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畏淫威小芹勇 ~ 追踪地沟油(之七)

作者:厚道人家  于 2015-12-1 01: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6评论

     虹桥机场刚起飞的一架民航客机从头顶轰鸣而过随着一阵门窗的震动,我的心被高高地抛起,又重重地摔下。逃现在只要把蓝衣工人轻轻一推,后边是台阶他失去重心马上就会跌下去,我由此不费吹灰之力抽身而去那么地沟油呢?我的人是逃了,我的心却被地沟油永远地追逐着这将变成我一辈子的良心不安。不逃,有种。那就准备好老小伙子,打。已经到了室外,没有凳椅柱的碍手碍脚足可以放手一搏。活动活动筋骨这几个人渣充其量也就象人肉沙包,让我练练拳法。同他们对打连伤筋动骨恐怕都不会。我握了握空着的左手左手食指上的搏击指环闪着蓝光,在挑逗我肉搏的血性但是这一打一闹不把地沟油打没了?那么,我这又是为了什么呢?这岂不变成竹蓝打水一场空。不逃,也不打以不变应万变。我想这是我目前最好的策略。也只能如此了

     二O一五年的六月,春末夏初,本该冷暖相宜,万木妩媚可是黄霉天却忍不住了提前驾到。每天睛雨不定,阴阳瞬变乌云一会飘过来,洒下几条雨丝,濡染一下大地;一会飘过去投来几缕阳光,照亮一下人心。接下来是睛还是雨呢?只有天晓得我不能确定老天将降什么东西给我既然蓝衣工人认识卖水果汁的姑娘那我假扮洋人的西洋镜就会马上被戳穿我不能预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看来一场打斗免不了和地痞们对打这不是我的第一次,没什么可怕的。环视室外场地选好了进可以搏击,退可以闪人的位置。我准备好了天无绝人之路

     时间在僵持中嘀嗒着往前走,每分每秒都象踩着我的心坎发出呯呯的响声。蓝衣工人看看叫不出人来,有失面子他不耐烦了,重重地跺着脚,更脏的话从他口里喷出:他妈的小芹,你这小逼养的,怎么还不出来。这自行车是你的吗你的车子怎么跑到洋人手里了?你和洋人干上了他的横蛮透了流氓透了盛气凌人透了。他把那位叫小芹的姑娘当成什么人了,竟然可以如此当众恶言相向隐隐觉得小芹和他之间的关系不寻常要么他们之间关系特别亲密,他才会用这样的语言放肆地戏弄小芹要么互相之间有仇,他才会如此口出恶言用以解恨那么小芹是谁呢卖水果汁摊那儿除了安徽姑娘以外还有另外一位姑娘边仍然是沉默,扣人心弦的沉默,一场风暴来临之前的沉默小芹是被吓怕了,吓坏了,还是吓倒了。她怎么不吱声呢蓝衣工人又吠叫了起来:小逼养的,你再不出来,当心我给你好看蓝衣工人露出狰狞的嘴脸,他是在想用吼,把小芹吼倒把她的心吼怕,把她的自行车怎么到我手里的原委吼出来

     “来了,来了,人家上个厕所就等不及啦?什么事这样大惊小怪的
小芹终于露面了。她就是安徽姑娘。即刻我心里升起了一个问号藏在她心里的秘密会否失守?我不敢看她的脸,心里处于真空状态天要下雨,娘要出嫁,该发生的事总该发生但我内心深处仍对她残存一息侥幸。她刚洗过手手上还抓着一块擦纸手巾。她不笑不哭不卑不亢神情在冷漠和殷勤之间偏向前者。她脸冷得象结了一层冰。她说喊,喊,喊你个头。这是一句文雅的骂人话,大都出自女性并且大家都知道这个头是什么头。不能小瞧了小芹,她嘴巴厉害得很。她说:怎么啦这个外国人借我的自行车出去溜溜。他愿意给我一百元钱碍你什么事?她说着,从裤袋里抓出一张百元大钞蓝衣工人的面前晃着。她的好脾气里埋着定时炸弹说爆就爆了讲话伶牙俐齿,语速很快,语气硬朗,象竹筒倒豆一下子把话全倒了出来,蓝衣工人几乎没有插嘴的份小芹据理力争,反问道:你是地税局的,来要我交税还是工商局的,要检查我营业执照?管你事吗?你凭什么?真是的押后的这三个字,尽管字面上没内容但是字背后充满了嘲弄讽刺和不屑。小芹的浓眉高高地挑起凛然竖立在她男人般隽永的前额上浓眉下的目光熠熠生辉象两把利刀,把蓝衣工人的疑问拦腰斩断蓝衣工人的脸被刮得一阵青一阵红,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知道再问什么好。他没有理由再撒野了。只好自讨没趣地说我是为你好,我还以为这洋人偷你自行车呢他涎皮赖脸地湊到小芹跟前,仓促地欲来补救刚才的无理他想拉小芹的手,以示和解。小芹一甩手差点打在他脸上说:滚开

     这时,电梯门那里传来一声喊叫,猴脸的脏话又飞了过来人渣们的脏话出口不是直奔人家上代祖先就是冲着人家的女性亲属。不管对方是同伙,还是其他人不管是在私人居家,还是在公共场所。快摁住耳朵吧,脏话来了操你姐姐的,刘大头,你在那里泡什么妞。快过来记者马上出电梯了,这里只有你认识。

     蓝衣工人朝我瞪着眼眼圈黑黑的,一双熊猫眼里,好象很有话说,但又一下子语塞冷不防,他故意从小芹和自行车之间几乎没有空隙的缝里穿过。小芹被门框顶着背,退后不得蓝衣工人脏兮兮的左臂膀紧贴着小芹的白底蓝花的上衣他的胳膊肘压着小芹的胸脯,还不怀好意地往里顶了顶小芹侧过身都来不及,这得高喊:你这流氓蓝衣工人晃着脑袋往电梯口跑,为自己刚才的劣行自鸣得意, 他回头毫不自耻地大声说:流氓就流氓,怎滴蓝衣工人和小芹原来是色狼和羔羊之间的关系。

     我猛然放倒自行车愤地要去揪蓝衣工人。但小芹用眼色阻止了我平白无故被人揩了油,她俊俏的腮帮上全是牙关咬紧的牙齿印迹她神色很快地恢复过来,努努嘴意示我快走大概高度的紧张和激烈的心跳需要大量的氧气,我大口地深呼吸把氧气吸进体内,也把对小芹的感慨和感谢一并深埋在心中远处望,那辆废油脂收集车已走得无影无踪,我必须去寻去追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2 回复 天涯看客 2015-12-1 07:17
从这代年轻人身上看到了中国的希望。。。真是: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2 回复 厚道人家 2015-12-1 12:36
天涯看客: 从这代年轻人身上看到了中国的希望。。。真是: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概括得完全正确。
3 回复 twmp88 2015-12-6 04:14
举头三尺有神明。
3 回复 厚道人家 2015-12-7 10:30
twmp88: 举头三尺有神明。
是的。
3 回复 海外思华 2015-12-12 10:13
这种恶心肮脏的桶,国内不少见。
1 回复 厚道人家 2015-12-13 00:05
海外思华: 这种恶心肮脏的桶,国内不少见。
这些是收集下水污秽的专用桶。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9 07:4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