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连载《向阳花》

作者:白色百合  于 2019-11-16 05:3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说创作|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5评论

关键词:原创小说

1.

杨帆是个很干净的女人,无论长相还是声音,这是所有见过她的人都会有的第一印象。杨帆15岁那年余海峰25岁,他和妻子谢琴就住在她家隔壁,那是个摩托车代步的年代,车后座那张幸福女人的脸深深印在了她的脑海。

再见余海峰,他成了杨帆的上司。那时杨帆刚毕业,谢琴停薪留职去了沿海城市。余海峰怎么也无法把眼前这位亭亭玉立的女孩和昔日的黄毛丫头联系在一起,又或者他从来就没注意过她。

一次卡拉OK结束,其他人都走了,余海峰用他的摩托车载杨帆回家,坐在后面的杨帆手轻轻地拽着前面这个男人的衣角,心里有只小兔子在蹦。

余海峰出差问杨帆借书,杨帆在扉页间夹了张香味书笺。余海峰的航班起飞时,杨帆和好友正走在大街上,她下意识地抬头望了望天,牵挂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男人对杨帆来说是件新奇的事。

杨帆从未在余海峰面前吐露过心思,余海峰也不曾在杨帆面前有过任何表示,这种流淌于眼睛和心灵间的情意说白了是暧昧。

暧昧导致的暗恋随时间增长,尤其对方是余海峰这样高大英俊的熟男。那时余海峰很忙,经常不在办公室。他不在的时候,杨帆就会变得无精打采。如果说杨帆是向阳花,那么余海峰就是那让她绽放的阳光,她的眼睛只为他放晴。又或许那晴本是他眼里的光,反射到了她的眸子里。那晴是短暂的,不多一会就变成低头和闪躲。

就这样杨帆在蒙昧的、没有回报的暗恋中虚度了两年光阴,直到有一天谢琴回来。

2.

余海峰好像很快忘记了杨帆的存在,杨帆身上的那层光也在褪去。杨帆虽郁闷,身边却也不乏追求者。没过多久杨帆结婚了,丈夫阳洋比她小两岁,无论气质还是才华,都不及余海峰。

余海峰觉得杨帆并不爱阳洋,之所以匆匆嫁给阳洋,是逃避。杨帆的想法却也简单,今生除了余海峰,嫁给谁都一样。她是那种不轻易做决定的女人,可是一旦做了决定就不后悔。

之后很多年,杨帆总是做着同样的梦,梦见自己的脸伏在余海峰的膝盖上,孩子一样地哭,每次梦醒,心总会莫名拥堵。

余海峰在市中心买了房以后就很少回单位住,杨帆为了避免跟他碰面,主动要求从科室调到车间。再后来杨帆得知余海峰家出事了。

谢琴在沿海的那两年,遭遇当地某高官的热烈追求。余海峰和谢琴,这对大学时代被很多人羡慕的神仙眷侣,他们的婚姻在金钱和权力的诱惑下,频临瓦解的命运。

当时余海峰正值事业的巅峰期,买了新房,换了新车,以为这样可以留住谢琴。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朵属于他的红玫瑰有一天会变成一滴背叛他的血,这对余海峰无疑是猝不及防的重重一击。

 3.

余海峰婚变的消息传到了杨帆的耳朵里,也许前世他们就认得,不仅认得且很有可能还是至亲,不然现在的她怎么会为他难过到心痛?她对他的爱是纯粹的,纯粹到不忍用世俗的眼光来玷污。

一天中午下班的路上,杨帆遇到了余海峰。他人瘦了,脸色不好,胡子也没刮。

“你。。。吃饭了吗?” 要出口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没胃口。”他望向她,只这一眼,杨帆的心被什么蛰了一下的难受。

杨帆替余海峰打好饭,送到他住处,发现门没锁,就推开门进去。她把饭放在茶几上,冲躺在沙发里的余海峰说:

“不管怎样还是吃一点吧?”

余海峰没啃声也没动弹。杨帆以为他睡着了,就去卧室找来一条毛毯给他盖上,转身时,余海峰抓住她的手说:

“你喜欢我,是不是?”

杨帆被这句话怔住了,眼睛里立即蒙上了一层亮晶晶的东西。

“对不起,我唐突了。。。” 余海峰喃喃着松开握杨帆的手。

4.

就在谢琴跟余海峰提出离婚时,更加震惊的消息传来了:谢琴的情人,那个高官,因贪污受贿罪被抓了,谢琴也被隔离审查。

余海峰对谢琴的怨恨在得知消息的那刻起变成了担心,他托朋友好不容易见了谢琴一面:

 “你还来看我干什么?不怕被牵连吗?”

“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该交代的都交代了,剩下的就剩命一条了。”

“我跟朋友那里打听打听,看能不能早点把你弄出去。”

“你何必趟这浑水呢?我的事跟你没关系,离婚的事还是赶紧办了吧。”

余海峰脸色难看,一时没有言语。

”就算真的离了婚,你觉得你的事,我能袖手旁观吗?

“我自己的命自己受着,不用你管,听明白了吗?”

5.

杨帆的眼睛没有看错,阳洋是个脾气性情都温和的人,最主要的他很爱很爱杨帆。能跟杨帆携手走进婚姻殿堂,是阳洋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可不知道为什么阳洋心里隐隐有些不安,他好像从来都猜不透她心里在想什么,他和她之间好像总隔着点什么,但这并不影响他爱她这件事。

余海峰的事,阳洋也有耳闻,饭桌上他跟杨帆说起:

“要我说夫妻就不该两地分居,女人一旦变起心来,有时比男人还快。”

“别人家的事情,你怎么这么关心啊?”

“一个单位的同事,关心一下很正常,再说他以前不还是你领导吗?”

杨帆喜欢余海峰,这是个除了自己没有第三者知道的秘密,眼前这个男人又怎么会知道呢?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看似愚钝的男人是智慧的,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不是就是:你如果想去关心一下他,我是不会介意的。

杨帆是个懂事的女人,她不会因为丈夫的这句话而怎样,这句话反倒让阳洋在杨帆面前含蓄地表达了一个男人的胸襟。

6.

如果不是顾念多年的夫妻情分和与这个女人共同生养的孩子,余海峰是不会顶着个绿帽子去看谢琴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谢琴是孤儿院里长大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余海峰,她没有第二个可以依靠的亲人。

童年的不幸让谢琴的性格里有着多于常人的自尊和自卑,过分的自尊和自卑成就了她敏感的性格特点。爱情的美好让余海峰把这种性格上的弱点诠释成林妹妹式的”多愁善感”。结婚以后,谢琴性格开朗了很多,仿佛换了个人。

谢琴原本是单位的技术骨干,因为跟单位领导不和,一直都得不到提拔和重用,一气之下办了停薪留职,一走就是两年。与贪官的交往起源于工作,没想到越陷越深,不可自拔,其中有金钱因素,也有感情因素,这个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谢琴捅的篓子有点大,大到连余海峰也帮不上忙,只能在家里干等。贪官罪有应得,那么谢琴呢?是否会被检察机关起诉,尚未可知。杨帆知道余海峰为这事着急,特地找到他说:

“我表舅在那边检察院工作,案子虽不是他经手,但至少有什么情况他会比我们先知道。”

“真的吗?太好了,替我先谢谢表舅,改天亲自登门拜访!”此时杨帆的帮助对余海峰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7.

两个月后表舅捎来话说,谢琴的案子有了眉目。经调查取证,贪官和谢琴之间是纯粹的情人关系,谢琴接受馈赠的时候并不知情,加上案发后她积极配合检查机关工作,因此她将不面临起诉。

当杨帆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余海峰时,余海峰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为表示感谢,他在餐厅定了位,请杨帆和阳洋吃饭。

两个本来话不多的男人,你一杯我一杯地说起话来,杨帆成了听众。余海峰的遭遇阳洋很同情,谁说男人间不惺惺相惜?只不过自尊让男人不把这些挂在嘴边罢了。

别看余海峰人比阳洋高大,但酒量却不如阳洋,几杯酒下肚,阳洋没事,他却醉了。

当杨帆听到余海峰跟阳洋说羡慕他的时候,她的心不由颤抖了一下。

余海峰走到杨帆面前:“借你的手用一下?”

他把她的手,郑重地放在阳洋的手心里:

“我忘了你们结婚时我有没有说,但今天我要真心祝你们恩爱有加、白头偕老!”说完一口喝完酒杯里的酒。

杨帆的心有点酸,为了掩盖这突如其来的伤感,她也将酒杯倒满。阳洋见状夺过杯子,放在自己面前,对余海峰说:

“杨帆平常滴酒不沾,这杯我替她喝!”

“你喝得够多了,这杯是我的,不用你替。”那杯酒在杨帆的胸口由难过变成了一团灼热。

余海峰是真的醉了,他头趴在桌子上,不再说话。他太累了,短短几个月发生这么多事,没好好吃过一顿饭,也没好好睡过一个觉。

阳洋拍拍余海峰的肩说:

“大哥,别睡这里啊,我们送你回吧?”

余海峰摆手示意不用,嘴里嘟噜着:

“你们先走,别管我,我睡会。。。”

临走,杨帆叮嘱包间服务员别打搅余海峰,等他睡醒了,给他叫辆出租车。

 8.

选择信任,一定是有爱作基础;被信任,就会产生不能辜负的念头。这正是此时阳洋和杨帆关系的真实写照。

结婚时余海峰送的那套青花瓷,杨帆从来没有拿出来摆过。婚宴当天阳洋感觉余海峰看杨帆的眼神有点奇怪,这些阳洋从来没说过,可心里偶尔也会犯嘀咕。

余海峰带队参加N市的国际汽车产品博览会,作为单位唯一一名外语学院毕业的杨帆,毫不意外地被列入了与会人员名单。

此次N市之行,对余海峰来说还有另外一层特殊意义,那就是,谢琴找律师起草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希望他能够在上面签字。

杨帆将出差的事情告诉阳洋,阳洋很支持,还特定叮嘱她别忘了去看看表舅。阳洋忽然想起什么,对杨帆说:老余不是要去表舅家吗,不如你带他一起去。

自从上次和余海峰喝过酒后,阳洋一直都很关心余海峰的事情。他又说:如果你能见到谢琴,别忘了在两人中间说和说和,没准还有破镜重圆的希望。

阳洋的这番话让杨帆很感动,为眼前这个男人的善良,也为对自己的信任。

杨帆内心是矛盾的,这么多年来她习惯了将感情隐藏,可是每当余海峰不经意地出现在她梦里的时候,她就知道她今生都无法隐藏。她不傻,她明白她和他之间需要一个了结,否则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阳洋。当然她也不是没有一点私心,她也想知道余海峰到底有没有喜欢过她,不管回答是肯定还是否定,也算为爱着他的那两年讨了个说法。

选择原谅一个人,同样需要有爱,事实证明了原谅一个人比信任一个人更难。爱一个人、对一个人好不难,难的是当这人背叛你,你依然还愿意爱她、愿意对她好。事实上,余海峰第一次去探望谢琴的时候就是原谅的开始。

可是有一点他很肯定,那就是,如果不是突发事件,他可能现在都还不想见到那个女人。且不说他们之间还有没有爱情,亲情是显而易见的,也许原谅她的正是作为亲情的那部分的他。

 9.

和谐号上,尽管隔着很多个位置,杨帆还是看出了余海峰有心事。感谢高铁将7小时的行程缩短为40分钟。

杨帆定的酒店离表舅家很近,又是临江,一到晚上河两岸的夜色迷人。

酒店里众人稍作休息后就开始为明天的博览会做准备,直到晚饭前,余海峰才得空打了个电话,挂了电话的他匆匆离去,他这是要去见谢琴。

“什么,你要移民?!还要带孩子一起走?”

当谢琴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余海峰后,余海峰再也坐不住了:

“你总是这样,做事情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孩子是两个人的,你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别以为国外什么都好,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人生地不熟的,你英语好吗?工作好找吗?”

“语言不好可以学,工作没有可以找,再说我手头还有一些钱够咱娘俩过一阵的。你放心,这些钱都很干净。”

“到了国外,孩子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我也可以不用看人的脸色。”

“我劝你还是三思而后行,国外的生活没你想的简单。这上面的字我不能签,除非你答应留下孩子。实在要带,也要等你那边安定了再说。”

余海峰口气不容置疑,听上去也很有道理,谢琴执拗不过,答应让律师修改协议书。

余海峰忽然叹了口气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你不就想说我现世报吗?”谢琴冷冷地。

“我是说我自己,当初不该让你一个人来这里。”

 10.

博览会期间,一家外资企业看中了余海峰设计的产品,杨帆极具亲和力的外表,以及她纯正的英语,让余海峰的老道和幽默如鱼得水、如虎添翼。余海峰见对方很有诚意,当即向公司老总请示,他知道跟这种有经济实力的公司联营对处于上升阶段的他们来说好比一场及时雨。

老总接到余海峰的电话很高兴,让他跟对方约定下次谈判的时间地点,中国人谈生意哪能少了吃喝玩乐。余海峰知道谢琴对吃很在行,就给她打了个电话,询问当地最好的海鲜酒家,谢琴给他推荐了三个,余海峰让杨帆在离博览会最近的那家定好桌位。

餐厅有一部分露天、并且伸出江面,这里的夏天生意尤其兴隆,沿江的风景堤上大片绿茵。华灯初上,河面有异彩流光的画舫缓缓驶过。有星星的夜晚抬头,璀璨的星光与摩天大楼的灯光交织在一起,让人难以分辨哪是星光哪是灯光,一种游离于现实和梦幻间的感觉。

吃过饭唱罢歌,余海峰送客人走,忽然想起杨帆的表舅,于是就说和杨帆一起去表舅家。

众人散去后,杨帆跟余海峰说:

“这是怎么了,一点都不用避嫌吗?”

“有什么嫌好避的?谁愿意猜谁猜去!这几个小孩你也认识的,跟了我好几年了,很单纯,没那么多心眼。”

“什么小孩呀?他们跟我差不多大好不好?”

“那你也是小孩,想想看我参加工作的时候你在干嘛呢?”

“你以前是不是住我家隔壁?你是不是喜欢扎个马尾,挎一个绿色书包?

“没想到你居然 记得。”杨帆十分惊讶。

“那时候你要是看见我,是不是也得管我叫声叔叔呢?”余海峰意犹未尽似的。

余海峰笑了,杨帆已经很久没见过他这么开心了。

 11.

热闹的夜市,余海峰拎着购物袋,跟在杨帆的后面。余海峰平常很少逛街,和大多数男人一样,每次到了商店都是直奔主题而去,很少半路停留或改变主意。

余海峰发现女人买东西时思维是发散的,她们买回家的往往不是出门前脑袋里想的,她们享受得到的过程,胜过得到本身。

杨帆恋着余海峰的那两年也是,不是说她有多享受没有回报的爱情,而是爱情本身的美好掩盖了其中的苦涩。如果一定要用购物来比喻,余海峰就是杨帆一直心仪但却买不起的”橱窗陈列品”,要命的是这件”橱窗陈列品”还是被人买走的非卖品;阳洋则是杨帆出门前脑袋里没想过要买最后却买回家的”温暖牌”。杨帆现在面临的是,刚买了”温暖牌”,就碰到”橱窗陈列品”被人退货并打折。

杨帆的情怀曾为余海峰盛开过,可能以后她都不会再为谁那样动情了。只可惜再美的东西也经不起时间蹉跎,既然她不确定他是否看见了她盛开时的样子,那么凋谢的时候就任它悄无声息地凋谢吧?

出行前,杨帆有过跟余海峰吐露心声的冲动,现在的她却担心话从嘴里说出会不会变味?曾经的美好会不会因此失色?更何况现在杨帆有了阳洋,她不能辜负他。

余海峰的对杨帆的感情,杨帆不是很清楚,可是阳洋对杨帆的感情,杨帆很清楚。

礼物买好后,杨帆带着余海峰来到表舅家,上次见表舅还是杨帆结婚的时候,知道他们要来,表舅特地砌了一壶好茶在客厅等着。

“这话我也就跟你们说,这案子比想象的复杂多了!那谁,就是跟谢琴好上的那个。。。”表舅有点不落忍地看了看余海峰接着说:

“不过是绳子这头拴着的蚂蚱,绳子那头拴着好几个比他来头大的呢!我绝不是危言耸听,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话说回来,那人对谢琴也还算有点良心,整件事情他在谢琴面前口风一直很严,因为他清楚,谢琴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杨帆对谢琴其实是有些好奇的,怎样的诱惑会让一个女人放弃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呢?何况是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

起身告辞的时候,表舅让余海峰把礼物拿回去,说没帮什么忙,就算帮了忙也不能收礼物。

余海峰有点尴尬地站在那里,杨帆见状跟表舅撒起娇来:”哎呀!您就收下吧!算我孝敬您和舅妈的还不行吗?” 这招灵,表舅收下了。

 12.

玫瑰有刺,罂粟有毒。余海峰的眼里,杨帆不是玫瑰也不是罂粟,她是他生命中的那棵向阳花,永远以灿烂示人,她的身上有他的影子,温暖与坚韧并存。

余海峰无法否认自己是喜欢杨帆的,这么多年杨帆的小心思,他又怎能一点没有察觉?如果余海峰晚生十年遇见杨帆,他想他一定会娶杨帆的。

表舅的家离宾馆很近,时辰尚早,余海峰建议两人步行回去,杨帆点头同意。

“你见过谢琴了?”

“见了,她还是打算离婚,然后出国。”

“你怎么想的?”

“她决定了的事没人能改变。”

“你还爱她吗?”

“不知道。”

这座城市,典型的海洋性气候,两人走着,忽然下起雨来,而且越下越大。余海峰拽着杨帆往前面避雨地跑,雨水打湿杨帆的衬衫,冰冷地贴在身上,一阵夜风吹过,杨帆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余海峰看见了,脱下自己的外衣,给杨帆披上,杨帆的身子马上暖和了。

余海峰的衣服有股很好闻的烟草味,这味道让杨帆有点迷糊。

“雨停了,我们就走。”

“好。”

“还冷吗?”余海峰的身体稍稍靠近杨帆,杨帆几乎能感觉到来自他的体温。

杨帆摇了摇头,眼睛盯着昏暗灯光下余海峰俊朗的轮廓,她又想起以前经常做的那个梦了,那个梦现在依然能让她抑郁,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依恋这个男人。有人说爱情是两个气味相投的人遇见了,哪怕隔着很远也能彼此嗅到,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我离婚了,你会跟我吗?”

杨帆被余海峰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傻了,她的小脑袋变成了一团浆糊,不知如何处理这样一条信息。

“原谅我的自私,我知道我没有权利说这样的话。”余海峰没有忘记那次请阳洋吃饭的情景。

杨帆单身的时候,余海峰就知道她喜欢他,那个时候他有过任何表示吗?现在自己要单了,问杨帆会跟他吗?杨帆怎么跟他?杨帆拿什么来跟他?余海峰和杨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什么好说的。可是阳洋成了什么?两个人中间的牺牲品吗?

“你有喜欢过我吗?”杨帆小心翼翼地看着余海峰问。

“有。”余海峰迎着她的目光回答。

“什么时候?”

“很早。”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我离婚了,你会跟我吗?”

“对不起,我不能。”

“因为阳洋?”

“是。”

“你不是不爱他吗?”

“人会变的,爱情也一样。”

两人的对话此时有了停顿,但在这停顿里,没有人感到尴尬。

“雨停了,我们走吧!”杨帆将外套还给余海峰,走出那个屋檐的时候,杨帆心里感觉一阵轻松。

 

-两个月后-

杨帆去医院检查,发现自己怀孕了,从那一刻起,杨帆的生活有了一个崭新的定义。杨帆这棵向阳的花,在生命的坐标中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阳洋的名字里有一个”阳”,事实上他越来越像杨帆天空里的那颗太阳;阳洋的名字里还有一个”洋”,杨帆这条船注定要在阳洋的海洋里扬起风帆。

-一年后-

杨帆分娩生了个漂亮的女儿,阳洋成了标准奶爸,整天忙得不亦乐乎。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久了,连相貌也越来越有夫妻相了。

余海峰接到一封从加拿大寄来的信件,落款人是谢琴。信中谢琴告诉余海峰她已受洗成了基督徒,她对生命有了跟以前完全不同的看法,她希望余海峰能够原谅她的过去,到加拿大跟她一起开始新的生活。

-又一年后-

余海峰移民申请被获批准,他带着儿子一起去了加拿大。余海峰,谢琴和儿子,一家三口团聚在美丽的港口城市--温哥华。

原创勿载)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5 回复 akeqin 2019-11-16 09:51
好人比较心大,懂得顾全大局。好人有好报是必然!
4 回复 慈林 2019-11-16 17:21
没有看完,这个年纪,对小说的兴趣很淡了。
回复 白色百合 2019-11-18 00:56
理解,其实我也是。2013年写的,翻出来改改,没想到被推荐。
回复 bingshi 2019-11-19 09:02
又出山啦!
回复 白色百合 2019-11-20 08:40
bingshi: 又出山啦!
石大侠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1-20 08: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