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竟然撑起了中华文学大奖赛

作者:厚道人家  于 2019-7-12 03: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记事|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以下是根据朋友真实的叙述,编成的故事,故事里的“我”便是这位朋友。)…. 

 面对着中华文学大奖赛这几个字,我像谒着一座碑那样,肃然起敬。它听起来既高又大,但是过去它从沒抵达过我的耳畔,我无从向它致敬。它也从没有造访过我们内部的编辑栏目,我可以公开为它美言几句。因此,有关它的层次、等级、规模,我均无可奉告。我只知道,中国最著名的四大文学奖还只谦虚地用茅盾、鲁迅、老舍和曹禺的名字冠名。现在竟然有人用“中华”命名一项文学赛事,难道我们文学界还有其他文学奖比这四大奖更耀人眼目的吗?如果有,而我浑然无知,那我这文学编辑不是太孤陋寡闻了吗?带着些许羞愧,我向百度请教。我把中华文学奖赛,这个大词拆了装,装了拆,分成不同的组合,翻来覆去,输入百度。大智大慧的百度,无事不晓的百度,可能也被这个大词唬傻了,无论怎么着,它也着不出和这个大词有关联的信息。连百度都在这大奖赛前搔头,我还有什么好自责的?文友郑琳很快传来了二十几页大奖赛文告。我重新泡了杯浓茶,振足精神,把这个大奖赛抓在手里仔细端详。

 还没开始读,我瞟见网页左上角一个中年男子在向我招手。该男子照片下方一行小字写着:中华文学大奖赛组委会主任,罗森教授。就是他,给小周一等奖,给郑琳二等奖的那位大圣。罗教授戴着墨镜。这墨镜架在他上宽下窄的脸上,像是他放大放黑的眼睛。他的鹰爪鼻鼻端很夸张地往下垂,薄嘴唇很配合地往上翘,这上下密切的呼应给人一个错觉,这鼻子连着嘴巴。人们街头撞见,定会眼悸。罗教授颇有自知之明,他在上唇栽了一排胡须,给他脸上紧邻的两个器官之间按了一道漆黑的分界线。这是一张五官分布得不很协调的脸。他,一位文学大奖赛的主持人,应该算是同行吧,我很有礼貌地向罗教授行了个注目礼。礼毕,心里开始琢磨这位大圣。他来自何方?过往经历知何?我仍向百度请教。但是,今天的百度,好像中了邪似的,我找啥没啥。我一个小编,只不过挂了个作家协会成员的名号,百度便大方地给了一面屏幕的介绍。而对一个大大的罗主任教授,百度竟然吝啬得不给一席之地。百度能给罗教授的只是“无名之辈”这张标笺。我只得带着淡淡的惋惜读罗教授治下的组委会文告。

 读完第一页,我心里便竖起了一个特大的惊叹号。这个中华文学大奖赛的组织机构竟然不是国家级的,也不是省部级的,而是网级的。网级算什么级?天底下还有网级这样的极别?我傻眼了。罗教授似乎知道我有疑问,在主办者栏目,他作了回答。罗教授神神秘秘地牵出了八个天晓得的网站站名后,又郑重其事地拉进加勒比海某岛国一个华人组织的网站。由于这个网站的加盟,这场大奖赛就有了国际范,成就了世界级。接着,罗教授津乐道起大奖赛的评委们。十二个评委,罗教授说他们都是文学界知名人士。又来吹了,我本能地反应,你罗教授都不知名,怎么可能你的手下会知名?我用眼皮夹了夹名单,果不其然这些人我从没听说过。我不想再去麻烦百度了,因为罗教授都上不了百度,他的成员可能离百度还远着呢。我也不愿再劳神去测量这知名的辐射范围,因为这范围可能实在太小,小到连我的目光都插不进去。我正在评委名单前磨蹭,忽然,我眼晴一亮,看见了一个另类。正式评委外还添了几位咨询委员,他们来自社会各界。其中有一位是妇产科医生。我噗嗤一笑,暗自发问,莫非此大奖赛诞生一个文学奖得主,难产时,还要咨询一下妇产科医生?或者还需要假妇产科医生之手接生?我想,如若如此,那么生产出得奖者的产道一定相当神秘而又深奥。罗教授就凭这些人,加上他自己,竟能整出中华文学大奖赛这样的大动静。我不由地惊叹他的能量和气魄。我的惊叹不由自主飘向窗外。天上乌黑的云朵接住了我的惊叹。我想起了一则笑话,一位老农说,为什么天上老是乌云滚滚,那是因为地上有太多的人把牛吹上了天。

 无暇去数天上乌云滚滚里跑着多少牛。我的心思一半放在即将被我忍痛割爱的8000元钱上,一半放在小周身上。我想知道他为什么会因悔之篇而告债。看着罗教授脸上那颗巨大的、红润的、发亮的鹰爪鼻,我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中世纪征服大西洋,以冒险家著称的葡萄牙人。罗教授有着与那个民族类似的大鼻子。那是一种有钱人的鼻子,冒险家的鼻子。这个时候,求知欲和好奇心争先恐后闯进了我的大脑。大鼻子如何圈钱?冒险家如何探宝?小周啊,你的稿怎么投到了他的名下。一种不祥的预感把我紧按在椅子上,我的视线不知什么时候已被强烈胶粘在了电脑屏幕上。

 罗教授悠悠然正把一份获奖通告往我眼帘里放。电脑屏幕出现长长一串文字。罗教授宣称,这次大奖赛共有二万多人参加。参赛作品达三万多件。接下来是各奖项的获奖者名单。罗教授与嘴相连的大鼻子拱着拱着,竟然拱出了一件很好玩的事情。那才真叫开眼界。

 罗教授费了很大的劲,捣鼓出很长一串名单。他辛苦了,我先让他靠边,休息会。亲爱的读者,接下来我要和您玩互动。从小,妈妈教诲我,好玩的事,大家分享。现在我要与您分享的是,请猜中华文学大奖赛有多少人获奖。猜准者,有奖。这奖不是大鼻子给,是我给。尽管我只是个编辑,銭袋浅得一眼见底,尽管的鼻子中规中矩,不可能大富大贵,但是我给的奖一定比大鼻子给的多。在您竞猜前我先给一个小贴士: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评奖办公室2018811日公告,该赛亊的获奖者人数共34名。够了吧。有了范围,你可以猜了。每位读者我给猜五次。猜对标准我也不苛刻,只要十位数准确就算猜对。会不会有人猜对呢?我预估读者们猜对的机率将会很低。因为这个获奖者数字已大大超出一般人可猜可想可预知的范围。当我把中华文学大奖赛各个奖项的得主人数加起来,计算器上清清楚楚标出了三位数的阿拉伯数字:836!我擦了擦眼睛,看了又看,这数字明白无误。亲爱的读者,请您不要笑,这是真的。要不然这获奖通告怎么会有二十多页纸?罗教授把得奖者名和他们的作品名都公布了。这就把二十多页纸全填满了。仔细检查名单,小周的姓名果然深埋其中。

 如果,万一,真有读者猜中,我一定付百倍于大奖赛的奖金给您。我,好汉做亊,说到做到。接下来请您,无论猜中与否,与我一起来观赏一下大奖赛的奖励。这,罗教授最有发言权,因为钱从他口袋里出。要放他的血了,我自然得恭恭敬敬请他继续引领我们836人获奖,罗教授得大大地破费了。大凡比赛,总会设定奖项。更何况中华文学大奖赛这种大得唯恐天下人不知道的赛事。我把台灯捻到最亮,迎候罗教授的文字闪光登场,以下便是我见到的。(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厚道人家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不是巴子,他們值得所有人敬重(之二) / 寶島遊記(十五之二) [2015/03]
  2. 揭秘:卸妆以后,一个真实的上海美容界名人“莲太太” [2015/08]
  3.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五) [2015/07]
  4. 漂泊异乡几十年,人生的归宿在哪里 [2015/11]
  5. 名人莲太出门忘带钱,落难了还碰见一个卑劣男(少儿不宜) [2015/08]
  6. 卷土重来地沟油 追踪地沟油(之一) [2015/11]
  7.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二) [2015/07]
  8.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三) [2015/07]
  9. 纪实:在中国旅游,我是怎样被导游忽悠的 [2015/08]
  10. 走进中国(序) [2015/07]
  11. 旅游归来,我掉进了成都的的黑夜中,狼狈不堪 [2015/08]
  12. 尴尬的一幕:在高墩上不但接受安检,还检验是否男子汉 [2015/10]
  13. 走进中国(一)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四) [2015/07]
  14. 砸碎铁饭碗,他们从此堕进贫困的深渊 [2018/10]
  15. 大妈,丢丑别丢到里斯本(上) [2018/11]
  16. 纪实:在中国旅游,我是怎样被导游导购的 [2015/09]
  17. 诚实人的买和卖 我的花圃(十) [2015/05]
  18. 颇具中国特色的欺诈:有人要硬塞一个病老头给我 [2015/09]
  19. 须知:在中国旅游,入了散团你就沦落为二等游客 [2015/08]
  20. 在中国旅游,吃一亏长一智,该说不字就说不 [2015/09]
  21. 岂有此理,这位导游怎么敢撒这样无中生有的谎 [2015/09]
  22. 奶妈素芬,您在哪里 我的花圃(七) [2015/05]
  23. 傍着美丽凡人都心动 我的花圃(三) [2015/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7-12 04:0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