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和夏娃:科学与信仰的终极对峙

作者:KAJDT  于 2016-2-17 04:2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信仰见证|已有2评论

关键词:耶稣, 信仰, 奇迹

大家可以争论耶稣是否是未授精而被单性繁殖的一个人,以及他是否死后几天又复活了,但得到这些奇迹的直接证据,是几乎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只能以不可能性为理由反对这样的“奇迹”。但有一个亚伯拉罕信仰的基石却具有突出的科学可测试性:即主张所有的人都是从一对被造的祖先-亚当和夏娃-而来,而这对祖先并不是古猿或类人猿,而是现代意义上的人类。没有他们的存在,人的原罪和救赎的整个故事就分崩离析

不幸的是,科学证据显示,亚当和夏娃是不可能存在的,至少以圣经描绘的方式。遗传数据表明没有证据显示有小到两个人的人类发展瓶颈:太多的不同种类的基因的存在否决了这种可能性。我们人类的发展也许有几个 瓶颈(缩小的人口规模),但是除了近代的殖民点外最小的瓶颈大约出现在距今5万至10万年前, 涉及大约10,000-15,000个个体。这是我们的祖先最小的人口数量, 注意,不是两个人

检验不同的基因,我们发现它们可以追溯到我们历史的不同时间。线粒体DNA指向一个生活在大约14万年以前女性祖先细胞器的基因,但基因的Y染色体却追溯至一个生活在约60,000-90,000年前的男性个体。此外,大部分在细胞核内的基因都追溯到不同的时间,直至200万年前。这不仅说明,任何亚当夏娃(在线粒体和单独的Y染色体DNA的意义上)必须生活在相隔数千年的不同时代,也说明了现代人类的整个基因链是根本不可能由两个个人提供。我们的每一个基因都聚结回不同的祖先,这表明,正如所料,我们的基因遗传自许多不同的个体。它不会回溯到仅仅两个人,无论他们生活在何时

这是科学的事实。而且,与耶稣出生于童女和复活的情况不同,我们似乎可以用科学的确定性来否定亚当和夏娃的历史存在。

当然,这会导致很多基督徒的恐慌,就像犹太人一样,虽然他们在这件事上不大出声。BioLogos是一个由弗朗西斯·柯林斯创立,由邓普顿投资的迁就派组织,并致力于协调福音派基督教义与科学真理。 这个组织一直对亚当和夏娃如痴如醉,发表了很多文章讨论如何协调科学与圣经中关于人类原罪最终来源于亚当和夏娃之间矛盾。当然,这个原罪​​,就是为什么耶布斯是如此重要的原因。(相信读者都知道耶布斯是谁?)

BioLogos的总裁达雷尔福尔克新写了一篇关于亚当和夏娃的文章,讨论了这些矛盾以及如何协调它们的方法。文章的开头提到了最新一期《今日基督教》的有趣文章,追寻历史的亚当(夏娃怎么办?)。您可以免费在线阅读该文章。我建议您​​阅读6页长的《今日基督教》的原文以及福尔克对其大为吹捧的文章。这就像两场表演,清楚地揭示了科学数据对基督教,特别是对美国的福音派基督教所带来的问题。《今日基督教》的文章赤裸裸地提出了这个问题

 

因此,亚当和夏娃的问题注定要成为又一个突破性的科学与圣经之争,相当于一个21世纪的一次令人不安的地球围绕太阳旋转的大论证吗?这个问题肯定具有那样的潜力:这些新近出现的科技成果可以被看作是对基督教基本教义的挑战,不仅包括创世纪中造人的记录,还包括人类因为神的形象 而具有的独特地位,  原罪与堕落,以及《路加福音》中耶稣的家谱。最重要的是, 还挑战了保罗关于将历史的亚当与通过基督的救赎联接在一起的教导(Rom.512-19;1 Cor.1520-23;及他在使徒行传17章中的讲话)。

牧师蒂·凯勒,参加了去年11月一个由BioLogos举办的关于进化论与和亚当和夏娃的研讨会。他这样说:


“[
保罗]肯定要教导我们,亚当和夏娃是真实的历史人物。当你拒绝接受圣经字面上意义的时候,他显然希望你这样做,你就已经偏离了传统意义上对圣经权威的理解。 如果亚当不存在,保罗的整个论点-罪和恩典的的圣约, 就会分崩离析。你不能说保罗是一个“局限在他自己时代的人”,但我们可以接受他对亚当的基本教导。如果你不相信他所相信的亚当,你就是在否认保罗思想的核心”.

这当然就是把已被科学证明为错误的圣经的字面意思诠释成比喻整个问题之所在。但考虑到神学家们的创造性和故弄玄虚,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不能被方便地重新解释为一个比喻。我想,如果我们能得到证据表明耶稣要么根本不存在,要么是人类交配后出生,或者干脆腐烂在坟墓里,这整个传奇故事也将被重新解释为比喻。但有些故事对基督信仰来说是如此重要,许多信徒都不愿意把它们看作比喻。耶稣,当然是其中之一,但亚当和夏娃的故事也是

《今日基督教》的那篇文章注意到了一些处理这个似乎是难以逾越的问题的方法。所有这些,当然,都涉及到不把亚当和夏娃作为人类的唯一真正祖先,而是作为某种比喻。也许他们只是一个对我们继承性原罪的比喻(但我,作为一个人,拒绝相信自己是一个天生就有继承性原罪的灵长类动物)。或者,也许有一群祖先,都可以称为 亚当和夏娃 这样比喻的名字。再或者,也许真有一对儿叫亚当和夏娃的人,但他们只不过是人类的祖先的比喻。这最后一种观点似乎被大多数BioLogos评论者所接受。但福尔克在他的文章中再次强调,该组织还没有对亚当和夏娃的问题形成共识

《今日基督教》的头条文章是很重要的,因为它促使教会面对所有最重要的问题中的一个:历史上真有亚当和夏娃吗?该文对这一问题已经讨论了很多,虽然我们强烈鼓励正在进行的讨论,BioLogos在这个问题上不持立场

BioLogos不持立场?这是纯粹的知识分子的怯懦。当然没有历史意义上的亚当和夏娃:基因数据无可辩驳地表明,人类不是从单一的一对生活在属智人时代的夫妇延续下来的。而这个由遗传学家和人类基因组计划头面人物弗朗西斯·柯林斯创立的组织,却不持这一立场?我不知道BioLogos是否能看到这一点,但这种在绝对的科学事实面前含糊其辞的作法使该组织在理性的人眼中显得很荒谬。 (我假设如国家科学教育中心这样的迁就派组织不介意这种不能诚实地接受现代科学的能力。)

法尔克继续讨论了几种迫使基督教神学向遗传事实看齐的方法,试图声称,亚当和夏娃在某些方面有其历史存在性。最有趣的建议联邦户主的模型

虽然BioLogos论坛已经提出了这个问题,并鼓励讨论,但我们也呼吁谨慎。神学家们还没有详细地设计出联邦户主的模型,其中即接受科学发现的事实,同时也保持第一对夫妇的历史真实性。这样的文章不多的原因是因为我们还没有找出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神学家。

除了大声笑之外,你能说什么?福尔克要求伟大的神学家们来研究这个问题? Elebenty 福尔克什么意思,当然是想要一些滑头的家伙创造出一些说法,即允许第一对夫妇的历史真实性,同时还接受基因数据)

BioLogos的目的是要表明,主流科学和福音派基督教之间的和谐是有可能的。我们完全同意理查德·奥斯特令(上述文章的作者)及《今日基督教》编辑们的观点,解决亚当夏娃的历史性问题对福音派教会来说是尤其重要的。在上述框架下,它可以归结为一个神学问题而不是科学问题,我们敦促教会崭时保留判断。让我们保持这两种可能性。希望我们的一些最聪明的神学家将致力于解决联邦户主的模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问题。也希望我们的一些最优秀的神学家将继续就一个非历史性的亚当对多数福音派所造成的关注和困惑展开工作

我出于怜悯将不引用福尔克文章的最后一段,他通常会引用一段耶稣的说教。

“最聪明的神学家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的想法应该让我们哭笑不得。简直是人力资源的浪费!但是,这段关于亚当和夏娃的废话不仅证明了科学和信仰之间的不相容,也最终证明了BioLogos和真正的福音派基督教之间的不协调。不管那些优秀的神学家拿出什么解释,它永远不会被福音派基督徒广泛接受。亚当和夏娃的历史性因其太重要而不能被看作是一个比喻,因为它是基督教信仰的基石。福尔克和柯林斯都应该为他们的BioLogos参与到这样一个愚蠢的企业中感到羞耻。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3 回复 sousuo 2016-2-17 04:55
依旧进化论和创造论,没有结论,至少到目前为止。
4 回复 KAJDT 2016-2-17 05:02
进化论完胜创造论。 创造论, 除了在有些人脑袋里“创造”之外, 没有丝毫证据。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12: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