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我的邻居同事和朋友

作者:西岳华山  于 2015-6-4 01:3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心情故事|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68评论

关键词:朋友

 
昨天,看到法兄的文章和拍摄的六四北京照片,不由勾起心中那段往事。时间过的真快,26年过去了,整整一代人的时间。离开北京时,我烧毁了所有照片,也销毁了自己的北京户口,真的想忘记,忘记那个改变了历史,改变了一代人命运的六四。我报考大学时,家人就就告诫只选择理工科,以后靠技术吃饭,远离政治。当北大学生开始集会游行时,我不认为会有人支持,也不认为他们能闹出什么动静。当时,正是“一切向钱看”这个口号盛行的时候,各行各业都在忙着下海忙着赚钱,真的有人会对政治感兴趣?
 
六四之后的第一个春季回老家,小学没有毕业的表哥来找我,谈三权分立,我感到吃惊。后来,家人告诉我,因为担心他们一直不让我知道。六四,当地农民曾经自发组织进城游行,声援学生。我想,无论是当时执政的邓小平赵紫阳和李鹏,还是山沟里的农民,都没有预计到这场学生运动会席卷中国,彻底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也改变了中国的政治格局和历史进程。
 
1. 从平民中消失的贵族
 
可以说,我很胆小,只想做个旁观者,似乎不知不觉卷入了这场运动。北京是政治文化中心,自然对于政治格外敏感。自古道,京官难做,当朝大员,封疆官吏,皇亲国戚,大大小小的官都在北京,北京人关心政治可能跟政治与每个人的命运都密切相关。比如说,我的邻居小尚,是个普通工人,可是他的太太姓吴,吴湘君是个普通女人,可是他爸是吴法宪。我们人事处有个小林,小林有个姐姐叫林佳楣,林佳楣恰恰是李先念的太太。所以,小林是如假包换的国舅。我们图书馆有个女孩不来上班了,有人说她是胡耀邦的儿媳妇。
 
如果说六四之前,中国光产党和中国政府官员,还在试图维护一个平权政治平等社会的形象,六四可以说是一个分水岭。六四之后,中国成了一个彻底的贵族特权集团统治的国家。这些利益特权集团可以争斗,争得你死我活,但是在维护中国贵族统治上来说,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从此以后,所有政党和政府高员的亲属,都脱离了平民社会,开始利用权力谋取利益。邓家也好,李家也好,江泽民,习家,刘家,甚至失势的薄熙来,所有人的亲属子女不都保持了中国经济各行各业的财团?而没有血缘关系的平民几乎断绝了进入政治经济权利集团的机会。可以说,中国的统治阶层在六四之后,把自己完全放在了人民大众的对立面。
 
2. 为民主殉道的邻居
 
他叫刘京生。就因为他不姓魏,没有人知道他。但是,他不但与魏京生同名,命运也有几分相似。他父母都是老革命,母亲原来是我们单位党委书记。我跟他是邻居,也是棋友,有时夏天晚上在马路上下棋。
 
如果有人说王丹是被收买了的,柴玲别有目的,万润南是为了利益,我很难理解刘京生为什么参与民运。他是一个普通公交司机,小学文化,谁上台,什么政治制度,很难说他有切身利益。西单民主墙运动,他就是活跃分子,跟魏京生一样榜上有名,被判入狱。家人托关系,将政治罪改称刑事罪,将他赎出。六四学生运动,他每天组织个体户给天安门广场学生送水送包子,白天黑夜忙。他家也经常有人来,有时一群人在厨房抽烟。六四当天,他从天安门逃回家,在亲戚朋友帮助下,匿名逃亡外地躲避风头。家人劝他不要干了,为老婆孩子,为父母想想。记得他姐姐哭着对他说,父母年龄大了,咱家就你一个男孩,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他们怎么活?
 
有一段时间,在家人劝说下,他放弃了政治,老老实实做个体生意。不过,六四周年祭,他组织人印刷了传单,用卡车拉着准备去天安门散发。他再次被捕,后来被判15年徒刑。
 
3. 告密的同事
 
龚某人也是我的邻居,属于挂靠我们单位的学报编辑。他平素行事谨慎,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也许他只是书生气太浓,不懂政治,也不懂做人,也许他并非像他表面给人的印象。
 
跟外地不一样,北京在六四中牵涉太广,所以过后从来没有认真追查,上面只想把事情压下来。记得当时大家平素最恨的就是单位食堂,可是六四那段时间,只要是单位参加游行的人员,食堂师傅随时保证有饭菜。所以,要想抓参加或者支持学生运动的,北京真抓不过来。我认识的同事朋友里面,也没有因为六四被抓的。六四之后,我去南方出差,不少参与远动的学生被取消参与分配工作的机会,我曾经帮助一些人联系到北京工作。
 
龚某人究竟告密了单位的那些同事和哪些非法行为,没有人知道,估计也没有人感兴趣,包括当时负责北京治安的戒严部队。他去戒严部队报案,自己却被戒严部队扣押,第二天通知单位来领人。
 
4. 失踪的学生
 
C老师是我高中数学老师,我曾在会议文章中写到他的故事。参加高中入学数学考试,他负责监考。我后面的一位女生探头看我的答卷,他没有惩罚偷看的人,却作废了我的考卷。意外的是,后来发现他太太是我母亲以前的闺蜜好友,他儿子跟我高中同班,两家来往很多。
 
六四之后,他在北大读书的小儿子失去联系,要我帮助寻找。当时,北京风声很紧,也有很多传闻,难辨真假。我冒着危险去了北大,但是他的宿舍同学都不知道他的确切情况,说他们正在疏散,准备到农村闹革命。所以,他们都认为他应该回到了老家。
 
遗憾的是,从北大回来以后,我就接到了警告。我在与C老师通话时,电话被切断。随后,一个男声插入通话,警告我不要再参与,也不要再闻讯此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7

难过
1

拍砖
2

支持
3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8 个评论)

2 回复 yulinw 2015-6-4 01:50
   这样的普通百姓很多很多,值得称颂~·
2 回复 正义感 2015-6-4 01:51
刘京生,老革命后代,可受教育不多,估计对真正民主的意义还不是很了解。搞政治需要学很多东西,不然只能被利用或迫害。魏京生也一样。
2 回复 法道济 2015-6-4 01:51
华兄的背景如此复杂,应该查查 北京当时卷入的人太多了,那几个点军车的都住在我家附近,如果当时有人告密,他们不死也得残废
4 回复 西岳华山 2015-6-4 01:57
六四的一个谎言:在六四之后的宣传中,镇压六四的一个借口是暴徒焚烧军车。其实,军车被烧是六四之后,此事发生在军博到木樨地一带。而且,整个长安街都在24小时录像监控之下(我的一位长辈曾观看监测录像),究竟是什么人有能力把装甲车烧了?车上的驾驶员哪里去了?为什么不把录像公布出来?真的无耻!
3 回复 西岳华山 2015-6-4 02:11
yulinw:    这样的普通百姓很多很多,值得称颂~·
是的,参与运动的大部分是普通人。我当时奇怪的一个问题就是,个体户和骗子一条街的公司对于运动特别积极,他们更应该关心赚钱才是。所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有道理的。
3 回复 正义感 2015-6-4 02:15
西岳华山: 六四的一个谎言:在六四之后的宣传中,镇压六四的一个借口是暴徒焚烧军车。其实,军车被烧是六四之后,此事发生在军博到木樨地一带。而且,整个长安街都在24小时
不知道军车的事的前后,可老法说的确在64前亲眼看到一个当兵的头被打成葫芦样。
3 回复 西岳华山 2015-6-4 02:16
正义感: 刘京生,老革命后代,可受教育不多,估计对真正民主的意义还不是很了解。搞政治需要学很多东西,不然只能被利用或迫害。魏京生也一样。
你错了,没有他们这些人的流血,民主概念不会深入中国各层社会的人心。民主从来不是一种施舍,是自己挣来的权利。

六四之前的另外一场学生运动,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中有这么一句:民主?民主能当饭吃吗?

领导中国共产党取得政权的,不是那些马列书读的多的人。给中国带来民主的,也不是写文章的知识分子。
3 回复 西岳华山 2015-6-4 02:18
法道济: 华兄的背景如此复杂,应该查查 北京当时卷入的人太多了,那几个点军车的都住在我家附近,如果当时有人告密,他们不死也得残废
查我?没有人感兴趣,我周围的牛人多了,我就跟着看看热闹而已。
3 回复 正义感 2015-6-4 02:33
西岳华山: 你错了,没有他们这些人的流血,民主概念不会深入中国各层社会的人心。民主从来不是一种施舍,是自己挣来的权利。

六四之前的另外一场学生运动,中央电视台新闻
中国会是什么样的民主?印度式的?印尼式的?菲律宾式的?墨西哥式的?还是乌克兰式的?千万不要是利比亚式的,埃及式的,或者是伊拉克式的。
3 回复 法道济 2015-6-4 02:37
西岳华山: 六四的一个谎言:在六四之后的宣传中,镇压六四的一个借口是暴徒焚烧军车。其实,军车被烧是六四之后,此事发生在军博到木樨地一带。而且,整个长安街都在24小时
是的,我当时上午11点多到建国路上,那上百两军车的火刚刚才点起来
2 回复 西岳华山 2015-6-4 02:55
正义感: 中国会是什么样的民主?印度式的?印尼式的?菲律宾式的?墨西哥式的?还是乌克兰式的?千万不要是利比亚式的,埃及式的,或者是伊拉克式的。
你觉得中国不应该有民主,还是中国人不配民主?

共产党在中国这个农民国家革命成功有过先例吗?中国的经济发展有过先例吗?中国的文明历史是跟别人学的吗?

记得毛主席他老人家逝世,很多人说,没有了毛主席,中国怎么办?邓公高龄时,也有人探讨邓后如何。现在,还有人担心吗?大学毕业不包工作了,政府也不管农民种不种大白菜了,大家日子过得都不错呀。六四前后,北京政府和警察都休假了,你猜怎么着?当时犯罪率是建国以来最低的。

政府一直觉得农民愚蠢,非要他们加入公社,每年派大批工作队指导他们种地,结果大家都饿死了。改革开放是怎么回事?说穿了,就是给老百姓一点自由,让他们想干什么干什么,他们比你聪明。承包制,分田到户,不是邓小平发明的,是农民。邓小平只是学会了一点,不要自作聪明干涉老百姓。所以,你大可放心,中国人会做好,当官的只是害怕民主以后他们怎么办,万一老百姓不愿意养着他们。

我上次回家就遇上这么一档事:抗粮。农民说,自古种田纳赋,国家的税粮我们一分不少。但是,你们这些当官的不为老百姓办事,这个附加税我们不交。

你看,这就是民主,老百姓比你懂得多多了,虽然他们不会写文章。
3 回复 西岳华山 2015-6-4 03:01
法道济: 是的,我当时上午11点多到建国路上,那上百两军车的火刚刚才点起来
当时真的无语,很难想象堂堂大国的政府会是如此撒谎不要脸。
3 回复 正义感 2015-6-4 03:06
西岳华山: 你觉得中国不应该有民主,还是中国人不配民主?

共产党在中国这个农民国家革命成功有过先例吗?中国的经济发展有过先例吗?中国的文明历史是跟别人学的吗?

不是,我不是认为中国不配民主,我只是问是怎样的民主。如果你把以抗粮不交税当是民主,我想是你对民主真正的含义不懂。如果你在美国以抗税来对抗不做事情的官员,那么等你就是惩罚。

另外,你其实对中国能实行如何的民主也没有底,只是以共产党能实现,老百姓也能实现这样粗浅的理论来做例子,这是最危险的。共产党当时是有组织,有纲领以及有手段的,并不是你所谓的没有先例。共产党是打败国民党才夺取政权的。

我想,你如果想在中国实现民主,一定要有人回去与共产党斗争;而不是在美国叫中国要民主;即使这样你也不能保证是什么民主,印度的,印尼的,还是菲律宾的。我想中国人是不会要这样的民主的。你能保证中国不会成为这样的民主吗?

我看了一条新闻,就是前一段时间很多利比亚难民偷渡到欧州,很多人在海上死去了。想想几年前,利比亚人以为推翻卡扎菲,利比亚民主了,老百姓就有好日子过了,可一位幸存的母亲,在偷渡船上大声的问西方记者,我们的希望在哪?我们的前途在哪?我们的生命在哪?这就是利比亚民主后发生的真实情况。

民主,到底是好事坏?
3 回复 西岳华山 2015-6-4 03:16
正义感: 不是,我不是认为中国不配民主,我只是问是怎样的民主。如果你把以抗粮不交税当是民主,我想是你对民主真正的含义不懂。如果你在美国以抗税来对抗不做事情的官员
潜意识里,你是同意共产党宣传的,虽然你想否认,就是中国不应该实行民主,因为中国有八亿农民。

你不用跟我讲理论,民主跟专制最大的区别,就是民主是下面决定上面。税收多少,该用于什么,是民主决定。你说的是个人与社会的关系,不是民主的问题。你对民主的理解,就跟有人对于自由的理解一样,是咬文嚼字。
2 回复 酸柚子 2015-6-4 03:17
老岳好文
3 回复 正义感 2015-6-4 03:21
西岳华山: 潜意识里,你是同意共产党宣传的,虽然你想否认,就是中国不应该实行民主,因为中国有八亿农民。

你不用跟我讲理论,民主跟专制最大的区别,就是民主是下面决定
不要推测i我的潜意识,我的潜意识与这里的讨论没有关系。你可以针对我的观点,不要针对我的人。也不要对我定性,扣帽子。

我说的事实,不跟你说道理。你可以用你的事实来与我讨论。民主就像飞机,大家都会说飞机好,可在沙漠里,飞机能起飞吗?这就是在中东实行民主的结果,包括美国自己人都说了是失败。你要面对事实说话。
4 回复 正义感 2015-6-4 03:45
西岳华山: 潜意识里,你是同意共产党宣传的,虽然你想否认,就是中国不应该实行民主,因为中国有八亿农民。

你不用跟我讲理论,民主跟专制最大的区别,就是民主是下面决定
再对你的“民主跟专制最大的区别,就是民主是下面决定上面”,这说明你对民主只存在一种幻想。可以举很多例子,即使在美国,也不是你所说的,随便举几例:伊拉克战争,奥巴马医疗保险,经济危机时的银行bail out和现在闹得纷纷扬扬的国家对私人的电话窃听等等都不是自下而上的。你能说这就是专制了吗?以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来区分民主还是专制的话,那么美国绝对不能称为是民主国家了。
3 回复 wennuan368 2015-6-4 04:00
西岳华山: 六四的一个谎言:在六四之后的宣传中,镇压六四的一个借口是暴徒焚烧军车。其实,军车被烧是六四之后,此事发生在军博到木樨地一带。而且,整个长安街都在24小时
华山博主,你好,你提到的这件事,我听我的一个同事讲过他的亲身经历。 当年我的同事家住海军大院,那一日骑着自行车到了大概木樨地和军事博物馆那一带。长安街上在过军车,而且车速都很快,有一辆军车在拐弯的时候车速太快导致侧弯翻倒,当时就起了火,旁边的路人都赶过去想去救火,但是火力太大无法靠近,只能眼睁睁看着无能为力。同事说那辆军车事一辆大卡车,估计里面装了很多的弹药,要不然普通的卡车就是翻了也不会燃烧的那么快。但是等第二天电视里 播报新闻的时候去出现了新的说辞,说是暴徒纵火焚烧的。我的同事很愤怒,但是迫于压力,不敢说当时自己在现场看到了全过程。直到大概2000年的时候他才敢于和我们讲述这段经历,他总是感慨gcd的黑白颠倒。
3 回复 淡淡的米兰 2015-6-4 04:29
6.4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当时部队接到戒严命令,但是在军人的潜意识里并没有料到会下武装镇压的命令,很多人在心里是抗拒向学生开枪的,也因为此38军军长才丢官撤职判刑,6.4也才成为中国军人永远的痛~
2 回复 红旗下的人 2015-6-4 04:39
我终于知道王丹是何货色了,当墙上贴着华人和狗不得入内时,做为中国人,我们会保卫我们的尊严,王丹只能摇摇尾巴,在门口等它的主人,它还会冲你叫上两声,这是自由之声 ,哈哈哈
123... 4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21: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