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谷案

作者:休里  于 2015-8-12 22:2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知青岁月|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关键词:知青, 文革旧事

     满嘴仁义道德,满腹男盗女娼。世上最令人讨厌的人莫过于口是心非的人,说一套,做一套。人在接受了教育后,懂荣辱,知廉耻,对错清晰,好坏分明。可偏偏这好事学起来甚难,坏事不教即会,苦煞了凡间人。做好事是给人看的,骨子里还是想干坏事。不管你的穿着有多华丽,脱掉衣服都一样。

    上回说到聋子无名,不可思议。按理说,孩子生下来后,父母应该给孩子取个名字。即使自己不识字,也会请个懂文化的人赐一个名。就算大名没有,起码猫呀狗的小名都会取一个吧。只要姓泉,可以在宗谱上找到。可那本金埠的宗谱作为“四旧”物品被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运动所烧毁,无法考证。另一途径是从寨里的老人回忆中可以得到,可惜聋子是单传,上无老,下无小,无兄弟姐妹。加上年轻时好游走江湖,居无定处,造孽又多,没人愿搭理他,渐渐将他的名字遗忘了。最后只剩下唯一渠道:聋子应该知道自己的名字。当人们每次问及他的名字时,聋子总是装作听不懂,不愿说出自己的名字。

    倒是有一次,我无意中听生产队长国康叫聋子为“奇公”,想必“奇”就是他的名了。国康是个奔五十的人了,从年龄上来说,称七十有余的聋子为“公”有点过。其实辈分的高低与年纪的大小无关,人丁兴旺的人家辈分会偏低,金埠历史悠久,八十称十八为“公”不稀奇。汉语的同音字多,到底是“奇”还是“齐”,是“其”还是“启”?我不清楚,总之是发QI音。有人问:QI不是以Q打头吗?是阿Q吧。当然不是,阿Q原名阿贵,鲁迅认为光头辫子是英文字母Q的符号,符合阿贵的造型,且Q在英文中发K音,与G的发音相近。嗨!管他奇不奇的,我操那份闲心干嘛,真是吃饱了撑的。

    队长金国康为孙辈,辈分低证明人丁兴旺,乡下人凭的是人多,比的是力气,讲的是蛮横,干的是粗野,辈分低不吃亏。国康拥有八兄弟,排行老六,中共党员,酷爱天地人三斗,擅长运用人海战术,轻而易举地当上了金埠的生产队长。

    生产队长是个什么职位?中共在夺取政权之后,履行承诺,土改分田到户,实现耕者有其田。几年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成立了人民公社,田地收回,进入大锅饭年代。生产队是人民公社化的产物,相当现在的一个自然村,几个自然村为一个生产大队,生产大队上面是公社,即是旧制的乡。农村行政管理从上自下为县、公社、大队,生产队。总结一下:五十年代沿袭旧时的行政制,六、七十年代改公社制,毛泽东去世后恢复旧制,人民公社有二十年历史。

    中国的官吏自古委任制,官员由上级指派,官场即是关系场。故官僚们的为官之道是不求有功,只求无过,多属唯命是从的平庸之辈。如果国康平庸倒也罢了,可这人生得一副尖嘴猴腮的模样,机灵得很,作风专制,内心贪婪,结果就出事了。偷谷案发生后,上面派专案组下来进行调查。

    生产队的生产经济是这样的。生产队的全年收成靠谷子,谷子分三部分:公粮,上交政府;口粮,养活自己;种子,留给明年春播时用。通常其比例为五:三:二,口粮和种子必须保证。若不足,叫欠公粮,记在生产队的账本上,今后偿还;若谷子有剩余,叫卖余粮,按国家统购价卖给国家,扣除以往欠的公粮之外,社员可分得剩下的卖粮款。一般情况下,口粮可以减,公粮可以不交,种子是农民的命根子,必须得到保障。当然也有例外,大跃进时浮夸风盛行,亩产万斤粮,上面逼着农民交公粮,结果农民没有办法,把谷种吃了。谷种被存放在生产队的仓库里,为了防止被偷,保管员持有仓库的钥匙,会计掌管谷印(一种盖在谷堆表面上的凹凸印记,只要有人动过谷堆,印记会消失)。谷种有玄机,多少无定数。导致秧苗缺乏的原因有多种:一是天气不正常,头批种子播下去遇到严寒来袭,种子冻死了,可以下第二批种子补救。二是种子良莠不齐,混杂有不发芽的扁心种。所以每年的秧苗都不等量,有时多余,有时不够。为了确保有足够的秧苗,宁愿会多留一些谷种,届时如有剩余的谷种,社员们可分掉,一般的情况下,种子多时有剩余。可坏就坏在这个“剩余”上,我们从小就明白,剩余不是好东西,剩余是私有制的根源,追求剩余价值是资本主义的精髓。

     (一)案件经过

    1)春播季节,队长国康,保管员夏本和会计九平三人一起去开仓取种,九平发现谷仓里的印记没了,谷种见少,怀疑有人偷谷种,提出要报案。

    2)国康认为仓内鼠患猖獗,印记也许被鼠足弄糊,这种现象以前经常发生,不必大惊小怪。不愿将事情搞大,影响不好。

    3)会计柯平九一反常态,私自向公社反映了此事。

    4)仑库里保存的是谷种,是给开春时用的,少了就意味着明年的秧苗会短缺,收成会减少。公社领导认为偷谷种属于破坏抓革命促生产的行为,应该提高到阶级斗争的政治角度去认识,属于敌我矛盾。偷谷案受到公社革委会的重视,派专案组下来调查稻谷失窃案。

    5)夏本是管谷仓钥匙的,嫌疑最大,是主要突破口。当工组刚正着手调查的时候,就传来他在家中自杀的消息,案件一下子进入扑朔迷离的阶段。夏本为什么畏罪自杀,是自愿的,还是遭到胁迫?其实,偷谷这件事谁都好瞒,就是瞒不过家人。妻子觉得丈夫死得很冤,认为是被人胁迫致死。揭露偷谷案并非他丈夫一人所为,另有他人涉及。

    6)口说无凭,亲人不能作证。正在专案组苦苦找不到证据的时候,“劳改释放犯”俊发向专案组反映自己曾目击当时的情景。那段时期,俊发担心村里人来捉奸,夜里对外面的一丝风吹草动很敏感。有天深夜,他听到狗咬得厉害,便手持扁担出门察看,见生产队长国康等几个人正担谷经过。由于他那被打压的身份,国康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瞪了他一眼,扬长而去,也没料到事情会被败露。由于俊发的身份特殊,有打狗不死反遭咬的顾虑,请求公社领导给予保护。

    7)俊发的证词突破了案件的瓶颈。经过多次审问,国康和庚兴终于承认了偷谷的罪行,案件告破。

    (二)案件分析

    1)保管员夏本是个性情软弱的人。认为自己是逃不了干系的,又不想供出其他同犯,也不想坐牢,就采取自杀方法来了绝一生。丢车保帅,他的死有被人误导或受人胁迫的可能性。

    2)国康是个心狠手辣,玩村民于股掌之中的人。整天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见人就骂。村里的大小事都是他一人说了算,无人敢提出异议。日子久了,习惯成自然,自认为是铁定官职,无人敢撼。对于他的倒台,村民拍手称快,幸庆村里除了一害。他是主犯,他有逼死保管员夏本的嫌疑。

    3)会计九平为什么没有参与偷谷,假如九平的加入,这件事是不会被暴露,这就是贪婪。多一个人多一份赃,国康等人想撇开九平。九平因没捞到份而怨恨生产队长,只是敢怒不敢言,长年下来,或一旦被惹急了,就会跳出来咬一口。

    4)俊发的情人已离他而去,他认为是生产队长国康拆散了他们。如今已落到了这个地步,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反正是豁出去了,所以他敢出来指证生产队长国康。

    (三)案件处理

    1)公社领导决定撤销国康生产队长职务,保留党籍,留党察看处分。

    2)给予同案犯庚兴保留党籍,留党察看处分。

    当时杀死一头牛要被判刑坐牢的,因为牛是生产工具,杀牛就是破坏集体的生产工具。牛一般会等它老弱病残丧失了劳动价值后,才可向公社打报告,被批准后才可杀的。偷谷种的罪行应大于杀牛,属于刑事犯罪,不应作为民事案件处理,更不能以党纪来代替国法。

    当地老百姓盛行一句话:“平民百姓一条命,党员干部三条命。”意思是说,如果是平民百姓犯罪,一次即可入狱。如党员干部犯罪则不同,初犯可撤其官职,再犯可削其党籍,使之降为庶民后,如再犯才可入狱。照此推来,国康还有一次“豁免权”,因为他还有个块共产党员的“免死牌”挡着。旧的剥削阶级被打倒了,新的特权阶级产生出来了,这就是阶级不灭定律。

    照当时的仕官制度,一般都采取终身制,只要不犯错,将坐在那把交椅上至死方休。官职不凭人的能力,而是一种奖赏。由于国康被撤职,大家将对生产队长这把金交椅展开一场争夺大战。


休里

August 12,2015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3 回复 nierdaye 2015-8-13 06:26
平民百姓一条命,党员干部三条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14: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