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新发:我为什么不再骂人了?

作者:农家苦  于 2017-2-9 04:3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大资格调|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39评论

关键词:骂人、恭维

平生师缘不深,但却在两个方面受过高人指点:一是看相;二是骂人。看相是刚参加工作时跟同事学的。同事是名画家萧龙士的徒弟,他除了会裱画,还喜欢喝酒、下象棋。我因为跟他做邻居,平时经常受邀去他家陪他喝酒下棋,故而有机会于酒后学得他的师传看相秘诀。据同事自己说,他师傅的本领是一位清末宫廷大官传授的。

我后来带着这个相人的“利器”走南闯北,下海出国,除了在酒桌上赢得掌声笑声,在商场上避免骗货骗财,并在选才用人方面识得不少“庐山真面目”以外,在生活中也交了很多红颜“黑颜”知己,包括我的太太。信仰基督以后,懂得了复活者命运改变的真理,虽然不再替人看相,但用以“读人”尤其是不信的外邦人,仍然有效。

至于骂人,启蒙老师是一位国军伤残军官,也是评书艺人。此人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但却喜怒无常,脾气火爆,尤其擅长打人和骂人。别看他瘸了一条腿,平时拄着双拐,可被激怒后“扑腾”的速度都在每百米15秒以内,冒犯他的小孩和妇女常常被他追上,吃他拐棍。他既有军人的匪霸气,又有评书艺人的机灵和油滑,所以,骂起人来就像唱山歌,十分引人入胜。

有一次他到我们小学来逞能,把那条好腿单膝跪在沙坑里,右手平直的伸向前方,拳头紧握,牙关紧咬,头执拗地扭向一边,口中傲慢的喊道:“谁能将我抵倒,我就跪着喊他一声爹!”让一个从不认输的人跪着喊爹,这是多么大的荣幸啊。于是,课间操结束后,他被男同学围得水泄不通,上前与他较力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可都败下阵来。

有个叫大春子的四年级男生,因为身材壮硕,喜欢耍横,全校都称他“小霸王”。他见有人在自己的地盘上撒野,就赶紧带着几个喽罗过来应战。“小霸王”没有再像其他同学那样实打实地跟瘸子较力,他在使足了力气往前抵的时候,突然往怀里一拉,瘸子一头栽倒在沙坑里,七窍之中有“六窍”都灌满了沙,肥大的鼻准头也摔歪了。

由于气愤之极,情急之下,瘸子只操起一根拐棍,就忙着追了起来。“小霸王”沿着操场转圈圈,最后瞅准机会溜进了教室,可瘸子依然在紧追不舍,一边追,一边还破口大骂。我把瘸子落下的另一支拐棍拿过去递给他,并为他当镜子,帮着弄干净脸上的沙土。他从此对我另眼看待,经常带我一起玩,我因此向他学了很多演义故事和骂人的怪招。

上大学第二年,年级足球队被其他系的足球队欺负,双方的队员正在球场上骂得驴鸣马吠,不可开交。有人突然想到了我,赶紧回寝室把我带到两军阵前。我只花了10秒钟了解敌情,然后立即开始反攻。因为我骂的声情并茂,装神弄鬼,唱念做打四管齐下,仅几个回合,敌营就不见了骂声,传过来的竟然是哈哈大笑的声音。

闹自由化学潮的时候,又有人想到了我,深更半夜来拉我去浙江省政府大院骂人,说是游行队伍踩翻了家属区晒在外面的马桶,招致很多妇女出来骂街。我怕熬夜,又怕犯忌,因为骂阵有三忌:妇人、童子、头陀,我就亲眼看见过瘸师傅被一个村妇骂得狼狈逃窜,当然更主要的,还是担心绝招被宣传部学了去骂老百姓,故而断然拒绝。

移民来加拿大后,头几年一直在西人的工厂打工,天天跟红脖子粗人在一起厮混,不仅学会了各种脏话粗话(dirty /coarse language),还学会了很多粗鲁下流的身体语言(body language)。有一位叫约翰的美国芝加哥白人,他与我朝夕相处了整整一年,当之无愧的成了我英语骂人的名师。

约翰个头不高,肥壮结实,脑袋不大,头发也稀,但眼睛却很大,而且邪佞贼活,加上一撮前突的小胡子,若往车站或大街上一站,立刻就会召来警察的跟踪。当然,他也的确因为打架斗殴四次被判入狱。约翰骂人不仅词汇多,而且表情、动作和手势极其丰富,面包和火腿肠都能成为他骂人时的道具。他模仿傻子的样子,能把人裤子笑掉。

有一年夏天,我一家三口和一对朋友夫妻,五个人开车去加东旅游。路上有人无礼超车,不但不打抱歉手势,还向窗外伸中指。我立刻还以颜色,用约翰教给我的比中指更厉害的骂人手势向对方反击,又用英语骂了几句。没想到,那厮被羞辱得哇哇大叫,前堵后截,追了我好长一段路程,直到自己的车子掉进了路旁的水沟里。

07年我受聘到国内一所名牌大学建筑设计院当景观所长。院长们也都是我的同龄人,我在下海出国的时候,他们大多还在读研究生,要论社会经验,他们一点优势也没有,所以,无论在喝酒场合还是学术会议场合,他们表面对我还算优礼有别。令我吃惊的是,有位副院长竟然在端午节前给我发了一个短信,张冠李戴地把别人的屎盆子扣在了我的头上。尽管我一再向他说明,他发错了短信,弄错了对象,可他始终不肯改变,甚至还把他平时对我的嫉妒和不满都发泄了出来。

我当时压根就没有想到他可能是喝高了,因为我当时也在故乡的节日宴席上喝着,以为他是存心在找我的茬,于是,就立即给他回了一连串反唇相讥的短信。几天过后,我在电视上看晚间新闻的时候,看到那位副院长赫然出现在本市最著名新闻频道的画面上,他因醉酒闯红灯被警察逮着后还扬言让人家下课而被拘留,学校和院里费了老大的劲才把他保释出来。有人传给我一条信息,说他是被我骂的想不开。

我开始觉得不信,后来人家拿出了确凿的证据,让我无法抵赖。我这才意识到自己骂人的杀伤性有多大。想来也是,我骂人本来就受过中西方的高人指点,师出“名门”,再加上我喜欢研读塞万提斯、马克·吐温和狄更斯的作品,喜看李敖的个人节目,直把骂人整成了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艺术,变成了杀伤弹。中国传统教育的弊端就是把人的自尊心培养得很敏感,而实际能力却很低。我早就看出了这个破绽,所以骂知识分子的时候,就专攻这个命门,文弱书生哪里能招架得住我的横砍直刺呢?

后来从太太的书架上找到一盘《了凡四训》光碟,再次重温一遍十多年前看过的警世恒言。袁了凡先生认为,(时或以才智盖人)动辄以自己的小聪明辱骂讥笑他人的人,都是些薄福之人。我仔细一想,觉得这话颇有道理。因为中国人讲“吃亏是福”。你“骂”赢了别人,就意味着别人吃了亏,但却得着了福,那“福”正是你给的。上天赐福的原理,跟保险公司和自助餐馆的赢利原理是一样的。所以,为了守住和积累自己的福份,我便不再骂人了。

博文后面经常跟着些莫名其妙的恶评,攻击者既不留真名,也不留真址,只一味地呱噪、喷漆,正如有些小人躲在暗处嗖嗖地放着冷箭。对此情景,有时候真想故伎重演,给他一击,让他想忘记比想撞见都难,可我又怕他受不了刺激,寻短见跳进动物园的老虎坑狮子圈里,麻烦人家管理员。

其实,两个人互相吹捧,五分钟后都进天堂;两个人互相贬低,三秒钟后同入地狱。我们何必舍天堂而奔地狱呢?


高兴

感动

同情
4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9 个评论)

6 回复 xqw63 2017-2-9 05:39
好象做得还不够,您在酸柚子刚发的博客中的跟帖,对不同意见者出言不逊哦
10 回复 tanjiang10 2017-2-9 05:49
花到鸡可是大恶人,无人能治它。
8 回复 农家苦 2017-2-9 06:07
xqw63: 好象做得还不够,您在酸柚子刚发的博客中的跟帖,对不同意见者出言不逊哦
呵呵,我主要是说我自己眼花,需要看大字。
6 回复 农家苦 2017-2-9 06:11
tanjiang10: 花到鸡可是大恶人,无人能治它。
在网上骂人的人,恰好是在网下被骂的人。生活过得不好,精神没有寄托,便把网络看成了生命,把自己当成了老子天下第一。这本身就是一个悲剧。对这种人,我们还是慈悲为怀吧。
5 回复 xqw63 2017-2-9 06:11
农家苦: 呵呵,我主要是说我自己眼花,需要看大字。
您在说川粉,没说自己,况且,您不是川粉啊
4 回复 tanjiang10 2017-2-9 06:15
农家苦: 在网上骂人的人,恰好是在网下被骂的人。生活过得不好,精神没有寄托,便把网络看成了生命,把自己当成了老子天下第一。这本身就是一个悲剧。对这种人,我们还是
它还以为贝克村是它的,要别人滚蛋。
4 回复 农家苦 2017-2-9 06:18
xqw63: 您在说川粉,没说自己,况且,您不是川粉啊
63兄你没注意看,我在去年11月就老实交代过,我喜欢川普这个人,但不喜欢他的某些政治主张。这样看,我算什么呢?川酒?还是川药?
2 回复 Nanshanke 2017-2-9 06:27
农兄经历多奇特,奇人也!
7 回复 农家苦 2017-2-9 06:28
tanjiang10: 它还以为贝克村是它的,要别人滚蛋。
事实刚好相反。最后滚蛋的一定是她。背后骂人,等于当众脱裤子,以后还怎么见人?
5 回复 xqw63 2017-2-9 06:29
农家苦: 63兄你没注意看,我在去年11月就老实交代过,我喜欢川普这个人,但不喜欢他的某些政治主张。这样看,我算什么呢?川酒?还是川药?
您不喜欢他执政,这是不争的事实哦。
当然,您那句话离骂人还远,不必太介意,不过,对川粉而言,会另有解读,所以,上网玩开心,以探讨观点为主,而不是打击特定对象。
对现象的抨击和对特定人群的攻击不是一回事,现象抨击只是导致对号,但那是泛指;而对特定人群攻击,则属于人身攻击范畴了,咱们互勉,避免人身攻击
4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7-2-9 06:31
农家兄去我的自留地施肥,我倒是不介意的。
4 回复 农家苦 2017-2-9 06:44
xqw63: 您不喜欢他执政,这是不争的事实哦。
当然,您那句话离骂人还远,不必太介意,不过,对川粉而言,会另有解读,所以,上网玩开心,以探讨观点为主,而不
63兄的意思我明白。我从上网以来,一直有被骂、被贴大字报、被批斗的案件发生,这一点我早已习以为常。我其实根本不会放在心上,也不会与这些骂我的人一般见识。我只是想劝慰某些精于此道,又乐于此道的人,最好早点悟道,不要误入歧途,损人又不利己。愿与63兄共勉。
5 回复 农家苦 2017-2-9 06:46
舌尖上的世界: 农家兄去我的自留地施肥,我倒是不介意的。
哪里贫瘠,哪里需要农家肥,所以,我常去你那儿。
7 回复 农家苦 2017-2-9 06:47
Nanshanke: 农兄经历多奇特,奇人也!
所以也遭人痛恨,想吃我肉,想寝我皮的人,网不绝人,史不绝书
5 回复 Nanshanke 2017-2-9 06:54
农家苦: 所以也遭人痛恨,想吃我肉,想寝我皮的人,网不绝人,史不绝书
和为贵,和气生财。
4 回复 农家苦 2017-2-9 07:02
Nanshanke: 和为贵,和气生财。
谢谢南山兄!网络上有很多精神不正常的人,男人女人,名人俗人,都有。跟他们和气,虽然生不了财,但也绝对生不了蛆。
3 回复 mali50 2017-2-9 07:48
以为农兄又进了城不下乡了。
你能戒是有基因在,只是看不见。不是人人都有这种基因的。
4 回复 农家苦 2017-2-9 08:04
农人适合在乡下混。佛家说我有善根。
8 回复 胡子太长了 2017-2-9 08:12
农家苦: 63兄你没注意看,我在去年11月就老实交代过,我喜欢川普这个人,但不喜欢他的某些政治主张。这样看,我算什么呢?川酒?还是川药?
是的,我和兄弟一样的看法。川普的政治主张尽管零碎化,但是有很多是不错的,当初我不赞成他,是因为他的性格会把事情搞更糟,更乱。现在刚开始就天下惶惶,不知是福是祸。
4 回复 农家苦 2017-2-9 08:27
文化人总是偏爱有个性的人,也总是希望生活中有更多的故事与色彩。但政治是不允许有太多的荒诞故事和恐怖色彩的。这大概就是我们失望的原因吧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农家苦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房事以满足女方为主的爷们,笃定早衰 [2018/06]
  2. 瘟疫面前,科学与政治撕得三点全露(图) [2020/03]
  3. 当心了,有儿子的移民家长! [2016/10]
  4. 男女交欢,到底是交“器”还是交“气”? [2019/03]
  5. 十九大后,郭文贵将组建郭家军,杀奔中南海 [2017/10]
  6. 海归回国发展,最好别去山东! [2016/02]
  7. 为什么中国人到西方后全变丑了? [2016/08]
  8. 春游之乐:白泥河捞鱼“大家拿” [2018/05]
  9. 加州罂粟,不是罂粟花,乃是花菱草 [2017/04]
  10. 习近平将带领中国全面进入“折腾时代” [2017/11]
  11. 绝非口误:“宽农”就是“宽衣” [2016/09]
  12. 用“创旧”的办法,一样可以治疗现代文明病 [2020/01]
  13. 草原风情(1)——按摩店里的破胆故事 [2017/11]
  14. 中共将亡于无人,亡于绝嗣 [2018/06]
  15. 猜猜看,中共垮台后会逃往哪里? [2017/05]
  16. 草原风情(2)——浪漫不用玫瑰,代之以999口炒锅 [2017/11]
  17. 中日结盟,才会让美国精英一夜白头 [2018/09]
  18. 为什么共产党塑造不出良好的中国女人形象? [2017/12]
  19. 大选,我为什么不信任保守党的党魁蟹儿? [2019/10]
  20. 习近平的“临门一脚”功夫为什么那么差? [2018/12]
  21. 为什么美国一定会放弃民主,走回独裁? [2018/03]
  22. 倒习政变闹剧,一定是美国人编排的 [2018/07]
  23. 中共翘辫子后,中国该叫什么国号? [2017/06]
  24. 世界的下一场革命,一定是武松革命 [2018/09]
  25. 中共何不顺水推舟,用孟美人与美国“和亲”? [2019/01]
  26. 我的小三,她们都在忙啥? [2016/12]
  27. 统一强大的高丽,对中国更有利 [2018/03]
  28. 生活啊你算老几?修理说,我是你爹 [2017/12]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3-4-14 09: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