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老了,就成了神棍

作者:一剑飘尘  于 2016-6-13 08:3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神童老了,就成了神棍

一剑飘尘


有许多读者,都期待我能够写出“红楼梦”那样的著作。对这样的工作,我也非常有信心,现在天天和十四五六七八钗约会,都是为了酝酿做贾宝玉的感觉呢。但是,今天偶突然发现:一剑飘尘已经成为和红学一样的学术研究了。看看吧,神童的第三篇分析我的文章已经出炉了。晕啊,这是真打算靠研究我吃饭啊。我就说嘛,荷兰不是移民国家,蛇头生意不好做啊。赶快发挥神童天赋,学习阿拉伯语,去中东偷渡穆斯林吧。


我至今还记得,这荷兰蛇头第一次进我客厅,就标榜自己是裤子大神童。当时包括我在内,许多人是非常不理解。“有人”就跟我们说:他到哪里都是自我介绍是科技大神童,估计这后面三十多年,就没有拿得出手的经历。


不好意思,我也按照荷兰蛇头的风格,用了一下“有人”这个说法,希望他不要介意。当然,我的“有人”只是普通网友,抵不上蛇头的“有人”层次。按蛇头自己吹嘘的,他的“有人”都是体制内高层的。所以,我说他是包子的打手,根本就没有冤枉他。谁知道这个“有人”是不是包子的马仔呢。我期待有一天,神童不再吹嘘神童,而是吹嘘自己是神棍:跟包子搭上关系了,可不就是神棍么。


说神童是神棍,还真没有说错。因为他的思维模式真的就像一根棍子一样:直来直去。比如,他自己承认在体制内“有人”。所以,就咬定屠夫也有体制内团派背景。在一般人看来,即使有团派背景,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看看现在国际反对 ISIS同盟里,有多少各种不同的背景?只要大目标一致,为中国的民主化做贡献,为什么不能让团派的人参与呢?如果李克强也参与做维权的工作,中国倒是大有希望了。再说,如果维权就是团派背景,这要让胡锦涛的脸如何搁呢?敢情,自己左膀右臂都是贪污犯,自己派系的人还都维权?所以,维权的也有可能是团派,也有可能不是。更不可能因为屠夫过去维权那么久没有出事,就说他有背景。林昭也不是一开始就被抓进监狱啊,对吧?


但是,荷兰蛇头不是这样想的。他根据自己的背景,就咬定他人也有背景。至于别人干的事情和他干的勾当完全不同,他就不会提及了。为了钱,他连蛇头这样的生意都做,所以就怀疑别人做任何事情也是为了钱。对了,关于钱的事情,并非这次我嬉笑怒骂才提及。他攻击屠夫他们那些死磕派律师拿钱,可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不过是把他的老底整个翻个底朝天而已。于是,他的神棍逻辑就出现了:“我们前两轮的论战中,是他自己没完没了地钱钱钱,我的两篇文章一个钱字都没说”


论战NMB啊!哈哈,就一神棍,值得老子跟你论战的么?老子有什么情绪化?老子就是拿你开涮啊。为啥啊?因为老子前些天去太平洋度假,海水接触多了,有点儿闲,在这里撕逼撕逼神棍,顺带骂骂傻逼而已啊。还跟你论战呢!到荷兰红灯区撒泡尿照照啊,配么?


荷兰蛇头说什么,他两篇文章一个字没有提钱,那是因为他在过去一年里都卖得一干二净了。从在我客厅算起,到屠夫入狱,到今天,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蛇头少提过钱钱钱吗?怀疑过多少人不是拿了团派的钱,就是拿了江派的钱?老子说你拿了包子的钱,就是用你这神棍逻辑得出的结论。还有脸说老子是循环逻辑?你连一剑飘尘十二年前的作品都拿出来评论,就不容许我把你这一年多来“钱钱钱钱”的荷兰红灯区硬通货,填饱你的猪下水?你今天不提钱了,就能一笔勾销以前对屠夫和其他死磕派律师的栽赃了?就这逻辑,还什么科技大神童,就一荷兰红灯区蛇头的水平。也就包子那个工农兵博士,把你当一条神棍使唤使唤。


跟神棍谈逻辑,显然是不会在同一个点上的。因为我们谈的是正常人的逻辑,他只知道神棍的逻辑。这不,被我嬉笑怒骂以后,转眼之间,就不再怀疑我是团派,而是怀疑我是为了卖书了。


靠!我真是笑到胃痛。“天安门情人”是12年前出版的,有哪个作家会在12年前不推销,等到12年后再推销呢?这是什么逻辑?偷渡蛇头的逻辑。难怪,红灯区呆多了,难免见到“情人”两个字就想到钱。好吧,我今天就说个小秘密吧。12年前,“天安门情人”的稿费,我都是全部捐给了天安门母亲的。这是我要求出版社捐赠的,而出版社是通过王丹捐出去的。这可以向王丹和博讯出版社求证。


当时我还没有做生意,不过是一个工程师而已,收入有限。出版社也很希望公布这个消息,扩大影响。但是被我拒绝了。因为我觉得这是应该的,也是我唯一能够向当年牺牲的学生市民表达一点心意的事。用这个来扩大影响,推广图书,是我不屑的。今天想想,我当时也是蛮对不起出版社的。因为他们是要核算经济成本的。这里,也向韦石表达一下敬意:12年来,我一直没有机会对你说一声感谢,感谢你当时不顾成本出版我的书,而且也没有因为我固执己见,拒绝配合你们的宣传,而对我有任何的怨言。


12年来,我没有机会感谢出版社。倒是今天,让荷兰蛇头给逼出来一个机会。当然,根据荷兰蛇头的神棍逻辑,我也应该感谢他:是他的所谓“论战被”,逼我不得不显摆一下。是啊,神棍,谢谢你,这个秘密我可是憋了十二年了呢,不是你接二连三分析我,我都快被这么高大上的秘密给憋死了。唉,你咋就不能早点提出这个怀疑呢?哪怕64前逼着我说出来,影响力也要大的多啊。


我从来就不认为我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我也不把道德高尚当做做人必须遵守的标准。我只是认为人性是复杂的,在谈论人性的时候,不必要拔高,但是也不需要贬低。一个做生意锱铢必较的我,也可以是一个捐款大方的我。一个大学都没有毕业的屠夫(荷兰蛇头自己贬低屠夫的标准之一,见他对我的分析二),未必就和神童一样没有对抗中共的勇气。但是,在今天的中国大陆,有一些所谓的大V,公知,一味强调人性的自私、人性的怯懦,鼓励自己的信徒变成一个冷漠的人、自私的人、道德低下的人。我没有那个道德的高度,去评判他们这样做的对错。实际上,这种一味贬低人性、否认人性中也有高尚情操的做法,也是对中共政权一味宣传所谓“正能量”的一种反动。这种强调人性中低俗的一面,应该说王朔是开山鼻祖。64以后,理想主义被中共的坦克碾碎以后,王朔在他的痞子文学里,强调了人性低俗的一面。这在当时,无疑是具有现实意义的。而20多年来的中国社会,显然也是往着越来越低俗的方向堕落。这也是中国社会被鄙视的重要原因之一。今天的中国社会所表现出来的,更多的是人性的恶、道德的低下。但是,这并不能否定人性中还是有善、高尚的一面。只是因为中国社会现实的险恶,这些善、高尚的情操,被隐藏在人心的最底层。


我今天刚刚写了一篇文章,批判了西方世界在穆斯林问题上的圣母婊的一面。但是,我的批评是建立在一个与中国社会完全不同的基础上:西方社会。西方社会的善,已经到了一种不得不让我觉得虚伪的程度:否定人性的自私。比如,美国民主党的政策,就是向着非法移民、偷渡客都给选票、都给全民保健的方向去的。而由此造成的一种政治正确的氛围,也在扼杀社会言论自由的空间。这是我非常不能够接受的。但是显然,西方社会能够发展到今天这样矫枉过正的地步,是源于这个社会主体价值观在彰显人性的善。即使在面对恐怖主义的时候,西方普通民众,还是表现出了人性善的方方面面。这与我批评的西方政客的伪善,是不同的。


所以,我曾经在几篇文章中说过——重要的话说三遍:中国社会与西方社会截然不同,不能把西方的哲学社会学经济学理论,照搬到中国!也不能把我批评西方文章中的观点,盲目对照到中国社会去。


这当然是神棍所不能理解。神童变成了神棍,也就失去了对于新知识、新观点变通的能力。这就是为什么,荷兰蛇头在研究我的时候,一直不能理解:一剑飘尘在批判西方的时候,强烈关注于批判民粹主义,而转到批判中国的时候,就变成了批判精英论了呢?


CNMGB的!神棍,你知道西方的民粹和中国民粹的不同吗?你知道西方的精英和中国精英的不同吗?一条神棍好歹也在荷兰混了这么多年了,却连这个不同都区分不出来,难不成,真的就是躲在红灯区的马桶里过日子啊?


西方社会已经在往人类大同的道路蜂拥前进了(这也是非常悲催的事),而中国社会还停留在残酷的权贵等级封建主义中。是的,已经不能说是资本主义了。看看中国权贵家族在各个领域里瓜分市场的干劲吧,是不是和封建的周朝皇室分封列国差不多呢?只是,过去是分封土地,现在是分封市场罢了。


显然,我不能指望神棍像我这样,对于中西社会都有贯通的了解。你怎么能够指望一个让荷兰蛇头,具有美国资本家的分析问题的能力呢?所以,我就继续对中西社会剖析,蛇头就继续分析我吧。苹果树不仅会招来鸟,也会引来蛇。当然,最终,苹果一定是让人摘走的。


20160612


啊,一定不能忘了,再推销一下偶的世界名著:8964背景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中国禁书:天安门情人。还有哈:强调一下,这本书的稿费全部捐给了天安门母亲的。啊,如此一来,偶倒真的觉得非常高大上了,真真是站在荷兰蛇头的碧莲上,看神棍裸奔啊。哈哈哈。




附:分析一剑飘尘的思想变化(三)

作者:荷兰蛇头



昨天发表《分析一剑飘尘的思想变化(二)》。今天一剑飘尘用回帖的方式回击了(见附件)。照例我们首先欣赏一剑飘尘的情绪化语言:


1. 当然,一剑飘尘的嬉笑怒骂,偷渡蛇头的水平,是理解不了的。

2. 这个,是蛇头永远不懂的,就和他永远吹嘘自己三十年前的“神童”一样,他的需求永远停留在:利益!


被我讥讽了满篇的情绪化语言后,这篇明显减少,应该鼓励。 关于一剑飘尘在极短时间内思想的180度转变这个事实,他已经不再争论了。他这篇没有直接回答为什么他发生了这样的转变,只是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自问自答:


“他写了这个系列,不过是希望得出一个结论:一剑飘尘有团派背景!”


我前面两篇暗示他有团派背景吗?没有!其实发生这样的转变,可能的原因不止一个,比方说,他发现他那本“世界名著”的书买的人很少(我曾经讥讽他微博只有64个粉丝,他反击那不是粉丝,是买他书的读者),因此他需要打知名度卖书;而他2014年的精英论观点对卖书有害,民粹观点有利于卖书,因此他就变了。


可他偏偏认为我的目的就是要得出他有团派背景的结论。他为什么这样认为,鬼知道。


接下来一剑飘尘突然又转到钱上面去了:“所以,李剑芒怀疑屠夫、我有团派背景,只是因为他自己就处于那样的心理:不给钱,我干嘛给包子站台呢。如果跟着李剑芒的思路走下去,这个世界真的就是只有利益,而没有道义了。”


第一,我们前两轮的论战中,是他自己没完没了地钱钱钱,我的两篇文章一个钱字都没说。我前面的文章从来没指责他从团派拿钱,他突然摆出一个防御姿态:我没从团派拿钱。这咋那么像“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典故捏?


第二,关于他没拿钱论证方式更加可笑。他论证:因为李剑芒拿了包子的钱,所以李剑芒运用自己的心态,理解不了那些没拿钱的人。可问题是:“不给钱,我干嘛给包子站台呢”,这并不是事实,而且一剑飘尘用自己的心态给推演出来的。咋一转脸又变成李剑芒不能理解不拿钱干事呢?如果不能理解不拿钱干事,那也是一剑飘尘,不是李剑芒啊?先用自己心态假设李剑芒,然后把自己那个假设当事实,反证李剑芒用这个心态推演一剑飘尘,这种循环逻辑,一个学理科的咋好意思讲呢?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7 03: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