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妻化尽节蓄,结果却把老夫送进了太平间

作者:厚道人家  于 2019-7-9 09: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上接72日的记事《他获得文学大奖,却要向我借钱八千》

 跟着小周的悔之篇走到第八页纸, 路标上写明这已是第三节了。我总算看到一老一少的这对国家干部去商场购物的背影。悔之篇的情节婀婀娜娜地走来了。看来骗局就要开启大门,我的窥视将有了内容。我略有一些紧张,一步不离地跟踪这对老夫少妻。但是我枉费了心机,跟了几十行,我根本就看不见一点骗的端倪,甚至我觉得自己没了方向感。走到第十页了,我的目光所及仍是那两口子手携着手,恩爱着。我叹了口气,怪自己笨,怎么到现在还找不到骗局,还读不到故事的情节。当代小说不衰也难啊,一天成百上千篇小说问世,有几个作者把小说的故事情节当成一回事?一篇小说沒了情节怎能引读者入胜、入戏、入小说的文字间。读者在外面的世界玩得好好地,凭什么要化钱买门票(买书或杂志)进入那些闲得无聊的作者编造的小天地里去?小周乐于与这样的作者为伍,我见怪不怪。既然悔之篇不愿让情节开门见山,我也不能强求。嚼着作者小周缺酱少盐的文字料理,我只得耸耸肩膀,摆摆手。无奈之下,我在电脑上另外开个窗口,去网上银行付了笔款。

 到第四节了,悔之篇的情节终于在盼望中来到我的案头。我立马提神迎接。不幸,情节还没跨出几步,便被小周无来由地中途拦住。小周摆了个噱头,虚晃一枪,接着用了整整一页纸做起展销。只见他忙着铺开包装精美的各种礼盒,非常耐心地介绍礼盒里的内容。健脑的、养心的、治肝的、丰乳的、减肥的、壮阳的、补阴的,什么都有。人体缺什么,小周的铺位上就有什么。小周够辛苦的,光是介绍一家叫罗兰保健集团的保健品就用了悔之篇第四节的大半个篇幅。我纳闷,小周难道改行当了罗兰传销公司的保健品推销员?不会吧,我慌忙否定。一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怎么可能干这种行当?我对那些奸诈得浑身淌着坏水、专吃窝边草的传销员们素来避之惟恐不及,那些漂亮的保健品包装也固执地认为均不是好东西我猜测,小周是否改行,还改了人生观,把一个君子弄成个骗子。我犹豫,是否有必要把安安稳稳躺在银行里的八千元提出来。有了疑心,我读悔之篇第四节的时候,完全是带着娱乐的心情。音乐是从鼻孔里出来的,又嗤又哼没完没了。后来音乐也懒得给,我仅是用余光在小周编排的文字间游走。我开始刷手机,刷着刷着我的指尖被引导到微信上。

 在打开微信之前,我瞥了一眼悔之篇第五节。我被带到了那对退休干部的家。连门都不敲,小周就领着我登堂入室。主人不在家,小周独自向我展示那对恩爱夫妻的战利品,琳琅满目一屋子那些身分已从卖品变成补品的保健天使们各个都打扮得丰姿招展,娇艳绝伦。它们几乎占据了客厅的每个角落。我走进去才一步,就赶快退出来,因为我发现第二步的脚没处放。没处放脚就不放呗,我本来就厌恶进去。我乐得退出来,开始关心我的微信。保健品市场蠢货无数,没有什么好看的,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但是,这是个创造惊讶的时代。这不,我的手机看我闲着,随随便便就扯来了一个惊讶。文友郑琳发来一条微信。她说,她也获得了这个中华文学大奖赛的奖。她获得的是诗词类的二等奖。郑琳的微信附着她的获奖诗。

 我把茶缸泡满了水,这缸茶已是冲了第三次滚水了,已经淡得没了茶味,但它仍然闪浅浅的黄色,我不舍得泼掉。郑琳的诗,二十几行,我一目了然。读毕,嘴里乏味。抓起茶缸,灌了几口,味觉才重新回到舌上。这诗也能得奖?我把郑琳的诗丢还给微信,无趣地关了那总是想方设法引诱我不务正业的手机。我擦了下眼睛,提起神,继续读悔之篇第五节。悔之篇,我已经读了一半,骗局还没产生。我真有点沮丧。我没了耐心,一目十行地率性往前跑。小周,你究竟要设怎样的骗局,行行好,快告诉我吧。今天是星期天,请给我一点时间,我还有很多亊要做

 谢天谢地总算熬到了第六节。小周写道:“秋寒来袭,在秋风的叹息中,老干部家的院子里一棵几个星期前还丰腴着的桃树瘦了,瘦得枯骨如柴。”悔之篇在这感伤的季节,忽然送他的男主人翁去见了阎王。死因是他补品吃得太多,吃成了肾衰竭。结果一命呜呼。骗局攸然进入尾声。所谓的骗局,原来这么简单:少妻陷入保健品公司的骗局,买来各种保健品,把老夫各个器官都保健到位了,结果丈夫到位的却不在人间,而是在医院太平间。一篇微小说的容量硬被扩张成短篇小说。小周呀,你这是吃饱饭沒亊干!小周不肯就此作罢。他继续拉长悔之篇的裹脚布。他命令主人翁嚎啕大哭,哭得呼天抢地。她这一哭,害得我无法看清她的真面目。我实在想知道她是有意地还是无意地把自己的老公送去见阎王的。已经到第六节了,我还没正面见过女主人。悔之篇只是含蓄地说,她长得有点遗憾,因此在她的脸上落墨不多。小周用女主人翁的眼泪泡制出,他这篇短篇小说的题目名《悔不该上这样的当》。然后小周用女主人的话给出了中心思想。这中心思想如出一辙,也淹没在少夫人无尽的呜呜咽咽中:“该死的罗兰保健品,骗了我这么许多钱,换来得却是老林的“死”。可怜的老林,真对不起你,是我,不,不是我,是那些拆八党害死了你。”

 这第六节,小周写得还算有点声色。但是,太晚了。前五节已经磨去了我所有的耐心。一个简单的骗局,几句话就能讲清楚,小周竟然化了一万多字的篇幅把它写完,我觉得有点过份。而我竟然化两个小时读完它,我也发觉自己傻得智商在常人之下。小周写完第六节还停不下他的唠叨,在余下的几页纸里,他摆出防骗的龙门阵,恨不能揪起我的耳朵,把防骗的说教一二三全数倒进我耳朵里,但我拒绝了他的好意。防骗这种事不用他教。我以闪电的速度,光顾完悔之篇余下二节的说教。

 我摆脱了悔之篇用心良苦的纠缠。电脑关了,小周这一万多字的文字大军一去不复返了,但是一个问题却开始撕咬我的心扉。这悔之篇怎么可能获得文学一等奖?诚然,我衷心祝贺过小周的获奖,但是看完悔之篇后,我觉得自己的祝贺给得有点虚伪。这等文字就连在我们省级文学刊物,最后的归宿也只能是废纸篓。莫非这颁奖者弱智?或者是小周用那八千元买动了人家。国内这样的骗局不算少。但想起早上小周把我闹醒,向我报喜时,那样地情之热热,他的悔之篇那样地心之诚诚,我觉得小周不像沦落为骗子,也不像是化八千元买个奖那类人。我怀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转向了颁奖者。他或他们是何方神圣?记得这位大圣还慷慨地给过郑琳一个二等奖。我给郑琳回了微信,违心地恭祝她得了二等奖,並请她把中华文学大奖赛的有关文告传给我。我想在文告中一定能看到那位大圣的踪迹。(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厚道人家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不是巴子,他們值得所有人敬重(之二) / 寶島遊記(十五之二) [2015/03]
  2. 揭秘:卸妆以后,一个真实的上海美容界名人“莲太太” [2015/08]
  3.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五) [2015/07]
  4. 漂泊异乡几十年,人生的归宿在哪里 [2015/11]
  5. 名人莲太出门忘带钱,落难了还碰见一个卑劣男(少儿不宜) [2015/08]
  6. 卷土重来地沟油 追踪地沟油(之一) [2015/11]
  7.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二) [2015/07]
  8. 纪实:在中国旅游,我是怎样被导游忽悠的 [2015/08]
  9.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三) [2015/07]
  10. 走进中国(序) [2015/07]
  11. 枇杷树一年能结几次果 ? 我的花圃(八) [2015/05]
  12. 尴尬的一幕:在高墩上不但接受安检,还检验是否男子汉 [2015/10]
  13. 旅游归来,我掉进了成都的的黑夜中,狼狈不堪 [2015/08]
  14. 走进中国(一)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四) [2015/07]
  15. 砸碎铁饭碗,他们从此堕进贫困的深渊 [2018/10]
  16. 纪实:在中国旅游,我是怎样被导游导购的 [2015/09]
  17. 诚实人的买和卖 我的花圃(十) [2015/05]
  18. 颇具中国特色的欺诈:有人要硬塞一个病老头给我 [2015/09]
  19. 须知:在中国旅游,入了散团你就沦落为二等游客 [2015/08]
  20. 在中国旅游,吃一亏长一智,该说不字就说不 [2015/09]
  21. 奶妈素芬,您在哪里 我的花圃(七) [2015/05]
  22. 岂有此理,这位导游怎么敢撒这样无中生有的谎 [2015/09]
  23. 傍着美丽凡人都心动 我的花圃(三) [2015/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2 21: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