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飘尘:网络乌合之众

作者:一剑飘尘  于 2017-1-15 09:5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剑劈华山|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3评论

关键词:中国网民, 网络流行语, 社会学家, 国家, 法国

一剑飘尘:网络乌合之众

一剑飘尘


记得早在很多年前,网络流行语“围观改变中国”风行一时的时候,我就跟人说过一句话:围观连自己都改变不了,不要说改变中国。因为在我看来,网络上全是乌合之众,这句话至少适合中国网民。(作者一剑飘尘,微信公众号:yjpc21)


一百多年前,法国社会学家勒庞把群体活动中的人形容为乌合之众。显然,网络做到了勒庞时代很难做到的事:很容易就把网民聚集成为一个群体。网络上的群体和现实中的群体不同,他们并不占据很大的活动场所,都龟缩在家里。所以,勒庞形容乌合之众容易集体犯下杀人越货的罪行,是网络乌合之众所不容易做到的。这当然与中国特殊的社会现实有关:一个维稳费用超过军费的国家,无论哪里的乌合之众,都不容易聚集。


但是,勒庞所说的其他几个乌合之众的特点,网络乌合之众都具备:


1,没有长远目标,热情仅仅追随热点事件


看看吧,网络上天天有热点,各领风骚三五天。对于乌合之众来说,他们没有理想,更缺乏为了理想行动的准备。是热点刺激他们眼球,刺激他们发言,而不是他们自己觉得应该挑起经过深思熟虑的话题。


说起来,人类是高等生物,其实一到网络上,就成了青蛙。中学有个生物实验:脊蛙反射试验,指的是去除大脑的青蛙,在被外界刺激的情况下,依然还会做出反射动作。


看看网络上的人,那些天天在论坛口若悬河的,那些天天在群里大聊特聊的。看起来,都是观点鲜明,意气风发的。实际上,不过是大脑除去后的条件反射。爱国的,提及到钓鱼岛,就一定要攻占;民主的,提及宪政就一定要捍卫。实际上,不过都是躲在屏幕后面的键盘党,无论政治观点如何,动作都是一致的:敲键盘。


一剑自己在民主圈也算得上大V人物,看过的人形形色色,经历的事件奇葩异常。每天我在这个圈子的网络世界里转悠的时候,就会感觉中国的民主化指日可待。但是实际上,不过是我咯乌合之众们紧跟热点事件发泄自己热情的虚幻而已。围观改变不了中国,网络也改变不了。至少目前为止,网络只是一个情绪发泄口而已。热点事件过去,人们的热情也就过去。可以说,这些热情并非是因为对于民主的向往,对于这些乌合之众来说,仅仅是他们的情绪发泄而已。没有长远的目标的情绪发泄,并不能促使社会产生实质性的进步。网络上的热情洋溢,也不会转化成现实生活中的动力。


2,很容易相信网络传言


多少年前,我阅读乌合之众这本书的时候,就会想到自己年轻时参与的学生运动。觉得在人群聚集的情况下,确实容易轻信。人体是会产生一种气场的(也许可以用其他的词形容),相互感染。在那样一种情况下,你会不由自主就相信了周围人的言论,哪怕是很容易揭穿的谣言。我想,这有很大一部分是人的认同感,害怕在群体中落单的认同感。


但是为什么网络上的乌合之众,也会轻信传言?按照正常的思路,屏幕后面,都是单独的私密的空间,没有那种群体气氛。你就是在网上特立独行,也没有人能够在现实中伤害到你。事实却是,哪怕最容易揭穿的谎言,也很容易在网络上传播起来。


就在今天,一个朋友给我看一则英文的谣言,整的特别像是真的:说是CNN.COM.DE这个网站上发布的信息,推特要取消川普的账户,因为他们容忍不了种族主义和仇恨。


看到以后,我立刻就说是谣言。朋友很奇怪,还要我查一下。


还用查吗?


川普已经是当选总统。推特是一个商业公司,把总统账户删除,会是重大国际新闻,还等得到CNN 德国网站报道的?CNN.com 就第一时间报道了,不仅如此,美国现在所有媒体都应该铺天盖地报道了。而且,这还不仅仅关系到总统这个职位,川普本身的一举一动,就都是新闻热点——写到此处,我也真觉得醉了。


再说,CNN 德国网站,应该写德语啊,怎么可能用英语播报新闻呢?


当然,我还是查了一下。结果不言自明。


在网络时代以前,人们获取信息的渠道比较单一。对于西方世界来说,因为竞争的关系,媒体对于诚信非常重视,所以,我们基本上是相信媒体提供的信息的。新闻自由,基本上是一种市场供求的关系。而在中国呢,因为信息提供方是被控制的官媒,所以,新闻变成了宣传。久而久之,官媒就失去了信誉。有句话说的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要反着理解。


但是到了网络时代,自媒体汹涌澎湃,人们反而失去了警惕,造假的新闻只要编的好,都可以轻易抓到信徒。一方面,这些编撰新闻的自媒体抓住了人的心理。比如纽约美国陈警官误杀案,案件出来以后,美国非常有名的一个自媒体,就是煽风点火编造事实。但是,信者如云。一夜之间,就增加了十万的订阅。为什么?因为它抓住了华人群体在美国的政治觉醒的心理。新一代的华人,和以前在中餐馆、洗衣房混日子的华人不同,他们的主体是有学历、有着技术职业的中产阶级。在经历的十多年的职场打拼以后,他们开始关注自己在美国社会的地位。从梁警官几乎是一个投射,让他们想到自己在美国的地位。族裔之间的地位问题,一直是美国一个非常大的社会问题。(作者一剑飘尘,微信公众号:yjpc21)至于梁警官是不是真的罪有应得,美国的司法体系是否能够保障对梁警官的公正审判,反而成为次要的问题。所以,在这种自媒体的鼓噪下,华裔从网络乌合之众,变成了走上街头的乌合之众。现在,谁还记得梁警官案件了?美国社会因为华裔走上街头,就提高了华裔的社会地位吗?至少加州今年的州议员选举,华裔损失很惨。曾经被华裔阻止的SCA5很可能卷土重来。


这个案子可以说是典型的网络乌合之众听信不良自媒体谣言的案例,也几乎是很少几个,从网络乌合之众,最终走上街头的。所以,当你在网络上看到一个新闻或者新闻评论,觉得是真实的时候,一定要问一下自己:我这个感觉是不是仅仅因为这个新闻投射到我的阴影面积上了?


所谓真实的事实,很可能只是你的心理渴望的反应而已。要分别事实是否清楚,必须运用常识和逻辑推理。(作者一剑飘尘,微信公众号:yjpc21)


3,观念简单化,偏执专横地打击对手,不讲常识,不顾逻辑


随便到一个网络社区转转,使用最多的名词就是五毛、五美分。就在前几天,一个美国朋友问我,中国人为什么把八当做幸运数字,到处用?我跟他说:那是以前了,现在中国人把五当做幸运数字到处用了。


检讨文革的时候,有个贬义词词:帽子工厂。说的是一些人简单化对待不同意见,给人戴帽子。现在,网络时代直接连帽子的省了,贴个标签完事:五毛、五美分。说中国维稳经费超过军费,我实在是不想想。因为网络上看看,仅仅五毛这一项,估计就超过整个国家的预算了。


确实有五毛的存在,但是并非每个不赞同民主理念的人都是五毛。至于五美分,那就是完全无中生有了。


对于网络乌合之众来说,没有兴趣进行理性讨论,他们偏执于自己固有的观念,对于对手几乎就是一个字:打击。我感觉这些人把现实生活中的不愉快,全部带到网上来了。现实中没有能力打击任何人,到了网上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地打击对手。多么爽快。


如果说群体事件中的乌合之众如此行为,是因为站在集体之中,获得里集体暴力支持。那么网络上的乌合之众,是因为躲在屏幕后面。他们的打击、污蔑、质疑、诋毁,基本上不会受到现实世界法律的惩罚。也就是说,成本很低。他们打击着对手,也被对手打击,痛并快乐着。而更有一帮乌合之众,享受着观看乌合之众们互殴的快感。


要网络乌合之众讲讲常识,他们根本就没有那样的耐心。要他们根据逻辑推理得出一个合乎常识的结论,那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你可以看到网络上各种奇葩的观点都有。因为整个言论环境不再受到自然界任何定律的约束,当然各种牛鬼蛇神出现,也就不足为奇。


4,打击弱者不遗余力,面对强者噤若寒蝉


网络乌合之众的一个显著特征,就长着一颗暴徒的心,装出一副正义女神的嘴脸。但是,他们的正义之矛都是针对弱者的。平时的言论,他们可能是知书达理的;谈及理想,他们可能是相信普世价值的;道德良心,他们一定是要救济弱小的。但是,一旦有了热点事件,他们的“正义”之矛,永远是针对弱势群体。


他们可以把用于对付公权力的“质疑”,用来针对民间义士。质疑错了吗?当然没有错!但是质疑的对象错了,那就活该了。而面对公权力的肆无忌惮的时候,他们也并非不知道是非,但是却可以很轻易地给自己找到怯懦的借口。所以,对于网络乌合之众来说,正义不过是他们用于发泄自卑的工具罢了。越是敢于挑战公权力的人,越是他们的死敌。而公权力,却并非他们的敌人,尽管羞辱他们、展示他们的懦夫本质的,都是公权力。但是,至少潜意识里他们是清楚的:只有那些挑战公权力的勇士,才把他们的懦夫丑态彰显于世界。


5,饥渴的灵魂永远等待激动人心的事件


如果说,网络乌合之众在热点事件中热情奔放的话,不如说他们是饥渴地等待热点事件出现的吸血鬼。他们的灵魂永远处于一种饥饿的状态,只有激动人心的事件,才可以填满。美国枪击案了,中国爆炸了,李冰冰遇上了汪峰,章子怡吃醋了。如此等等。


当网络乌合之众临终的时候,他们的墓碑上根本不需要纪录他们的生平,只要把历史大事记拿出来,复印一份即可。


7,轻易就做粉丝,也可以轻易就粉转路


因为没有固定的信仰,没有推理的能力,也分辨不清事实。网络乌合之众是非常容易被一些能言善辩者吸引的。几乎一段话、一篇文章,或者一首歌,就可以让他们成为粉丝。但是,这种粉丝的忠诚度显然可疑,因为第二天如果对立的观点出现,他们也很容易轻易相信。当然, 这种相信也可能就是当时一瞬间的事。


8,不要指望网络乌合之众能够成为改变社会的动力

这样说,是不是太刻薄?毕竟,中国也有一些事件是源于网络的。但是,如果我们仔细分析,这类事件发生的时候,网络乌合之众的人数,和最终在现实世界中采取了行动的人数,比较的话,就会发现机器失望。


雷Yang案件,可以说牵涉了整个中国的网络吧?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无论是官府的职员还是民间人士,无论五毛还是五美分,都几乎一边倒地反对警方。但是最终的结果呢?具体做事的,好像也就是人大的几千校友吧。


如果说现实世界形成群体事件,会形成群聚效应,政府不出动武力就很难制服的话。网络群体事件已经越来越变成电子暴动,电源一拉,也就消声蹑迹了。发生和消失,都堪比电波的传输速度。

网络乌合之众相信网络的力量,崇拜网络的力量,最终也就迷失在网络里。而改变这个社会,需要的是活生生的人去行动。需要的是具有理性、理念的人,坚定不移的行动。而网络实际上起到了消弭这种行动的作用。


当然,网络也有好的方面,比如信息传递更难封锁等等。但是,如果接受到信息的都是网络乌合之众,也就别指望这些信息能够发挥什么了不起的作用了。相反,只要有组织地在网络上发布一些对于行动者的质疑,就可以瓦解他们的行动。因为没有逻辑分辨力的网络乌合之众,就会成为这些质疑信息最有利的传播武器,最终对于行动派的打击,产生毁灭性的效果。


为什么网络乌合之众面对政府无可作为,却对于民间的行动派会产生巨大打击效果呢?因为政府是组织起来的力量,资源庞大。而民间基本上属于非组织的。在目前情况下,就是需要——如果不能说依赖的话——网民的支持。从招募人员到聚集资金。而在这个方面,网络乌合之众显然是最可以发挥影响力的。(作者一剑飘尘,微信公众号:yjpc21)


检讨一下自己吧,天天在网络上,是不是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网络乌合之众?如果这样的话,立刻戒网,走进现实生活。


20170115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7 回复 (●'◡'●) 2017-1-15 19:48
做事情是离不开金钱的,还要人力,搞组织运动尤其复杂,需要和每个人的思想斗争,即便同一个阵营,所以需要铁腕智慧人物带领,血腥也是不可避免滴。
5 回复 (●'◡'●) 2017-1-15 19:56
你用理性摒除谣言,也可以煽动流民乌合之众起来跟着走,就看念头是什么,如果有自信成为精神楷模一代风流人物,做什么都不是难的呀!
7 回复 Reader001 2017-1-16 09:18
按《圣经》记载,魔鬼的名字叫做“群”。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1: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