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枪毙,党的政策已经够宽大的了

作者:一剑飘尘  于 2016-8-2 00: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剑劈华山|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1评论

没有枪毙,党的政策已经够宽大的了

一剑飘尘


我记事的时候,已经是文革末期了,屁孩一枚。当然对文革的前因后果,都不了解,何况是在远离北京的小城市。但是,文革中许多事情,让我至今也忘不了。其中之一是游街。


现在的年轻人很难想象游街是什么回事。首先讲一下形式:一辆解放牌大卡车(就是撞死雷锋叔叔的那种车子),车厢两边的护栏后各站一排罪犯。他们的脖子上挂着个牌子,上面写着他们的罪名。一般来说,每个游街罪犯的身后站着两个解放军战士,每个战士用两者手,抓住一个罪犯的一只手臂往前按,这种姿势可以把罪犯的头压得低低的。这种姿势对于罪犯来说,当然很痛苦。不过,可以营造出罪犯就特别猥琐,战士特别高大的视觉效果,彰显宣判的正义、光辉形象。


在那样一个没有娱乐、甚至批判娱乐是醉生梦死的年代,游街是很少几种的合法的、全城狂欢的节目,也给我们这些孩子的童年带来了无尽乐趣。我们会追着卡车跑,胆子大的,就扒上卡车的车邦子,等于是免费坐了卡车。对于那个时代的我们来说,就是沾了高科技的边了:一年中,整个街道上,也见不到几次卡车啊。


现在提及高科技,大家就是想到给我们生活中带来便利的GPS、网络、VR 等等等。但是在文革那样自行车都稀缺的年代,高科技对于我来说,首先就是游街工具的卡车。和任何时代一样,接触高科技总是让人显得更牛逼。因此,做卡车司机,在那个年代就是一份非常让人羡慕的工作。所以,我们这些小孩子们中,每次看完游街,过了老瘾以后,意犹未尽的情况下,就会谈理想。许多人都会说自己长大也要做司机。虽然解放军战士,很崇高。但是司机才接触到高科技的卡车啊。其中一个男孩子家庭出身不好,有一次,他鼓足勇气说也要做司机。我们这这些小朋友们当然就毫不客气地嘲笑他:那么牛逼的卡车,怎么会放心交给他这种家庭背景的人开呢。


于是,那个孩子就说:我长大要做罪犯,被游街。


这句话,真的把我们都震撼到了。因为谁也没有想到,做罪犯也有牛逼的地方。不仅可以免费坐那么长时间的卡车,还可以在那么多人面前出风头。所以,从这个角度说,做罪犯也不是没有好处的。我的一个玩伴儿,就在一次围观游街后,说当他扒上卡车跟风的时候,正好在一个罪犯的下面。那个罪犯竟然对着他笑了。我不知道那个罪犯是不是因为总算坐上卡车了,而高兴地笑。反正,我的玩伴说自己被吓坏了,跳下了卡车。


哪个罪犯呢?


就那个,牌子上有个红叉叉的。


有个孩子就说:有红叉叉的罪犯都是死刑犯呢,游街之后,直接拉去刑场枪毙。听了这话,我们都沉默了,心里痒痒的:看来刑场才是最牛逼的地方啊。但是,据说刑场很远很远,远到卡车都跑不动了,才开始行刑。


后来在学校里,就有其他街道的同学跟我讲,他曾经跟着卡车去了刑场。而且,看到那些犯人被枪毙了,子弹从脑袋的这边打过去,带着血迹从另一边飞走了。


像我们弹弓弹射的石子吗?


比那个可快多了。


去过刑场的同学就很得意,显然,他是看过更高的高科技:枪、子弹。


他就继续说:囚犯的血流了一地,还溅到他衣服上。看,他衣服上的补丁,都是因为血迹洗不掉。母亲用缝了块布遮掩血迹的。


现在想想,他当然是吹牛。一方面,那个时候无论谁的衣服上都有几块补丁,大人们的衣服上都有。所以,后来到美国以后,见到许多新潮的衣服上会有五颜六色的补丁,我都会猜那个人是不是很穷,和我小时候的生活一样穷到衣服一定有补丁的地步。当时还不了解美国,不知道美国政府对于穷人都有各种各样的福利补助。就是当时有人跟我讲了,估计我也不会相信: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在我儿时的经历中是不可能的。那个时候,天上下雨都要用各种器皿接住,因为自来水还是到改革开放以后的事情。顺带说一下:就在我儿时围观游街的同一时期,美国家庭已经开始使用彩色照相机、录像机。


还是说后来,关于那个去刑场孩子吹牛这件事,为什么不可能?因为每次去刑场看热闹的人都特别多。他一个屁孩子,怎么可能挤到前面,看到枪毙人的场景呢。


不过,当时我是信的。甚至怀疑,他身上的血迹,会不会就是那个对着我的玩伴儿笑的囚犯的血迹。


最后一次看游街,是中学的时候,83年严打,现在还是记忆犹新。在我们中学操场上召开的宣判大会,因为其中绝大多数的罪犯都是学生。审判大会是由我们的姓沈的教导主任主持的。这个教导主任在我们学校也很有名气,大家都公认他能力很强,曾经还是校长的人选。但是,文革后被列为“三种人”之一,而失去进一步提拔的机会。


这些罪犯中最严重的,是一个被判处死刑的其他学校的高中学生,罪名是调戏妇女,以及拥有一把匕首。其他几个学生好像罪名就是流氓阿飞啥。其中,有我认识的我们学校一个刚刚毕业的高中学生,在学校就是挂了号的调皮捣蛋,但是我却忘记了他的罪名。看得出来,这个同学对于这种被带回本校公审的经历非常羞愧,不需要公安(总算用公安代替士兵押解犯人了,也算得上进步)的下压肩膀,就一直低着头,深深地低着,低到我们根本看不见他的脸。


宣判大会结束,这些学生就被带到卡车上游街去了。那个时候,我虽然是班长,在学校里也算得上是出名的好学生。但是,第一次看到自己认识的人被游街,还是很震撼,以前那种看游街的好心情,就全没有了。


后来我送全班的作业本去老师办公室,听到老师们谈论这个学生,都是他过去一些调皮捣蛋的经历。其中一个老师就感慨说:这么点小事,也要被游街,真不值得。


这个老师的语气其实并不是为这个学生打抱不平,更不是挑战这个游街的制度,而只是惋惜这个学生的人生因为这些小事而毁于一旦。


但是,我们那个姓沈的教导主任正好在,立刻就说了一句:“游街算什么,没有枪毙,党的政策已经够宽大的了。”


立刻,办公室里老师们全部闭嘴不说话了。


我至今也没有搞清楚,沈教导主任这样讲的时候,是不是还有当校长的希望,或者,就是因为他政治觉悟比较高。


转眼间,游街的历史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我一直把取消游街,当做中国这么多年来,有限的政治进步之一。但是,最近几年的局势,让我不得不重新思考:游街被取缔也许只是因为卡车落伍了。在私家车都到处都有的年代,卡车游街估计是连小朋友们吹牛皮的兴趣都激发不起来了。这也算得上我鼓吹的无限主义的一个证据:科技进步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我的无限主义里还有一句话:科技进步改变人类思维模式。却没有在中国这三十年的历程中找到证据。因为,我突然发现:科技进步只是把游街用的卡车,变成电视台、变成视频了。


所以,一剑飘尘不佞之才,在此妄想一下:如果哪一天我也被上电视了,我一定要像那个牌子上有红叉叉的囚徒一样,对着所有的电视观众微笑。仅仅如此想象一下,我都热血沸腾了:当时那个囚犯只能对着一个孩子微笑。而我,可以对着全国的电视观众微笑。我相信这份微笑,也一定会像王宇律师的视频一样,一夜之间,传遍所有华人的微信朋友圈。这,也算是科技进步带来的无限主义了吧?算得上我自导自演的无限主义的证据么?


20160801


2016080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3 回复 总裁判 2016-8-2 00:41
和今天相比只有宽大的待遇,没有本质的区别。
刘晓波在当时一定会被中国人民撕成碎片!
4 回复 Sc2885375 2016-8-2 01:11
別搞笑。千万別以在囚身分上电视,因为現在此类人上電視都是读自己的认罪声明;不管有做沒做,说不定还要在數亿观众面前承认嫖媢包小三;皆笑不出來。
5 回复 一剑飘尘 2016-8-2 01:58
Sc2885375: 別搞笑。千万別以在囚身分上电视,因为現在此类人上電視都是读自己的认罪声明;不管有做沒做,说不定还要在數亿观众面前承认嫖媢包小三;皆笑不出來。
感觉我这样作下去,离上电视越来越近。一直打不定主意:应该理个什么发型上电视。不会强制剃我光头吧?我还蛮为我头发骄傲的呢。要头发带不到电视上,倒是有一点小遗憾。
6 回复 一剑飘尘 2016-8-2 01:58
总裁判: 和今天相比只有宽大的待遇,没有本质的区别。
刘晓波在当时一定会被中国人民撕成碎片!
是啊。想想自己那个时候,也是一样地愚昧
5 回复 红杏桃子245 2016-8-2 03:58
86年回去探亲,还没到家,在河岸上看到枪毙罪犯,远远看到大卡车上下来很多人,俺不敢走了,躲在远处,坐在河边沙滩上,几分中后,听到枪声。回家后感到恶心。  几天缓不过来。
4 回复 來美六十年 2016-8-2 05:20
红杏桃子245: 86年回去探亲,还没到家,在河岸上看到枪毙罪犯,远远看到大卡车上下来很多人,俺不敢走了,躲在远处,坐在河边沙滩上,几分中后,听到枪声。回家后感到恶心。  
八零年代被槍毙還要家人出錢買子彈
5 回复 红杏桃子245 2016-8-2 05:41
哇,让家人出钱买子弹? 太残忍了!  真能想的出来。
对了,还听说过,枪毙犯人时,有医生在场,摘除死人器官,给高干用。  
中国贩毒判死刑,美国贩毒监狱呆一两年没事了。
我们学校一个女生,经常去墨西哥贩毒。在家劳教,还能回学校上课。
我对她说,“你太幸运,在中国早枪毙了”。
4 回复 法道济 2016-8-2 06:18
出刑场去我也去过,已经很人道了,用手枪,还给他吃顿饭,一杀就是5-6个,当时真没觉得怎么样,就觉得这些人死有余辜
5 回复 相食 2016-8-2 07:57
“对着所有的电视观众微笑”?你想得倒挺美,没尝过伟光正领导下的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吧?。
4 回复 us88 2016-8-28 06:13
粗粗地看'一剑'文章,感觉作者有自己的观点。但认真地看就迷糊了,因为他能时空穿越。作者懂事的时候已经是文革后期了,那么66-75的十年,他应该是74-75年,按8岁算,大约是65-67年生,再根据他说的83年严打,他在中学的操场看到的批斗,印证了他是中学生。83年就算他是高三学生,那也不过17-18岁(我往大里算,因为可能因为留级或黑六类辍学,但那时候是很少有的,更何况他自诩为班长)。如果这部分是作者对自己正确的描叙,那么,他对文革的描写,对他来说就是败笔了。因为文革中的批斗和游街盛行于66-67年间,他那时候才2-3 岁,怎么能跟着汽车跑,怎么会是小学生呢?所以,尽管作者说是亲眼目睹了,但实际上却是杜撰的。不知作者这样铺叙用意何在。
4 回复 一剑飘尘 2016-8-28 08:53
us88: 粗粗地看'一剑'文章,感觉作者有自己的观点。但认真地看就迷糊了,因为他能时空穿越。作者懂事的时候已经是文革后期了,那么66-75的十年,他应该是74-75年,按8
谢谢你看的这么仔细。你说文革游街最厉害是66-67年。那么,不厉害的年份,就没有游街了?在我们家乡,一直到华国锋上台以后,还有游街。实际上,游街并非文革发明的,也并没有随着文革结束而结束。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9: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