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班牙看斗牛之十

作者:厚道人家  于 2021-7-26 01:1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旅游归来

我在西班牙看斗牛之十

我只得看向阿赛利娅,她是省长妇人,现在只要她一句话,就能把我从窘境中拔出来。但是她背对着我们,好像在说,你这事,我爱莫能助。我被狠狠一顿数落,百口难辩。被人当骗子羞辱,自从我懂事起还没有过这样的经历。老老实实做人,这是我的处事哲学。哪想到天边飞来一顶骗子帽子不分清红皂白砸在我头上,我躲闪不及。我红了脸,垂下头,不敢应答。我低眉顺眼,视线还粘在阿赛利娅的背上。她的背还是那么冷酷,丝毫没有转热的迹象。她弯着身体,双肘支在膝盖上,双手托着脸,食指贴在耳屏上,好像她在拒绝把身后两位观众的对话放进耳道,也好像她正全神贯注于场上即将开始的斗牛。这是怎么啦?刚才还有问必答的阿赛利娅,现在怎么换了个人似的?这事如果发生在中国正是头面人物的太太们施掌手腕的时候呀。平时她们很多人就怕人家不知道,现在有人问了,何不借鸡(机)下个虚荣的蛋,风光一下呢?

        我有个嗜好,总喜欢把世间羞于见光的东西印在大脑的海马体上。久而久之我大脑的海马体颜色比一般人的要黑很多(这是医生告诉我的)。我的选择性记忆经常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烦恼。

面对这位脸上滚着一圈又一圈冷笑的大叔,我羞愧万分,心里好像有很多小蚂蚁在爬,在撕咬我的感觉神经。忽然,我耳膜上响起几年前“我爸是李刚”的话声。忽然,眼眶里撞进一个泼妇,她阻断公共交通,对着交警嚷道,你们知道我的老公是谁吗?唉,人到了国外,把这些家丑扬出来,有辱国格。我赶紧闭嘴,把这些丑事很费力地摁到大肠里,送进排泄系统。

        我只得认错。这难道不是我的错吗?阿赛利娅保持沉默,我无可指责。她或许根本不认为我们是她的朋友。她或许在责怪我,为了我,把他们一个好好的六人家庭团拆了。省长想要隐私,省长想得到家庭的温馨,可是万人之上的省长啊,如意算盘却被一个外国人打碎。我不敢再指望阿赛利娅出面解围。

我自责。我只认识埃利克,甚至连话都没交谈过几句,怎么就把他当成朋友了呢?在中国,朋友这个词辐射的范围很广,只要认识,说朋友无妨。可是西班牙人却把认识和朋友当两码事看,我必须入乡随俗。我在心中责备自己,你这顶着一颗榆木脑瓜的人,你还以为你在中国?

        那位大叔还算心地善良,没有泼来更严厉的讥讽和嘲笑。他接受了我的认错,冷脸升了些温。但是,他眼里仍含嫌弃之色。他可能以为与一个有骗子嫌疑的人交谈会染上这种人见人厌的坏毛病,旋即转身与他的同伴搞笑去了。我也不再纠结埃利克是否算我们的朋友。我的纠结换了内容。埃利克,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人,怎么可能是省长?这太不可思议了。

        省长,说到哪里去,都是高官。在中国,省长上边有书记,一省之内还不算老大。可是在西班牙的马拉加省,省长坐的是第一把交椅。在许多国家,省长出行是要里三层外三层保护的,因为那里的他们,官运来自于他们头顶上的那片天。他们的命只被天上掉下来的一条线牵着,碰不得撞不得,宝贵得很娇嫩得很,需要非常当心的呵护。而埃利克,听刚才那位大叔说,是被选民们选出来的,那就大不一样了。被选出来之前,他很可能就是个路人甲,没有什么安全之虞。就像我站在街上Who怕Who。这我深有体会。但是他当了省长,咸鱼翻身,就不再是路人甲了。我又想起了国内某些单位某些小人一旦当了某些官,便小人得志……

        我心中的小蚂蚁又开始暖身。这次我聪明了,还没等它们蠢蠢欲动,就一巴掌打过去,把它们全拍死。小蚂蚁死了,但是我的费解还活着。埃利克身上怎么会闻不到一丁点省长的味道?我发现玛丽亚把阿赛利娅的女儿依赛贝拉(Isabella)撇一边,只顾自己闻手腕和小臂。闻一只手不够,还左右手轮番着闻。我想她一定与我有同感。而且她的感触可能还会更具体一些,因为埃利克的夹克衫她刚才还穿过。她闻到了省长的味道吗?

        我不便提的问题被依赛贝拉问出来了。玛丽娅你在闻什么?依赛贝拉问,这手臂有什么好闻的?这次我不敢说大话,省长的女儿依赛贝拉真成了玛丽娅的朋友。她们年龄相差最多不会超过五岁,她们属于同一代人。她们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如果不是因为肤色稍稍有异,人家说不定以为她们是姐妹。依赛贝拉不愿坐在她妈妈身边,宁愿与玛利娅挤着(我们坐的后排观众席是长排椅子,不对号入座)拥着,亲成了一家人。我相信缘分这一说。缘分来了,城墙啊国界啊什么都挡不住。依赛贝拉抓起玛利娅的手,把嗅觉贴上去,立马说,你的手真香。玛利娅再把依赛贝拉闻过的手腕放到鼻子底下好一会,不解地问,我怎么没闻到?

        省长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公共场所都是核心,除非当场有他的领导。可是埃利克在我们九个人往斗牛场赶的路上,他总是默不作声,不是走在最前边,就是落在最后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我们一行人的向导或保镖。他至多是有意无意地咳几声嗽,刷一下他的存在感。这干咳我听习惯了,以后,他每次来我大脑作客,不用手敲门,而是用他的干咳先敲打我的耳膜。

        我想起了,怪不得车站里那位警察甲会那么地唯命是从,怪不得阿赛里娅会很笃定地说在斗牛场里他会有位置坐。哦,这还不是一般性的位置,是正中的主席座。其实,早就有蛛丝马迹了,可是我,官场上的近视者,只猜想埃利克是个官,没看出他是这么大一个官。(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厚道人家最受欢迎的博文
  1. 不是巴子,他們值得所有人敬重(之二) / 寶島遊記(十五之二) [2015/03]
  2. 揭秘:卸妆以后,一个真实的上海美容界名人“莲太太” [2015/08]
  3.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五) [2015/07]
  4. 漂泊异乡几十年,人生的归宿在哪里 [2015/11]
  5. 名人莲太出门忘带钱,落难了还碰见一个卑劣男(少儿不宜) [2015/08]
  6. 卷土重来地沟油 追踪地沟油(之一) [2015/11]
  7.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二) [2015/07]
  8. 纪实:在中国旅游,我是怎样被导游忽悠的 [2015/08]
  9. 走进中国(一) 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三) [2015/07]
  10. 走进中国(序) [2015/07]
  11. 枇杷树一年能结几次果 ? 我的花圃(八) [2015/05]
  12. 尴尬的一幕:在高墩上不但接受安检,还检验是否男子汉 [2015/10]
  13. 旅游归来,我掉进了成都的的黑夜中,狼狈不堪 [2015/08]
  14. 走进中国(一)上海人,你得为自己正名(之四) [2015/07]
  15. 砸碎铁饭碗,他们从此堕进贫困的深渊 [2018/10]
  16. 纪实:在中国旅游,我是怎样被导游导购的 [2015/09]
  17. 诚实人的买和卖 我的花圃(十) [2015/05]
  18. 颇具中国特色的欺诈:有人要硬塞一个病老头给我 [2015/09]
  19. 须知:在中国旅游,入了散团你就沦落为二等游客 [2015/08]
  20. 在中国旅游,吃一亏长一智,该说不字就说不 [2015/09]
  21. 奶妈素芬,您在哪里 我的花圃(七) [2015/05]
  22. 岂有此理,这位导游怎么敢撒这样无中生有的谎 [2015/09]
  23. 傍着美丽凡人都心动 我的花圃(三) [2015/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6 01: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