这是他们的申请表格。”

Daisy拿过那个信封,对Mark说:“啊,谢谢。上次你开车带着我路过,我也只是随便说一下。这么有名的大学,要求应该很高吧。”

Mark憨憨地一笑,说:“我问了一下,你可以先选一些课程。这样,就没有特别的要求。即使不是美国公民,只要有社安号码就可以。”

Tom听着他们的对话,知道Daisy是打算读书了。心里想,一会儿要告诉她,如果没有社安号码,也可以随便先填一个。自己那个时候在美国读书,一些偷渡过来的同学,开始没有任何的身份,就是通过随便填写一个社安号码,现在美国大学读书。等到正式社安号码下来以后,再申请更改。但是,他不想把这个信息当着Mark的面说,他只是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Mar,说:“很高兴认识你,今天来主要是你和Hua的合同有问题,需要重新签定一下。”

“什么问题呢?”

“合同签字没有公证。我们重新拟定了,你看看,如果同意,就签字,然后公证去。”

Mark看了一会,然后说:“我们原来说好了,是每个人的股份。现在,这上面变成要我还款。”

Tom就拿过合同,故意看了一下,然后说:“这是有条件的还款计划。如果你的工厂没有完成这个销售额的话,才会从股份变成借款。”

“这是不一样。”Mark还是有点儿糊涂的样子。

Mark,看看我的名片,你应该在电视上看到过我的这个律师事务所。如果Hua先生想今天就把钱收回去,我都能够做到。你们这样一个小案子,对于我来说,举手之劳的事情。但是,Hua先生没有这样的意思。他还是跟你合作,只是他也想保护自己的利益。对吧?现在的问题,是你的工厂运作不顺。这不是他的问题,是你造成的问题。你应该承担起这样的责任。”

就如同Daisy介绍的,Tom也看出来,Mark是一个非常老实、不怎么动脑子的人。在美国生活的各民族中,如果说耍小聪明的话,估计没有人能够耍得过中国人。他这样讲着这些话,突然之间,有点担心Daisy会瞧不起自己。因为她知道,Hua根本就是想退出这个股份。

“但是,这里还有房屋抵押。”

“嗨,你看清楚,房屋抵押只是一个形式,一个保护Hua先生的形式。这里也是有条件的,如果股份变成借款,然后,在你没有按照规定时间连续三个月支付不出还款金额的情况下,才会动到你的房产。所以,条件很苛刻。而且,MarkHua先生借了你二十三万,也是相信你。你也应该相信Hua先生,对不对?如果没有他销售,你生产出来,也卖不出去。再说,新的协议对你有利啊,现在,工厂所有的股份都是你的了。”

Tom看看Daisy,看得出她是一幅完全崇拜的表情。这让他有点得意,他说的从法律上都是站得住脚的。但是,如果他是Mark的律师的话,他一定不会让Mark重签这份协议。

“你连我的房子的情况都调查清楚了。”Mark又仔细看那份合同,注意到了房产的地址。

“我是为华尔街服务的律师。”Tom用着一种略带嘲讽的口气说,“the Wolf of Wall Street.(华尔街之狼)”

“你在华尔街工作多久了?”

“嗯,明年二月份就十五年了。我会开一个派对庆贺,邀请你们一起参加。”

“哇喔,会不会有很多名人?”

“应该会吧。”Tom笑起来,知道Mark不会拒绝签字了。他把笔和一个按手印油墨盒子递过去,给他:“我刚到美国读书的时候,还在面条厂打过工呢。”

这当然不是真的,因为他找不到面条厂的工作,那都需要正式合法的工作许可。只有中餐馆的华裔老板,会收留他们这些大陆的留学生打黑工。

“是吗?”Mark开心地笑起来,说:“知道怎么使用切面机?”

“啊,那都二十年前了。当时当然会,现在都忘了。”

Tom站起来,走到Mark的后面,把文件展开到给他签字的地方:“看的出来,Hua先生很会选合作伙伴,你是一个负责任的人。在这里签。”

“但是,那栋房子是我父亲留下来,给我和我哥哥的。我只有一半的产权。”

“没有关系。这本身只是一个形式,代表你愿意承担自己的责任。Hua先生作为一半的出资人,已经承担了他的责任。”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2 回复 曾经以为的凝视 2016-3-11 22:34
在等!

你们这些写小说的大作家们能不能像青荷、虔谦那样出本书。你和谷石,特别是谷石,搞得读者心痒。虔谦的《二十九岁这个坎》放在华语文学网上,用网站积分买,痛苦啊。放amazon上最方便。或至少能接收北美信用卡。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9 06:3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