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与不幸的性别

作者:一剑飘尘  于 2016-11-2 07:4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剑劈华山|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3评论

关键词:幸运

幸运与不幸的性别

一剑飘尘


最近在一个论坛里,看到有人说我是另外一个人 XXX。开什么玩笑,这是一个改性容易,改姓不易的世界,好不好。我当初变更国籍的时候,就改了英文名字,为了便于别人称呼。好家伙,从政府的SSN部门到DMV,进进出出,每次都要等候几个小时。有这个时间,在美国做个变性手术,都开始拆线了。


说到改性容易,在美国是真容易。美国政府最近就出台政策,容许(如果不说是鼓励的话)“心理变异”人去异性厕所方便。这不是故意让我们这些心理没有变异的人不方便吗?我不由得阴谋论:这么雷厉风行的政策和SSN以及 DMV 那种拖拉的官僚作风,实际上都是政府在为我们提供变性的便利。


为什么政府希望我们变性呢?


因为科学研究早就证明,男人和女人因为生理结构的不同,所以思考方式也是不同的。我的阴谋论是:女性对于政府来说,更容易管理。比如,女性更优于形象思维,男性更擅长逻辑思维。对于形象思维来说,政府只要多做一些文宣,就很容易激起女性的热情,获得她们的支持。而对于注重逻辑思维的男性来说,就会追根溯源,看政府这个宣传有没有道理。我们还可以说,女性的语言能力更强,男性科学研究能力更好。(作者一剑飘尘)


这样说,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吧?即使对于那些政治正确的人来说,也是可以的。


但是,如果我们换一个说法,我说:男性语言能力更差。估计也不会有人提出什么异议,大不了会有一些争论说:“啊,这个太片面了,我就认识一个男人,啊懂得108国语言呢”。嗯,您知道那个懂得108国语言的男人,才是片面的、凤毛麟角的么?


我们再在此基础上引申一下,我说:女性更不适合搞科研。


这下就捅了马蜂窝了!立刻就会被口诛笔伐:性别歧视,歧视女性,不得好死。


如果我再坚持说,诺贝尔科学奖的获奖名单就是证明。立刻,就会有各种理由解释这个原因,其中一定还包括:诺贝尔委员会性别歧视。


看出这个区别了吗?批评男性的时候,不会有人说我是性别歧视。但是,说到女性的问题,实际上,不过是变了一个说法,就会引发轩然大波。政治正确的淫威,可以说是已经浸入我们的骨髓。


即使在我的读者群中,估计许多人看到这里,心里就已经开始打鼓:一剑飘尘原来是性别歧视呢。


非也非也!即使性别歧视,偶也是一向歧视男性,而不是女性。不过,我今天最想讲的一句话,倒是确实有点儿歧视女性的意味:这个世界真是让妇人之仁搞坏了。


就在今天,在一个小论坛上,看到一个颇有名气的来自欧洲的女性ID说:“看到希腊挤满了非洲难民,就觉得一定要开放大门。”,紧随其后,这个 ID还怪我们美国:“都是你们美国人制造了这个局面。让我们欧洲人收拾残局。”


是啊,难民多么可怜!这个我承认。当初农夫在雪地里看到冻僵的蛇,也是这样想的。表达这种怜悯之情,实在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伟大情操。农夫比我们伟大的是,敞开了胸怀,最终的结果,我们都知道。


看到这个欧洲大妈的发言,我就豁然开朗:原来那个农夫是女性。因为这种看不得别人的困境却忘记了自己危险的仁慈之心,基本上是女性的专利。这也与女性逻辑思维能力较弱有关系。


默克尔大妈就是因为这种妇人之仁,打开了国门。结果不仅给现在的德国人民惹了极大的麻烦,而且造成欧洲极端右翼势力的崛起。十年以后,如果纳粹在德国死灰复燃,我不会奇怪。二十年以后,如果德国陷入“土著”白人和穆斯林的内战,我也不会奇怪。唉,怪可怜见的,自从击退了蒙古铁骑以后,高加索白人啥时候变成过“土著”的?这可一般都是指落后的、被白人殖民了的民族啊。


因为妇人之仁,奥巴马匆忙从伊拉克撤军,是造成今天 中东一团乱麻的根本原因。这确实是一个错误,但是这不是说,因为这个错误,我们就要再制造另外一个错误:吸收中东难民。因为这比中东乱局更恐怖,开放国门引进伊斯兰教民的最终结果一定是毁灭西方文明。在我看来,西方文明已经走到了顶端:彻底的妇人之仁的文化已经形成。历史学家一般认为,罗马帝国的毁灭与基督教的兴起具有相关性。当罗马公民们从基督教的教义中找到慈爱的时候,就失去了抵御蛮族入侵的决心。这是罗马帝国衰亡的一个重要原因。罗马帝国的毁灭对于基督教来说,其实起到了很好的扩张作用。但是,那个时候的蛮族,自己是没有宗教信仰的。这是基督教得以占领欧洲的主要原因。而一千多年后的今天,基督教文明却引火烧身,几乎是开门揖盗一般,面对是伊斯兰教的入侵。这难道是基督教文明自身所具有的内在基因缺陷吗?


单单看难民,确实可怜。但是,这个世界上从来就不缺乏可怜人。过去不缺,现在不缺,未来还是不缺。当然,也不缺乏做慈善的人。但是有多少做慈善的,会倾家荡产去做慈善呢?会把可怜人都引进自己家门做慈善呢?少之又少。慈善者没有理由把他人的苦难变成自己的包袱。


如果说现在滞留在地中海沿岸的难民很可怜的话,我也想问问:伊斯兰教地区的女人可怜吗?他们要是可以自由发声,一定会悲叹命苦:为什么没有投胎做男人!和欧洲、美国的大妈大姨们比,这些女性既不缺胳膊,也不少腿。但是,却要被男人当牛当马使唤不说,婚姻中连一个完整的男性生殖器都不可能占有。不是做了男人的二奶就是小三,而且是合法的。还想和男人在同一个坛子里辩论什么国家大事?小心被“光荣处决”了。我相信,她们最想问的不是中东乱局到底是谁惹起的,而是更关心在欧美的大姨妈们:你们咋不解救偶们呢?却开放国门让那些年轻力壮的穆斯林小伙子涌进欧洲呢?要知道,正是这些小伙子,骑在她们头上作福作威。


这个问题,我想默克尔大妈也不一定回答得出来。为啥呢?因为一旦情怀变成袒胸露怀,脑汁就必须要乳化成奶汁。否则,怎么养得起那么多穷苦的穆斯林难民呢。所以,还是我来回答一下这些苦难的穆斯林女性吧:人生最大的不幸就是有一种叫做随机性幸运的命运!这就是你们信仰的安拉或者欧美大姨妈们信仰的上帝在扔骰子。有的人获得了安拉的青睐,投胎做了穆斯林男人。既可以三妻四妾,还可以装成难民躲进欧洲。有的人获得了上帝的青睐,投身做了欧美的女性。既可以同情你们的痛苦,还可以迫使欧美的男人们温顺得如同待宰羔羊。


所以,人类社会可以高呼平等,可以高讲人权。但是,却战胜不了这个源自于安拉/上帝的幸运只骰。每个人的命运不同,他人的帮助也只能做到救急而已。


人生本来就有人幸运也有人不幸运。幸运的人,可以也应该做慈善。但是并非要承担起照顾不幸运者100%的责任。那完全是 Mission impossible。慈善是力所能及的良知,不是倾家荡产的负荷。当然,现在欧美有一种潮流,就是同性恋。这也算得上一点点小小的尝试吧:通过手术把人生的幸运和不幸,通过改换性别的方法扯平。(作者一剑飘尘)


所以,偶也不得不悲叹一声:前世做了什么孽,何辜今生不幸成为居住在美国的男人!

2016110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1 回复 十路 2016-11-2 08:08
“比如,女性更优于形象思维,男性更擅长逻辑思维。”   

有没有可能在成千上万的人中间选出一个女性逻辑性高智商高情商偏中的和一个男性逻辑性偏低智商偏中情商偏中的呢?

注意: 这个问题也是个逻辑问题,慢慢的分析清楚再答       
回复 Hushuo 2016-11-2 22:32
十路: “比如,女性更优于形象思维,男性更擅长逻辑思维。”   

有没有可能在成千上万的人中间选出一个女性逻辑性高智商高情商偏中的和一个男性逻辑性偏低智商偏中情
是啊。有人说非裔犯界率高,可是落到个人身上就不能因为他是非裔就草率的把人打死。
1 回复 qxw66 2016-11-3 10:05
偶早说了:女人政治正确,男人八正确。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0: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