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奖者的名在何方,利在何处

作者:厚道人家  于 2019-8-3 22:2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记事|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上接7月11日,我的日志《他们竟然撑起了中华文学大奖赛》)

  作为一位资深文字编辑,在文学天地周游了几十年,我既当过选手,也当过评委,五花八门的奖励,我见多了。一般说,见了也就见了,得了也就得了,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大惊小怪的,我的心态素来很好。可是现在跳将进我眼眶的这个大赛奖励,却使我吃惊,我忍不住拍案叫绝。它绝在什么地方呢?我陪你再看一遍:

  “  大赛奖励:

  1. 获奖作品,拟纳入《中华文学大奖赛获奖作品精选》,此书将由国家正规出版社出版发行。出版时间:一俟稿件汇编完成后,即行出版。出版时间另行通知。”

  我奇了怪了,这和奖励有什么关系。罗教授要出书就出书呗。但我这榆木疙瘩脑筋有时也会来个急转弯。我灵光一闪,想到,出的这本书如果一炮打红,拿到书市上如果炙手可热,行销以后如果洛阳纸贵,如果这三个如果,都瓜熟蒂落,结出硕果,那真的是平地一声春雷,获奖者声名大噪。这样获奖者名利双收的名不就有了吗?俗话说的精神奖励不就是这个吗?很多文学志士废寝忘食,闭门造车,整出一些美其名曰文学作品的文字材料,哗众取宠,不就是图个名吗?小周去年投来一篇微小说,在附言中就有这么一句,“只要刊登,稿费可以不计。”

  提起小周的那篇微小说,也连带着拔出小周现在的这篇获奖作品。那是什么呀?那整个就是一串荒在地里根本还没长成模样的泥萝卜。我实在不敢恭维小周这篇得一等奖的作品。我首先肯定自己是不会掏钱去把这本书买回家,放进我的书橱的。啊,我拍了下脑袋,瞪了自己一眼,我刚才那一番感慨,不自作多情吗?我设想的三个如果,现在连一个如果都不可能在我这里发生,那,我还有什么可感慨的?罗教授在大赛奖励里,白纸黑字,说得很明白,出版时间另行通知。也就是说,至今罗教授还没给这些如果按上脚,它们还窝在罗教授家里,还未启程呢?看来这精神奖励有点华而不实,既飘又远,我心中不免泛起微词。好吧,咱退一万步说,现在就算那些如果从罗教授的家里滚出来了,就算小周在如果中滚出名了,那么他的利呢?我再一次瞅了眼罗教授那颗富翁才有的大鼻子,想到这红通通的大鼻子可能会滴下金油,我被那8000元钱压抑着的心情略微放松了一些。但是罗教授没给我好脸色看。他板着脸,瞪了我一眼,好像在说,管你什么事,看把你猴急的。我在他脸上读不到“利”字,只得耐着心,欲从他的通告里把“利”挖出来。大赛奖励的第二段是这样写的:

    “ 2. 组委会将颁发烫金的、正规的、高等级的、由国家公证处公证过的获奖证书予各位获奖者。”

  获奖证书前一个比一个耀眼的定语几乎闪瞎了我的眼。这把我惊得不轻呀。句号了,还言犹未尽,还在后边拖泥带水,跟着一个括弧括弧圈着一排小字。我凑到屏幕前一寸的地方,还看不清小字的内容。奖金莫非藏在括符里?我猜。这也太隐蔽了吧。罗教授,你逗人也没有这样逗法。我只得心急慌忙起身,去把我很少用的、珍藏着的、江式放大镜拿出来。这种放大镜市面上永远缺货。这是我在海南中公司当高管的朋友赠的生日礼物。它自带照明光源,很管用。无论什么,只要是写出来的东西,经它一照,绝对原形毕露。在江式放大镜的神威之下,这串藏藏匿匿的小字终于现了原形。这些极小的字这样写着:

  ( 此证书与获奖者订购的上述出版书籍同时寄出。)

  换句话说,获奖者先要购书。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书。这本书不仅载着文字,将来它还要护卫着那张高贵的、烫金的证书,大驾光临获奖者的邮箱。再换句话说,获奖者不购书,就得不到此证书。再再换句话说,获奖者不购书,得不到证书,那么他的获奖,就沒了凭证。没了凭证,获奖者怎么证明自己获奖了?要知道在这个浮华世界,谁都想把自己吹嘘成是大人物,标榜自己获得大成绩。关键是你凭什么吹?凭一张嘴,有人信吗?这当然得有证书。我被换了这么许多话说,脑袋有点被换糊涂了。这大赛奖励第二项算是给获奖者名呢还是利呢?是名就该是无价的,怎么还要获奖者先花钱去买书呢?哦,我的脑装晕了一阵,现在总算回过了神。罗教授非了这么许多口舌无非是要大家买他即将出版的那本书。一本书能值多少钱?买就买吧,有什么大不了的?罗教授好像早就知道我会作此问,他戴着墨镜,早已冷冷地站在这问号旁边,等着获奖者们掏钱把这本书,连带着获奖者的名一起买走。化点小钱财买个大名声,这买卖大概算得来。我支着沉重的脑袋想。

  我被罗教授引进“大赛奖励”这条胡同里退不出来了。身临其境,我才体会到,人一旦钻进牛角尖,要想退出来,不是一件容易事。小周得奖的利在何处?我在牛角尖里孜孜不倦地发问。大凡是利,並不只装着一个钱字。它可以是一套公寓,也可以是一辆汽车,还可以是一张飞机票、一套家俱、一把夜壶什么的。如果罗教授最终决定赏物的话,我还得估价,算成人民币。我没忘记我对读者作的承诺。他给多少,我也给多少,甚至更多。我盯着罗教授的大鼻子,眼里晃着问号:你慷慨吗?你大度吗?你一掷千金吗?我把眼睛睁到最大。很快,下列这行字带着极强的磁场吸力夺了我的眼球:

   “ 3. 三等奖及以上获奖者,将纳入国家级经典文学名人榜,并可直接成为国家级经典文学特约诗人或特约作家。有优先出版权利。”

  我一口气吞了这段文字,险些噎着了。我简直目瞪口呆,罗教授竟然给出这样惊天动地的承诺。这就是罗教授的气魄,语不惊人死不休。照罗教授的说法,得了此奖,得奖者就可以成为国家级的经典文学名人。由此类推,得奖者就可以堂而皇之步入中华文学名人堂了。再类推,他们就可以和李白、杜甫、鲁迅、茅盾等伟大的文学家齐名了。他们如果谦虚些,不说齐名,只说名次排在大师的后边,也是荣耀一辈子的事呀。至于排在多少人后边,离大师们有多么远,那,谁在乎呢?咱国家十四亿人口,这些得奖者总不会排到最后吧,他们至少会排在中游的位置。这也相当不错的呀。啊,队伍中还有小周,他还捧着悔之篇。他在中游靠前位置还是靠后呢?唉,这怎么数得清,反正在他后边还有几个亿。该咋,咋嘀。(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厚道人家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不是巴子,他們值得所有人敬重(之二) / 寶島遊記(十五之二) [2015/03]
  2. 揭秘:卸妆以后,一个真实的上海美容界名人“莲太太” [2015/08]
  3.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五) [2015/07]
  4. 漂泊异乡几十年,人生的归宿在哪里 [2015/11]
  5. 名人莲太出门忘带钱,落难了还碰见一个卑劣男(少儿不宜) [2015/08]
  6. 卷土重来地沟油 追踪地沟油(之一) [2015/11]
  7.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二) [2015/07]
  8. 纪实:在中国旅游,我是怎样被导游忽悠的 [2015/08]
  9.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三) [2015/07]
  10. 走进中国(序) [2015/07]
  11. 枇杷树一年能结几次果 ? 我的花圃(八) [2015/05]
  12. 尴尬的一幕:在高墩上不但接受安检,还检验是否男子汉 [2015/10]
  13. 旅游归来,我掉进了成都的的黑夜中,狼狈不堪 [2015/08]
  14. 走进中国(一)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四) [2015/07]
  15. 砸碎铁饭碗,他们从此堕进贫困的深渊 [2018/10]
  16. 纪实:在中国旅游,我是怎样被导游导购的 [2015/09]
  17. 诚实人的买和卖 我的花圃(十) [2015/05]
  18. 颇具中国特色的欺诈:有人要硬塞一个病老头给我 [2015/09]
  19. 须知:在中国旅游,入了散团你就沦落为二等游客 [2015/08]
  20. 在中国旅游,吃一亏长一智,该说不字就说不 [2015/09]
  21. 奶妈素芬,您在哪里 我的花圃(七) [2015/05]
  22. 岂有此理,这位导游怎么敢撒这样无中生有的谎 [2015/09]
  23. 傍着美丽凡人都心动 我的花圃(三) [2015/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3 13: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