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伯克利,在美国言论自由运动的发源地,我是不敢发声的

作者:KAJDT  于 2016-11-12 07:1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7评论

(注: 本文为转贴, 原作者不详. 文章发人深省, 左派, 确实走向了历史的反动)

 

很讽刺,川普当选后美国各地出现的反对川普的游行示威活动,恰恰证明了美国并非是个民主自由的国家。

何谓民主,每人都能发表意见,少数服从多数,多数民的心声能被实现,这就是民主。

为什么说讽刺,因为川普的当选本来应是民主的胜利,是中下阶层,大多数人民心所向的结果,打败了希拉里政客势力。

但是,现在全美的抗议游行给这所谓“民主的胜利”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给你们讲一个笑话:“你们给我闭嘴,我们现在在讨论民主。”

当民主选举出来的川普被左派以如此规模反对时,美国的民主自由的外衣已经被彻底撕破。叫得最大声的,是输了选举的而痛苦流涕的人。赢了选举的人却不敢发声。这说明什么?真正的民主还远未到来。

首先,从社交网络上两张图来大概了解一下美国深蓝州在大选后第二天的情况。嗯再看看这个就拿我校举个例子。我所就读大学处于湾区,深蓝州。湾区11.9日所爆发的仇恨程度令人叹为观止,我甚至不敢相信我身处的是美国最顶尖的学府之一。

11.9这天我校彻底从抗议发源地变邪教聚集地了。左派学生高吼口号“Not My President”甚至“F**k Donald Trump”罢课在Sproul hall前面堵成人山人海,上课路线几乎都被占领封路。西雅图游行发生枪击五人重伤。奥克兰游行警察用辣椒粉驱散人群。学生在校园火烧川普人形玩偶。川普大厦被高举写着人身攻击话语的人群围堵。其实甚至都不用深蓝州,光是我们学校就已经可以成立伯克利共和国了。也许以后我就要说我不是美国留学生而是伯克利共和国留学生了。

先说一下我校背景。我校是美国大学中有名的激进派,一向以叛逆精神,言论自由闻名,抗议游行屡出不断,永远冲在社会问题发声的最前线。其中最有名一次抗议应该数1960年代的言论自由运动了(Free speech movement)。伯克利学生在校内带头发起抗议,追求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部分学生在这段时间内甚至被抓入监狱。最终学校妥协,给予学生进行宣传和自由发表言论的地方以及权利。此后大大小小的抗议游行不断,伯克利学生永远都是最激进最先发声的那一群体。在学校决定每年上调学费5%时,伯克利学生彻夜打地铺睡在教学楼里表示抗议。在白人警官射杀黑人,弗格森运动时,整个伯克利市的人全部上街游行示威,马路都堵得水泄不通。警方出动直升飞机催泪瓦斯来平定抗议。那一阵我几乎每天出不了门。出门就全是直升机警车。这些全部是学生自发组织的运动。不是教师或校长煽动。

曾经我非常自豪自己身在美国最有主见最自由的大学之一,每次民权运动社会问题都有我校学生牵头抗议,引起社会反响,每每我都深感自豪自己是如此优秀的大学中的一员。然而今天这一次,我并不再像以前感到骄傲。相反,我感到的只剩担忧,甚至心寒。首先,我本人并不是个绝对的川普支持者。但是现在,我觉得我已经快要被左派活生生逼成一个右翼了。

我相信如果是川普输掉这场选举,现在一定不会有如此规模的游行。可悲的是,今天,在伯克利,在美国言论自由运动的发源地,我是不敢发声的。因为我如果发声,可能会被学校成千上万的左派学生当场骂死(都算轻的……)。可能直接就进医院抢救室了,可能医生问一句我为什么被送进来的之后连救都不会救我了。(………)因为深蓝州的仇恨正是根深到如此程度,美国社会正是分裂到如此程度。

今天的美国社会可谓是彻底摘下了面具。没有人敢在深蓝州再说一句支持川普的话,你出门打个uber跟司机聊两句说你支持川普都会被当场骂个狗血淋头。最令我担忧的其实不是深蓝的仇恨,而是美国分裂背后的原因。左派指责支持川普的都是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愚民。纽约时报报道全部把川普支持者贴上没受过教育、无脑、蓝领、populist的标签。New Yorker也发表文章,大意“这种人都能当总统,美国要完蛋”。

然而川普支持者,社会中真正的大多数,中下阶层,则不再相信知识分子。这对真正能够跳出党派局面之外,引领社会运动革新,摆正民众社会认知的radical intellectual来说,将会是最大的挑战。社会精英把优越感赤裸裸凌驾于工薪阶层之上,却忘了推动社会齿轮的建起社会金字塔的基底正是这些工人农民。资本家剥削的劳动力却也正是资本家所依赖的。失去了劳动力,资本不复存在。马克思理论看来,忽视底层阶级的资本家是自掘坟墓,社会主义的诞生建立在工人阶级之上。资本家创造出工人阶级,也恰好创造出摧毁他们的grave digger(掘墓人)。

这次选举并非一场工人革命,意义却相差不远。虽然川普支持者中不乏精英,虽然川普支持者许多都是上层阶级知识分子,但是在左派口中,川普所代表的,已经被他们贴上了“下层阶级”的标签。川普赢了,左派说,下层阶级赢了,这个社会要完蛋了。下层阶级的人受过什么教育,他们怎么懂治国之道,他们选出来的人怎么可能来当我们的总统。换句话说,如果现在是川普输了,而满街是川普支持者的抗议的话,一定会被左派喷成:我就说了吧,川普的支持者就是这么一帮暴力的悲哀的家伙。真是一帮可怜的loser。站在社会金字塔顶端的群体,如湾区硅谷高科技行业,华尔街金融业的人们,大多左派,并理所当然把自己视为”社会精英“,似乎不曾看到除了他们阶层以外的生活和声音,肆无忌惮的贬低支持川普的所谓的”普通人“。

但是他们真的是普通人吗?真的就不如你们精英吗?真的就比你们愚蠢吗?不,他们不是比你们愚蠢的人。他们只是和你意见不同的人,仅此而已。知识分子架空的优越感,对“异议”的偏见歧视,对“与自己意见不同的人”的不包容、打压、一网打尽、贬低贴标签,所有这些举动都只是在告诉支持川普的人: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终于露出了真面目。他们本该作为精英阶层服务社会,带领社会带领我们走向更高,现在却因为我们的主见和言论自由而对我们大肆贬低打压谩骂,我们再也不能相信知识分子了,我们只能靠我们自己。这其中不仅包括支持川普的精英,更加包括支持川普的大多数中下层群众。至此,矛盾不可协调。左派精英阶层加剧仇恨川普支持者,右翼中下阶层加剧抵触精英阶层。

我想说,虽然我相对支持川普,但我却不是左派口中的“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相反,我与伯克利的你们身处同一所学校,但是却在你们面前已经不敢再发一言,只因为我所处深蓝。这样的结果是可悲的。并不是与你相对的人就一定是错的。并不是你就一定代表真理,洞察与智慧。如果连伯克利,都不再包容,不再多样化,不再言论自由,还有哪里会有真正的包容?

民主选举,目的就是让少数服从多数,得到一个大多数认可的结果。但是当少数输了,少数反咬大多数是因为“没文化”、“愚蠢”而选错了的时候,是不是相当于在说:我们应该剥夺这些“愚蠢”的人的选择权力,他们不应有权参选。因为他们作出的选择一定是错误的,他们的判断一定是没有理智的。只有我们,知识分子,才代表理智,代表正确,所以也只有我们才应该参与投票,只有我们投出的票才应该是真正有效正确的。好了,左派话外的意思说的这么明显了,还谈何民主?谈何自由?谈何平等?

口口声声的平等,民权,自由,都是左派叫出来的。然而口口声声的平等,民权,自由,都是左派硬生生给抹杀至尽的。左派的阶级歧视已经不言而喻。

下面简单再说说种族歧视问题。部分少数族裔高喊川普是种族歧视者,支持川普相当于支持种族歧视。我只能说这些人可能已经被政治正确冲昏了头。川普从来都站在政治正确的对立面。全民高喊Black lives matter的时候川普发声All lives matter。不是只有种族才举足轻重,所有人类都同样举足轻重。为什么警察在遇到黑人时警惕性提高,搜索率提高,因为黑人犯罪率一直高于其它种族。警察对黑人更高的警惕性有理有据,难道白人警察的生命就不如黑人的生命安全值钱?为什么川普要在墨西哥边境而不是加拿大边境建墙,因为是个人都明白墨西哥非法移民率贩毒率远高于加拿大,数据全部摆在眼前。这绝非种族歧视,却被拿着政治正确当挡箭牌的左派一味拿来攻击川普。只能说实在是无稽之谈。

所以,在我看到伯克利的学生如此轻易被煽动的时候,在我看到那些举着充满仇恨的海报的人们游行示威的时候,在我看到美国人民把11.9当成世界末日一样来过的时候,我真的怀疑了。这还是那个让我自豪的领导言论自由运动的大学么,这还是人们印象中那个言论自由强调民主的美国么。
 


高兴

感动
2

同情

搞笑
2

难过
1

拍砖
2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4 回复 qxw66 2016-11-12 10:55
伯克利为离经叛道而离经叛道,没事就裸跑也好,是自命不凡的荷尔蒙
5 回复 whyuask 2016-11-12 11:26
与共产党已经相差不大了:“因为我进步、我先进,所以我代表正义,所以与我不同的人就该被残酷批判,我不尊重你说话的权利,因为我说话的权利是由进步和先进性支持的”。如果共产党这个名字让人反感的话,换个说法:宇宙真理在手的人都是这个味道。
5 回复 daddiy 2016-11-12 11:35
有些事外人能看得更清楚,作者确实指出了当前美国不少问题,值得参考。不过,如果作者对美国政治和人文了解更深入,结论就会不同。美国各家媒体确实有政治倾向影响报道客观的问题,但没有新闻封锁的问题,多看几家媒体你依然知道真相。美国人不会得出再也不信媒体这样冲动的结论。这次大选不是证明美国的民主是假的,恰恰相反,这次大选证明的是美国的民主更成熟,已经对政治正确这个新病毒有免疫力。你这样的文章可以在美国畅通无阻地发表,更证明美国文明无人能比的自信。谢谢指教!
6 回复 法道济 2016-11-12 11:53
作者揭示了这些政治正确的事实。但这些思潮是人们探索中的偏差,绝非象共党那样是人为造成的。美国没有中宣部,各单位没有政委书记,只能接受媒体,但媒体人也是自发的,并没有像共产党那样的思想桎梏,基本上媒体也是讲求思想自由。所以,这些问题随着川普的改革,都会得到解决
5 回复 daddiy 2016-11-12 13:09
美国大学的一个非常重要责任是创新思想,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美国社会特别赋予大学极为宽松的言论自由。这一做法是创新思想的必须。但是代价也是明摆着的。在创新健康思想同时,怪异甚至有害的思想也在产生,在某些时期某些学校会演化的十分严重,对这种情况美国社会有足够的了解和自信,有害的思想因为其病态的基因并不能长久生存,对整个社会的危害能够得到控制,尽管有时代价不菲。这一百多年来世界文明的进步,深深受益于诞生在美国大学的先进思想,而美国人民为此付出了不菲的代价,美国在世界人民心中的威望,相当一部分来自于此。
4 回复 ruthrose 2016-11-12 13:13
这篇文章我已看过,文笔不错,道理也对。但我并不苟同。少数服从多数是对的,但并不能不让"少数"说话并表达不满。尤其是对那些"令人难以接受的言辞"表达一下愤怒。作者在后面的说明中所表达的立场和正文的观点判作两人。不知该怎样理解?正文中把抗议看成是反民主的,而"说明"中又承认这也是民主,前后矛盾。我觉得作者的错误在于,在大家同声抗议时,觉得没有了自己说话的自由,这是因为场合不对。任何一个抗议集会都是同一观点的人的聚会,这时要在其中发表不同观点,无异是引起冲突,但你可以在另一个地方去集会,去发表你的观点。如果在学校里与不同观点的同学谈不同的观点,那肯定是辨论、争吵。但这又能说明什么?如果势单力薄就是不民主了?这样的常识被作者曲解为她不敢发言,没有了自由,由此大发一通议沦。不能不说她的感觉是对的,但结论并不正确。还好,作者在后续说明中又说:"这场矛盾的抗议,即证明了不民主,也证明了民主。丷这说明作者自已也糊涂了,只是感觉还算真实。事实上,人们都很习惯用"民主"去反对别人的"民主"。就像哲学与诡辩不可分一样,永远是谁也说服不了谁。真理和谬论只能自己去悟了。
4 回复 chary 2016-11-12 14:53
呵呵
3 回复 dld 2016-11-13 00:38
应该把最近几天之乱定义为------希 婆 之 乱 !

这 妖精---创造了 美国 最新政客 最高精英 最高财阀 几乎全部媒体 的 邪恶 历史!
5 回复 whyuask 2016-11-13 02:18
lym2021: 失去政权的人能自由上街抗议示威,这不是民主;去天安门绝食被坦克压,这就是民主。我明白中国人的道理。
什么叫失去政权?订好的规则下结果不如你的意,你有什么好抗议的?人家又没有违反规则。
你这种喜好东拉西扯的人,就好像当街撒尿被警察制止了,就叫嚷说别人在厕所撒尿为什么不被制止,简直不知所谓。
4 回复 ChineseInvest88 2016-11-13 04:22
ruthrose: 这篇文章我已看过,文笔不错,道理也对。但我并不苟同。少数服从多数是对的,但并不能不让"少数"说话并表达不满。尤其是对那些"令人难以接受的言辞"表达一下
说的好!
5 回复 whyuask 2016-11-13 08:04
lym2021: 拜托,在美国,在民主国家,允许抗议规则,本身就是一种民主!这不是中国,好不好,中国人?
可以用游行来请愿,不能用游行来抗议投票结果;可以抗议程序违规,不能抗议“结果不合我的心意”,你连基本原则都不懂吗?如果民主规则可以用来抗议规则本身,那跟革命有何区别?就你这样的理解力,也好意思来挑拨“中国人”?徒增笑耳。
4 回复 whyuask 2016-11-13 15:01
lym2021: 什么规矩?在美国,法律就是规矩。法律没说必须是具体什么事情才能抗议示威。只有你们中国人才会这么无耻的定义自由,仅仅是因为你不爽,而看不到有朝一日类似情
本次选举完全程序合法,请问你抗议什么?抗议结果不如意吗?抗议别人竟然与你不同?
输不起罢了,矫情。
7 回复 KAJDT 2016-11-14 23:44
daddiy: 有些事外人能看得更清楚,作者确实指出了当前美国不少问题,值得参考。不过,如果作者对美国政治和人文了解更深入,结论就会不同。美国各家媒体确实有政治倾向影
你说的有道理。 但许多人只会偏听偏信。 没时间, 也没精力去多收听不同的媒体。 主流媒体号称公正, 实际上缺乏公正。也是不争的事实。
7 回复 KAJDT 2016-11-14 23:45
法道济: 作者揭示了这些政治正确的事实。但这些思潮是人们探索中的偏差,绝非象共党那样是人为造成的。美国没有中宣部,各单位没有政委书记,只能接受媒体,但媒体人也是
但愿如此。
5 回复 KAJDT 2016-11-14 23:47
daddiy: 美国大学的一个非常重要责任是创新思想,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美国社会特别赋予大学极为宽松的言论自由。这一做法是创新思想的必须。但是代价也是明摆着的。在创新健
川普的当选, 其实就是对这种有害思想的否定。 美国社会向何处发展, 还要拭目以待。
5 回复 KAJDT 2016-11-14 23:53
ruthrose: 这篇文章我已看过,文笔不错,道理也对。但我并不苟同。少数服从多数是对的,但并不能不让"少数"说话并表达不满。尤其是对那些"令人难以接受的言辞"表达一下
你看的还是比较深刻的。 但不同的人, 对这一问题的理解是不同的。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这次大选,大家的 微信朋友圈可能都有变化。 我支持川普, 有些朋友支持希拉里。 我没有因为朋友支持希拉里而拉黑任何人。 相反, 倒是被几个希拉里支持者拉黑。 周围的人, 也有类似现象。左派和右派对不同观点的容忍度非常不同。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3 回复 KAJDT 2016-11-14 23:55
lym2021: 失去政权的人能自由上街抗议示威,这不是民主;去天安门绝食被坦克压,这就是民主。我明白中国人的道理。
这太偏激了吧?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19: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