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市记事

作者:休里  于 2016-9-27 03: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旧人往事|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2评论

关键词:夜市

    夜市,顾名思义即是在夜间进行买卖活动的市场,其中包括风味小吃,廉价杂货和杂耍游戏等项目。因只在夜间短时交易,物价低廉,卖家收入颇微,几乎是些没有营业执照的摊主,不交税,类似于美国的跳蚤市场。夜市侧面反映了人们在和平年代里生活安定和社会繁荣的迹象,有益于个体经济发展,工商执法部门通常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方式,不会过多干涉。
    夜市自古有之,始于唐代:“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宋时已具规模,鉴太祖召令:“令京城夜市至三鼓已未不得禁止。”又见:“天下苦蚊蚋,都城独马行街无之。马行街者,都城之夜市,酒楼极繁盛处也。”说明了当时夜市的盛况。当然,国泰民安是夜市生成的必要条件,兵荒马乱的环境下不可能有夜市。在我的印象里,夜市是改革开放后的新鲜事物,之前没见过。在红色年代里,为了提高共产主义思想观念,提倡“割资本主义尾巴”,夜市属于资本主义经济的一部分。
    记得早年枫林路也有个夜市,白天冷清清,一到晚上则热闹非凡。这里的走私水货,风味小吃样样齐全,是食客和捡便宜货人的好去处。每当夜幕降临时,顾客比肩继踵,摊主高声叫卖,既嘈杂又温馨。八十年代初,青年男女的交际场所不多,夜市成了他们消遣的好去处,下了班个个打扮靓丽,三五成群,与其说逛夜市,倒不如说是观人赏衣装。
    街边的大排档里有一馄饨摊子挺出名的,吸引了不少路人光顾。那馄饨馅的味道特别鲜美,据说是用牛羊猪三种肉类按不同比例配制成的,当然价格也不菲。记得与几个朋友头一次来这里尝鲜时,我确实被那美味所倾服。吃着吃着我们几个男的就不正经起来。“这肉馅的味道怎这么鲜,不会是人肉吧?”看多了奇书的我,怪念头在脑海里频闪。余勇不肖一顾:“想得美,哪有那么便宜的人肉给你吃?”“你怎么知道人肉贵,难道你吃过?”“物以稀为贵嘛。”我与余勇你一句我一句地拉起皮条来。这时阿珍丢下手中的汤匙叫道:“你们给我闭嘴!还让不让人家吃了?真恶心,我不吃了!”打那之后,我们就给这摊档取名为“十字坡”,背地里称那个女摊主为“母夜叉”。到底那馄饨馅是用什么原料做的,无人知晓,母夜叉守口如瓶。
    虽然我们经常来这里吃馄饨,也闹出一些笑话,但印象最深的是与陆合一起来吃馄饨。陆合是我的同事和朋友,只是一般的朋友,两人彼此谈得来,容易接受对方的意见,没有争执。她曾交过几个男友,没过多久就吹了,都不长。陆合性格内向,单纯幼稚好幻想,陆合找我时通常心情不好。
    那晚我与陆合逛街,天不知不觉下起毛毛雨来,我们一路快步来到夜市。一阵炊香飘来,像是烤山芋的气味,顿感饥肠辘辘,便来到十字坡吃馄饨。时近深更半夜,路人稀少,那母夜叉正打烊,见我俩来到又重新忙乎起来。因我们是常客,彼此烂熟,母夜叉按例给我们上了一大一小两碗馄饨。
    陆合确实饿了,见她狼吞虎咽的样子,我突发异想地对她说:“如果你能在二十分钟内吃下三大碗馄饨,我买单并外加十块钱给你。但不能吐,吐了倒赔我十块钱。”那时我的月薪只有五十多元,十元钱算多的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原本只是句开玩笑说的,没想到她竟答应了。我暗笑:要钱不要命,就你这柳条身段,一小碗都够呛,三大碗馄饨撑死你!
    这摊档卖馄饨分大、小号两种碗,以适不同人用餐。大号碗的容积相当于两个小号碗,但价钱比两小碗稍低,通常男人买大碗,女人吃小碗。那大号碗特大,一个壮汉吃一碗足够了。我叫母夜叉另来三大碗馄饨,那婆娘的眼由扁变圆。
    “没错,三碗大号的。”我又重复了一遍。
    当三大碗热腾腾馄饨摆上桌时,我开始替她担心。陆合对我做了个鬼脸,表示无所谓。真行,陆合在头十分钟里干掉了两大碗,她想乘自己胃口好时尽量多解决点,当时她确实饿了。我心里一下没底:难道她能创造奇迹?
    “你好坏哟,”陆合感到肚子发胀,这时有点后悔了。
    “慢慢来,别急,有的是时间。”我嘴上劝道,心里却有种卸重的感觉,建议她:“遇到困难时,先把难的,主要的解决掉,再解决容易的。”
    “好吧,那我先吃馄饨。”陆合又将第三碗里面的馄饨干掉,剩下的时间必须喝掉这碗汤。
    “只剩四分钟了。”我盯着手表提醒她。
    这一大碗汤难咽啊!陆合苦着脸望着我。
    想赖?没门!
    见她吞咽艰难,有点支撑不住了,我不忍地说:“算了吧,不要你赔钱,我是闹着玩的。”
    不料陆合听后眼泪刷刷往下淌,端起大碗猛灌。我见势不妙,欲夺碗。她不依,硬是将那碗汤灌了下去,瞧她这犟脾气!我知道事态严重了,不好再说什么。
    陆合趴在餐桌上休息了好一会,母夜叉望着我俩直摇头。待她缓过劲来,我轻声问她:“能走吗?要扶吗?”她摇了摇头,眼却瞧着别处。
    之后,陆合好长时间没理我,我算把她得罪透了。后来我得到了报应,这惩罚远比那三大碗馄饨严重得多。最后那碗汤她原本要放弃的,是我的话刺伤了她,感到自己受到了曲解和羞辱。
    陆合命苦,上次回去时听存丽说,她抛夫弃子跟一个福建的建筑商人跑了,去了一个叫闽清的地方。闽清在哪?我查了查地图,距离福州较近,怎么去了那么远?心里不由泛起一丝失落感。但愿她能找到幸福。
    年华似潺潺的流水,在不经意中从身边流失。命运像随风飘拂的浮云,今于此,明日何处留?年轻时的淘气和浪漫虽然荒唐可笑,也在情理之中,要不就成未老先衰了。
    夜市是一个时代的点缀,带有浓郁的风土人情味,早年那种杂乱无章的夜市已不见了,取代它的是具有一定规模的不夜城。有人说现在的夜市更脏乱,人更堕落。我想他们搞错了,那不是夜市,叫红灯区。
     
休里
September 26, 2016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17 回复 fanlaifuqu 2016-9-27 04:10
不是上海枫林路吧?
16 回复 总裁判 2016-9-27 05:55
fanlaifuqu: 不是上海枫林路吧?
我看不象,很窄的一条路,八十年代未拓宽,不会是在上海。
10 回复 skth178 2016-9-27 08:45
都是不卫生,在那里他们可以用清水清洗餐具和筷子,有一次我去越南谁位于酒店外的街头小贩,他们做好可口的芋头糕等糕点,但在一个雨天,我看到他们使用酒店雨篷雨水洗盘子和筷子。没后我没有的芋头糕。
15 回复 秋收冬藏 2016-9-27 10:24
陆合的每一滴眼泪你都记住了,也算缘分。
13 回复 休里 2016-9-27 11:33
fanlaifuqu: 不是上海枫林路吧?
哈哈,一提起枫林路就会联想到上海。
15 回复 休里 2016-9-27 11:35
总裁判: 我看不象,很窄的一条路,八十年代未拓宽,不会是在上海。
徐家汇原属市郊,现在成中心了,那里有几所大学。
18 回复 休里 2016-9-27 11:38
skth178: 都是不卫生,在那里他们可以用清水清洗餐具和筷子,有一次我去越南谁位于酒店外的街头小贩,他们做好可口的芋头糕等糕点,但在一个雨天,我看到他们使用酒店雨篷
小摊档都不卫生,但口味特殊,偶尔光顾一下是可以的。
14 回复 休里 2016-9-27 11:40
秋收冬藏: 陆合的每一滴眼泪你都记住了,也算缘分。
有些往事年轻时不觉得怎么样,老时回想起来觉得有那么一点点伤感。
14 回复 ryu 2016-9-27 12:53
' 当三大碗热腾腾馄饨摆上桌时,我开始替她担心。陆合对我做了个鬼脸,表示无所谓。真行,里荷在头十分钟里干掉了两大碗,她想乘自己胃口好时尽量多解决点,当时她确实饿了。我心里一下没底:难道她能创造奇迹?...'
那个“里荷在头十分钟... ”是什么意思呢?
文字很轻快,适宜!
12 回复 ryu 2016-9-27 13:00
二十分钟内吃下三大碗馄饨,我看老兄你也够呛!
恕我话多,余勇、阿珍、陆合...等人,怎么不给个简意的介绍?太老刮皮了,文字上
20 回复 休里 2016-9-27 13:09
ryu: ' 当三大碗热腾腾馄饨摆上桌时,我开始替她担心。陆合对我做了个鬼脸,表示无所谓。真行,里荷在头十分钟里干掉了两大碗,她想乘自己胃口好时尽量多解决点,当时
谢谢ryu指正,拼音打字马虎随意,lh的词组多,马上改正。
27 回复 休里 2016-9-27 13:14
ryu: 二十分钟内吃下三大碗馄饨,我看老兄你也够呛!
恕我话多,余勇、阿珍、陆合...等人,怎么不给个简意的介绍?太老刮皮了,文字上
我没这种毅力,这也是我佩服陆合的地方。开始我也不信。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9 01: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