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抛弃亚当和夏娃如此困难?

作者:KAJDT  于 2016-2-17 03: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信仰见证|已有8评论

 
卡尔,吉布森(原作)
科学与宗教学者
斯通希尔学院
2015年6月
求索 (翻译)
 
前言
1656年仲冬,在伽利略于他的家乡托斯卡纳平静地去世后十四年后,武装人员冲进另一
个因其对地球运动的看法而遭软禁,具有颠覆性的法国加尔文主义者伊萨克•德&
#8226;帕越尔(Isaac La Peyrère)的家中,并把他拖进监狱。他们是由异端猎人派
遣来对付这个对基督教来说比伽利略更大的威胁。经过“强化审讯” 德•帕越尔
被押解到罗马,觐见教皇之后,他撤回了他的异端邪说,拒绝了他的加尔文主义,并加
入了罗马天主教会。

2011年仲冬,另一位学者,这一次是一个美国的加尔文主义者约翰·施耐德(John
Schneider),被异端猎人传唤审问,因为他有着与曾威胁基督教的德•帕越尔同
样的信念。

这个给他们带来麻烦的异端是圣经中亚当的地位。德•帕越尔的麻烦是因为他的
一本书《亚当之前的人》,其中主张亚当不是第一人。虽然对施耐德的审讯和判决并没
有使他留名清史,像伽利略和德•帕越尔一样,他仍然面临着严重的后果:他失
去了他热爱并贡献了四分之一世纪的在卡尔文学院的工作。他的罪行是2010年出版的《
近代基因科学与基督教神学关于人类起源》,书中暗示亚当不仅不是第一个男人,他根
本不存在。

西方文化的中心神话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我花了数不清的时间研究与起源相关的神学问题。我给成千上万的学
生讲授有关起源的课程,写了数百篇文章,做了几十个报告,灯塔出版社刚刚发表了我
的第十本书 《保留原始罪人:基督徒如何用圣经中的第一人欺压,启发,和理解世界
》。我的努力获得了来自福音派基督徒和无神论者双方的祝贺与诋毁。

这些经历使我确信,对大多数的基督徒来说,唯一的起源问题,是亚当和夏娃。不去触
动亚当和夏娃及他们的堕落,对大爆炸,进化论和地球的古老时代的反对都将减弱。亚
当和夏娃的历史性问题是推动福音派基督徒的广泛的,深入的,令人不安的反科学的一
个最重要的原因。

福音派反对科学不是小事。它渗透到天主教以及一定程度也渗透到现代自由派基督教中
。一些反对主流科学的共和党领袖把它作为戴在身上的标签,用一句“我不是科学家“
来敷衍对这一问题的关心。 这种与科学的对立是使美国全球科学领导地位衰退的一个
显著原因。它加深了美国对科学的普遍的不信任,培养了对现代宇宙学,气候学,和疫
苗接种的拒绝。

由于人类基因组路线图的完成,这一争议在过去几十年中已经稳步升温, 而亚当和夏
娃就站在这一争议的焦点。这一进展已使我们几乎可以肯定,人类和与之密切相关的黑
猩猩和倭黑猩猩,共享一个共同的祖先,人类起源于非洲,比创世记的记载早成千上万
年; 并且,人类从来没有只包括两个人。结论很清楚:在圣经的开头几页中描述的夫妇
根本不存在。那么,为什么这是一个重要问题?

亚当和夏娃,尽管他们在创世纪中的出现很短暂,可以说是在西方文化中位于耶稣之后
最重要的人物。他们是如此重要,以至于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选择拒绝任何科学,因为
这些科学会威胁或毁灭他们的信仰。美南浸信会的神学家奥莫勒警告说 “否认亚当和
夏娃作为全人类的父母和唯一的第一对夫妇的历史性, 就切断了对福音最关键的亚当
和基督之间的联系。”莫勒是数以百万计的一群美国人中的一员,他们反对广泛的科学
以保护他们对年轻地球的信仰以及据字面来理解创世纪。

两千年来,亚当和夏娃的故事已经是许多谈论的中心,而不仅仅是那些与基督教神学有
关的话题的中心。作为由上帝创造的并放置在伊甸园中的第一对模范夫妇,亚当与夏娃
肩负着人类行进的方向,处于尝试理解人类行为的突出地位。他们的故事,被正确地贴
上了“西方文化中心神话” 的标签。数十个世纪以来,对第一夫妇的观察与思索已经
塑造了我们对如下事物的观点, 包括婚姻,自由意志,自然探索,农业的价值,女性
的社会地位,诱惑的性质,及黑人在世界的地位。试图从伊甸园来弄清楚事情的原委是
一个悠久的传统。在现今反对同性婚姻的斗争中借助第一夫妇就是这一传统的继续。

鉴于亚当最终的重要性,他在希伯来圣经中有限的出现是令人费解的。仅仅创世纪中短
短的几章,他就从圣经画面中消失。没有故事汇总他漫长一生的所作所为,或者在他九
个多世纪的生涯中有几个是与夏娃共享。我们不知道他是多少孩子的父亲,占有了多少
土地,或在一切都错了之前他年轻时在伊甸园里逗留的什么传奇。希伯来圣经再也没有
提到由他的罪而衍生的不管什么样的灾难;他在 犹太教兴起的自省中几乎没有起任何作
用,至少这是我们现在叫做圣经的书所展现的。神多次判断人类有罪,并用大洪水,巴
别塔,所多玛和蛾摩拉,以及瘟疫来惩罚人类,但是亚当作为这些罪源却从未被提及。

然而,第一夫妇的传记在圣经之外的文献中得到大幅扩张,如伪经与伪典。我们读到夏
娃的第五个孩子,一个女儿阿伦,长大后成为该隐的妻子。另一个故事讲到虚弱和疾病
缠身的亚当,在930岁时,招集他的孩子们传授他的智慧。赛斯怜悯他年老的父亲并说
要从伊甸园获取一些特殊的水果(利普斯科姆1990:145)。我们发现莉莉丝的迷人故
事,她是亚当的第一个妻子,在第一个创世纪故事中提供给亚当作配偶, 是个要求严
格,并有叛逆性格的人 (Patai 1964年:295-314)。

如果不是圣保罗,亚当将仍然是一个纯粹的犹太人。当保罗瞑思苦想化身的意义时,他
的神学思想的中心,是上帝不仅仅创造了犹太人, 也创造了全人类。任何第一个人必
须是整个人类的父亲。因此,至少在造物主的眼中,每个人都有价值,甚至是令人鄙视
的外邦人。上帝爱每一个人,尽管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在一个各方面都存在大量不平等
的时代很难理解,神同等地爱每一个人。在他著名的于火星山上给外邦人的布道中,保
罗提到上帝“从一个人造出人类万族”(徒17:26)。在当时相信一些人天生就是奴隶
的文化中,这是对人类的大一统的意义深远的说明。

经典学者萨拉如登认为保罗在摸索其关于亚当和基督,犹太人和外邦人,男性和女性,
罪恶与救赎的神学思想过程中,“创造了西方的个体的人,每个人对上帝都是无价之宝
,因此也有权获得别人的重视“(如登2010:十九)。社会理论家格伦廷得尔称这种洞
察力为"西方中心道德直觉",并认为,许多西方社会的进步都是出于这种直觉,尽管经
常湮没在那些并不高贵的议程中(1984年廷得尔)。

虽然保罗确信人类的大一统来自于亚当,第一个罪人,而且每个人都有机会获得基督的
救赎,但他不清楚这罪的本质。我们今天对罪的认识是几个世纪后,由奥古斯丁发展而
来。在奥古斯丁前的几个世纪中,许多人认为亚当是“普通人”,这意味着我们有与亚
当同样的选择,服从上帝,避免犯罪。不然,为什么耶稣说:“要完美,就像你们的天
父是完美的一样?”(马太福音5:48)

奥古斯丁,这个保罗千禧年后最有影响力的作家,借用亚当来解释困扰人类的巨大诱惑
。奥古斯丁有无法压抑的性欲以及对偷窃邻居的他并不想要的水果而随意产生的浓厚兴
趣。他想弄明白这一切的根源。我们为什么要这样?他得出了一个后来成为有深远影响
的正统结论, 它只能是,我们生来就从亚当那里继承了根深蒂固的和普遍的罪性─原
罪。

基督教对亚当的思考继续影响着西方的思想,出现于几乎每一次新的议题引起的讨论中
。中世纪伟大的思想家,托马斯·阿奎那,并不同意对人类因为亚当的堕落而失去理性
的指控,他通过捍卫人类理性奠定了科学革命的重要基础。通过把亚当的堕落局限于仅
能恶意地影响到我们的意志,而不是我们的理性,阿奎那近一步界定了奥古斯丁对亚当
堕落的理解。阿奎那说我们的心理能力,就像堕落前的亚当。他乐观的评估鼓舞了对知
识的追求并最终导致了科学,因为基督徒积极寻找新的知识,而不是仅仅依赖古老智慧
的传统。

著名的意大利诗人但丁阿里格里探讨伊甸园第一语言的问题。在现代世界语言中还能识
别出这种原始语言文的痕迹吗?当上帝在巴别塔混淆人类语言时,他仅仅简单地把各种
混乱加入到伊甸园的语言中?有没有可能现有人类语言之一就是当初上帝与第一夫妇在
伊甸园傍晚的习习凉风中散步时所说的话?几个世纪以后,会有一些创造性的语言学家
认为中文就是伊甸园的语言。

弗朗西斯·培根在17世纪推动科学,以此作为恢复亚当的古老知识,从而部分恢复失去
的乐园的手段。作为一个新教徒,他对堕落的看法更接近于奥古斯丁而不是托马斯主义
,他警告在寻求真理的过程中不能相信我们已经堕落的理性。培根认为我们必须通过仔
细观察让自然揭示自己的秘密。他的这一观点,得到了约翰·洛克,贝克莱主教和大卫
·休谟的呼应─“英国经验主义”。于此相反,芮内斯笛卡尔和“大陆理性主义者”反
对人类理性已经被原罪毁坏的概念,并更加乐观地认为理性通向真理。

大探索的时代提出了新的问题。探险者们在探索新世界的时候心里还想着第一夫妇的故
事和他们的伊甸园。哥伦布从美洲写的家信中声称已经在南美洲的一个特别美丽的地方
发现伊甸园。其他探险者则声称已经在北极,在中国,甚至是俄亥俄州找到了伊甸园。

在全球偏远角落发现的那些看起来非常不同的,讲不同语言的新部落带来了最棘手的问
题。“人”在17世纪的定义是神学的,而不是生物学的,人类是亚当的后裔。因此,殖
民者通过鉴别是否亚当的后裔来决定土著美国人的人性归属。土著部落声称的历史比亚
当更古老,而且很难看出他们是如何能够从中东迁移到北美的。那些急于剥削甚至消灭
印第安土著的人以这些部落不可能是亚当的后裔,因而不是人来为他们的残酷进行 辩
解。

对伊甸园中社会结构的解释使得对非洲人的奴役变得合理。在创世记第4章中,我们读
到神对该隐做了一个“记号”,因为该隐谋杀了他的兄弟并在上帝询问这件事时撒了谎
。早在公元5世纪该隐的诅咒就被解读为黑皮肤。当北方和南方浸礼会于1845年因为蓄
奴问题而分裂时,南方浸礼会就是用该隐的诅咒来为奴隶制辩护。

类似的论点今天被用来反对同性恋婚姻。许多基督徒及竞选公职的最保守的政客用亚当
和夏娃的故事来说明“上帝的婚姻计划”:“出于这个原因,人要离开他的父亲和母亲
,并与妻子结合,两个要成为一体。“(马太福音19:5)这种观点常常被总结为令人
发笑的”上帝创造了亚当和夏娃,而不是亚当和史蒂夫”。

结论
第一夫妇的故事及上帝在伊甸园为他们建立的社会秩序深入到我们的世界,无论是好是
坏,塑造和影响我们生活的许多方面。上帝为第一人制定了世代承传的规则和社会结构
的概念有深深的吸引力。美国著名的创造论者,肯哈姆,称他的组织为“创世纪中的答
案”,用以强调上帝创造了人类和他们的规则,并认为这些规则已经在 “原始书” 中
为后世写的清清楚楚。 “如果我们要教导神的儿女如何在这个不信和怀疑的时代捍卫
信仰,” 哈姆说,“我们必须从创世纪开始”。

这种说法,相当不同于亚当是罪恶的根源的神学观点,其力量在于把我们的价值观植根
于历史叙事的倾向,用过去的观点来解释目前的社会秩序。我们用像亚当和夏娃这样的
形成的神话故事来创建和维护我们的社会秩序和身份认同 - 尽管哈姆会大力反对这种
特征。我们在伊甸园中寻找我们这个部落的人类学蓝图。

科学诞生于亚当的原罪是否毁掉了我们了解自然的机会的热烈讨论之中。在这个问题上
,时间已经作出了有利于阿奎那,而不是奥古斯丁的裁决。但现在,正是为恢复亚当的
知识而被提倡的科学告诉我们,亚当从来没有存在过。这种启示正在招来很多哀号和切
齿痛恨,我们不应对此感到惊讶。

本文改编自卡尔,吉布森的《保留原始罪人:基督徒如何用圣经中的第一人欺压,启发
,和理解世界》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6 回复 sousuo 2016-2-17 03:58
长文都给花,如果这样想,不是亚当是第一人,而是第一人叫亚当,会怎样。

或者,不管来源,有没有“第一人”这回事,能更清楚一点吗?
7 回复 KAJDT 2016-2-17 04:24
任何生物种群, 都不可能由一对祖先繁衍而来。 人类也不可能例外。
7 回复 寂禅 2016-2-17 04:26
宗教和科学很难共融。人类科学的进步很大程度上是在战胜了宗教的缚束取的的。世界范围内对转基因和其他现代生物学技术的非难都和宗教对普通人思想的限制关系最大。但人类最终会选择科学及科学带给人类文明的进步,人类千年的发展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8 回复 KAJDT 2016-2-17 04:34
寂禅: 宗教和科学很难共融。人类科学的进步很大程度上是在战胜了宗教的缚束取的的。世界范围内对转基因和其他现代生物学技术的非难都和宗教对普通人思想的限制关系最大
  

说得非常对。
6 回复 sousuo 2016-2-17 04:51
KAJDT: 任何生物种群, 都不可能由一对祖先繁衍而来。 人类也不可能例外。
任何生物种群都是怎么来的,现在并不知道。

现在的结论应该是,任何生物种群当就剩一对时,无法维持繁衍。

维持和由来,并不一定全等于的。
7 回复 KAJDT 2016-2-17 05:00
现在不行(无法维持繁衍), 过去行(能由一对祖先繁衍而来)。你这是科学态度吗?
6 回复 sousuo 2016-2-17 09:37
KAJDT: 现在不行(无法维持繁衍), 过去行(能由一对祖先繁衍而来)。你这是科学态度吗?
不是科学态度,因为科学管不到过去的事,过去的事,只能推测。

科学,管的基本只有可重复事件。
7 回复 KAJDT 2016-2-17 23:12
错了, 科学什么也不管。 但可以解释过去未来。 任何神话, 都是科学解释不了的, 所以才叫神话。也只能是神话, 而不可能是事实。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7 23: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