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陈的故事

作者:休里  于 2018-5-23 18: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旧人往事|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14评论

关键词:无证移民, 偷渡, 餐馆

移民进入美国时大致分三类:合法移民,非法移民和难民。合法移民不用介绍了,说说后两类。难民是无家可归者,由于自己的祖国发生动乱,为了生存而逃亡,比如古巴难民,印支难民,中东难民等。从人道的角度出发,这类人容易被各国接受而取得合法身份;非法移民,为了避免刺激性言辞,通常将“非法”改为“无证”。无证移民不存在生存问题,虽然也是为了生活,确切地说是为了生活得比自己的祖国更美好,告别了亲人和生活过多年的祖国,不远万里来到这里谋生。无证移民的心情与有证移民是一样的,但由于法律的限制,这类人只能偷偷摸摸地蜷缩在社会暗角处,受到与常人不同的对待,老陈是其中之一。

《老陈的故事》

以前曾听人说:没进餐馆打工,不算到了美国。起先我不以为然,各行各业那么多,为什么一定要干餐馆?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幸在美国的餐馆打了一年工,才领会到那句话的涵义。我在餐馆里接触到各种生活在社会底层阶级的人物,他们,或为生活而挣扎,或为梦想去奋斗,有的只作短暂的逗留,有的则干了一辈子。

九十年代的美国经济状况不坏,报纸上整版的招聘广告,不愁找不到工。人工短缺,人员流动性大。餐馆老板为了拴在员工,通常会为员工们提供住处。吃住全免,非常适合那些漂泊在外的单身人士。

丽丽餐馆(LILI RESTAURANT)是一家小型餐馆,老板买下街角的两栋排房将它改造而成。餐馆内有两张特大圆桌和若干张小方桌子,可以举行家庭宴会,比如 birthday party 等。厨房内聘有几位留学生,他们比我先来,都是我的师傅。按报纸上的招聘广告说明,我的职位是洗碗工。这么小的餐馆哪有那么多的碗洗,何况还有洗碗机,我的实际工作是打杂,什么都干。洗碗工的意思是为了压低薪水。

老板姓杨,是台湾人,但不是地道的台湾人,老板的父亲(老爸)原是大陆人,五十年代初的韩战期间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去朝鲜打仗,那时他才十八岁。老爸在一次战役中不幸中了美军的埋伏,弹尽粮绝后成了俘虏。战后去了台湾,当时台湾政府欢迎他们。老爸不敢返回祖国的原因有二:一是没面子,“战友都牺牲了,你却活着?你怎不去死!”二是怕受惩罚,中共纪律严明,俘虏营中有中共党员活动,要求同志们不许投敌,这样更增添了他不敢回去的恐惧。八十年代末,中国开放两岸探亲,老爸回了山东老家一趟。海外赤子刚下飞机时都是很激动的,想看看阔别几十年的祖国是什么样子的,可是东张西望的他遭到地区机场穿军服的警卫的呵斥:“看什么看?快走!”手指着他,很不礼貌。机场属于机密场所,必要时会停战机,任何东张西望的举动都会误认为刺探军情,尤其是境外人,很容易被认为是间谍。

老板倒是在台湾出生的,尽管如此,但那些台湾本地人还是称他为外省人。老板年轻时去过很多地方,日本,韩国都去过,当时有不少台湾人去那里谋生。最后来到美国,“还是美国好。”他说。美国地大物博,有发展的空间。我们的老板是个很开通的人,生活充沛。他爱打高尔夫,每天早上都要去俱乐部呆一阵子,周末一家人打扮靓丽会去教堂做礼拜,等等这些并不是他的爱好,而是为了联络感情,尽量认识多一点的人对生意有好处。他还在郊区定制了一栋别墅,占地两英亩。更有趣的是,每年暑期餐馆关门一个星期,老板全家人去外地旅游,那年去了夏威夷。我们是月薪,不扣薪水,实实在在的有薪假期。他经常对我们说:人要有压力,拼命赚,死命花。一辈子就这么短暂,不能亏待了自己。

小王是个公派留学生,六四学运前来美,起初一心想留在美国,在学校找了个美国女朋友。正遇老布什大赦在美华人,他拿到禄卡后就把女朋友甩了。地位变了,思想也脏了。这小子一表人才,不愁没女人。小王在这已三年,当时是掌勺的职位。小王聪明能干,虽只是 part-time employee,但老板很器重他。

郝仁(老好人)是自费留学生,来美进修财经专业,因晚了几个月,错过了大赦期限,现试图通过工作关系留美,老好人也是做 part-time。

我是这里唯一有绿卡的,老板对我刮目相看,他请我的目的是应付联邦探员的突击检查。这里工人的薪水都是现金支付,无须扣税,也就是说,店里从未雇佣工人。

数老陈最苦,给人的印象是整天唉声叹气,郁郁寡欢。三十来岁的他,看上去近五十,略瘦。老陈是个福建沿海的渔民,没什么文化。早年来美,已还清偷渡债获自由身,之后离开了原来的餐馆老板出来找工,他常抱怨以前的那位老板太苛刻。他比我晚来,接替我的洗碗工作,我做抓码,即配料,就是按菜谱给厨师提供各种菜肴的配料。

抓码是广东方言。我发现欧美地区有很多地域名称译音是按照广东台山话演变来的,我刚到美国时落脚曼哈顿,见唐人街有“民铁吾”的字样,不解,无意中听到台山话“铁”发 h 辅音,才明白缘由。“美利坚”,“剑桥”也是台山话。

百年前,美国雇佣了大量的广东四邑人去修铁路淘金,俗称“卖猪仔”。后来这些金山伯开洗衣店和餐馆。华人移民数台山人最早,集中于加州的旧金山一带。纽约市的曼哈顿唐人街也是台山人开发出来的,通用台山话。讲国语的台湾人集中在法拉盛。

最能干的是福建人,别人干不了的他们干。有位广东人在贫民窟开了一家外卖餐馆,美国经济越来越差,请不起厨师,将店挂牌出售。没想到很多福建人抢着要,尽管利润很薄。他们不计人工,自己全家人干,凌晨三点才打烊。

言归正传。老陈的福建老家留有老婆和孩子,晚上手拿那张全家福照片偷偷流泪。听他说,自己为了省几个钱坐船来美,因为坐船无须假护照。坐船与坐飞机相差甚远,坐船要辗转数月,南美洲的轮船停泊在公海,深夜由小船偷渡。老陈一上岸就申请政治庇护,通过律师办了一张临时工卡,可以工作。

我们的晚餐都是老板亲自下厨炒的,老板全家人和员工一起用餐以示亲近。有时老板会别出心裁创新一些新菜给我们尝,老板还要求每个新人做一道家乡菜给大家尝,假如好吃就上菜谱推出新菜肴。老陈是渔民,渔汛时出公海打鱼,一去就是个把月,住在船上,几乎天天吃鱼,他的家乡菜自然是鱼啦。见他在一条整鱼上划了几刀,涂抹上少许盐备用。烹调前用生粉涂抹在鱼身上再去煎,说这样不会粘锅。由于酱油放多了,味道很重,得不到大家的认可。“那么难吃,别把我们当试验品!”老好人开玩笑说,其中夹带讽刺老板的意思。不想吃的东西千万不要强迫自己吃,否则会生病的。

老陈是个感情脆弱的人,根本不适合独立生活,偷渡美国也是出于无奈。全村的年轻人都走了,留在家里被人骂。他本打算还完所欠的债就回福建不来了,但自己的父母和老婆都不同意他就这么两手空空地回去。大陆那边攀比风盛行,渔村家家建高楼,一栋更比一栋高,可自家还是老屋,好没面子。而且那边的人普遍认为美国遍地黄金,赚不到钱的人是因为懒的缘故。老陈只好打肿脸充胖子,将微薄的薪水尽数寄回。

每当休息日,老陈会去唐人街,理发,寄钱。在他脑海中,美国只有唐人街那么大。老陈告诉我,他们福建人在曼哈顿有个集会的地方,位于东百老汇街铁桥底下的怡东商场门口,每当星期日,各地的福建人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相聚,其中包括波士顿,费城,华盛顿等地的闽籍人。聚会的目的是联络感情,传递消息,介绍工作等。那时没有手机,也没有互联网,了不起的有一个Messenger。座机只限打市内,外地要付费,人们联络靠这种传统的聚会方式。

尽管老陈的遭遇令人同情,但这人有个毛病,爱挑拨是非,在我面前说他人的不是,在他人面前说我的不是。比如,我与老好人在政见上有分歧,经常发生争执,辩论对我们来说是家常便饭。有个性,有思想,有水准才会有辩论,若与脑残评理,岂不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老陈则认为我们是水火不容的冤家对头,于是在我面前说老好人的种种坏话,又在老好人面前说我的坏话了。

我并不是批评老陈是市井小人,这种人太多了,是生活压力是他变成这个样子的。为了谋取难民身份,谎称自己受到中共的残酷迫害。相比之下,我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我取笑说:“中共迫害你什么了?”“那是假的,大家都这么做。”他回答得很坦然。

小王和老好人陆续离开了丽丽餐馆,一年后我也走了,剩下老陈和几个替补人员。老陈升职了,餐馆是他的归宿。

若干年后,我在唐人街偶遇老陈,他比以前胖了些。我问他:“你不是要回中国吗,怎么还在这里?”

“鸟枪换炮了!”他神采奕奕地说。

他告诉我,已不在丽丽餐馆干了,自己开店。现把两个儿子弄来美国,大的跟自己学厨,小儿学理发。

“怎不都做餐馆?”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炒股人经常念叨的一句话,他也会了。

我不好再说什么。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环境变了,他也在变。

移民都有斑斑血泪史,老陈只是其中的一个,还有千千万万个老陈前仆后继。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移民的后代会更好。有一点我必须说明一下:老陈遭受中共的政治迫害不是事实,其实老陈很爱自己的祖国,以前在丽丽餐馆时大骂美国,现在不时会参加一些社区活动,爱国热情不减。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2

拍砖
2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10 回复 64196419 2018-5-23 23:54
老陈应该是个非法移民吧,这么一个不按正规手续取得移民资格的人也值得什么蠢货来讲他的故事吗?
9 回复 qxw66 2018-5-24 02:05
打一天工,抵农民苦一年。
10 回复 总裁判 2018-5-24 03:07
我觉得中国民众和政府官员,都是听毛主席话,跟共产党走的,尤其是不断掀起移民潮,在出国这件事上,直到成为他国公民。因为毛主席说过:“越是困难的地方越是要去,这才是好同志。”
8 回复 披着人皮的狼 2018-5-24 03:17
上个世纪中国大部分的移民或非法移民生活艰辛是事实,但要说是血泪史那则是言过其实。比起南美来的移民和非法移民,他们能在中餐馆里打工那是幸运多了。很多阿米狗干的都是室外的重活,即辛苦又危险,人工还低。好不容易在中餐馆混口饭吃,干的也是最辛苦,人工最少的活。中国移民在美国混个十年八年,大多都能实现美国梦 - 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看看那些侨领,有几个不是在餐馆挖得第一桶金?
8 回复 休里 2018-5-24 04:19
qxw66: 打一天工,抵农民苦一年。
那时中美差距大,到美国来就是为了赚钱,不过偷渡费要五万美元,卖身到餐馆干三年,餐馆老板预先付给蛇头,亲戚作保。
9 回复 休里 2018-5-24 04:19
总裁判: 我觉得中国民众和政府官员,都是听毛主席话,跟共产党走的,尤其是不断掀起移民潮,在出国这件事上,直到成为他国公民。因为毛主席说过:“越是困难的地方越是要
老陈申请政治庇护,从表面上看叛党叛国,骨子里是爱党爱国的。后代就不一定了。
9 回复 休里 2018-5-24 04:20
披着人皮的狼: 上个世纪中国大部分的移民或非法移民生活艰辛是事实,但要说是血泪史那则是言过其实。比起南美来的移民和非法移民,他们能在中餐馆里打工那是幸运多了。很多阿米
是啊,中国人有商业头脑,又会积攒财富,不少移民在第一代时就翻身了。
8 回复 总裁判 2018-5-24 04:29
休里: 老陈申请政治庇护,从表面上看叛党叛国,骨子里是爱党爱国的。后代就不一定了。
正是这样,这才是我们中国人的常态,这就是好同志。
10 回复 qxw66 2018-5-24 05:49
休里: 那时中美差距大,到美国来就是为了赚钱,不过偷渡费要五万美元,卖身到餐馆干三年,餐馆老板预先付给蛇头,亲戚作保。
啊是,现在哪个会出这个天价偷渡费呢,美中差距很小了
6 回复 SAGFS 2018-5-24 09:28
===按摩院干一小时,  相当于华裔餐馆三天活 ...

按摩院干一小时,  相当于华裔餐馆三天活 ...
7 回复 休里 2018-5-24 17:59
总裁判: 正是这样,这才是我们中国人的常态,这就是好同志。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9 回复 休里 2018-5-24 18:00
qxw66: 啊是,现在哪个会出这个天价偷渡费呢,美中差距很小了
差距变小是其中一个原因。现在较易获得旅游签证,相比之下,成本要低得多。
7 回复 休里 2018-5-24 18:00
SAGFS: ===按摩院干一小时,  相当于华裔餐馆三天活 ...

按摩院干一小时,  相当于华裔餐馆三天活 ...
毕竟是极少数。
8 回复 qxw66 2018-5-24 23:45
休里: 差距变小是其中一个原因。现在较易获得旅游签证,相比之下,成本要低得多。
那是,30年以前签证何其难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4: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