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位文学志士是这样上当受骗的

作者:厚道人家  于 2019-8-5 23:0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罗教授五迷三道把我引到这里,他还以为可以把我,一个在世俗闯荡了几十年的普通人的物质期待拐走。但是,他失算了。我,已被生活中的油盐酱醋浸泡得十分现实,即使跟着罗教授忽悠忽悠地走了一圈,回来,我仍然意志坚定地追着罗教授发问“多少奖金?”和“什么物质奖励?”尽管这与我沒有一毛钱的关系。哦,对了,有一点关系,不过那只是0.5毛钱的关系。只是一种边际关系。因为我先要知道罗教授给获奖者多少,我才能兑现我早先对读者们许的诺。你给,我也得给呀。至于我背上背着的小周八千元钱的借款,那,大概连0.5毛钱的关系也没有。我急于想知道小周能得到些什么。我大有不把“利”看出来,就不放过罗教授的气势。我同事常说我脾气犟起来能顶十头牛。罗教授你把我惹了,我看你从哪里牵来这十头牛,你即使有了这十头牛,你能顶过我吗?现在,我必须要看到你用什么利,诱使包括小周在内的二万多人围着你转。

  可是,刚才还振振有词的“大赛奖励”到此嘎然而止。一个寒冷的句号,像冰块那样冻结在段尾。“大赛奖励”到此结束,仅仅三项,它在最不该结束的时候结束了它的使命。多少奖金?零。什么物质奖励?零。利呢?零。多惨啊,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836名获奖者翘首引领,盼星星盼月亮,他们盼到了什么?在他们心的天空,他们望见了一个零在雾霾中时隐时现。这情何以堪。一切归零了。亲爱的读者,罗教授喷了一阵香水迷雾,撒手了,我还能给你什么呢。这能怪我吗?我忿忿的目光锁住了罗教授,想代我的读者,或者更确切地说代小周,向他讨个说法。罗教授的眼睛更黑了,墨镜一闪一闪,像两把匕首向我刺来,他好像在呵斥:“看什么看,你一个小编,管得着吗?快去厕所小便吧。”

  读者朋友,读到此,您一定会笑得捧腹,以为我在开国际玩笑。不,这不是玩笑,这是确确实实发生在前几天,我亲眼目睹的事。您看看有两万多作者在读了罗教授的文告后自告奋勇地参加了这个咋一听伟大,细一想可笑的文学大奖赛。您再比比我的文友小周,他毕业于上海的顶尖大学,是外企标准的白领。我想您不会比他聪明多少。他都这么严肃而又认真地参赛,您没参赛,只能说明您傻。您怎么有资格笑话他呢?如果您实在还想把他当笑料看,那是您自己的事。不过在此,我奉劝您,不要笑得太费劲了,要不然接着,罗教授的文告里可能还有更多好笑的,您可能沒有力气笑了。所以,我现在是既不笑,也不闹,养精蓄锐,静候着。这毕竟是一件严肃的事,没什么好笑的。大赛获奖,小周要向我借8000元钱。掏钱,总是肉痛。因为我不是土豪。这时我脑袋又进水了,我搞不清楚究竟谁在获奖,小周吗?好像不是,他手里至今空空如也。这还不算,他还想问我借8000元钱,莫非他想去颁奖?莫非他想给中华文学大奖赛的组织者罗教授頒奖?这是哪个对哪个呀?我真迷糊了。

  我不得不振足精神 ,在出手这8000元之前,我必须要搞清楚,小周为什么要借钱。费了这么许多时间,我还没把小周获奖和小周借钱这两件风马牛不相干的事扯到一块。现在看来,何以解惑,唯有罗教授了。我按告示的线路图索骥到此,和钱有关的无非是获奖者得化钱购书。难道罗教授这本书开价8000元?什么书这么贵?我狠狠地瞪了一眼罗教授,他随即也是狠狠地黑了我一眼(他自始自终戴着墨镜,眼睛想白也白不了)。随后他很不耐烦地一把,把告示余下部分晾开,让我自己读。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这个时候似乎快到了临界点。我一如既往,如饥似渴地读下去。

  “出版认购:

    由于纯文学出版物出版昂贵,发行艰难,为复兴中华文学之大业,担当文学出版之重任,同时也考虑获奖者留念和馈赠亲友之需要,获奖者需认购《中华文学大奖赛获奖作品精选》。”

中国语言博大精深,经过罗教授一倒饬,一句同样的话诠释出无数多的不同意思。我把这些意思囫囵吞枣,一古脑儿吞进肚里,根本就不顾这些含义无比深刻的词能不能在我胃中消化掉。兜来兜去,仍兜回到购书上。看来罗教授一门心思要获奖者掏钱了。看他急吼吼的样子,好像是获奖者欠了他的钱。看他心安理得的样子,好像是在说,我给了你们获奖者三大筐名声,作为获奖者,你们总该意思意思吧。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被自己忽然而至的反向思维刺激得挺觉别扭,挺感悚然,挺有点像吃了一只苍蝇想吐的感觉。在购书的收费处,罗教授两手叉在腰间,像把剑戳在那儿,大有一夫把关,万夫莫开的势头。“他是在收买路费吗?”我自问。“是的,”我自答。如何收费?我看到收费处的明码标价:

  “认购标准:每页作品认购5本书,每本书单价70元,不足1页的,按作1页计算(免国内邮资和手工费)。

   计算标准:诗歌诗词25行一页,散文小说600字一页(不包含空行和空格)。”

  罗教授给我出了一道小学五年级的算术应用题。我的数学早就退化到小学三年级的程度,我暗暗叫苦。不管了,船到桥头自会直。读吧,读到底再说。罗教授终于把我带到一行黑色大字跟前。他脸上由墨镜和大鼻子装饰的狞笑尤为骇人。那行黑色大字驮着他的威严嗖嗖向我袭来:

  “获奖者在2019年2月15日前必须办理认购手续。逾期不办理者按自行弃权处理。”

  这付钱还有时间限止,还不得有误。我老实本分地开始用我小学三年级的计算能力解五年级的应用题。我头既大又痛,幸亏有我家孝顺的儿子在场,他用精算师的算法帮助我解这道题。我先算出小周13679字的悔之篇占地多少页。按600字一页计算,那么13679➗600=22.80页。Word的计字是不计空格的。悔之篇虽然是短篇小说,但其实不短。它被分成几十段,段中有很多荒芜的空格和空行,如果把这些荒地都算进去,小周的得奖作品最起码占24页地。每页地价是5x70=350元,(每页认购5本书。每本书单价70元),然后,350(元)x 24(页地)=8400(元)。

啊,8400元终于不负所望来到我眼前。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罗教授要获奖者买书,不是买一本书,是因人而异,买n本书。譬如小周,算下来,他得买120本书。罗教授挖出个大坑,要那836位获奖者去填。小周将填进去8400元钱。小周看来是心心热热想着去拿那份烫金的奖状。要获奖,必须先购书。要不然,他的获奖资格就要被取消了。84张百元大钞与那张烫金的纸相比,小周认为烫金的纸更值钱。即使他一时手头窘迫,他借钱也要去买。但是,罗教授的把戏没逃过我的火眼金睛。我必须找罗教授理论。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大奖赛?那是个空口说大话的大奖赛!那是个空手套白狼的大奖赛!获奖者得了个不成名的名,却赔上实打实的利。我气不过,想揪住罗教授责问,你一张破纸烫个金描点红就要价8000元,你宰人也宰得太狠了。还教授呢,你教的是哪门子课,授的是哪门子业。你这个大鼻子就是个骗子。我觉得再把教授挂在大鼻子上,真污了教授这崇高的名号。我忍无可忍,想对着大鼻子开骂。但是,刚才我只顾了解应用题,电脑闲置的时间过长,它自动关机了。大鼻子已悄然隐到了幕后,我找谁去?对着暗去的大鼻子身影,我“呸”的一声,把咽进肚里的那个苍蝇吐在地上,再踩上一脚,使劲碾了碾。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厚道人家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不是巴子,他們值得所有人敬重(之二) / 寶島遊記(十五之二) [2015/03]
  2. 揭秘:卸妆以后,一个真实的上海美容界名人“莲太太” [2015/08]
  3.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五) [2015/07]
  4. 漂泊异乡几十年,人生的归宿在哪里 [2015/11]
  5. 名人莲太出门忘带钱,落难了还碰见一个卑劣男(少儿不宜) [2015/08]
  6. 卷土重来地沟油 追踪地沟油(之一) [2015/11]
  7.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二) [2015/07]
  8. 纪实:在中国旅游,我是怎样被导游忽悠的 [2015/08]
  9.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三) [2015/07]
  10. 走进中国(序) [2015/07]
  11. 枇杷树一年能结几次果 ? 我的花圃(八) [2015/05]
  12. 尴尬的一幕:在高墩上不但接受安检,还检验是否男子汉 [2015/10]
  13. 旅游归来,我掉进了成都的的黑夜中,狼狈不堪 [2015/08]
  14. 走进中国(一)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四) [2015/07]
  15. 砸碎铁饭碗,他们从此堕进贫困的深渊 [2018/10]
  16. 纪实:在中国旅游,我是怎样被导游导购的 [2015/09]
  17. 诚实人的买和卖 我的花圃(十) [2015/05]
  18. 颇具中国特色的欺诈:有人要硬塞一个病老头给我 [2015/09]
  19. 须知:在中国旅游,入了散团你就沦落为二等游客 [2015/08]
  20. 在中国旅游,吃一亏长一智,该说不字就说不 [2015/09]
  21. 奶妈素芬,您在哪里 我的花圃(七) [2015/05]
  22. 岂有此理,这位导游怎么敢撒这样无中生有的谎 [2015/09]
  23. 傍着美丽凡人都心动 我的花圃(三) [2015/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3 13: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