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套(一、二)

作者:一剑飘尘  于 2017-5-12 21:4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黑手套

一剑飘尘


(一)

“小七,萧华剑被抓了。”


普安城里只有一个人这样称呼他小七,就是司机老郭。这是他的本家堂叔,大他十岁,为人稳重。这不,一直等到车子启动了,那些送别他的人群都被落在两个车位以后的酒店门前,才语气和缓地告诉他这条消息。


但这是条非常极其重要的消息,因为萧华剑是他一生之敌。


当他在河南的工地上打零工的时候,萧华剑是北京大学的高材生,据说还是学生会的主席。所以,他从知道这个人开始,就把他当做了一生的敌人:因为事实证明自己并不比萧华剑笨,也不是学习比他差。而是糟糕的高考录取制度,让他这种农民的孩子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所以,在那次他们初次合作的庆祝酒会上,他为了调节气氛,故意当面开涮萧华剑,说他们是校友。萧华剑一头雾水。他就说:当年,我也报考的北京大学呢,成绩和你的一样,可惜北京大学在我们山东录取分数太高,我就失去了机会。


萧华剑听了哈哈大笑,说:“怪不得啊,文叔的生意做得这么大,原来也是我们北大校友。”


萧华剑称呼他“文叔”,却让他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他喜欢这个称呼,但是仅限于比自己辈分低的手下才会这样叫。而萧华剑是什么样的背景?却愿意自低一档,称呼他“文叔”,虽然是开玩笑,但是也让他立刻就高看了他一眼:这不是我的朋友,是我的敌人。


他永远高看自己的敌人。


果然,他们的合作没有两年的光景,就闹翻了:为了控制一家公司的股份,两人在股市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每每想到此处,他都会微微地抿嘴一笑。就像是现在这样,他坐在劳斯莱斯幻影幻影的后座上,对着窗外微微地笑,路灯也显得朦胧而浪漫起来。


“小七啊,不是叔多嘴呀。”


司机老郭从后视镜上,看到后座的老板在笑,就多说一句。无论从什么方面看起来,老郭都不是典型的富豪们的司机。按照阿文的话说,老郭太实诚,实诚到脸上的皱纹都把山东的泥土带到了普安了。但是,老郭自己却非常清楚,自己这份实诚对于老板的重要意义。对于阿文来说,他早已经是越过千山了。混到今天,就是一般的地方政府厅级官员,在他面前也开始阿谀奉承了。所以,老郭的提醒就变成了阿文非常珍惜的财富。


“叔啊,”阿文用一口地道的家乡话称呼老郭,“你就别客气,说吧。”


“叔读书不多呀,不知道生意的事呢。不过呀,叔小时候家里穷,割草。那个时候呀,天天和邻居家二丁子抢地盘呢。有一年,叔丢了一把镰刀,怀疑是二丁子偷了的,和他打架,险些出了人命呢。”


“俺记得他呢。”阿文心里不由得一声喟叹。印象中的二丁子是一个很魁梧的壮年。唉,自己已经很多年没有回老家了。


“你猜他咋了?”


“咋?”


“死了。去年啦,叔回老家,竟然正赶上他出殡呢。”


想不到,那样健壮的人,竟然就死了。


“要不是你让叔进城开车了,叔这一辈子啊,就和二丁子结了仇家了。现在好,他人死了,叔还去他家送礼啦。你猜啊,咋啦?”但是这一次,老郭没有等阿文猜,就自言自语:“他媳妇送了叔一把镰刀,说是二丁子临死前还记得这件事呢,后悔当初偷了俺的镰刀。他妈的,还真是他偷的呢。”


老郭戈然而止。


这就是阿文佩服他的地方:不要看他是个粗人,却非常明白适可而止的道理。这也许就是只有在老郭的车里,阿文才可以完全放松心情的原因吧。


他打开天窗,抬头看看黑漆漆的天空,笑着说了一句:“开春了,也看不到星星呢。”


(二)

第二天,公司里就传遍了萧华剑被抓的消息。办公室里叽叽咋咋,都是道听途说。有的说,是在香港最豪华的四季饭店里,中纪委的人在他六个保镖的众目睽睽之下,用一张轮椅推出了酒店,然后上了一辆面包车,直接去了机场。而机场上,停着一架海南航空的专机直飞北京。也有人不信,说这和绑架有什么不同呢,香港不是法治社会吗?就有人冷笑,说:现在什么时代了,国际刑警都要看着咱们中国的脸色呢,红通名单想下就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作者一剑飘尘),贪官污吏啊,总算也有怕的时候了。


但是阿文一出现,这些议论的人就立刻都闭了嘴,即使是平时跟他关系不错的员工,也都只是礼貌地跟他打个招呼而已。他却很清楚他们在想什么。他和萧华剑之间的斗争,谁人不知呢,只怕是这些员工都认为,就是他阿文举报的萧华剑呢。这真是冤枉了他,虽然他曾举报过普安市的副市长,最终让对方进了大牢。但是,萧华剑的案子,他还真没有动作。不,是还在收集证据的阶段。但是,他并不想对员工做什么说明,哪怕是最亲近的员工。如果他不是守口如瓶的人,他的生意如何可能做到上千亿的资产?可笑。就让他们猜吧,也许百年之后,他也成为传奇呢。


不过,老领导那里,他必须有个交代。可以说,他的发迹离不开老领导的关照。在中国做生意,除了摆地摊归城管,其他方方面面,那个不属于领导的天下呢?只是有的归老领导管,有的归新领导管。老领导管得累了,就换新领导。看起来,自己和萧华剑都是千亿富豪,包括马云,那更是世界经济领域数一数二的、和比尔盖茨媲美的大人物。但是,在老领导新领导面前,那还不都是蚂蚁一样的人物。想到此处,他的心里不由得有了一丝的悲凉。这种悲凉感,曾经比他相濡以沫的妻子陪着他的时间还要长。但是,最近已经越来越少,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兔死狐悲过了。


进了办公室,他立刻把手机拿出来,放在桌上。他有点儿奇怪,老领导的电话一直没有来。虽然他有点着急,从昨天晚上,就恨不得赶快跟老领导联络。探听一下消息。不过,他依然表现得不疾不徐。这么多年商场官场鏖战,他已经很清楚自己在这个体系中的角色,很清楚自己在员工和普通官员以及老领导之间应该如何拿捏分寸。可以说,这才是在中国做老板最应该掌握的技术。


他的办公桌上总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就如同他对自己的穿着一样。所以,一进门他就看见了桌上的那份文件,他清楚,那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文件。所以,他都没有脱下西装,就走过去拿起文件。秘书跟在他的身后,帮助他脱去西装。


那是一份关于他的泉正大厦项目容积率调整申请报告(作者一剑飘尘)。仅仅这个标题,就让他眉头紧锁。


对于地产商来说,容积率调整不仅是最重要而且是必须的工作。作为全国特线城市,普安的土地价格全国领先,全国性的天价标王也是经常出现。如果按照招标时候的容积率建设房产,地产商赔上身家性命都不够。核心就在于这个容积率的调整:比如说吧,如果招标的时候容积率是1,也就是说,1000平米的土地,可以只可以建设1000平米的建筑。那么,如果把容积率调整到2,就相当于与把单位建筑面积的土地成本降低了一半。对于他们这些大的、著名的房地产商来说,一块土地中标到开工,容积率至少要调整三次。普安最大的地产商达湾地产,据说曾经有块土地,破纪录地调整过9次!


但是,谁都知道,达湾地产的老板跟普安市新领导的关系非比寻常。所以,他从来没有指望过要和达湾地产一争高下。不!他是非常知道自己斤两的人,所以,他也从来没有贪心到要和谁攀比的地步。但是现在,他拿着这份报告,还没有打开,就明白,这次容积率调整出现了问题。


“怎么,王市长没有批?”他根本没有打开文件,只是一边让秘书帮助脱去衣袖,一边头也不回地问秘书。


“还没有到王市长哪里呢。市规委颜主任那里就被拒了。”


出乎意料!


(待续。转载请注明作者,最起码的文明。一剑飘尘最原始的的、最主要的、微信处女账号被封杀,真是见血了!请加公众号,以免失联)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5: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